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她的良药很甜第7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她的良药很甜第7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秦书远当初给他的资料里,从来没有她去日本留学这一条,可她现在却将日语讲得这么好,他从来不知道。

“Tea有段时间状态不是很好,你是他粉丝的话应该了解,他那段时间嗓子坏了,又被同门师兄坑了一把,许多商演都被迫终止,那段时间他特别消极,每天都在家里,不出门不说话,差点退出了这个行业。

“我那个时候真担心啊!他的嗓子是真的得天独厚,变化多端各类情绪都能切换自如,简直天生吃这一碗饭的,我担心他会就此被埋没,想让他自己站起来,他却似乎已经萌生了退出的念头,可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他忽然又振作了起来,原因不可考,他也不愿意说,但他愿意重新振作起来就是个好消息,他一边忙着学业一边做康复训练,过得十分辛苦。”

那一段时间从旁观者听来还真是挺新奇,应该说从旁人眼中看自己就是件很新奇的事。其实那段时间对他而言不过是人生这段旅程中的一个小插曲,太过顺风顺水了总是容易遭天妒,后来的反噬只怕更让人无力招架,所以他倒是感谢那个时间的狠狠一击,所幸也已经过去。林安奚发觉自己竟有些好奇宁辜的反应,于是他也没走近,兀自靠在了录音棚的门框上,抄着手听她们两个聊自己,并不觉得意兴阑珊,反觉津津有味。

他看到宁辜听了老师这一段话后有明显的忡怔,随即低下头,轻轻呢喃:“我知道他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无法接近他,就给他写了封信,不过,应该只是寄到了公司,没到他手里……”

风早点点头:“一般这些信件都会由公司统一保管,除非必要,否则不会交给声优本人。不过也无所谓了,现在你还是走到了他身边,这就够了。”她替宁辜整理了一下领子,笑道,“我看得出来,你很喜欢他,别的我也不多说了,他这些年过得很不容易,能找到你陪着他我也算放心了,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我能看出来你是个好孩子,你……”

话未说完,她忽然也看到了宁辜脖子上那一枚鲜红欲滴的印记。

风早一下子就撑不住笑了,无奈得像是看到自家熊孩子揪了邻居家小妹妹辫子一样,忍不住轻声用日语骂了一句:“Tea这个坏小子,生怕别人不知道吗?”

宁辜:“……”

风早说着将自己的丝巾解下来缠在宁辜的脖子上:“以后可千万不能让这个坏小子把痕迹留在这里了,太明显了。”

宁辜总算反应过来风早前辈是什么意思,也忽然反应过来小乙刚刚是什么意思。她“啊”了一声,脸颊忽然就烧红起来,咬着唇支支吾吾想解释,却难为情地什么也说不出口。

林安奚好整以暇地欣赏了一会儿,随即不知道安的什么心走了过去,笑着道:“老师,您别打趣她了,她脸皮薄,经不住这样逗。”

他径自走到宁辜旁边坐下,非常自然地搂了她的腰。

宁辜诧异他的突然出现,惊愕的视线落在他身上就没再移开。

林安奚十分享受她眼睛里满满都是自己的状态,转而对无可奈何看着自己的风早老师说:“这姑娘,害羞起来……”

“林安奚!”没说完的话被反应过来的宁辜骤然打断。

林安奚闻声顺势将她搂进怀里,小声哄:“好了,我不提了。”话罢又对风早老师说,“老师您看,她真的容易害羞。”

风早早对他的小心思洞若观火,也不点明,只道:“坏小子,可不准欺负人家小姑娘!”

林安奚便笑,将宁辜揉在怀里,心脏满满当当蓄满了水。

欺负了吗?怎么舍得欺负呢?又怎么舍得不欺负呢?

宁辜下午去上课的时候林安奚去补录了一些台词,给宁辜发了信息说会晚点来接她吃饭。宁辜刚好课间,抬手回了个“好”过去。她翻看了一下自己和林安奚的聊天记录,从加上好友到现在,也只留下了寥寥数语,林安奚更多时候会直接打个电话给她。这样想想好像他们也真的没认识多久。

也不对,应该说,林安奚认识她,没多久。

聊天信息很快翻到了头,宁辜又不厌其烦地拉到最底端。手机开了静音,她才发现林安奚已经回了一条信息过来。

是一张图片,打开来看是小乙和他的聊天记录。

帅乙本乙:“林安奚请你立刻自我了断好吗!你这个叛徒!有了妹子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我!你背叛了我对你的信任!你对得起我们的同门之谊校友之情吗!你再也不是曾经的你了,你身上再也没有单身狗的清香了!快告诉我!你到底什么时候勾搭上人家的!你这个不要脸的浑蛋啊浑蛋!人家小姑娘看着就单纯得不行,肯定是被你骗来的吧?你知不知道这是犯法的!”

Tea:“哦。”

帅乙本乙:“啊啊啊,你神经病啊!有对象了不起吗?我买对象棋我也有对象呢!我不只有对象我还有对牛对马呢!你嚣张什么,有多了不起啊!”

Tea发了个黄豆脸的微笑表情,回了一句:“很了不起。”

帅乙本乙:“……”

宁辜盯着最后那句话看了半分钟,心底涌起一阵涩涩的甜意,却又觉得这段对话的走向怎么看怎么诡异。

宁辜摸不着头脑,就见那头林安奚又发过来一句:“怎么办,由于事件影响恶劣,我很有可能会被灭口哎。”

宁辜盯着那一串没有温度的字眼,却几乎看到林安奚悠悠然故作叹息的模样。

宁辜没忍住笑,又立刻想到小乙白天那副抓狂到极致的表情,思考着将这件事跟林安奚描述了一下。

“怎么办,小乙老师好像真的有点生气。”

林安奚却因为她对小乙的称呼而挑了眉,漫不经心回一句:“啧,他跟你也这么说了?说我是浑蛋?果然还是防不胜防啊。”

宁辜觉得完蛋了,她仿佛又看到他故意叹息的样子了,而她竟然觉得很可爱。

那边又很快回了一句过来:“我知道的,宁宁肯定不会相信,我浑不浑蛋,你应该最清楚不过了是吧?”

宁辜:“啊?”

林安奚这次录入语音:“宁宁,你觉得我是吗?”

宁辜的心,因为这句话动了一下。

她无法回复这话,只能转移话题,微微颤抖着手打字:“那个事件……影响恶劣是什么意思啊。”

林安奚也不拆穿她,顺着接话:“大概是在为今后即将源源不断的吃狗粮生活感到迷茫吧。但没关系,他们也饿得太久了,装这么点分量的碗应该还是有的,不用在意他们。”

宁辜:“……”

她真不想笑的,可林安奚总是有这样的本事,一边让她的心脏酸疼一边无法压下唇边的笑意。她多想告诉他啊,多想让他知道:林安奚,人都是很贪心的,得到一点温暖就会贪恋更多,到最后欲望就会决堤了,那么有朝一日,你一定会厌烦的。

许是见她半晌没回复,林安奚也消失了一会儿,她只当他去忙了,下一瞬他的电话却打了进来。

宁辜一愣,条件反射地紧张,按了接听键:“喂?”

电话那头林安奚嗓音低沉,笑时宁辜耳朵都有些发痒。

林安奚十足慵懒的声音像是窗外难得一见的阳光般撩人柔软:“下课了?”

宁辜知道他看不见,却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嗯。”

“半天不回复,怎么了?不好意思了?”

宁辜:“……”

“还是,在想我?”

宁辜:“没!没有!”斩钉截铁的语气跟洗刷冤屈似的。

“嗯?”这回答有点出乎意料,林安奚含了半分疑惑:“没有什么?没有在不好意思,还是没有在想我?”

宁辜红着脸噤声,林安奚问完一番却满意了,在那头低沉地笑,嗓音醇厚诱人。

林安奚逗宁辜总是容易上瘾,此刻在电话这头,他都能感觉到她那边透过呼吸传出来的局促和炽热气息。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心下难耐地痒了一下,轻声说:“又不好意思了?我们宁宁怎么这么可爱呢?好了,我的错好不好?不闹了,只有一节课了吧。”

宁辜见他放过自己,忙不迭点头应声:“嗯。”

林安奚:“好,那等下我来接你,陪我去一趟机场?我一个朋友回国,陪我去接一下他。”

宁辜:“……”

林安奚的语气太过轻描淡写,可对她来说,眼下俨然是和见家长的严峻程度划等号,她总是不明白林安奚想做什么,不懂,也看不透的。

一直到坐上林安奚的车她都还处于恍惚状态。林安奚的车里特意调高了温度,有阳光的冬天并不算冷,车里更加温暖,林安奚先是握住她的手检查了一下,转而抬眼对上她有些不聚焦的眼神。

林安奚什么都没说只是打开音箱放了首歌,是女声版《听见下雨的声音》,正巧又是宁辜喜欢的歌,宁辜便没什么悬念地被歌声吸引。歌词唱到“回忆是一行行无从剪接的风景,爱始终年轻”时,她的眼神轻轻动了一下。

恰巧是红灯,林安奚转过头看她,伸手帮她理了理额前的发。

“我这个朋友最喜欢这首歌了,读高中那会儿抱着一把吉他,跑到人家女生宿舍楼下放肆大唱,直嚷嚷着要用自己的歌声和才华征服学校所有的女性成为一代传奇,结果传奇没成倒是引来宿管阿姨好一通骂还抢了他的吉他,后来在校慈善募捐会上拍卖就此成了个笑话,是不是很奇葩。”

宁辜不知道怎么接这话,有些犹豫,林安奚却善解人意地没让她为难,自己又说:“高中之后他出国读书去了,之后又在本校读了博,最近是为了归国扫墓,也是为了回国发展。

宁辜瞠了一下眼睛,呢喃:“扫……扫墓?”

林安奚笑着“嗯”了一声:“他是一个很好相处且十分有趣的人,所以不要紧张,就怕你太喜欢他,不过我是不是应该防着点,万一你喜欢他比喜欢我更多了一些呢?”

宁辜这下意外得十分明显,立刻摇头摆手:“怎么可能……不会的……”

怎么可能会比喜欢你更多一点呢?明明喜欢你已经喜欢到没办法更喜欢了啊。

林安奚当然知道,他的担心当然也是假的,他不过就是爱看她满心满眼都是自己的样子。他十分满意她的答案,笑着,趁右拐时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

“乖。”

林安奚这么一闹宁辜也忘了紧张,仔细想想也不过是见林安奚的朋友而已,即使她再看不懂他,他从来没有正面回答过两人关系的问题,可他默许甚至是纵容自己一点点渗透他的生活,这也总归是好的发展吧……

她死死握着林安奚的手,努力这么安慰自己,拼了命压制自己心底不断涌上来的怯意,那是对于认识陌生人生理上的恐惧。

可是很显然,她低估了林安奚制造惊喜的手段和能力。

在她毫无防备的时候,没见到林安奚归国的好友,倒是先见到了他国内的另一好友……

她被林安奚牵着,亲眼看到林安奚和面前高大清俊的男子拥抱对拳的样子,怎么都无法缓过神来。她觉得自己的眼前好像起了一层白茫茫的大雾,遮天蔽日的黑暗席卷而来。她的血液里好像翻腾叫嚣起了无数名为“不适”的东西,这些碎片在身体里横冲直撞随后一齐涌上眼底,她的鼻尖一酸,腿软着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林安奚却准确无误地伸手将她揽进怀里,朝对面的人说:“这是宁辜。”

“这是我另一个好友,秦书远。”显然,这句是对宁辜说的。

秦书远望着宁辜的表情有些莫测,还不待宁辜做出反应,秦书远却忽地走近宁辜啧啧了两声,颇有些不怀好意地对林安奚说:“哟,找到了?”

林安奚脸上的笑纹丝不动,也没说话。

宁辜暗自深呼吸,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却是听清了秦书远的话,却没怎么听懂,只问:“什么?”

秦书远笑容温和:“没什么,我叫秦书远,很高兴认识你,宁辜。”

他对她伸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