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暗恋星河第11章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暗恋星河第11章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然而祁野也不是吃素的,眼看自己防不住周泊辰的突破,那个少年眼神沉冷,crossover快得像影子,一中跟着迅速改变了打法,祁野也立刻改变作战计划,改攻为防。

经过再一轮激烈的厮杀,职高的分数仍领先一中两分。

最后一节最后十几秒的时候,林少扬拼尽全力抢到了球,因为周泊辰离得远,且被职高重点防守,因此他和队友蓝行配合带球准备突破。

这大概是林少扬一生中少有的杀红了眼的时刻,摆脱了两名职高队员,篮筐就在眼前,林少扬一跃投篮,祁野却突然出现拦在林少扬面前。

林少扬猛地反应过来,做了假投篮动作,落地时篮球仍在手中。

千钧一发之际,身后又赶来两名职高队员防守篮筐。

眼看突破不过去了,林少扬大吼道:“辰哥!”

一个回身,篮球飞过大半个球场传了过去。

祁野猛地吼道:“靠,拦住他!”

话音未落,下一秒,也是球赛的最后一秒,还没有等防守周泊辰的队员反应过来,眼前高个子的少年已经高高跃起,那篮球飞过大半个篮球场稳稳落入篮筐,没有撞到篮筐,更没有发出任何一丝声响。

最后一秒,以周泊辰的三分球结束。

两队的分差,仅仅只有一分。

篮球场上一瞬的寂静,紧接着便是一中男生女生们爆发的欢呼和如雷的掌声。几乎震撼四周的教学楼。

职高的几名队员还有些回不过神来。一中的队员已疯狂地抱在一起大喊大叫了。林少扬发疯似的奔跑过来,一把搂住周泊辰的肩,“辰哥!你就是一中之光!”

球场上的周泊辰却无动于衷,冷淡地推开林少扬,“你很臭。”

林少扬:“……”

周泊辰转身往回走,一边扯掉护腕,一边往升旗台上看去。

升旗台那里已经挤满了兴奋的学生,欢呼雀跃之中,看不见那个熟悉的小身影了。

汗水从额角流下来,流进眼睛里。周泊辰闭上眼,再睁开眼时,岑晓已经跑过来,少女脸上带着最明媚的笑容,他也没有再看升旗台。

离开学校的时候,周泊辰没有换球衣,和以前一样去洗手间用冷水冲了头发,还在球场不远处的升旗台上坐了很久,才走出校门,往单车棚走去。

周泊辰知道今天江榴不会等他。因为比赛打得很久,现在已经六点半了。

周泊辰还记得,江父江母一直要求江榴每天要六点钟之前到家,不然就会罚她。曾经有一次小学,小江榴贪玩,放学以后跑出去和同学玩,六点半都不见影子。江父江母找不到人,急得又找周泊辰又找学校老师,最后是周泊辰把江榴带回家的。

那时,小江榴挨了好一顿骂,被罚在门外,红着眼眶,低着头委屈抽噎。

周泊辰很少见江榴哭过,除了第一次被自己吓哭。他曾经以为她是个挺坚强的小姑娘,摔伤了、被老师骂了、被人欺负了,都没有怎么掉过眼泪。后来才知道,她其实只是反应迟缓,总有些天然呆,摔伤了,呆呆地看着伤口,被老师骂了,半天都反应不过来,被人欺负了以后,更是不明所以。

可是不知怎的,渐渐长大以后,周泊辰心里总有个挥之不去的奇怪念头。

像她这样傻的姑娘,以后谁来保护她。

·

江榴也曾经以为自己是个坚强的姑娘,可是后来周泊辰上了大学,在没有他的时日里度过了三年。她才知道,一切只是因为身边有周泊辰。

不小心摔伤了膝盖,是周泊辰背她回家。被老师骂了,是清冷寡言的周泊辰教她下次该怎么做,被人欺负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反正后来那个欺负过她的人在学校里看到她就躲。

总而言之,自从被江父江母狠狠地罚了之后,江榴再也不敢胡乱和同学出去玩,哪怕真的想玩,也要得到江父江母的允许,也再不敢在六点钟以后才到家。

但是那天的篮球赛,江榴没有走。

她一直看到了最后,看到少年定局的三分球,看到了全场的疯狂和欢呼雀跃。那大概是她第一次心跳如擂鼓的时刻,想要和周围的人一起欢呼却喊不出声。江榴被挤得跌下了升旗台,再踮起脚也看不到篮球场了,只好一个人先离开学校,到单车棚去等周泊辰。

江榴等了很久,几乎等到全校的同学都快要走光了,才在寂寥无人的黄昏下,看到了少年颀长的身影缓缓而来。

周泊辰看到她的那一刻,顿住了脚步。

单车棚里寂静了片刻。周泊辰依旧清冷寡淡的样子,什么都没说,只是走到单车旁,想要去把单车推出来,却又顿了顿。

又半分钟,周泊辰忽然道:“你转过去。”

江榴怔怔的,没有反应过来,只是那样转过身去。等了片刻,听到少年淡淡道:“好了。”

她回过身来的时候,周泊辰已经换下了球衣,身上穿着干净的蓝白校服。领子还立着。他随手翻了衣领,把球衣放袋子里塞进书包,看江榴一眼,“上车。”

后来江榴想起那天,周泊辰原来是在她身后换衣服时,总会怔怔出神许久,然后莫名地红了脸颊。

坐上周泊辰的单车,等他骑过一个红绿灯,十五岁的江榴终于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说出蓄谋已久的念头。

她问:“哥哥,今天你球赛赢了,是不是该庆祝一下?”

周泊辰没有说话,像是没有听到似的。等了好久好久,就在江榴慢慢低下头的时候,却听见他的声音在风中淡淡的:“想吃什么?”

江榴的眼睛一下子亮了,但仍忍着一本正经道:“冰淇淋。”

周泊辰嘴角略略扬起,车头往旁边的小巷一拐。那里是一中学校旁一条非常有名小食街,什么好吃的都有,是学生们的至爱,但当然不会特别健康、特别干净。江父江母从来不给江榴多余的零花钱,为的就是防止她出去乱买的东西吃。

然而江榴从小就是个小吃货,路过面包店、甜品店就挪不动脚步。

每天坐着周泊辰的单车,经过那条往外飘着香甜味道的小巷,小姑娘不知道忍了多久多久,才敢小心翼翼地开口求他给她买点东西吃。

周泊辰太清楚地知道,她只有想求他,才会叫他一声哥哥。这丫头虽傻,有些时候却又狡黠得很。

那年巷子里的香草冰淇淋很便宜,味道也很淡,远远没有三年后吃到的浓郁醇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留在记忆里的总是那个回不去的味道。

春天最后的傍晚,身后远去的小巷里传来学生笑闹的声音,还隐隐约约有吆喝的叫卖声,天边的晚霞绸缎似的铺开。十字路口人来人往,停车等红绿灯的时候,周泊辰感觉腰间校服被微微牵扯,他偏过头去。

江榴无意地攥着他的校服,正低着头认真地吃冰淇淋。绯红的夕阳照得那张脸颊带着少女的稚气,她专注的时候总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周泊辰看了她很久,直到后面的单车从身边骑了过去,他才回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