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他是她的药第3章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他是她的药第3章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宁辜抬手摸了一下自己被他捏的地方,眼睛亮晶晶的:“可以点菜吗?”

林安奚:“当然。”

宁辜:“什……什么都可以吗?”

林安奚挑眉:“嗯哼,说说看,我应该可以满足。”

宁辜的手还搭在林安奚的腰间,左右闪躲的眼睛颇有些顾左右而言他的意味。

林安奚也不急,慢悠悠等着。

“我想吃吉事果……可以吗?”

林安奚笑意加深。

“晚上吃这么甜的?”

宁辜硬着头皮点头:“可以再裹一点提拉米苏吗?”

林安奚的眼神顿时就变得意味深长起来,他盯着宁辜游移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没说话,只是看着她。

宁辜被盯得不好意思,使劲一咬唇,还是说:“你……你以前在Twitter(推特)上面晒过你做的吉事果……”

许是不好意思到了极致,她话都没说完便直接低了头。林安奚看着她,心底忍不住地叹息。

“真是败给你了……很遗憾,我们宁宁可能要长胖了,今天刚好就从超市里买了面粉和黄油。”

宁辜抬头:“你……”

他低头亲亲她的额头:“好了,去洗澡好不好?洗完澡就可以吃了,Tea特制吉事果。”

宁辜乖乖从他腿上站起来,他抱了自己那么久,腿应该会很麻,她有点不好意思,摸摸鼻子:“林安奚,你……的腿……”

林安奚却打断她,挑眉,背倚在沙发靠背上,一只手臂也搭在上面,有些随意的慵懒。

“嗯?怎么了?这是要邀请我共浴吗?”

宁辜:“……”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

林安奚故作惊讶:“啊,原来不是啊。”

宁辜:“……”

林安奚简直在“风度翩翩”和“衣冠禽兽”身份上切换自如,宁辜这两天的经历太过魔幻,实在无法跟上他四处发散的思维,只能站在原地手足无措。

林安奚看她这一副被欺负了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站起来捏她的脸:“好了,逗你的,乖,去洗澡吧。”

宁辜还沉浸在方才的情绪里无法自拔,良久才反应过来这是又被调戏了,一边不好意思地挠头,一边又默默松口气。果然,即使做好了心理建设,可真要和林安奚……的话,果然还是需要勇气啊。

宁辜脸颊发烧地进了浴室,有点想逃。

林安奚在背后笑得很低沉。

宁辜洗完澡出来时林安奚果然已经做好了,被浇上提拉米苏的吉事果看着就甜腻到发慌,但宁辜吃得很开心,吃得心脏发涨,眼睛发酸。

她吃到一半的时候林安奚洗完澡出来了,宁辜看着他没挪开眼睛,林安奚也和她对视了一会儿,然后想到了什么一样,转身进了宁辜的房间,似乎拿了什么东西,然后关上门,将门反锁了起来。

他晃了晃手里拿着的三把钥匙:“宁宁,这是你房间的钥匙吧?”

宁辜不明所以,咬着一口吉事果点点头。

林安奚便转身将钥匙丢进了马桶,冲进了下水道。

宁辜:“……”

林安奚:“怎么办呀,宁宁今晚要睡在哪里呢?”

宁辜:“……”

林安奚:“当然不能让我们宁宁睡沙发呀对吧,那只能委屈你一下了,和我一起睡客房吧。”

宁辜:“……”

林安奚走到她身边,将她的椅子转了个方向面对自己,两手撑在餐桌上将她圈在自己怀里,低头笑得坦然无比。

“吉事果好吃吗?”

她几乎条件反射一般回答:“好吃。”

她脑子还在林安奚刚刚的行为中发蒙,转不过弯,但很显然,这是赤裸裸的引诱。可怎么办,她无力抵抗。她像是连续跌进一千零一次梦魇的病人,快要在梦境的沙漠里渴死,却忽然遇到甘泉让她重新沸腾了体内血液。她怎么可能,拒绝得了。

于是下一秒,林安奚便低头轻轻含了一下她的唇,再抬头时眼底情绪已然翻腾:“果然很甜。”

宁辜觉得他应该在说自己嘴唇上沾染的提拉米苏,尚在思索,便骤然被抱起来,林安奚抱着她走向白天他就收拾好的客房:“好困啊。”

宁辜先是紧张,心跳加速,但很快调整好了呼吸,乖顺地搂住他,点头:“嗯。”但很快又“啊”了一声,小声说,“但是,还没刷牙……”

林安奚:“……”

那天晚上同样是林安奚抱着宁辜睡。昨晚宁辜睡得死,对林安奚抱着她这件事并没有太深的感受,但今晚不一样。

从林安奚的心跳到他清浅的呼吸,以及洗完澡之后身上遗留的沐浴露香气,她都铭诸肺腑。

林安奚给她的温暖,是她曾经求而未果的心上朱砂和窗间明月,宁辜在黑暗里落下泪来,小心翼翼地抱住他的腰。

宁辜少有的,想起自己的父母没有浑身发抖。她想到他们一家三口曾坐在阳台上晒最暖的冬日太阳,爸爸帮她和妈妈剥了橘子递到手里,朋友寄养到她家的橘猫躺在脚边慵懒地一下一下地扫着尾巴。

妈妈吃了一瓣橘子,低头的动作很温柔,她说:“这个世界总是骄矜得如同顽童,乐此不疲地引无数人争先恐后葬身于寡淡生活中。柴米油盐,琐碎繁杂,所有的浪漫都会磨净了。可有些人总是蹚过时间的洪流之后,依然温柔了整个宇宙,即使岁月峥嵘,但日复一日,暮暮朝朝,心怀初心,岁岁依旧。”

妈妈对宁辜说:“有一天,你一定能遇到一个即使你身处黑暗,依然将他放在心底最干净地方的人,如果遇到了,请一定好好珍惜。我的宝贝。”

宁辜躺在林安奚的怀里,轻轻轻轻,一滴一滴落了泪。

妈妈,我好像找到了。

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