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猛鬼的瞎眼娇夫第3章整篇免费阅读

猛鬼的瞎眼娇夫第3章整篇免费阅读

“呼——呼——”娄景喘着气,慌里慌张地沿着小巷跑回玄清观后院,把门拉开一道缝,急切地对外面招呼道:“霹雳,快!”

“嗷——”霹雳身影矫健地挤进了门内,娄景感受到它的长毛快速擦过手背,知道它已经进了门,赶紧合上门扉,背靠着门,死死抵住。

碧岑几乎跟霹雳是前后脚步,他这么一关门,她整只鬼差点撞扁在门上。

她委屈地拍门:“娄景……放我进去。”

鬼才会放你进去!

娄景隔着门板,有点生气地对她道:“碧姑娘,你冷静一点,我真的不认识你。”

“可……”碧岑顿了顿,耐着性子哄他:“现在不认识,聊着聊着就认识了嘛,乖,把门开了,我们聊一聊。”

娄景:“……”

这话说的,真的很像话本里诱骗无知少女的衣冠禽兽,或是那种会劫财劫色的阴险变态。

怎么听都不像是好人!

娄景倔强地抵住门,十分冷静地恐吓这个女流氓:“你要是再不走,别怪我翻脸!”

“翻脸?”碧岑趴在门上诱哄着他:“只要你开个门,命都给你。”

娄景沉下脸,深感棘手。

看来,他这次是遇到资深的老流氓了。

不让她达到目的,她恐怕不会收手。

——不过那又如何?后院的门他特地加固过,围墙也很高,任谁都进不来。

就算有谁进来了,还有霹雳帮他。

娄景横插上门栓,紧绷的心弦稍松。

这时,趴在门外的碧岑闻到一阵异常甜美的香味,光是闻一口,她就满足到差点没维持住鬼样。

上辈子,她从没在娄景身上闻到过这种诱鬼的味道。

难道是因为她重生后变得半人半鬼的原因?

碧岑被那股香味勾引得没闲心深思,她不自觉深吸了一口气,满心的蠢蠢欲动,喟叹道:“什么味道这么香?是你吗,娄景?”

这人的流氓话总是能轻易地调戏到娄景的神经,娄景一个没忍住,低声骂她:“变态!”

碧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还鼓励他:“多骂几句,好久没听你的声音了。”

“……”

娄景真想放霹雳出去,把这个流氓咬清醒!

他捏着的拳头硬了又松,好歹忍住了把那个女流氓揍一顿的欲/望,转身摸索着找了一把椅子坐下,仍是一副气鼓鼓的模样。

碧岑透过门缝看到,又心疼了:“别气啊,我没有恶意,真的是有事想跟你谈。”

娄景:……她到底什么时候走?她不会以后都堵在他门口不走了吧?

霹雳察觉到主人气愤的情绪,不安地炸了毛,对着门外的碧岑狂吠,雄浑的狗吠声把碧岑的声音完全盖了过去。

碧岑:“你再叫,我今晚就炖了你!”

“汪汪汪嗷嗷嗷嗷!”

“……”可恶啊!

恼人的声音终于消失了,娄景按了按眉心,眉心浮上些许疲惫之色。

他身体本就不好,刚刚经历了一番剧烈的运动(跑步),这会儿渐渐感觉有些喘不上气。

他捂着胸口低头咳了咳,从身上拿出一个小瓷瓶,倒出几颗黑色药丸,忍着苦涩干吞了下去,然后无力地垂下手,靠在椅背上,跟往常一样努力做着深呼吸,打算硬熬过去。

霹雳停下狂吠,担忧地用头顶了顶他瓷白如玉的手,被他摸了摸狗头。

正要破门而入的碧岑透过门缝看到这个场面,忽然停下了所有动作。

她趴在门上,尖长的红色指甲在门板上留下了三道深深的痕迹。

这一刻,散乱的理智重回,碧岑整颗心都提了起来,生出一丝无法抑制的慌乱。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或许不该这么冒冒失失地来追娄景。

她把他吓到了。

娄景眼睛看不见,对别人的信任度很低,性子孤僻,喜欢躲在自己认定的安全区里,就算是上辈子,她也费了些功夫才让他打开心扉。

她该跟上辈子一样,循序渐进,徐徐图之。

现在好了,第一次在他面前出现就害得他这么难受。

碧岑尖长的指甲在门板上划着,发出令人焦躁的刺耳声音,她自己却浑然不觉,巴巴地盯着院子里的娄景看了一会儿,垂头丧气地收敛鬼力,变回了人样,软着声音对里面的娄景说:“我走,我这就走,别气了。”

娄景才不相信她,抱着霹雳的脑袋没有吭声。

之后,门口确实安静了下来。

因为眼睛看不见,娄景的听觉格外明敏锐,虽然门外没了声音,但他也没听到那人离开的脚步声。

那个人,还在他门口守着。

娄景有点毛骨悚然,他站起来,摸索着回了房间,谨慎地在里面插好了门,这才感觉那无处不在的危险感消减了一些。

真恐怖……娄景靠着门心有余悸,心想,这女流氓比以往那些小鬼还难缠。

娄景从小就是招鬼体质,他的血肉对鬼有某种致命的吸引力,总是会引来各种各样的鬼。

或许正因如此,他才会被父母遗弃在玄清观观外,幸而后来被玄清观当时的观主玄清道人收养,他这才得以活下去,不至于被鬼物分食。

但当玄清道人不在他身边的时候,娄景总是会被小鬼缠住,他眼睛又看不见,好几次差点被鬼物骗走吃掉。

玄清道人告诉他,他八字轻,又是难得一见的极阴灵体,对鬼来说就是个行走的大补之物。

为了保护自己,他在玄清道人那里苦学各种驱鬼符咒的绘制方法。

驱鬼符他从四岁绘到现在,从刚开始的磕磕绊绊到现在的一气呵成,自他手下驱鬼符的威力也渐渐变强,刚开始连一般的小鬼都挡不住,现在已经能吓退大部分的怨鬼,至于恶鬼……恶鬼诞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因此天底下的恶鬼很少,他到现在都没遇见过。

总的来说,他的驱鬼符几乎能逼退大部分的鬼,驱鬼效果可谓十分不错,很多人都来买他的符,让他能借此勉强维持生计。

而三年前,玄清道人飞升成仙,这玄清观里就只剩他一个人,玄清观受玄清道人仙泽庇佑,十分灵验,因此观里香火还算旺盛,只要他住在道观里,外面的小鬼就不敢轻易进来,但若是他出了门,身上又没带多少驱鬼符,很容易被鬼缠上。

娄景原本很讨厌那些馋他血肉的鬼物,但现在把它们跟那个女流氓一对比,顿觉鬼比人强。

至少鬼不会说骚话调戏他,还可以被驱鬼符赶走。

娄景轻叹一口气,躺在床上怀疑人生

霹雳把脑袋搁在他手上,耷拉着眼皮,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两个小可怜。

碧岑蹲在娄景的床底,着迷地听着他的呼吸声,这次学乖了许多,没有选择马上从床底下爬出去。

她要是现在出去,一定会把娄景吓坏。

现在她重生了,很多事情都可以慢慢来。

床上的娄景翻了一个身,有点困倦地打了个哈欠,是刚刚服下药丸的副作用,吃了以后会让人犯困。

反正外面有人堵着,娄景索性拉过被子,准备蒙头再睡一觉。

霹雳被他胡乱地摸了一把狗头,也乖乖在房间里的狗窝里趴下了。

碧岑隐没在床底的阴影中,吸了一口那不知名的香气,稍稍清醒了一些。

这个味道,好像真的是从娄景身上散发出来的……

这味道对她尚且有这么大的吸引力,更不用说对其他小鬼了。

上辈子,她确信没有从娄景身上闻到过这种味道。

难道是她重生带来的改变?

碧岑蹲在床底,一边吸着娄景身上散发出的香气,一边皱着眉沉思。

等娄景和霹雳都睡着了,碧岑从床底爬出来,飘在娄景的上方,伸手轻轻撩开挡住少年半张脸的乌发,定定地看着他俊秀的脸庞。

她指尖有点冰冷,娄景在梦里不适地嘀咕一声,碧岑手一抖,赶紧缩回来,瞄他一眼,心虚地为他掖了掖单薄的被子。

这破被子怎么那么薄!

碧岑沉着脸盯了一会儿那洗得发旧的被子,心想,得想个办法给娄景送点温暖 。

上辈子她遇见娄景时已经很迟了,让他多吃了很多苦,这辈子她先找到了他,就不会再让他过以前的日子了。

碧岑这么想着,飞快地摸了摸少年热乎乎的脸,然后飞速地穿墙离开了这个房间。

送温暖的事,现在就安排上!

等娄景开始信任她了,再把他拐回家!

床上的娄景惊醒一瞬,迷迷糊糊地摸摸自己的脸,感觉有点冷,裹紧被子,继续睡觉。

……

碧岑风风火火离开后,龟缩在角落里的小鬼们纷纷松了一口气,心有余悸地聚在一起谈论起她:

吊死鬼舌头拖地,大着舌头道:“那只鬼的气息好可怕!”

溺死鬼目露恐惧:“她一定是只传说级的恶鬼!”

罗刹鬼拍拍胸脯:“还好不是冲咱们来的!”

饿死鬼却哭了:“我馋了好久的大补人类,肯定被她给吃了!”

饿死鬼一嚎起来,哭声尖利刺耳,众鬼都头疼得很,罗刹鬼脾气最为暴躁,吊起眼骂它:“就你馋,我们也很馋好吗?哭哭哭,再哭老娘打死你!”

饿死鬼哭得更大声。

罗刹鬼忍不了了,站起身往道观里飘。

“干什么去?”其他鬼疑惑道:“你不怕道观里的仙人福泽?”

罗刹鬼冷冷道:“进去找找,说不定还剩点肉渣或者骨头渣。”

众鬼听了,觉得有理,想起那个人类的香味,嘴角流下不存在的口水,诚实地跟在罗刹鬼身后,纷纷往道观里飘。

如果进去就可以吃到那个人类的碎渣,那么仙人福泽对它们的伤害可以说不值一提。

它们越想越兴奋,摩拳擦掌地往道观里冲,却全部撞在一道透明屏障上,连道观的墙都没能穿过去,鬼体也被那道屏障上的力量腐蚀得差点溃散。

小鬼们痛苦嚎叫着,惊恐地发现,刚刚离开的恶鬼不知何时又回来了!

她脸色可怖地挡在门口,阴森森地问:“想吃我的人,问过我同不同意了吗?”

从她身上溢出的磅礴鬼力压得众鬼痛苦不堪,差点灰飞烟灭。

罗刹鬼在最前面,受到的伤害最大,它几乎把头埋进地面:“大人饶命!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那个人类是您的人哇!饶过小人吧!”

碧岑目光森冷地看着脚边的罗刹鬼,眼瞳泛红:“那个叫娄景的人类,只有我能吃他,懂?”

“懂了懂了!我们以后肯定不会再觊觎大人您的人类!”众鬼忙不迭保证。

“要是再让我发现,有谁敢凑到他面前扰他清净,我就把它的灵魂撕成碎片。”碧岑压下心中的杀意,不想娄景的门前见血,让它们滚。

它们侥幸捡回一条命,麻溜地滚了。

很快,千年难得一遇的恶鬼在玄清观出现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幽州城的鬼圈。

有厉害一些的几个大鬼不信小道消息,当天特意去了趟玄清观,结果再也没回来。

众鬼这才怕了,全都去告诫同伴,玄清观的那个大补人类千万不能再肖想。

那个人类现在被一只恶鬼霸占了!

谁碰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