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拯救反派进行时第3章最新免费阅读章节

拯救反派进行时第3章最新免费阅读章节

前几日偷偷溜出府次数太多,唐轻歌生怕让宣钰那边注意到,打草惊蛇,今日便没再打算出门。

燕骥如今已经在她手里,有了唯一的有力筹码,唐轻歌的心底也算有了些底气。

今日,她一觉睡到正午才醒,用完午膳之后便在院子里,喝喝茶,散散步,最后又躺在院里的藤椅上,闭目小憩一会。

看着像是睡着了,实际唐轻歌的脑子里一刻也没歇着。

她还需要更完善自己的跑路计划。

昨晚她细细研究了地图,已经大概确定下来逃跑路线。

她要带着燕骥去宜州城。

宜州城坐落在宣国西南方向,与京城距离不远,考虑着燕骥目前的身体状况,根本无法承受过长时间的车马劳顿,她根本无法带他跑的太远。

其次,宜州城人口众多,方便藏身,又地处贸易口,离燕国边境不远,届时燕骥手下的人寻来,带他回燕国也会更加安全。

到时如果相府有人来追,她再故意留下些痕迹,引着人朝相反方向的苍城追。

只不过,全盘计划中存在的最不确定的因素,就是宣钰。

他是原著的男主,宣国大权在握的摄政王,心思缜密聪敏无需多说,唐轻歌做的这些伎俩,能骗得过别人,却不见得能骗得过他。

如果她不是知晓书的走向和结局,是绝对玩不过他的。

要是想成功带着燕骥逃走,她必须得想个法子,彻底转移他的注意力,让他分心,再顾不上她这。

设计刺杀唐茉儿这种蠢办法,她绝不可能再用。

眼下唐茉儿恐怕早就被他暗地里保护起来,这也是为何那次刺杀失败的原因。

没办法在原著女主角身上做功夫,就得另寻他法。

思及此,唐轻歌又是长叹口气,只觉得前路未卜。

同样都是穿书,她也太倒霉了点。

人家和书里男主角甜甜蜜蜜撒狗粮恋爱,她整天算计着怎么活命。

这时,银翘匆匆走过来,打断了唐轻歌的思绪。

“小姐,苏姨娘来看你了。”

唐轻歌陡然睁开眼,一下子没想起来这号人物,“苏姨娘?”

银翘答:“苏姨娘说,她前些日子染了风寒,生怕过了病气给小姐,这几日身子好了,才赶忙过来看望小姐。”

在记忆里搜索几秒后,唐轻歌懊恼地一拍脑袋。

她怎么把这号重要人物给忘了。

苏姨娘,闺名苏婉,也是当朝丞相府里的唯一一位姨娘,丞相府后院清净,丞相也并不沉迷女色,因此妾室也只有这一位,还是当年随着丞相夫人一同入府的陪嫁丫鬟。

虽然入府有些年头,苏婉膝下却并无子女。

原著里,撺掇唐轻歌对唐茉儿动手的,便是这一位。

原著里的唐轻歌身处闺阁,能得知远在数千里外的唐茉儿的消息,便是从苏姨娘嘴里听说的。

原主唐轻歌是妥妥的大家闺秀,对朝堂宅院里的算计一无所知,哪里会深想,这位同样被困于丞相府的一介妇人,又是哪里来的本事知道哪些。

她同样不知道,她与苏姨娘同是被别人当了棋子。

那幕后主使便是当朝宣国的佳贤皇后。

佳贤皇后膝下育有一子,名为宣齐,宣齐今年刚满五岁,自小体弱多病,没有帝王之相,不过两年便会夭折。

因此,当朝皇帝驾崩时,满朝上下只有摄政王宣钰,是最名正言顺,可以继承皇位之人。

佳贤皇后却不愿认命,搜罗天下所有珍贵的药材,寻来各地名医诊治,一直坚信自己的儿子总会康复,然后坐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子。

而摄政王宣钰,就是通向皇位的最大阻碍。

佳贤皇后是镇北将军之女,身后家族势力不小,原著里宣钰也是废了很多心力,才得以将权力全部收复到自己手中。

唐轻歌和宣钰的婚事是先皇定下的。

早在佳贤皇后还是太子妃之时,掉包唐茉儿便有她的手笔。

那次的刺杀事件,便是佳贤皇后早早收买了苏姨娘,想要借唐轻歌之手铲除唐茉儿,再等唐轻歌嫁入摄政王府后,以此事威胁唐轻歌日后为她效力。

她绝不能放任丞相府与摄政王联姻,再增强他的势力。

杀手是皇后早就备好的,再以苏姨娘之口传进唐轻歌耳朵里,神不知鬼不觉便借刀杀人。

皇后打了一手好算盘,却害得什么也不知道的唐轻歌白白顶了罪。

可惜,她这次必须得失败了。

一计浮上心头。

唐轻歌扬了扬嘴角,眼中笑意诡谲莫测,“去,快快请姨娘进来。”

没一会,一美艳妇人便跟在银翘身后进了院子。

妇人容貌美艳,保养得宜,看不出什么皱纹。身段也婀娜妩媚,只不过一瞧便能看出,她这相貌绝不是当家主母。

苏婉一抬眼便看见唐轻歌端坐在院里的石桌前,慢条斯理地在沏茶。

她今日穿了身海棠色对襟襦裙,上头绣着大朵娇艳富贵的海棠花,暗红色的薄纱随着风扬起,如天边朦胧美好的晚霞般炫目。

她明明只露出个沉静柔和的侧脸,便已让整座院里的花都失了色。

苏婉看愣了,心中不禁感叹:哪怕是个冒牌的嫡小姐,顶着京中一等一的容貌气度,日后就算离了府,也不愁好日子过。

到底是丞相府娇养了十几年的大小姐,府外头那真千金,怕是也及不上她。

只不过,就是蠢了些。

苏婉回过神,扭着纤腰走过去,端着笑俯了个礼,“妾身见过嫡小姐。”

伸手不打笑脸人,唐轻歌虚扶下她,语气关怀道:“姨娘身子可是大好了?”

苏婉也笑,“妾身已无大碍,前些日子怕过了病气,这才没过来看望小姐。”

几句寒暄过后,唐轻歌能猜到苏婉的来意,便特意开口支开银翘,“银翘,你去厨房盯着,那银耳羹别让他们熬过了时候,好了便端来。”

“是,小姐。”银翘行了个礼便离开。

院里只剩下她们二人。

茶沏好了,冒着滚滚热气,唐轻歌递给她一杯,笑道:“姨娘来尝尝这茶。”

苏婉将茶杯接过,又放回桌上,佯装嗔怪道:“小姐怎如今还有心思喝茶?”

“姨娘这是何意?”

苏婉深叹口气,压低音量道:“小姐莫不是忘了,府外那唐茉儿,可就快要回京了。”

“小姐是妾身自幼看着长大的,丞相府娇养了十几年,就算是没了那层血缘关系,妾身也将小姐当成亲生女儿待。可老爷夫人,他们不同。若是那唐茉儿真的回了府,老爷夫人心中觉着亏欠,自然会千般万般地待她好,她不仅会将老爷夫人的宠爱分走,小姐一直盼着的婚约,到时候恐怕也得易主。”

“妾身是替小姐忧心啊。”

苏婉说这话时,面上深深忧色,语气焦急又恳切,若是唐轻歌没看过原著,恐怕也要被她这副模样哄骗了。

只可惜,唐轻歌看过的宅斗文宫斗剧可不少。这些在她眼前,还是不太够看。

唐轻歌也做出一副紧张的样子,眼中流露出恰到好处的茫然无措。

“那依姨娘之见,轻歌该如何做?”

她又垂下眸,遮起眼底的阴沉,硬生生眨出几滴眼泪来,顿时染上潋滟水光。

她的神色看着恍然又迷茫,像是彻底乱了心神。

“我心悦殿下已久,自小便想嫁给他,眼下可如何是好…”

戏瘾犯了,拦也拦不住。

她想搞死摄政王,这可如何是好。

苏婉瞧着唐轻歌的神情,心底一喜,面上还是一副忧虑的模样,“小姐莫慌。妾身已经为小姐想出了个法子。”

唐轻歌疑惑抬眸,“是何?”

“一不做二不休,让她无法回京便可。”

唐轻歌顿时怔然抬眸,手指不安地搅着手里的帕子,像是被她的话吓了一跳,“姨娘的意思可是要害她性命?”

苏婉抚慰似的拍拍她的手,“让人绑了她,送到个没人找得到的地方,不会要她性命,小姐心善,便留她一命也无妨。只是这丞相府,可绝容不下两位嫡小姐。”

唐轻歌不出声了,像是真真在思索她这番话,细眉紧蹙起来,露出些挣扎神色。

苏婉心底松下一口气,这大小姐果然还是跟以前一样,耳根子软的很,说什么都信,否则先前几次教唆她阻挠唐茉儿回京也不会那般顺利。

如果她此时痛快地答应了要人性命,苏婉倒反而会起疑心。

看她现下如此动摇挣扎,苏婉的心已经踏踏实实地放了回去。

皇后这次的差事办妥,她后半生的荣华富贵也不愁了。

半晌,唐轻歌像是下定了决心,轻声道:“那便听姨娘的吧,只是,绑匪得需找些可靠之人,万一出了岔子…”

苏婉继续不留余力地宽慰她:“小姐放心,妾身定会好好办成此事,绝不给小姐留下隐患。”

皇后的杀手,自然不会出问题。

唐轻歌抿了口茶,像是在缓解心底的紧张不安,她思索片刻,又看向苏婉,“姨娘若是有了合适的人选,可否让轻歌见上一面,如此轻歌便可放下心来,这事关我往后半生,须得好好嘱咐一番。”

苏婉沉默了一下,觉得她说的也合情合理,任人要做这些事,总得谨慎些,若是拒绝了,怕是会让唐轻歌起疑。那样便会坏了皇后的大事。

想了想利弊关系,苏婉也只能应了下来,“那过两日妾身寻到了合适的人,小姐便随妾身一同去见他一面,小姐觉得稳妥便可。”

见鱼上了钩,唐轻歌终于露出个真心实意的笑,摘下手腕上的玉镯放到苏婉手里,感激道:“那便有劳姨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