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妃逆天下第4章 上错花轿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妃逆天下第4章 上错花轿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他秦山的女儿,就算是皇子也是配得起的。但是偏偏,秦艽就是看上了杨陵。

当年越王府派人上门提亲,原本是想要秦艽的,但秦艽与杨陵青梅竹马,非杨陵不嫁。

后来,越王府那边自降身份定下了秦霈霈。虽说是为了和将军府联姻,但是秦霈霈一个庶女能嫁入王府当正妻已经是极好的了。

他曾经怕别人笑话,说他将军府的嫡女还不如个庶女嫁得好。但是秦艽坚持,他也只好随了她。

如今……

他皱着眉头,看了她许久,才问:“你决定好了吗?”

外界都传秦艽任性又娇气,除了有个宠爱她的娘亲,还有一个毫无原则纵容她的爹。

秦艽想也没想,“决定好了。”

“好,不管女儿做何决定,当爹的都支持!”

言罢,秦山便去为退婚做准备。

他离开之后,秦艽才轻声嘀咕:“不怪娘亲说你是大傻子……”

他这个爹,当真是又刚又莽。若他真去退婚,后果不知道多严重。

院子仍是火光冲天,秦艽没再看那火光一眼,转身回屋去。

大婚当日,秦艽瞒着所有人,带着商路直奔秦霈霈房间。

秦艽进门,就让商路把人都撵了出去。

见到秦艽来,秦霈霈有些惊恐的往后缩了缩,她可没忘记前几日挨的那两巴掌,瞪着眼问:“你、你想做什么?”

秦艽将两人的喜服换了个儿,“待会儿你穿着这套喜服,去我的房间。”

秦霈霈:“……你说什么?”

“你不是想要杨陵吗?我成全你。”秦艽看着她骤然变了的脸色,淡淡的道:“我不想做坏姐姐,你都在面前跟杨陵表明爱意,我若是不成全,还是个人吗?”

秦霈霈没想到秦艽说风是雨,毕竟失身的丑事足够秦山将她娘俩赶出去。没想到秦艽不仅没有赶人,反而要帮自己,秦霈霈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她紧咬着牙,小心回话,说:“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成全你啊。我愿意去越王府受活寡,妹妹就快活去吧。”

“你会那么好心?”秦霈霈还是不相信。

秦艽脸色一沉,整个人都严肃起来,“我当然不会那么好心!”

“那你为什么……”

“一条吃了屎的狗我不想要了,想起来就恶心。”秦艽缓缓回答:“这条狗,送你了。”

将军府门口,鞭炮轰鸣。

大将军秦山嫁女,一嫁就是两个。

只是,这两个女人的待遇却是不甚相同,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嫡女秦艽,十里红妆排出去,好不威风。

庶女秦霈霈,嫁妆虽说也算丰厚,但是比起嫡女秦艽来,却是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新房内,秦霈霈一身红装,狠狠的摔了桌上的茶盏。

“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她气的眼眶发红,颇有几分歇斯底里的吼道:“我和秦艽都是他的女儿,就算再偏心,在这种大日子里,却是连样子都不肯做!”

丫鬟小宁守在一边,说:“二姑娘息怒,你想想,那十里红妆到底是给谁的?”

秦霈霈沉默片刻,随后平静下来。

恰在此时,外面人喊道:“吉时已到!”

小宁连忙拿了旁边的盖头小心的给秦霈霈盖上,扶着她走出房门。

拜别父母,上了花轿,秦霈霈的嘴角才缓缓勾了起来。

而另一边,秦艽掀开一点轿帘,看着身后的将军府越来越远,直到拐个弯,再也看不见。

她今日任性,做了一件很大的错事,不知会给将军府带来什么后果。

花轿一路摇摇晃晃,在秦艽快要睡着了的时候总算是到了。

花轿停下,到的是越王府。

外面响起一串鞭炮声,随后秦艽便感觉到轿子被踢了一脚,紧接着一只手伸了进来。

秦艽深吸一口气,搭着那人的手出了轿门。

盖头遮挡,秦艽什么也看不见,只能由着那人牵引着跨过一道道门,进了里面。

越王府世子战场失踪大半年,生死不知。父母做主为他娶妻,新郎不在,这喜事办的一切从简,很是低调。

秦艽一个人拜了高堂,随后便被人引入内院,安置在新房之内。

整个过程,她便像是一个眼盲还哑巴的提线木偶,被人牵引着完成了她的人生大事。

屋子里安静下来,只剩下秦艽和商路主仆二人。

直到此刻,商路才觉得双腿发软,后背出了一层汗。

天知道当她知道小姐的计划之后她有多震惊。

商路走过去给秦艽倒了一杯水,小声道:“小姐,咱们这一关算是过了吧?”

秦艽喝了水,说:“这才哪儿到哪儿?等王爷王妃发现之时,才是生死攸关之时。”

商路又开始腿软,小心翼翼的说:“王爷王妃会不会宰了我们?”

秦艽看她:“你以为秦山是吃素的?”

“对对对,有老爷在,王爷王妃再生气也肯定不会宰了你。”商路自我安道。

秦艽:“只会扒了我们一层皮。”

商路:“……”

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洞房花烛夜,红烛燃了整夜,新娘拥被自眠,一觉到天亮。

第二日一早,秦艽早早的起床洗漱,换上一套平日常穿的水粉色衣衫,挽起长发。

她侧头看商路,问:“准备好了吗?”

商路战战兢兢:“没、没准备……”

“那我们走吧!”秦艽转身大步出了房门,去给她的公公婆婆请安去了。

商路悬着一颗心,紧跟着秦艽出了门。

秦艽到的时候,越王段成和越王妃已经坐在主位等着了。

见她进来,两人同时抬头看了过来。

秦艽飞快的扫了一眼,心里便有底了。

越王温文儒雅,越王妃眼神柔和,两人看起来不像是会动不动就宰人的人。

秦艽在蒲团上跪下,伸手接过下人递过来的茶盏,先给越王,喊:“父王,请喝茶。”

越王点头接过,道:“好。”

秦艽端起另一杯双手奉给越王妃,又道:“儿媳秦艽给母亲请安,娘请喝茶。”

越王妃接过茶盏,吉祥话话戛然而止,“你刚才自称什么,再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