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贪恋第17章完结全文阅读

贪恋第17章完结全文阅读

舌尖又酥又麻,就像是吃了会蛰人的果子。

小猫儿呜咽了几声,嘴唇红彤彤的,粘着亮色,像是引着什么人去采摘。

他视线灼灼,又吃进嘴里。

轻纱帐子重叠下来,遮盖了交缠着的人影。

月亮悄默声的爬上了东墙。清冷的月光照进窗户缝儿里。

许久后,佟樱闷不做声,一直想着那块团子糕。

她背对着他,怀里搂着个枕头。

因为刚才,束着头发的细带子被拽下来了,海藻般的长发倾盖在枕头上。他比她高很多,仗着身高优势把小人儿搂在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顺着头发。

她一直背对着他。

“生气了?”

后脖子一疼,佟樱偏过头,闷声闷气:“没有。”

“年纪还小,脾气竟这么大。”

佟樱不说话。生气?她怎么敢?她要在一贯冷漠淡然将军府嫡子面前耍小性子吗?

她被迫翻了个身,直直的对着他。

太近了,萧玦的一双桃花眼望过来。

佟樱躲避他的视线。

后来,下巴抬起,嘴巴又被吃了进去。是疼的。

大公子宿了近一夜,走了。

小素担忧的走进来,看见佟樱坐在梳妆镜前。

“姑娘,你没事吧?”

佟樱摇了摇头:“没事。”

她道:“小素,你帮我把消肿的药膏拿过来。”

小素自然知道她有用,拿了过来,递给佟樱。

不看不知道,小素瞧见佟樱白皙的面颊泛红着,嫣红的唇微肿,双眼遮不住的浓.情,纤细可折的脖颈后侧有一块明显的红痕。

这样的姑娘…

也太勾人了些…

小素很快收回视线不敢再乱看。

佟樱看着案板上冷了的糯米糕,决定再去厨房重新做一份。

终于做完了,天还没亮,雾蒙蒙的黑。

佟樱给糕点撒上清水,简单小憩了会儿。趁着还没天亮,就把糕点端进了祠堂里。

祠堂里头,空无一人。做好的糕点都归置到一旁。

佟樱把盘子摆好,扭头瞧见刚进来的柳姨娘。

柳姨娘趾高气扬,看着她,半响才道:“真是哪里来的姑娘都会攀高枝儿。怎么?我家的温哥儿配不上你的身份吗?上赶着去勾搭嫡子。”

佟樱皱眉,很反感柳姨娘的说辞。

她简单行礼,并没有多说什么,转身想要离开。

柳姨娘阴阳怪气:“哟,总归是身份不一样了。也是,嫁了大哥儿,飞上枝头做凤凰咯。”

佟樱敏锐的察觉到,她似乎惹了一些人。

很快,那些人就来找她的麻烦了。

快祭祖时,刘巧淑哭喊着她做好的糕点被人弄毁了,半片掉到了地上,芝麻粒撒的满地都是。

出了这样的事,老太太和夫人自然要出来主持公道。

“淑儿,你先莫哭,说清楚些。”

刘巧淑抹了把脸,呜咽道:“还有什么好说的…定是昨夜里有人来了祠堂,故意毁了我的糕点…”

“那人就是想让我当众出丑!”

柳姨娘煽风点火道:“哎呀,这事儿闹得。我看这糕点摆的整整齐齐,不会自己个儿掉下去,奇了怪了。”

老太太问:“今日是谁最先到祠堂的?”

柳姨娘的眼睛在众人当中梭巡,捏着一角帕子遮了遮唇:“娘,我最先到的。”

“看见了谁?”

柳姨娘装模作样的停了停:“这…”

“但说无妨。”

“看见樱姑娘了。天还没亮呢,我不知道樱姑娘来祠堂做什么。”

几双眼齐刷刷的看向佟樱。

佟樱心一跳。

她稳住心思,上前行了个礼。

“回柳姨娘的话,我是来送糕点的。来时一切如常,并没有看见旁人。”

刘巧淑又呜咽哭闹:“就是你!你嫉妒我的家室与才学,弄坏了我的糕点,想看我出丑!”

老太太眉头一皱,看向佟樱。

她严厉问道:“昨夜里,你和谁在一处?”

佟樱低下头,这问题她无法回答。

唇上还酥麻着,她抿唇,脸上一白。

老太太道:“不用害怕。你尽管把话说出来。你来祠堂之前,与谁在一处,问那人便知道了。”

佟樱不知道该怎么说,默了片刻:“小素知道。”

柳姨娘一笑:“她是你屋里的人,说话自然要向着你。小素的话怎么能算?”

佟樱沉默不言。

柳姨娘放下帕子:“哟,这孩子怎么还不说话了?”

老太太眉头越皱越深:“樱儿,最后再问你一遍。你只管把实话说出来。”

“她昨夜里和我一处。”

人群外一道声音低沉清冷,拨开云雾穿透过来:“祖母有什么事要问么?”

是萧玦。

佟樱夜里和萧玦独处一室?

柳姨娘脸上颜色一变,众人难以置信。

老太太很快反应过来,倒不显得生气,只是嗔怪道:“你这孩子。还未成婚,怎的行事如此鲁莽。”

萧玦向佟樱看去,让她起身。

他转动着手上的玉扳指,目光带了些凉意,落在柳姨娘身上。

柳姨娘缩了缩肩膀,不敢声张。

刘巧淑愣在原地,连哭都不敢再哭了。

萧玦面无表情:“反正也快了。”

见嫡孙这样说,老太太一点都不恼怪,反而喜笑颜开:“好。那就定下月初。叫东山高僧算了算,早就该成婚了!祖母还怕你不乐意呢。”

老太太将佟樱拉到一边,拍了拍她身上的尘土,亲昵向众人道:“好了,把这点心扫了去,先开始祭祖吧。”

“可是…我的糕点!”刘巧淑喊着。

康王夫人见事情不好,一把拉过刘巧淑,扯到身后,不让她说话了。

刘巧淑心里愤恨,却没办法。

老太□□抚众人:“这些都是小事。”

哪里比她嫡孙同意成亲来的重要?

这姑娘性子柔,好拿捏,又肯为她们这边当眼线。

好事将近,老太太春风得意,祭祖之后,又将佟樱单独叫到房里,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左不过叫她尽好做偏房的本分,也不要忘了替他们这边传消息。

佟樱乖顺点头。

出门时,佟樱看见廊前长着棵茉莉花树,高大的枝条越过墙头,树下站着个人。

是萧温。他穿着一衫白衣,目光一贯温柔。

“听说你要嫁给大哥了?”

佟樱点了点头:“嗯。”

萧温一笑:“挺好的。大哥表面上看着冷,其实外冷内热,不是坏人,想必也能好好待你。”

“其实许久之前,我便看出来了。大哥早就心里有你了。”

佟樱问:“你…没什么事吧?”

毕竟原本说,她是要指给萧温的。后来又改了。他会不会心里不舒服?

萧温淡笑,摇头:“没事。自你进府里,我就把你当了妹妹,自然希望你能嫁的好。这府里的男眷,有哪个比得上大哥?以后的日子,有他护着,想必不会出差错。”

风一吹,花瓣簌簌吹掉下来。佟樱站在廊前等了一会儿,才离开。

不会出差错吗?他能护她到什么时候?

刘巧淑不喜于她。

若是以后,萧玦将刘巧淑娶进房里做正妻,那她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萧玦会娶刘巧淑吗?

佟樱想到,萧紫曾说过,刘巧淑的家室很好,与萧玦嫡子的身份相匹配,绰绰有余。

现在萧玦不娶正妻,以后也会娶的。

佟樱想,能护她的,只有自己。

“祖母还以为你不愿意娶呢!”老太太一脸喜气儿,忙给嫡孙剥了个橘子,又道:“不过你还未娶,先别总去樱姑娘的屋里。等事情办妥了,再去也不迟!”

萧玦接过橘子,并不显得热情。

老太太又说:“高僧已经算了算,你和樱姑娘的生辰八字,正合适呢!”

她话音一转:“婚前,你也要想着去你父亲那里说说话。你父亲不年轻了,夫子二人要生嫌隙到几时?”

萧玦冷淡开口:“并非是我想生嫌。”

老太太的话被噎住,摆了摆手规劝:“毕竟是血浓于水。你现在还不明白,以后总有一天会明白的,到时候,再后悔可就迟了。”

萧玦出声:“祖母还有其他事吗?”

“没了。”

“朝上还有些繁琐事务要处理。孩儿先退下了。”

老太太看着萧玦的背影,半响叹了口气。

萧玦想,难道他情愿与父亲生分吗?

幼时体弱,一出生便在别院,除了母亲会偶尔看看他,父亲从未出现过。

他沉默的读书,习字,练剑,日复一日。

私塾里同上学的人,当着他的面窃窃私语:“他是个野孩子!在这里上学读了三年,可曾见过他父亲来探望过一回么?”

一次都没有。

像是什么东西扎进了他的胸口,隐隐生疼。

即使他后来把嚼舌根的人揍了个半死不活,扎进去的东西也不会再□□了。

后来,他养好了身体,比一般孩子更健壮。

八岁生辰那天,他终于见到了父亲。

父亲是那样高大,身上的银铠泛着冷光。

父亲陌生的眼神打量着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在他手指上扎了个口子,把血滴进了碗里。

那滴血很红,沉进了碗底。

两滴血相融的时候,父亲的脸上难以置信,神情复杂。

后来,萧玦淡漠的想,他若不是父亲的亲生子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