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离婚后前夫总求我复合第16章全章节免费阅读

离婚后前夫总求我复合第16章全章节免费阅读

沈晏没说话,只是抿了一口酒。

陆瑾衍偏过脸看他。

男人的侧脸线条紧绷着,弧度凌厉漂亮,睫毛低垂,眉心微蹙,把玩着手里的酒杯,看着似乎心情不太好。

陆瑾衍犹豫了一会,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阿晏,你不会……喜欢姜小姐吧?”

沈晏一怔,握着的酒杯差点掉在地上,心里像是有一根弦被轻轻拨动了。

陆瑾衍又说:“我也不太了解,在你心里,你对姜小姐是什么看法?”

看法?

沈晏心神微顿,静默片刻后他才开口,声音被压的有些低,又透着疲惫:“……爷爷选中的沈太太。”

“是你娶老婆,不是老爷子娶,”陆瑾衍叹了口气,“就算你不想,当初老爷子还能逼你不成?”

“再说了,是老爷子为了报恩定下的婚事,如今他也不在了,恩也报的差不多了,这婚你不喜欢,不就随便离吗?”

“姜小姐也是个可怜人,你要是不喜欢她,就互相放手吧。”

说着,陆瑾衍又拍了拍他的肩。

沈晏心里无端生出几分戾气来,“放手”这个词落在心尖上,烫的他呼吸都乱了一下。

沈晏的情绪被掩藏的极好,他的目光冷淡,斯文疏离,只是捏着酒杯的手微微收紧,曲成凌厉的弧度。

陆瑾衍不再多说什么,递过来一根烟:“阿晏,你什么都好,就是感情不开窍,你好好想想吧,不喜欢人家姑娘就别心烦了,你要是真喜欢那姑娘,你就说几句好话,把人家哄回来。”

沈晏接过,放在嘴里点燃。

包间内人声鼎沸,他双腿交叠坐在中间,衬衫领口半开,锁骨弧度清晰笔直,一只手随意的搭在沙发上,另一只手里捏着被点燃的烟。

沈晏眼帘轻阖,心里揣摩着陆瑾衍的话,喜欢吗……

他不知道。

昏暗的灯光照在脸上,男人的脸一般隐藏在暗色里,一半显露再光下,指尖燃着猩红的光,烟雾缭绕之中,看不出神情。

沈晏喝多了,被陆瑾衍扶着回去的。

家里没有人,晚上他也从来不留佣人和云姨在家里。

沈晏坐在沙发上,抬手按了按太阳穴,脑子里传来隐隐刺痛,叫他很不舒服。

他皱了一下眉,想出声喊姜知玥,唇刚掀开,忽然意识到什么,喉结滚了滚,眸底划过嘲意。

是他喝多了,姜知玥早就离开了。

桌子上依旧放着那份离婚协议书,只不过证明人签字那一栏,沈晏并没有签字。

他靠在沙发上,藏在半阖的细密眼睫下眸子很黑,情绪深深浅浅的浮着。

醉酒后的情绪被无限放大,许是客厅内太过安静,沈晏突然很想姜知玥。

想之前他喝醉的时候,是小姑娘等他回家,给他倒水煮醒酒汤。

那张娇俏的脸上满满当当都是笑意,看向他的目光也是极其温柔的。

沈晏忽的想到,在某个喝醉了的夜晚,小姑娘偷偷在他唇上印下一吻,软软的,连带着她身上的香味也一齐传了过来。

鬼使神差的,他伸手抚向自己的唇,清冷的眉眼一点一点软和下来,神色涣散着不自知的柔情。

沈晏很早之前就习惯一个人住了,如今姜知玥一走,他突然觉得屋子里渗着一股冰冷,没有一丝温度。

他呼了一口气,强撑着去卧室洗了个澡,坐在床边,打开手机,找到备注为“姜知玥”的对话框。

他很想和姜知玥说说话,想问问她在干什么,还想问她,为什么要离婚。

聊天框内的字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沈晏在商业领域叱咤风云那么多年,如今第一次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一个小姑娘。

最后,沈晏好不容易打下“睡了吗。”三个字,刚点击发送,结果系统提示到:

“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沈晏一愣,盯着屏幕上那个红色感叹号,被气笑了。

宿醉的后果就是早上起来后头昏眼花,姜知玥坐在床上眯着眼迷茫了一会,思绪回笼后才想起来,她昨天和颜姝喝酒去了。

很晚才回来。

小姑娘起床简单洗漱了一下,又给爸爸做了早饭放在桌子上,决定去超市买些生活用品。

等她提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回到家时,打开门,看见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愣了一下,手里的东西“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纪云深扬了扬眉,笑道:“怎么,几年没见都不会喊哥哥了吗?”

“哥哥,”姜知玥眼眶一红,撇嘴问他,“你什么时候回的国啊。”

纪云深是她的表哥,小时候表姨还在时,两家离得很近,姜知玥从小就和纪云深一起长大,感情很好。

后来纪家出了事,纪云深被迫出国,如今算下来,应该五年没见了吧。

她哥哥看着比以前高了些,脸部线条更加的成熟。

纪家基因很优秀,纪云深的面容也是极其俊美的,只不过他不是沈晏那种凌厉的锋芒,而是一种风光霁月般优雅温润的贵公子。

一双桃花眼更是多情似水。

纪云深放下茶杯,招手叫她过来,“听说你和我那妹夫离婚了。”

姜知玥点点头,老老实实的承认:“你都知道了呀。”

“是哥哥来晚了,”纪云深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小姑娘的发顶,神色温柔,“叫我们知知受委屈了。”

“没有的事。”

姜知玥吸吸鼻子,压下心里的酸涩,抬起脸看他:“我不是小孩子了哥,你也别老摸我的头发。”

“这怎么了,在哥哥眼里,知知还是那个长不大还喜欢哭的冒鼻涕泡泡的小丫头。”

纪云深像是想起来什么,眼尾扬了起来,脸上笑意更甚。

“你还记得你小时候在纪家住,吵着闹着要看恐怖片,结果晚上睡不着被吓哭的事吗?哥哥记得刚打开卧室门,就看见知知抱着小熊在门口蹲着,一边打嗝一边哭。”

“哥!”丑事被提起,姜知玥微红着脸晃了晃拳头,“你是不是想挨一顿社会的毒打?”

姜延礼拿着洗好的水果出来时,正好看见这一幕。

他无奈笑笑:“知知,你云深哥刚回来,你就欺负人家。”

姜知玥接过姜延礼手里的盘子,撇嘴先告状:“爸爸,我才没有,明明是哥哥先欺负我。”

纪云深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明明是知知自己不敢承认。”

几年未见,姜知玥差点就被她哥那副温润如玉的样子骗了,纪云深一点也不是贵公子,还是跟小时候一样是个一肚子坏水的黑心棉。

姜知玥愤愤不平的心想,抬脚在桌子下面踹了他一下。

几个人聊了一会家常后,纪云深突然问她:“知知,你以后准备去干什么?”

“啊?”正在啃苹果的姜知玥想了想,含糊不清的说,“我也没想好,首先是先去找一份靠谱的工作吧。”

“哥哥的公司最近缺个钢琴老师,要不要来?”

“好啊。”

姜知玥很爽快的答应了,她咬着苹果,也没太在意,反正她原本也是打算去当钢琴老师的。

纪云深刚回国没多久,应该也就是个普通公司吧,她完全可以拿捏得住。

直到第二天,姜知玥跟着纪云深来到公司楼下,看着高耸入云的大楼,和“星娱集团”几个大字时,傻眼了。

星娱,青城最有名的娱乐传媒公司,如今娱乐圈里某些很火的明星歌手演员等等都出自这里。

姜知玥的手抖了一下,她指着眼前这栋高楼,又指着旁边那栋普通的写字楼,颤着声音问到:“哥,你确定是这一栋,不是那一栋吗?”

纪云深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你哥在你眼里就那么无能吗?”

“但是……你不是刚回国吗?”

怎么发展那么快?

“哦,”看着小姑娘欲言又止的表情,纪云深了然,他抬眼望着高楼,神色淡淡,“从那帮老头子手里抢回来的。”

星娱以前归属于纪云深母亲名下,本来也该他继承,只不过后来纪家出了事,纪夫人将儿子送出国避难,公司也被不怀好意的亲戚抢走。

纪云深在国外韬光养晦那么多年,就已经一点一点在暗中将星娱夺了回来,也因此不断发展成了娱乐龙头企业。

这些事姜知玥大致了解一部分。

她看见纪云深表情变化了一下,知道他是想起来了伤心事,连忙转移话题:“那,你确定,星娱会缺钢琴老师吗?”

这可是娱乐圈的天堂啊!多少人挤破了头想进来!

她的技术虽然也不差,但是她也没想到自己可以来到星娱。

本来姜知玥是做好打算去教小朋友的,或者那些想走艺术这条路的初高中生。

纪云深垂眸看着姜知玥一脸纠结的小表情,有些好笑的拍了拍她的头:“怕什么,你哥哥可是星娱的老板,空降一下又能怎么样?”

“但是……”姜知玥还是有点紧张。

“怎么,你以前不是最喜欢音乐吗?知知要是不喜欢的话,哥哥也不会强求你。”

纪云深摸了摸下巴,看样子颇为惋惜:“本来还想把这个职务留给知知,但是知知不想来的话,只好换别人了。”

姜知玥一激动,立马拽住纪云深个胳膊脱口而出道:“没有不喜欢!”

她只是没反应过来,这和她预想的要高了好几个档次。

要是真的能进星娱,她做梦都能笑醒呢。

“这就对了嘛,”纪云深勾唇笑了笑,拉着她往公司大门走去。

“别怕,哥哥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