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我和仇敌私奔了第3章整篇免费阅读

我和仇敌私奔了第3章整篇免费阅读

江湖上有一种酒名曰金琉璃,金琉璃见血封喉,毒性极强,喝过金琉璃的人,没一个能够见到第二天的太阳,若是把金琉璃放入金器内,毒性就会翻倍,可在顷刻间夺人性命。

米加虽然没喝过金琉璃却在机缘巧合下见到过,暮江吟刚刚喝下的正是金琉璃。

米加从头上拔下一支木质发簪,三下五除二就用木簪打开了牢房的铁锁,她跑到暮江吟身边,只见暮江吟的脸上,枕头上都沾满了鲜血,也不知道他吐了多少。

米加用自己的衣袖把暮江吟脸上的鲜血擦拭干净,暮江吟原本白皙的脸庞现在变得死气沉沉。

米加狠狠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手指渗出鲜红的血液,她把渗着鲜血的手指放到暮江吟口中,任他像婴儿一般吮吸。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昏迷的暮江吟慢慢睁开了眼,米加喜出望外,她也不敢确定自己的血到底能不能解毒,只是想试一试,没想到她真的把暮江吟救活了。

暮江吟不可思议的看着米加的手指,说:“你的血就解金琉璃?”

米加把自己的手指从暮江吟手中抽出来,老脸不争气的变红了,她虽然活的久,却从来没和男子拉过手,她一害羞舌头就打结,她结结巴巴地回答:“大概能吧。”

暮江吟像看大熊猫一样盯着米加看了一会儿,缓缓说道:“大恩不言谢,我愿意以身相许来报答姑娘的救命之恩。”

米加摸了摸自己长满褶子的老脸说:“我虽然觊觎你的美色,但好歹还要点脸面,我这个年纪做你祖奶奶也当的,怎么好意思对你下手?”

暮江吟又盯着米加的脸看了一会儿,说:“你虽然年龄大了点,但姿色上佳,我愿意把自己奉献给你。”

当别人送你礼物的时候,你要推辞一次,他若是真心想送给你定还会送第二次。暮江吟接连两次都想把自己送给米加,看来是真的想报答她的救命之恩。

救命之恩重于天,看来不给暮江吟机会报答自己,他是不会罢休的。于是米加说:“你要是真的想报答我,就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我现在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可以,不过我想再赠送你一件事——把你从监狱里救出去。”

“我倒是挺乐意出去,不过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的孙子们还在这儿关着呢,我不能丢下他们。”米加抬手指了指外侧的牢房。

“你有几个孙子,我可以把你们一起救出去。”

“一百二十多个。”米加回答。

“那你还是在这儿陪着你的孙子们吧。”

果不其然,男人都是靠不住的。

米加一觉睡到了天亮,睁眼一看,对面的牢房空空如也,暮江吟这逃跑的功夫真是登峰造极。

眯着惺忪睡眼的狱卒照旧提着一大一小两个食盒过来送饭,他随手一掼就把一碗米汤放到了米加面前,而后迈着四方步慢慢悠悠的进了暮江吟的那间牢房。

米加一边喝米汤一边观察狱卒的反应,他大概还没睡醒,反应极慢,当他把几样饭菜摆在桌子上时还没意识到暮江吟已经逃跑了。

他照旧拎着食盒走出牢房,给牢房上锁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异样,反应了几瞬,那惺忪的眯缝眼骤然睁大,米加这才发现这个天天给她送饭的狱卒眼睛还是很大的,双眼叠皮,神采奕奕。

狱卒双手拢成喇叭状放到嘴边大喊:“不好啦,不好啦,暮江吟不见了。”

顷刻间数十名士兵涌入了本就不宽敞的牢房,众人先表达了对暮江吟逃跑的不可置信,而后又开始寻找他的逃跑路线。

有的士兵去检查窗户,发现窗户完好无损,有的士兵去检查房顶,发现房顶完好无损,甚至有的士兵怀疑暮江吟把船底凿了个洞,从船底下游走了,最后却发现船底也完好无损。

众人一筹莫展,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米加觉得牢房内的温度都升高了好几度。

过了没一会儿,蟒服男子在众人的拥簇下走进了牢房,大人物就是大人物,相比于其他人的慌乱,他显得十分镇定。

他在牢房内查看了一番,然后把目光投向米加所在的牢房,说道:“去那边看看。”正在床榻上摊着看好戏的米加神经骤然一紧,立马站了起来。

米加虽然智商不高,但识人之术还是有的。这个蟒服男子表面风轻云淡,但骨子里绝对是个厉害的。

他进来以后,米加十分狗腿地把屋内唯一一个掉漆的破旧凳子搬到他面前,并十分殷勤的用自己的袖子擦了擦凳子上的尘土,点头哈腰的说:“您请坐。”

蟒服男子坐到凳子上,脊背挺得笔直,他看着米加问道:“你对面那个人什么时候跑的?”他的声音很温和,但温和中却带着不易察觉的凌厉。

米加很有自知之明,她的智商再乘以五百也比不过面前这个男子的半块小脑,于是她打算少说话,一问三不知应该不会出现破绽吧,她回答:“我不知道。”

蟒服男子又问:“他怎么跑的?”

这个米加真不知道啊。

她如实回答:“我不知道。”

蟒服男子问:“你知道昨天我给他喝了什么吗?”

这个米加真知道,但她不敢说实话,所以依然回答:“我不知道。”

蟒服男子呵呵笑了两声道:“原来是个聪明的。”

米加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蟒服男子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米加被带到了一间刑房,刑房内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刑具,绿豆眼一边走一边向米加介绍。

他指着一个木头做的笼子说:“这个叫立枷,笼口上那个口用来卡囚犯的脖子。”

又指了指旁边的木质凳子说:“这个叫老虎凳,只要在凳尾多加几块石头,任你的腿再结实也能给你折断了。”

米加越听越害怕,伸手指了指桌子上码的整整齐齐纸张问:“那些纸是用来干什么的?”

绿豆眼呵呵笑了两声,回答道:“那可是从外邦运来好东西,叫高丽纸,专门对付嘴巴严不开口的刑犯,犯人若是不招供,就拿一张高/丽纸贴到他的脸上然后对着他的脸喷水,犯人若是还不招供,就再加一层纸,再喷一次水,若他一直不招供,就一直加纸,直到他难以呼吸,窒息而死。”

米加听的心惊胆战,生怕自己被施刑,扑通一声摔到地上装晕了。

绿豆眼指着“晕倒”的米加说:“这个人胆子也太小了,真正厉害的刑具我还没介绍呢,她就被吓晕了。”

蟒服男子缓缓开口道:“无妨。先把她架到立枷上。”

米加只觉得有人把她从地上拽了起来,径直把她拖到了立枷上,笼口紧紧卡住她的脖子,顿时她就觉得呼吸十分困难。

蟒服男子轻声说:“把她泼醒。”米加大惊,倏然睁开双眼,嗫嚅道:“不用泼,不用泼,我醒了。”

蟒服男子仿佛早就料到她会醒,不急不缓的问:“昨夜是有人劫走了暮江吟的尸体还是他自己逃跑的?”

金琉璃毒性十分强大,在金器内装过更是剧毒无比,从来没有人喝过金器内装着的金琉璃以后还能活着。

米加知道自己再不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就要吃大苦头了,她绞尽脑汁想脑补一个暮江吟逃跑的场景,奈何想象力太贫乏,实在是脑补不出来。

只好回答道:“我不知道。”

蟒服男子抬起头,原本清明的眼睛此时仿佛粹满了冰霜,他启唇道:“抽。”

一个官兵走到立枷旁边,蹲下身抽出米加脚下垫着的木头,米加的身体向下坠落,她的喉咙里涌出一股腥甜,卡住的脖子被勒出一道血痕,脖子疼的要死,她似乎已经不能呼吸了。

绿豆眼看着脸色灰白,再次晕倒的米加说道:“总督大人,她又晕倒了。”

蟒服男子道:“泼醒。”

冰凉的水泼到米加脸上,她被冻得哆嗦了几下。睁开眼,发现水珠顺着她的脸颊滴落下去,米加心道完蛋了。

果不其然,蟒服男子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她面前,伸手把她脸上那层布满褶子的假面揭了下来。

米加脸上的假面特别逼真,但有一个缺点——怕水,她的假面遇水则化,所以米加从不让自己的脸在人前沾到水,乔装了这么多年,没想到竟被一个毫不相识的陌生人给识破了。

蟒服男子单手拿着米加的假面,直挺挺的站在地上直愣愣的看着米加,米加知道自己貌美,但也没有美到让人神魂颠倒犯傻发愣的地步吧。

蟒服男子盯着米加看了一会儿,突然跪到地上朗声说:“臣李琛奉大歂皇帝之命接皇后娘娘回宫。”说完恭恭敬敬的俯下身磕了三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