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纠缠第16章完整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

纠缠第16章完整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

江聿洲看出了许漠然不想和他待在一块,如果放在以前,他可能会很识趣的走开。

可今天心中就是有一股反劲儿,他说:“没什么事儿啊,一起吧。”

李均顿时就高兴了,说:“你们结婚的时候没能给你们敬酒,今天我可得补上。”

江聿洲下意识的又看向了许漠然,她不能喝酒。

许漠然脸色淡淡的,仿佛对他的这个提议一点儿也不担心,淡然的说:“我的胃最近有点儿不舒服,你们喝吧。”

“行,许总的酒有人喝。”李均笑得大方。

正要向宴席走去的时候,许漠然又说:“你们先过去吧,我去一趟洗手间。”

“那我们先过去了。”李均知道她这是不想和江聿洲待在一块儿,刚才就算她装得两人好像没矛盾一样,她的情绪也露出了破绽。

不过他不打算这么轻易的放过这件事。

许漠然来洗手间,并不是因为要避开江聿洲,而是担心但会儿在席上会干呕,所以找个地方剥了一颗酸酸的糖放在嘴里。

酸味蔓延至喉间,让她特别舒服。

许漠然并没有耽误太多的时间,因为一张桌上有一个人没到,所有的人都得等她,所以她尽早的走了过去。

“都在等你呢。”她落座的时候,李均说了一句。

许漠然笑了一下,没回他这句话,嘴里有糖,不方便,也不想回。

江聿洲的座位就在她旁边,这让她有些不舒服。不过为了工作,还是要忍。

“江总,我敬你,这一杯是你们结婚的时候,我没有到场。”李均首先将酒杯递向了江聿洲。

江聿洲也大大方方的接下了,他知道李均是在刁难许漠然,并且想让她不痛快。

那今天他就先让李均吃点儿苦了。

“江总,这杯是我敬许总的,刚才都说好了,她的酒,你得喝。”李均又举起了杯子。

江聿洲好脾气的笑着,和他碰了一下杯子,说:“那是当然,她的酒我喝。”

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

接下来,该他了。

江聿洲举起倒满酒的杯子,对他说:“今天难得咱们这么投缘,这杯酒敬这份缘分。”

“好,敬这份缘分。”李均一点儿也不畏惧的和他碰了一下。

两个人一口气喝了两杯,并且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许漠然看了一眼江聿洲。

如果他喝多了,晚上就不能去她家里,对大家解释的事又要耽搁了。

她皱了一下眉头说:“你少喝点儿吧。”

江聿洲听到这句话,还挺高兴的,许漠然这是在关心他,正要回话,她又说了一句:“晚上还有事情要谈,别耽搁了,我想一次说清楚。”

江聿洲身体僵住了,她叫他少喝点儿酒,是不想耽误晚上去她家?

心忽然又低落下去了。

抿着嘴唇半晌,他语气沉闷的说:“没事儿,我有分寸。”

出气一样的将酒杯倒满,也给李均满上了:“这杯酒,我得感谢李组长对我夫人的照顾。”

许漠然张了张嘴,很想说他们已经离婚了,她不是他的夫人,不需要他来代替她感谢公司的人。

可最终,没有说出这句话。

这里大部分是她认识的人,如果说出来,她将接收各种各样的眼光,成为人们的焦点。

她抿着嘴唇,脸色阴沉,一句话没有说。在他喝第四杯酒的时候,起身离开了。

也算是到过席,现在离开并不是不礼貌。

看着她离开,李均更得意了,他们夫妻俩最好再闹点儿矛盾。

桌上的人都看得出来,许漠然是因为江聿洲不听她的话,喝酒而生气。

而江聿洲也知道,可他心里不是滋味,他想为她出气。

他坐在桌边,沉默了两秒钟,并没有去追她,而是义无反顾的继续为李均倒酒:“李组长,再喝一个。”

他们不愉快,李均心里很高兴:“好,今天我陪你喝个痛快。”

郑文柏起身了,说:“江总,你少喝点儿吧,我先去看看许总。”

许总都生气了,他还在喝酒。而且叫他少喝点儿,是为他好啊。

他怎么就没点儿数呢?

江聿洲看着面前的酒杯,没有动。

李均知道他是有一点儿动摇了,不过他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江聿洲呢,故意说:“江总,要不咱们改天再喝吧,别让许总不高兴。”

许总不高兴……江聿洲脸上扯起一丝苦笑。

他的眼睛一瞬间变得清明,想法也很坚定,说:“你先等我一下,我去看看漠然。”

他要向她解释一下。

许漠然离席,并不是因为生江聿洲的气,而是和他待在一起,让她觉得不自在。

没有他在的地方,她连空气都觉得新鲜,这大概就是心理作用。

“许总。”她才离开了没多久,郑文柏跟了过来。

许漠然收起脸上的疲惫,说:“你吃好了?”

“吃好了,你呢?”郑文柏问了一句。

许漠然这时候看见了走过来的江聿洲,脸色又暗了下去。

真是阴魂不散,她躲着他,他自己跟了过来。

胸口忽然又觉得透不过气了,既然来了,那就把话说清楚吧。

她说:“文柏,你先到别的地方等我一下,我和江总说几句话。”

“好。”郑文柏是个聪明人,很快就离开了。

许漠然只看了江聿洲一眼,便挪开了眼,脸色相当冷淡。

喝了几杯酒的江聿洲虽然没醉,但是被酒精冲着,看见她的这个脸色,心里很不是滋味。

“漠然。”他看着她,眼里的光既深沉又复杂。

“去谈谈吧。”许漠然看都没看他一眼,径直向右边走。

江聿洲堵得慌,迈步跟了上去。

许漠然找了一个没人的房间,走了进去。

江聿洲知道她要说的话可能不想被人听到,把门关上了。

房间门一关上,许漠然就觉得闷。和他待在一个空间,让她浑身难受。

“既然已经离婚了,不用再在外人面前装夫妻了,下次可以直接跟别人说我们已经离婚了的事。”她只想把话说清楚,赶紧离开这里。

江聿洲皱了一下眉头,目光沉了一分,抿着嘴唇没有答话。

许漠然以为他不同意,忽然有些烦躁:“你还想继续装?”

“我不是这个意思。”看见她生气,江聿洲也跟着着急了,解释:“酒喝多了,一时没反应过来。”

他的这些话,许漠然就当他是默认。既然都说清楚了,那她也该走了,说:“晚上记得过来,两家一起把事情说清楚。”

“漠然。”就在这时候,他又叫了她的名字,空气好像禁止了。他眼中充满了内疚:“对不起。”

许漠然的心,忽然像被什么撞了一下一样,他在为离婚的事道歉?

还不待她继续想下去,江聿洲又说:“我早上的话太唐突了。”

许漠然的眼神暗了下来,原来是她多想了,他怎么会觉得离婚是错的呢。

她真是太可笑了。

脸色越来越冷,许漠然说:“你应该多看看交际类的书。”

说完,面色冷毅的向门边走。

江聿洲看着她的背影,想开口挽留,可又不知道说什么,心情非常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