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贪恋第4章完整版全本在线阅读

贪恋第4章完整版全本在线阅读

朔雪纷飞,终于,这漫长而寒冷的一晚结束了。天亮的时候,佟樱睁开眼睛,觉得喉咙又干又疼。

屋子里不冷,没看见小素的身影。佟樱缓了片刻,才想起这不是家中,只是睡了一觉后,骨头都变懒了。

佟樱掀开被子下床,穿上绣鞋,先是喝了口水,干渴的嗓子才好些了。她打了盆热水,打湿了毛巾擦脸,脑子里有些懵懂的。

昨儿个夜里…

佟樱抬眼看着镜子,这铜镜能能映出人脸,虽说不是很清楚,勉强能看清楚。佟樱整理发丝,摸了摸锁骨,对着铜镜,发现自己的脖子右下角有一小块皮肤红了,她本来皮肤白,这样红了一小块,就比较明显了。

这么冷的天气,难道还有蚊虫么?

她也没多想,换了身衣服。

换完了衣服小素才进来,见到她,脸上喜悦道:“姑娘!你醒了?”

佟樱觉得小素有些奇怪:“我每日都这个时辰醒呀。”

小素也察觉到自己失言,吐了吐舌头,眼底下有两个明显的黑眼圈。

佟樱便问:“昨儿个夜里,你没睡好吗?”

小素立即摇头:“睡好了!睡得很好,一晚上都没醒过。”

她赶忙转移了话题:“姑娘,去用早膳吧。我煮了你喜欢的小米粥。”

窗户外面很亮堂,佟樱去了隔间,瞧着茫茫雪色:“昨天晚上又下雪了吗?”

小素给她面前的碗里舀了勺小米粥:“像是呢。姑娘,小心烫。”

“谢谢。”佟樱温和的看着她:“小素,你对我这么好,到时候我回了家,会想你的。”

小素也笑:“怕什么,姑娘肯定要在府上多住一段时间的,怎么着也得呆到来年开春。”

傍晚时,府里来了裁缝,要量一量每个人的身形,好过年做新衣服。佟樱已经腆着脸多得了布,不好意思再花钱叫裁缝做衣裳,便向老太太开口,说自己也是能做衣服的。

佟樱有一双巧手。她在纸样子上写写画画,再照着纸上的样子裁了布。布是浅橘色的好料子,佟樱按照时下最兴的款式,裁好了小袄。京中的女子,总是学着宫里娘娘的穿着,上面是短袄,夹褂,下.头是马面裙,或者石榴裙,穿在身上,又显得腰细,又暖和,整个人都是俏丽的。

她又别出心裁,将剩下的毛绒当做领子,缝在颈子口,白绒绒的领子,显得这张小脸愈发白皙娇嫩了。

萧紫几乎一眼便喜欢上了佟樱做的新衣服。佟樱见萧紫喜欢,便道:“四姐姐若喜欢,我给你做一套,选四姐姐最喜欢的颜色。”

萧紫这下子高兴了:“我最喜欢红色,要不就是紫色。”

佟樱摩挲着布料,点了点头:“四姐姐长的好看,适合这些颜色的料子。你别动,我给你量量身上。”

萧紫便张开双手,等着佟樱量好。

她问:“做衣服的本领是你娘教你的吗?”

佟樱答:“是。我娘手比我巧多了,不管什么样的花样,叫她一瞧,再难都能裁出来。我小时候,我娘就教我绣鞋面,绣花样,一块儿能卖三文钱呢。”

萧紫问:“才三文?”

佟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一块三文,十块不就三十文了吗?我记得我十岁那年,也是快过年了,我自己偷偷纳鞋面,一个晚上,纳了十一块儿,眼睛都熬干了。我把那三十文藏好,偷偷换了糖画,和弟弟分了吃。阿弟好高兴,我们那样的人家,一年到头都吃不了什么甜的。”

那是一个萧紫从未接触过的世界。

佟樱收了软尺,敛着眉眼遮住了心思。她觉得自己话说太多,说这么多,四姐姐或许不乐意听,赶忙转移了话头:“四姐姐,你放心,我一定做的漂漂亮亮的,再送到你屋里去。”

结了薄冰的菱花玻璃上贴着大红的年年有鱼窗纸,院里的积雪已经被扫干净了,石板上还是滑溜溜的。门前有棵枣树,叶子都落光了,细细的雪落在枝头上。

眼看着天色晚下来,又有好些天没有给老太太请过安了。佟樱收拾妥当,带上绒帽子,拎着灯笼出门,踩在雪上,咯吱咯吱的响着。

出了门,见到个眼熟的婆子,像是姓于。于婆子哟了声:“姑娘,要出去啊。”

佟樱点了点头:“是。要去请老夫人的安。”

于婆子挤眉弄眼的:“你的病好了?”

佟樱有些不解:“什么病?”

她打着灯笼,朦胧的光映在脸上,勾勒出半张脸,那双眼睛湿漉漉的,含着水光,于婆子也一怔,眼睛在佟樱身上转了刻:“嗨,没事,是我老婆子记错了。”

心想,这乡下姑娘是吃什么生养大的?这小细腰,圆滚滚的两团,穿的虽厚,却半点也没挡住什么,凹凸有致的。

怪不得一进府就当小姐住。于婆子的声音透着股怪:“您是小姐,自然得向老太太去请安。”

说完,把门用力一关,啪的一声。

佟樱似乎从于婆子的话里听出来了别的意思。她从小到大都简单,没遇见过这样的事,她也没惹过这个姓于的婆子,也根本想不明白她话里的话是什么。

佟樱叹了口气,继续低头往前走。

老太太似乎很乐意见她去请安,虽说不上什么话,喝茶的时间还是能呆的住的。左不过是谈些家常话,这回去时夫人也在,大部分时间都是夫人和老夫人说话,佟樱在旁边听。

烛火微暗,因为飘雪的天气,屋里透着红光。

临走的时候,佟樱下定决心,跪在地上。夫人一瞧,忙问:“这是做什么?”

佟樱咬着嘴唇,终于把话说了出来:“回老太太,夫人,我想过年前回家一趟。”

夫人和老夫人对视一眼,便笑:“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回家一趟又不是什么难事,允了。”

佟樱心下的大石头落在地上,感激道:“多谢夫人,多谢老夫人。”

回去的路上,佟樱心底蔓延着淡淡喜悦,脚步也轻快了一些,她能回家了!回了家,她一定要和母亲说,将军府里的一切都好,老太太,夫人,都对她很和善,还有几位公子…

走到较为偏僻的一角,假山环绕,怪石嶙峋,佟樱打着的灯笼被风一吹,灭了,她正奇怪:“咦,怎么平白无故起了风?”

身后的假山后似乎有人窃窃私语。佟樱原本不想听,可那些字不给她选择的机会就钻进她耳朵里:“好哥哥,不是说好了要娶我么?奴家等你可好惨。”

“心肝儿,我怎舍得你等?等过了年,一定朝夫人递拜贴,把心肝儿娶回家…”

佟樱几乎一瞬间白了脸,她知道,男女私下幽会不是什么好事,正想转身就走,身后来了个人,堵住了她所有的路。

那人拦住她的嘴:“别出声。”

佟樱的手指尖无助的攥紧灯笼杆子,她的眼睫轻轻颤抖,暴露了慌张的心思,她听出来了,这是大公子的声音。

他离她那样近,好像紧紧贴在她耳朵后面,她一回头,就能擦过他的下巴似的。滚烫的气息,顺着耳朵擦过来,不禁叫佟樱心慌意乱。

那两人的动作不绝:“诶呦,你轻点,毛手毛脚的。”

“冤家…”

佟樱难堪的垂下头,她很后悔走了离得近的小路,就不该偷懒!她的眼睛发烫,脖子后面想要被烧起来了,更难堪的事,大公子恰好也在。

这种事,光说出去已经够丢人了,怎好叫她一个女子和大公子一同撞见?

似乎是天冷,那两个人很快没了动静,警惕的打量了四周,就离开了。

佟樱手脚僵硬,她的嘴唇还被捂着,支吾了几声,离大公子远了些。

“我,我不知道会有这样的事…”佟樱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抬头,飞快的看了萧玦一眼,撞进他那双深沉的眼睛中又飞快的垂下头:“多,多谢大公子,我先走了。”

“你很怕我?”萧玦看向那缕落在白皙颈间的发丝,不动声色的收回了视线,却并没有松开她。

听见这话,佟樱更慌了,摇了摇头:“不,大公子性子平和,不怕的。”

萧玦低低的笑了声:“叫我什么?”

细雪洒落,他垂着眉眼,眼里带了些无奈似的,很好脾气的循循善诱:“二弟是二哥,三弟是三哥,怎么到我这儿,就成大公子了?”

佟樱几乎被死死抵在假山和他的胸口之间。她的颈子低的不能再低了,犹如一只惊弓之鸟,唇瓣抖动,终于挤出了不成句的文字:“大哥哥。”

听见这字,她感觉到腰上的手松了松,萧玦终于后退了半步,那股冷冽的松木香气也离远了。

萧玦走后,佟樱久久失神,她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回神过来时,手掌心已经满是冷汗,她终于清醒过来,急匆匆回了屋里。

小素接过她的斗篷:“姑娘怎么了?遇见什么事了?怎么如此慌乱?”

“没事。没事。”佟樱双眸放空,仔细想了想,安慰自己,没事的。她勉强笑了笑:“我自己胆子太小了,走夜路时遇见了野猫,被吓着了。”

小素煮着茶水:“没事就好。姑娘喝些热茶,早些歇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