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姜知玥沈宴小说第5章完结版全文在线阅读

姜知玥沈宴小说第5章完结版全文在线阅读

沈晏是被司机小徐扶着过来的。

好不容易把喝醉了的男人扶到床上,姜知玥轻轻关上卧室的门,闻着空气里浓浓的酒气,皱了皱眉。

她压低声音问小徐:“沈晏先生怎么喝醉了?”

她的印象里他还没有喝醉过。

小徐有些不知所措的挠了挠头:“太太,沈总好像是跟陆总他们一起吃的饭,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

姜知玥懂了,小徐口中的陆总陆瑾衍是沈晏的朋友。

姜知玥又皱眉,他们自己朋友聚会也不至于喝那么多吧。

她没在说什么,只是嘱咐小徐几句路上注意安全,又亲自去煮醒酒汤。

小姑娘端着汤轻轻敲了敲门,卧室内没声音,她迟疑了一下,心想沈晏可能睡着了,便轻手轻脚的打开门走了进去。

她很少进沈晏的卧室,卧室很大,房间宽敞墙面洁白,窗帘地板被褥等等却是冷蓝色调,一如他人一般的清冷。

姜知玥不由得颤了一下。

她将托盘小心翼翼的放到一旁的桌子上,走到床边想喊沈晏。

“沈晏先生……起床喝点醒酒汤。”

床上的男人眼睫依旧阖着。

姜知玥又轻轻喊了一声:“沈晏先生?”

男人还是不为所动。

“睡着了呀……”

小姑娘呢喃了一句,半蹲下来托着脸看他。

窗外一缕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挤了进来,落到男人脸上。

从侧面看,能看见他笔挺的眉骨,浓密纤长的睫毛,微拐着的薄唇,下颔线冷冽弧度漂亮。

每一寸都像是精心雕琢的璞玉一般。

姜知玥愣愣的瞧着沈晏的面容,一时间呼吸都被勾了去。

离得近了,她甚至能闻到男人身上淡淡的烟酒味,伴随着薄薄的月光,像山川湖海。

姜知玥竟一点也不觉得难闻。

鬼使神差的,姜知玥俯下身子偷偷亲了他一口。

等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后,她的唇已经轻轻贴到了沈晏的唇上。

沈晏的唇很凉,还带着烟酒的味道,有些苦。

姜知玥愣了一下,就一秒,一秒后又飞速移开。

她站直身子,脸上迅速漫上一层绯色,她的呼吸放的很轻,连心跳都不敢跳的太快,生怕把沈晏吵醒。

姜知玥捂着脸,像是不相信自己做了什么。

缓了一会后,做贼心虚的小姑娘又轻手轻脚的打开门飞快逃了出去。

等她跑到自己的卧室,才敢大口喘气。

幸好沈晏没有醒,她拍了拍胸腔内那颗乱了分寸的心,偷偷安慰自己,不然就真的太尴尬了。

卧室的门关上后,听着那头急促的脚步声,沈晏缓缓睁开眼。

空气内还飘荡着小姑娘身上浅浅的沐浴露的香味。

沈晏的眼睫垂着,他的喉结轻滚,伸手抚上自己的唇。

陆瑾衍的酒后劲太大了,男人的眸底一片晦暗不明,只觉得自己醉的厉害。

日子依旧平平稳稳的过着,没过几天,姜知玥接到了沈晏继母苏玉清的电话,叫她周六的时候去沈家老宅参加每年一次的家庭聚会。

挂了电话后,姜知玥只觉得自己头大如牛。

如果说有世界上最讨厌的三件事,对她来说那肯定是,

数学考试,生理痛以及去老宅参加家庭聚会。

沈家这种大户人家,关系向来不容易清理。

沈晏的妈妈与沈晏的爸爸沈铭洲是商业联姻,关系并不好,再加上沈晏出生那天生母难产去世,都在传沈晏克父克母,因此沈铭洲不喜沈晏,可以说是从来都没有管过他。

苏玉清是继母,在沈晏三岁那年嫁给了沈铭洲,给他生了个儿子,一年后又生了个女儿。

他们对沈晏并不好,尤其是继母苏玉清,担心他和她儿子抢遗产,把沈晏视作眼中钉。

沈铭洲则对他们欺负沈晏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沈晏是被沈老爷子带回去长大的,沈老爷子把沈晏当做继承人来抚养,对他颇为严厉。

姜知玥一直觉得,沈晏感情淡薄,性子清冷疏离,跟他小时候的身世肯定有很大的关系。

如今沈晏已经成为了青城最高贵的男人,沈家的家主,背地里狠狠打击了苏玉清等人。

老宅聚会他也从来没有去过,除了给沈老爷子祭拜,否则他连老宅都不回去。

但是姜知玥不得不去,她作为沈家的儿媳,沈爷爷早就不在了,姜家落魄了,她和沈晏的感情也只是一纸婚书,身后没有人给她撑腰。

她每次去,从来都得不到什么好脸色,沈铭洲还好,他对沈晏不咸不淡,对她这个儿媳更不咸不淡。苏玉清他们则把对沈晏的不满全部都释放在她身上。

所以,每年这个时候,都是小姑娘最头疼的时候。

姜知玥叹了口气,在心里安慰自己,就像之前那几年一样,走个过场,反正很快也就结束了。

如今,她又站在那扇雕花铁门前,望着不远处灯火通明的老宅出了会神。

正当姜知玥调整好表情,深吸一口气准备抬腿走进去时,一道女声喊住了她。

秦歆一手托了托头发,漂亮的眉眼轻佻,笑了一下:“姜小姐,好巧。”

姜知玥也颔首礼貌微笑:“秦小姐。”

秦歆,苏玉清的世交之女,可以说也是苏玉清内定的沈家儿媳,只不过因为秦歆喜欢沈晏,苏玉清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姜知玥看着眼前这个打扮的十分艳丽的秦歆,嘴角扯了扯,一想到沈晏从来不参加这种聚会,秦歆次次都扑空,又有点同情她这个情敌。

果不其然,下一秒秦歆就问到:“沈晏哥哥来了吗?”

“哦,我老公说今天忙,就不来了。”

姜知玥特地用了老公两个字,她的表情很平淡,语气也很随意,提到“老公”两个字时,又带了一点小女孩的娇羞,好像对她来说这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称呼。

“……”

秦歆噎了一下,她的表情微微有些难看,很快又恢复正常,笑着说:“既然大家都到了,那就一块进去吧,沈伯父苏伯母还在等着呢,姜小姐难得过来,他们见到你一定很开心,伯母前几天还跟我念叨你呢。”

秦歆招呼的亲切又自然,言语中透露着跟沈家的亲切,就好像她才是沈家的儿媳一样。

姜知玥心想秦歆是怎么做到睁着眼说瞎话还可以那么顺的。

礼尚往来,她也睁着眼说瞎话:“我也挺想爸妈的,前段时间我老公刚回国的时候妈妈还关心我,特地打电话问一问,又关心了一下我的肚子。”

末了,还不好意思的低头拐了一下唇。

她长得本就娇媚,拐唇时把小妻子形象更展现的淋漓尽致。

姜知玥低头的时候偷偷瞄了一眼秦歆,发现她端着笑的表情有了一丝裂痕。

姜知玥也见好就收,她笑的更加真诚:“走吧,秦小姐,你的伯父伯母该等急了。”

秦歆冷哼一声,也没有跟她并肩站着,高跟鞋踩得很响。

姜知玥跟在她身后,表情淡了一瞬,心里盘算着今天这次宴会应该不会多好过了。

秦歆走的很快,等姜知玥到主厅的时候,她已经在挽着苏玉清的手说话了。

看见姜知玥,秦歆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了下来,俯身在苏玉清的耳畔说了什么,又挑衅的朝着姜知玥扬了扬眉。

下一秒,小姑娘就听见苏玉清在喊她。

姜知玥走过去,规规矩矩的站在她面前:“妈妈。”

苏玉清也没着急说话,她先是端起茶杯,又微微吹了一口气,然后又抿了一下,最后才喝了一口。

她的动作很慢,姜知玥估摸着她怎么也花了五六分钟,她知道苏玉清是故意在晾自己,也老老实实站在一旁不说话。

过了一会苏玉清才冷冷开口:“知玥啊……”

姜知玥一听她这个口气就知道没好事。

“听歆歆说你最近和小晏关系很不错?”

“还好,妈妈。”

沈晏前几天刚给了她一张卡。

苏玉清撇了她一眼,又端着杯子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他倒是也会疼人了。”

“沈晏一直挺好的。”

苏玉清说什么她就应什么,姜知玥也想不明白,苏玉清那么不待见她,为什么还有那么多话数落她,她要是讨厌一个人,巴不得那个人离她远远的,就比如现在。

好在沈晏的爸爸沈铭洲即使出现拯救小姑娘于水火。

“怎么还不坐下,站着干什么。”

小姑娘站了半天腿都酸了,一听这话,差点就想把沈铭洲当自己的救命恩人。

沈铭洲坐到主位上,看了一眼姜知玥,眉头皱了一下:“怎么,沈晏没来吗。”

“沈晏说今天忙,就托我带了给爸妈的礼物。”

姜知玥说着,就叫佣人把她来时带的礼物提上来。

不过她撒谎了,礼物是她自己准备的,沈晏根本就不记得这事,他要是来了,才有问题呢。

沈铭洲也知道姜知玥说的是客套话:“罢了罢了,”他挥挥手,“礼物就先放那吧,先吃饭吧。”

姜知玥很乖很乖的应了一声。

这顿饭吃的十分艰难。

沈铭洲不说话,苏玉清一直在给秦歆和女儿沈念夹菜,三个人其乐融融,姜知玥一个人默默的吃饭,安静的像一个局外人,她也乐得清闲,巴不得就这样吃完饭回家。

中间沈晏的弟弟苏玉清的亲儿子沈迟带着前凸后翘的女伴姗姗来迟,又和沈铭洲顶了几句嘴,把沈铭洲气得摔了筷子。

沈迟也不恼,依旧笑嘻嘻的入了座,他抬眼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姜知玥,饶有兴趣的单手托脸,吹了个口哨,调笑道:“呦,这不是我小嫂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