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婚后偏宠第10章 喜欢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婚后偏宠第10章 喜欢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当一个看上去严肃正经的男人对一个女人表达他的喜爱之时要比任何时候都要性感撩人。

显然齐冽就是这种类型的男人。

也许这话从别的男人嘴里说出来,她会觉得轻浮且油腻,更多的是当个笑话听听也就算了。

江曼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他和别的男人不一样。

觉得他说这话不是在开玩笑。

发生了刚才的‘强吻’事件后,现在听他说这种话,她在一瞬的呆滞后能快速回神,淡然处之了。

江曼看了看碗里的菜,不禁有点想笑。

她怎么觉得自己更像他碗里的菜呢。

突然得到大佬的青睐,她应该假装受宠若惊吗?

她不太会演戏,实在演不出那种感觉。

“齐先生,你喜欢我啊?”

她可不是什么情窦初开的小姑娘,面对异性的示好,脸红心跳的感觉她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既然他意图明显,她也就直白应对。

男人和女人较量,得棋逢对手才有意思。

齐冽目不转睛看着她,勾唇一笑,“我说了,只要你愿意。”

似是而非的回答让江曼有点生气,但她是绝对不会表现出来的。

他想玩,她就陪他玩呗,看谁玩得过谁。

江曼将碗里的青菜拨到一边搁置,而后抬眼看齐冽,笑得一脸甜蜜,很开心的样子。

“你也想娶我?”

齐冽沉默下来,但视线没从她身上离开过。

一场互撩戏码到这里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江曼也往齐冽碗里夹了根青菜。

“礼尚往来而已,不用放在心上。”

她这话一语双关,也算是给自己找了台阶下,她是后知后觉想起齐冽可不是个幽默的人。

玩笑开过了就不好了。

齐冽微微低头看了眼碗里的青菜,默默吃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江曼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在某些时候乖得像个孩子,与传言中的齐冽判若两人。

一顿饭在沉默中吃完,江曼破天荒的吃了两碗米饭,菜也吃了不少,不得不说,齐冽做的家常菜真的是接地气又合她胃口。

吃完饭,她想着怎么着也该自己把碗筷洗了,但齐冽没给她机会,在她伸手去拿齐冽面前的碗时,被他拦下了。

齐冽不是挡开她的手,而是直接握住她的手,而他似乎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这些活不用你。”

江曼:“……”

您说话就说话,别逮着机会就占便宜好吗……

齐冽的手比她的大,这样被他握着,她的手背能感觉到他掌心的温度。

察觉到她的目光落在他的手背上,齐冽这才松开。

“你去歇着,我来就好。”

说实话,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对江曼而言过于玄乎。

齐冽这个男人是以强势的姿态闯入她的世界的,却又没有一丁点违和感。

他入侵她的生活,以一副理所应当的姿态。

她真是看不懂他。

齐冽洗碗的时候江曼就杵在厨房门口看他。

挺拔的身躯,坚实可靠的臂膀,明明是个高不可攀的神一样的人物,这一刻她从他身上感觉到了烟火气息。

她对这个男人是真的越来越好奇了。

齐冽知道她就在身后,但他一次也没回头。

收拾好一切,他才转过身与她面对面。

“江曼,我之前对你说过的每一句话以后都作数。”

江曼往前走了几步,几乎快要和他贴在一起来,他比她高出许多,她和他说话需要微微仰起头。

“齐冽,我问你是不是喜欢我,你不回答,我问你是不是想娶我,你也沉默,现在你说你之前说过的话都作数,可我完全不知道你说了什么,你这人可真是莫名其妙。”

齐冽下意识后退,但身后就是灶台,他无路可退,她逼得紧,他没法逃避。

他低头看她,微微皱眉。

“江曼……”

她听过很多人叫她的名字,唯独从他嘴里听出了缠绵悱恻的感觉来。

江曼突然间有一种很大胆的想法。

“齐冽,你喜欢我。”

齐冽又不说话了。

他越是这样的反应,江曼就越觉得自己的感觉是对的。

这个闷骚的男人对她别有用心。

有了这种认知,她就更加有恃无恐了。

“如果我说我想当齐太太,让那些曾在我面前趾高气昂的人见了我就毕恭毕敬的,我要把那些欺负过我的人踩在脚底下,你会满足我吗?”

齐冽眼中划过错愕,一闪而逝,看她笑盈盈的样子,他终于开了口。

“会。”

这下轮到江曼震惊了。

她故意逗弄,他不会看不出来。

“你是不是傻……”

齐冽道:“我说过,只要你愿意,你想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江曼收起了继续逗弄他的心思,后退一步,将他全身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

“我们以前就认识吗?”

齐冽的表情肉眼可见的僵了一下。

他这种反应让江曼不得不怀疑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可如果她以前就认识他,不该会不记得才对。

毕竟他这样的人走到哪里都很引人注目。

而且他觉得齐冽对她的好着实来得莫名其妙,也不像是为了齐凛才对她‘另眼相待’的。

主要是他对她好的方式太笨拙了,一点也不符合他的人设。

像他这样的男人,想要征服一个女人,只要舍得砸钱就行,买买买送送送,简单又有效,何必费这么大的劲。

还是说他用的是攻心计,让她身心沦陷,沉溺在他精心编制的梦幻爱情里无法自拔,然后在合适的时机一脚把她踹开,让她摇尾乞怜,以达到报复齐凛的目的。

靠!

这也太狗血了。

她被自己的脑洞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江曼可可不是那种为了一个男人失去自我的恋爱脑。

齐冽发现她表情丰富多彩,一下甩头,一下又拍脑门的,好像还低声爆了句粗口……

“是不是头又疼了?”

他担心她的身体虚弱,还没完全好起来,刚才她又洗了澡,可能会着凉。

对上他关切的眼神,看着也不像是在演戏,江曼暗笑自己太看得起自己了。

且不说她和齐凛没关系,就齐冽这样的身份,也犯不着演得这么投入。

江曼摇了摇头,笑着说:“我的医药费还是你垫付的,我现在转给你。”

说完,她就转身去客厅找手机,齐冽跟在她身后,脸色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