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亲我时万籁俱寂第7章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亲我时万籁俱寂第7章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也不知道是不是许稚的诅咒起了效果,校园里果然没了孟约和桑柔的传闻。

“听说是孟约严肃申明自己没有和谁在一起,而且也没有早恋的打算。”容茸看着许稚垂头丧气,“你往好处想,最起码他和桑柔没关系呀。”

许稚没理容茸,换了个姿势趴着。

班主任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讲台上:“同学们,明天将进行高一下学期的第一次月考,一会儿我将考试安排和考场分布发下去。”

教室里立马炸开了锅。

“老师,哪有刚开学就月考的啊?”

“就是啊,月考就算了,哪有考试前一天下午突然通知的?”

“偷袭摸底考啊?”

“……”

容茸拿着考场分布名单瞪大了眼睛,用手肘轻轻推了下许稚。

“你快看。”

许稚有气无力地撑起下巴:“我不想看,我现在简直是学业不顺感情也不……”

许稚,高二(1)班,七排六座。

白纸黑字,无比清晰。

许稚猛地站起来抢过那张纸,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然后激动地抱住容茸。

“我真的好喜欢考试啊!”

她坐在孟约的位置上考试!

一定是她感动了上天,让她有如此好运!

许稚从前桌拿来考试安排:“考几门啊?语数外物化生政史地都考吗?音乐美术计算机呢?”

最好考个五天五夜,让她好好和孟约……的课桌培养感情。

容茸捂着脸实在不想认识她,花痴中的女人真是可怕。

月考的第一天,许稚特意来得很早。

长荣有规定,女生不准披发,但她还是对着镜子费尽心思地搞了个编发。

她对着镜子再三确认,她很美,她是小仙女才出门。

贴考生信息的时候,许稚特意睁大眼睛关注着孟约坐在他们班谁的位置上。

数了半天,发现孟约坐在班长的座位上考试。

许稚盯着右上角的姓名条,好不容易忍住要和班长换桌子的冲动。

第一门考完,许稚留了个小心机。

她特意将笔袋忘在了孟约的课桌上。等所有人都离开去吃午饭的时候,她才跑回去找笔袋。

因为她经过这些天的观察,发现孟约的吃饭时间不太固定。他有时候喜欢在教室里休息一会儿,等所有人都走了,他才慢吞吞地去;有时候就等着沈嘉鱼给他带饭,直接就不去食堂了。

现在高二(1)班的教室里居然只剩下孟约一个人。

许稚站在门口往里面看了一眼:“不好意思。”

孟约趴在桌上,似乎睡着了,听到声音抬起头来,眼睛微眯了一下,看起来很困。

阳光透过窗户正好落在他的右脸上,将他白皙的皮肤照耀得有些刺眼。

他趴着的那张桌子半小时前,她正在用它进行考试。

许稚想这是不是就是缘分,不然高二(1)班46个人,怎么偏偏就是他了。

她看着他笑着说:“我笔袋忘记拿了。”

这借口其实很拙劣,就算忘了,下场考试并不会换位置,继续用就是了。

孟约单手撑着下巴,安静地看向她没说话。

许稚红着脸局促地走了进来,伸手怯怯地拿起笔袋。

她心跳得很快,脑子里还在想孟约会不会发现她的小心机。

却没注意到转身的时候,她发丝和他衣服绞在了一起。

她头发很长,正好绕在他校服里的衬衫纽扣上,因为太想跑反而让它们缠得更紧。

孟约终于清醒了一点儿,他懒洋洋地坐直身子,一手扯下戴在耳朵上的白色耳机,一手按住她的脑袋。

“你急什么?”他声音冰冰的,带着少年的清凉,似乎因为没睡醒又有点发哑。

许稚抿着唇:“我……”

她真的很急,和他靠这么近,她的心脏真的受不了。

他的鼻息,他的体温,他头顶的风。

所有的一切都让她心跳加速。

孟约可没有一点儿着急的意思,低着头慢条斯理地整理起缠绕着的头发。他手指修长好看,指甲修剪整齐,指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不时会碰到她脸颊,有些痒。

许稚半跪着,被逼着又离他近了些,像是整个人都被他抱在怀里,四周都是清凉的薄荷味。少年的体温比她的还低一些,头顶正在工作的空调吱吱呀呀吹着不起作用的暖气。她掌心的湿意又重了些,好像整颗心都被泡在热水里,温热潮湿。

虽然此刻大部分学生都在食堂,可走廊里还是有零星的人走过。更别说现在正是考试期间,随时都可能有学生早回来复习下一场考试的科目。

许稚动了一下,心里更急了起来。

孟约也动了一下,箍住她脑袋的那只手转了个方向,将她整个人又带近了几分。

他说:“别动,快解开了。”

许稚听话,不敢动。

他突然又问:“为什么要诅咒我?”

“啊?”许稚一时没反应过来。

耳边又传来他偏凉的声音,他问:“许稚,你是不是喜欢我?”

似乎有一盆冰水从头浇到脚。

许稚刘海下闷出的细细的汗珠都不见了,此刻只觉得全身发软,后背冰凉。

她脑子里都是“孟约没有谈恋爱的打算”这几个字。

教室门口有人闯了进来。

“孟约!”

许稚猛地站起来,头发断裂。

是沈嘉鱼,他手里拎着打包的盒饭,惊讶地看着许稚:“许稚?你怎么在这儿?”

许稚抿着唇没理他,快步走出了教室。

“她是哭了吗?”

孟约看着衣服上断了的发丝,心情烦闷,脸色阴沉。

许稚只有一个想法,完蛋了,被发现了。

她是承认好,还是否认好?

她急得团团转,最后跑去食堂把狗头军师容茸找了出来。

两个人站在没人的楼梯口。

“我觉得否认好,毕竟孟约心里只有学习。”

许稚点头如捣蒜:“我也觉得。”

现在承认太快了没有一点儿缓冲,她肯定会被狠狠拒绝。孟约又冷又绝的作风,她脆弱的小心脏一定受不了。

沈嘉鱼嚼着口香糖从楼梯旁走过。

许稚脑子一抽叫住了他:“你告诉孟约,我不喜欢他。”

沈嘉鱼:“……”

容茸:“……”

刚从班级走出来准备下楼的孟约:“……”

沉闷又紧张的月考,因为许稚这一句话打破了。

各个微信群在疯狂滚动。

“孟约告白许稚被拒绝?”

“许稚是瞎了吗?”

“孟约怎么会喜欢上许稚这种女生啊?”

……

许稚躲在学校花坛的角落一边咬着牛奶盒的吸管,一边盯着群里消息。

3月中旬,学校的樱花已经开了一半,晚霞染红了一半的天,剩下的一半是少女的粉。

风有些凉,她睫毛上突然落片花瓣。

许稚眨了眨眼睛,捏着手机又翻出孟约的那张照片。

他应该就是在这里被偷拍的。

当时,她刚说完不喜欢孟约,沈嘉鱼的脸色就变得见鬼了似的难看。

她后知后觉地转头看去。

孟约冷着脸,从她身边走过,没搭理她。

明明他校服衬衫的第二颗扣子上还缠着她的头发,怎么就能视而不见到这种地步呢?

外面突然打了雷,太阳还没出来一会儿,就来了一场暴雨。

雨滴很大很急,空气中起了一层雾气,急切地想洗刷那个充满阳光的中午所发生的一切。

许稚看着照片吸了吸鼻子:“他一定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