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徐长生周葵豆丁小说第4章章节在线阅读

徐长生周葵豆丁小说第4章章节在线阅读

没人。

病房里空无一人!!

“徐长生!”

周葵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涌下。

他一定是死在杨家了……

怎么办……

小豆丁呢!?

周葵俏脸煞白,捂着脸哭得似要崩溃:“徐长生,小豆丁……你们怎么能留我一个人……呜呜呜!”

“妈妈!妈妈!”

这时,一个年轻护士领着一个三四岁的小丫头进来。

小丫头拿着一串糖葫芦,嘴里塞几颗,一张粉雕玉琢的雪白小脸鼓鼓的,满脸兴奋地喊着。

见周葵在哭,徐豆豆吓了一跳,赶紧扔掉糖葫芦,跳上床擦掉妈妈的眼泪,瘪着嘴道:“妈妈不哭,妈妈哭,豆丁也想哭。”

周葵愣愣地看着她:“小豆丁?”

“爸爸让豆丁照顾妈妈呢,妈妈要是哭的话,爸爸会打豆丁屁股的。”徐豆豆大眼睛满是委屈。

“爸爸?徐长生没死?我睡了多久?”周葵三连问。

“妈妈睡了一天一夜啦。”

见妈妈不哭了,徐豆豆跳下床,捡起地上的糖葫芦就要塞进嘴里,得意洋洋道:“豆丁和爸爸见过面了喔,爸爸说豆丁是个坚强的孩子喔!”

“小家伙,不许吃掉到地上的东西。”

护士抢过徐豆豆的糖葫芦,丢进垃圾桶里。

“知道啦陈姐姐。”

徐豆豆奶声奶气道。

“你和徐长生相认了?”

周葵错愕,接着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来,自言自语道:“不对……小豆丁伤得那么重,脸上那么多疤……还有我的手……这才一天,就都好了?”

“周小姐,你和豆豆的伤,是本院医术最高超的华医生治好的。”陈护士开口解释道:“华医生德高望重,妙手回春,所以你不必惊讶。”

周葵怔怔地看着护士:“这么厉害的医术?”

实际上陈护士心里也是一阵尴尬。

这个小医院哪里有什么华神医?

都是编的。

再说了,这对母女来时伤得很重,世界上最好的医生估计也没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将她们治好。

动手施救的,是这个小丫头的父亲,那个叫徐长生的男人。

徐长生周葵豆丁小说免费阅读

看到周葵肝肠寸断的模样,笼子周围的人都笑了。

这些人虎背熊腰,流氓模样。

全都以那穿着白色西服,三十多岁的寸头男人为首。

那人赫然是,杨家大少爷,杨少宗。

杨少宗脸上是阴冷的笑容:“救?周葵,我为什么要救这个小贱种?你觉得我很喜欢带绿帽子?”

周葵忍不住愤怒地叫道:“我从来就没有答应过你的追求!那都是你们的一厢情愿!!”

“你我的婚约,你奶奶可是亲自点了头的,那你就是老子的人了!”杨少宗厉声厉色地说着,手穿过围栏死死地揪住周葵的头发,往自己面前用力一扯,森森道:“所以,你离家出走背着老子生下的小贱种,必须死,谁都不能救她,谁都不敢救她!!”

周葵闻言歇斯底里道:“杨少宗!你这个畜生!我要杀了你!我跟你拼了!”

“呵呵,不急,别急着杀我。”杨少宗笑了起来,食指放在嘴唇上嘘了一声,说道:“你先听,仔细听。”

狗笼里,奄奄一息的小豆丁整个身下浸满了血,缓缓流向周围,微弱至极地胡言乱语着:“妈妈……爸爸……”

连杨少宗都不得不感叹,这个小贱种生命力真他妈顽强!

一个三岁小孩,用烟头足足烫了三天两夜,不让他睡觉,不喂他食物……都能坚持这么久。

“…坏人……不准欺负……妈妈……”

“爸爸是……盖世英雄,马上就来……救豆丁…和妈妈了……”

“妈…妈……你,在吗……”

“你在……吗,豆丁好冷……”

听着女儿的呢喃,周葵心都碎了,跪在地上不停磕头,痛哭流涕道:“杨少宗,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送我女儿去医院,求求你,求求你……”

“求求你,杨少宗,我错了……”

“我错了。”

“求求你救我女儿!”

她的额头一下一下地磕在地上,磕得鲜血狂涌。

画面凄凉,令人心酸。

对周葵来说。

女儿徐豆豆,是她唯一的希望。

她出生于晋城周家,一个资产不到一个亿的小家族。

其父能力不足,不受周老太太的宠,导致她从小在家中屡受排挤、欺负。

偶然的一次晚会,杨家大少杨少宗看上了姿容绝色的她,然后,她被迫成为了杨少宗的未婚妻。

从此,她受到了周家所有人的敬畏。

毕竟,她可是未来的杨家媳妇。

可是!!

她不开心。

一点也不开心。

她厌恶自己虚伪的家族,痛恨自己被安排的人生。

然后……

四年前,她跳江自尽。

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救下了她。

周葵将自己的第一次给了那个男人。

次日,分道扬镳。

她去了省城,打算过自由自在的平静生活。

没想到……怀孕了。

十月怀胎,她打工挣钱存款,学习孕妇知识,学习自己一个人应该如何安全分娩。

她不敢去医院生孩子,怕信息泄露,让周家或者杨家找到。

这段日子过得小心翼翼。

但她很满足。

十个月后,她一个人在家里将孩子生了下来。

是个小姑娘。

一个人带孩子很辛苦。

因此,她常常也会想起那个男人。

一个她给他生了孩子,却十分陌生,只知其名的男人。

徐长生。

但她不怨他。

“小豆丁,你的爸爸是个盖世英雄,救过妈妈的命,你长大了也要像他一样,做个好人哦……”

她总是这么告诉女儿。

可是……

眼睁睁地看着女儿遭受了三天两夜的折磨,如今就要死去了……

她开始恨徐长生了。

你在哪里?

为什么不来救我和孩子?

为什么?

为什么啊!?

周葵拼命地对着杨少宗磕头求饶的同时,心中充满了对徐长生的痛恨。

她满脸泪水混着额头流下的鲜血,模样十分凄惨。

“你都这么求我了,我肯定听你的……将笼子打开!”

杨少宗竟答应了,温柔地拂去周葵俏脸上的泪水,说道:“你说得对,小家伙要是睡着的话就死了,所以我们得先让他保持清醒。”

周葵顿时又哭又笑:“谢谢,谢谢……”

一个打手打开狗笼的门,杨少宗命令他把小豆丁带出来。

打手粗鲁地将孩子拖出之后。

杨少宗右手解下胸前的别针,蹲在小豆丁身边,然后……将尖锐森冷的针头,对准了小豆丁右手的大拇指指甲缝!!

周葵脸上的欣喜倏地凝固,面色煞白,惊恐尖叫道:“杨少宗,你干嘛,你要干嘛!!”

听到周葵的话,杨少宗微笑道:“这样她就会清醒了!”

“不要!”

周葵吓得瘫坐在地,眼泪漱漱而下:“杨少宗,不要!!不要再折磨她了!求求你不要再折磨她了!所有的错都是我造成的,我来承担,求求你不要再折磨他了……”

“……周葵,你可知道,你越是心疼这个小贱种,我越是不爽啊……”

杨少宗森森地说完,狰狞着脸拉出周葵的右手。

锋利的针尖,猛地刺进周葵食指指甲里!

“啊啊啊啊啊!”

周葵痛得发出凄厉的尖叫。

痛!

剧痛!

生不如死的痛!

“喜欢偷男人是吧?”

“贱货!”

“贱货!!”

杨少宗狂笑不止,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