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对残疾总裁一见钟情后第4章 喜好完结全文阅读

对残疾总裁一见钟情后第4章 喜好完结全文阅读

“孤苦无1”“遍地飘0”“无1无靠”等词汇快速地在路程程脑中闪过,他一边吐槽自己脑洞大,一边仍是想得入神,坐上车系好安全带后便没再开口,倒是赵文滨趁着红灯时回头问:“你看起来年纪不大,怎么会来干这一行?”

“我会做的也不多,混口饭吃嘛,做什么都一样。”路程程含糊地应道。

总不能说是因为看上了尹陌,所以才死皮赖脸要在人家家里做家政的吧?

谁知路程程说完,赵文滨神色便更加复杂,不再说话。路程程满头雾水,可也不知道怎么开口问,两人就这样沉默着到超市。

赵文滨看起来并不像是会烹饪的模样,对路程程挑选菜品也没有发表任何意见,采购过程还算顺利,往收银台走时,二人经过生活用品区,路程程顿住脚步,有些歉意道:“赵哥,您能不能等我一会儿?”

赵文滨虽然不解,但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路程程小跑过去拿了毛巾、牙刷和T恤等一些用品,又回头拿了盒胖次,最后站在卖睡衣的货架前犹豫了半晌,一咬牙转身走了。

赵文滨见着路程程手中的物品,立刻露出惊讶的表情,路程程一直在偷偷观察他,注意到这点后心里更加奇怪。

尹陌该是已经提前交代过,结账时赵文滨便很自觉掏出手机付了款。

待回到车上,还是赵文滨忍不住先开口问:“你这是要住在尹先生家?”

“对。”路程程说完见赵文滨神色不太对,有些疑惑,“有什么问题吗?”

“尹先生特别反感别人留宿在家里,之前的家政许姨也是由我每日接送,有次尹先生病了,许姨想留下来照顾他,尹先生都没答应。”赵文滨开着车,头也不回地说。

路程程看过客房后就猜测,尹陌是个领地意识十分重且注重隐私的人,若非行动不便,恐怕连家政也不会请,只是没料到他连生病时都坚持独自在家,这样未免有些太不顾及自己的身体。

路程程想了好些有的没的,过了许久才想起自己还没回话,转头解释道:“其实是我实在没有地方住,才求尹先生让我住在他那儿的,而且尹先生也只答应收留我一个月,等您说的那位许姨回来,我就要卷铺盖走人啦。”

“一个月?”赵文滨很快恍然道,“嗐,原来是这样,我说呢……”

路程程扭头,恰好看到对方微微勾起的嘴角,似乎之前对他那些莫名的不满全都消失殆尽。

这副显然不希望他长住的模样令他下意识地皱了眉:“赵哥,如果我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您可以直接告诉我。”

赵文滨愣了愣,待到了红灯处才回头真诚道歉:“不好意思啊小兄弟,我不是对你有意见,诶,看这事闹的,都怪我没弄清楚状况。”

或许是出于愧疚,回程的十几分钟时间里,赵文滨给路程程详细解释了起初对他态度不那么好的原因。

尹陌原本的家政名叫许菡,今年六十出头,是赵文滨同村的老乡。

算起来,许菡照顾尹陌已经有八个年头。

八年前,尹陌车祸进医院,当时的恋人在得知他因为神经受损再难站立后,选择了与他分手,而他的家人甚至从未在医院出现过。

许菡是尹陌在医院时请的护工,负责24小时陪护重伤的他,正因如此,许菡见证了尹陌性格的转变,也算是陪他经历了那一段最艰难的日子。

许菡打心眼里心疼这个与自己儿子一般大的青年,知道他出院后仍不太能独立生活,短暂犹豫后便决定继续照顾他。

在医院做陪护虽然累些,但是报酬丰厚,那时尹陌研究生还未毕业,支付不起太高的工资,许菡也不介意,只拿普通保姆的钱,照顾尹陌的饮食起居。

尹陌一直将许菡当作长辈来对待,当初会买下清城壹号,也是为了方便许菡。清城壹号再往西几公里,就是许菡他们村,她每日回家里住也不需要在路上耗费太多时间。

后来尹陌要找司机,许菡给他推荐了同村的赵文滨,赵文滨家里有个中风瘫痪在床的母亲,父亲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赵文滨要与父亲轮换着照顾母亲,无法找全职的工作,本以为尹陌会拒绝,可尹陌最后却是录用了他。

赵文滨的工作内容是早晚接送许菡,每周将公司里需要签字的文件送到尹陌手上,等签好字再送回公司,其余时间他都可以在家照顾母亲。若尹陌外出需要用车,也会提前告知他,让他能先安排好家里,因此他心中无论对许函还是尹陌都怀着满满的感激。

这次许函的儿媳妇早产,原本请好的月嫂还在上一家人那儿,亲家母又已经过世,一时实在找不到靠谱的人选,许函这才向尹陌请了假,赶到外地照顾儿媳和孙子。

赵文滨见到路程程,还以为尹陌请了新的家政是打算换掉许函,虽然理智上知道用谁不用谁是尹陌的自由,但情感上一时有些难以接受。

“尹先生看起来冰冰冷冷,十分不好相处的模样,但其实心眼很好,我和许姨都觉得能遇上这样的雇主,算是我们的福气。”他最后对着路程程这样总结道。

认识尹陌短短两天,已经足够让路程程看清尹陌其实不像他外表表现出来的那般冷硬,否则也不会愿意收留一个陌生人在家中。

但通过赵文滨,他才知晓尹陌并非如他猜测的那般自幼家境优渥,而是通过自己的努力,白手起家。常人创业尚且艰难,更何况尹陌行动不便,在承受工作压力的同时,恐怕还要承受他人异样的目光。

路程程沉默了许久,直到车辆驶入小区,他才想起赵文滨刚刚话中提到的另一件事,问道:“尹先生出事时有恋人?那后来那人还有来找过尹先生吗?”

“这就不清楚了,许姨很少说起跟那人有关的事。”赵文滨仔细回忆了片刻,又道,“我当尹先生的司机也有五六年了,尹先生不常出门,大多时间都在家中,除了他老师一家和公司里的下属,我还真没见过尹先生和其他什么人来往。”

虽然不能问尹陌曾经的恋人是男是女,但至少可以由此推断,他现在大概率是单身,至于他的家人以及其他事,路程程觉得自己可以在和他的相处中慢慢发觉,并不急于一时。

等车在别墅外停稳,他喊住打算下车的赵文滨,有些不好意思道:“赵哥,您能不能帮我给那位许姨打个电话,我刚来,也不了解尹先生的喜好,想问问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赵文滨和许菡都是真心希望尹陌好的,听路程程这么说,赵文滨二话不说就应下,拿出手机给许菡打电话。

许菡那头或许很忙,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才被接通,路程程趁着这个时间,跟赵文滨要了纸和笔。

赵文滨简单跟许菡介绍了他,将电话交到他手上。路程程刚知道尹陌将对方当做长辈,此时拿着电话竟也生出了几分紧张感,做了一次深呼吸才开口向许菡询问尹陌平日的习惯。

许菡在那头显然很高兴:“我走之前还担心尹先生没人照顾,原本我也建议他再请个人,尹先生当时没答应。现在知道有你在,我就安心了。”

许菡照顾了尹陌八年,对尹陌的喜好以及习惯都十分了解,她一边说,路程程一边认真地记着笔记。

车停在别墅外的空地上,虽然车内打了空调,但阳光仍是从副驾驶那侧的窗户直射进来,晒得他的手臂微微发红,他浑然未觉,很快写满了整整两页纸,待那头许菡一时想不起别的,他才停下笔。

挂断电话后,路程程将手机递还给赵文滨,又道了声谢,赵文滨拿手机时好奇顺便探头看了一眼他放在膝上的本子,立刻发出一声低呼,忍不住感叹:“小路啊,你这字也忒好看了吧?怪不得都说字如其人。”

路程程的字是男孩子里少有的端秀,也早已经习惯被夸奖,闻言笑着解释道:“我小时候被家里逼着学过硬笔书法。”

“这是什么字体?我以后让我闺女也练练,我闺女那几个字写得跟爬似的,老师都认不出。”

“是行楷。”路程程说完,又有些惊讶道,“赵哥都有女儿了?”

或许是提到女儿,赵文滨的神色柔和了不少:“我女儿都念小学了,我们村里结婚都早,不像城里人,本科研究生博士,毕业都老大不小啦。”

路程程想起自己出门前还在臆测赵文滨和尹陌的关系,不由有些羞愧,低头看了眼手中的本子,道:“对了赵哥,我能把这两页撕走吗?”

“好吧,没事。”赵文滨挥了挥手,尹陌有时候会在车上交代一些事,他怕自己记不住,特意放了本本子,刚刚路程程要纸笔,他一时也找不到别的白纸,就将自己的本子借给了对方。

路程程这才小心翼翼地将那两页纸撕下,打开门下了车。

下午三点刚过,烈阳还高高挂在天上,路程程刚迈出车外就被热气扑了满面,想来也不知昨天哪来的自信,竟然觉得可以在这样的天气里送外卖养活自己。

赵文滨绕到后备箱拿里头的东西,路程程快步上前:“赵哥,我来吧,已经耽误您许多时间了。”

“没事儿。我正好进去跟尹先生打个招呼再走。”赵文滨说着还是拎起其中两个袋子,和路程程一道往别墅走。

门铃才被按下没多久尹陌就从里头将门打开,路程程在看到尹陌的瞬间,心跳又开始不受控制,他有些仓促地喊了声“尹先生”,换好鞋就一溜烟地跑到厨房放菜品,没多久赵文滨也跟进厨房,与他一道将买来的食材先放入冰箱。

袋中还剩下一些生活用品,路程程提着出了厨房,本以为尹陌该是已经上楼忙工作,却没想到他仍坐在客厅里,见两人出来,视线便落在路程程的左手上,淡淡问:“那是什么?”

路程程捏紧手中的两张纸片,下意识地往身后藏了藏,可藏完惊觉自己这分明是欲盖弥彰,一张脸霎时憋得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