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捡到病弱狼崽后第3章完整版全本在线阅读

捡到病弱狼崽后第3章完整版全本在线阅读

如果诺娜在,她一定能一眼就看出,这是方才她和楚桃看的星舰内部布局图的简化图!

简化图上不止有星舰各层的房间分布,楚桃还根据自己看到的监控画面,在监控中没有体现的地方,重新填补出了摄像头的位置,以及在监控中,找到了摄像头交错间最不引人注目的角落——

甚至还推测出了摄像头的盲点。

就这样一点点的,直到楚桃所挑的楼层整张图画完,楚桃才揉了揉有些酸的手指,开始拿过梳妆台上的口红,在上面标注出了她预设的路线——

为了保险起见,楚桃规划出来的路线一共有三条。

等她把所有的线路牢记于心中,楚桃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镜子里的她脸色白的吓人。

这副身体到底是躺得太久,虚弱了些。就是这样动动脑的事情,就让她有些受不住了。

楚桃拧开水龙头,把手上的牙膏冲洗掉,然后用多余的手帕把镜子上的痕迹都抹了个干干净净——

等收尾工作完成,楚桃大大方方的走出去,开了自己的房间门。

诺娜离开了,门口的的服务生还站着。

正好过了交接班时间,这个服务生和之前楚桃看见的那个不太一样——

楚桃算了算大概是三个小时换一次,服务生好像是为了斯巴图婚礼特意从手下人里挑选上来的,大多长得周正,但是彼此并不熟悉。

楚桃笑眯眯的开门,冲服务生道:“我饿了,你去厨房帮我拿点蛋糕和茶水。”

服务生得了诺娜之前的嘱咐,对楚桃有求必应。

他很快的拿了蛋糕过来,敲响了楚桃的房门。

楚桃:“进来。”

服务生犹豫了下,最终还是拿着楚桃要的食物进去了——

为了避免有什么意外发生,服务生并没有关门。

没过多久,服务生就端着餐盘从屋里出来了,他也懒得再去厨房一趟。趁着没人,就把餐盘放在地上,然后在夜间昏黄的灯光中像之前一样笔直的站在门口——

走廊里的灯光很快就熄灭了,服务生像之前监控里所有偷懒的人一样,在黑暗中悄悄的蹲了下去。

两个半小时后,有人来替换了服务生。

——直到诺娜来。

因为要化妆,这次诺娜不是一个人来的——

她带着浩浩荡荡的一群人,敲响了楚桃的房门。

里面没有人应声。

诺娜忍不住皱起眉头:“楚小姐出去了?”

站在门口的服务生尽职尽责的汇报:“没有。但是楚小姐半夜叫了一次糕点和茶水。”

半夜要了茶水,估计应该才睡着不久。

诺娜想着昨晚上楚桃亢奋的样子,忍不住有些头痛。

要是现在把楚桃挖起来,一会儿婚礼现场一个迷蒙没睡醒的新娘子在台上懵逼,那才叫丢人呢。

诺娜看了眼时间,对等在她身后的化妆师道:“最多再半个小时,你便进去叫醒楚小姐。”

化妆师不是第一次为斯巴图要娶的小女人化妆,但是被诺娜这么纵容的到底是第一个。

所以化妆师也规规矩矩的:“好的长官。”

诺娜点头,先行离开了——

她不止负责楚桃的换装,还要负责她一会儿去另一条星舰的路程。

现在楚桃贪睡,她却不能休息,要接着准备着其他事宜。

化妆师就和其他人在门口面面相觑的等到了半个小时后,再次敲门的时候里面仍然毫无动静。

旁边被诺娜留下来的助手和她对视一眼,用力拧了门把手——

“咔哒”一声。

房门轻轻松松的开了,并没有像她们意料之中的反锁。

星舰上是没有昼夜的,楚桃拉上了窗帘的房间里开着昏暗的夜灯。

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床上传来的微弱的呼吸声。

化妆师冲众人使了个眼色,所有人整齐划一的捧着东西,保持着绝对的安静,进了屋子——

她们已经十分熟悉房间的位置分布,轻车熟路的找到她们应该在的位置,把自己手上的东西放了下来,好让一会儿能够在使用的过程中顺手。

一切准备妥当,化妆师走到了楚桃的床前。

巨大的软床上拱起了突兀的一坨——

化妆师和旁边的服装助手一看,不由得意的笑了起来。

女人啊……就是口嫌体正直。

这未来的三十六夫人,到底还是把之前不愿意试的婚纱直接拿过来穿上了。

服装助理心里想道。

婚纱的材质特殊,她们也不怕楚桃这样含混着睡着把它压皱。化妆师本想直接叫醒楚桃,但服装助理却拉了拉他的袖子——

为了讨好戴维,助理先把躺床上的楚桃的样子拍了下来。

化妆师好笑的看完服装助理做这个事情,大家都是从小助理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化妆师对助手的行为还算理解。

等服装助理拍完,化妆师才笑着走到楚桃床边,轻声叫道:“楚小姐,您该起床化妆了。”

——这位贵族小姐睡姿不太好,虽然婚纱的大裙子笼着她,看不出身体的姿势,但脸却被直接被头纱罩住了。

化妆师是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婚纱,吃惊于上面的晶石的同时,有些抱怨楚桃过于奢侈,居然就这样对待一条昂贵的裙子。

服装助理见不得楚桃这样糟蹋东西。

她上前一步,轻轻拍拍楚桃:“楚小姐?”

没动静。

化妆师和服装助理同时看到了对方眼神中的无奈。

梳妆台边上一切准备就绪,楚桃这边依旧睡得死死的。

化妆师看了眼时间,已经超过诺娜的半个小时六分钟了。

她牙一咬——

得罪楚桃大不了就是以后不做她的生意,可是要是耽误了婚礼,那她连以后都没有了。

所以化妆师对那边的助手道:“开灯。”

——啪。

整个房间亮的像白天一样。

大概是光太刺眼,透过头纱,床上的人动了动。

化妆师也不管了直接上手,一把掀开头纱——

国字脸、眯眯眼,下巴上冒出的胡茬跟青青的大草原似的。

化妆师那句“楚小姐”卡在嗓子边儿上吊了半宿,但看着那张脸,愣是半个声气儿也吐不出来——

她茫然的看向服装助理,呆滞又无神的双眼满满都是对“斯巴图大人的审美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你昨天见过她怎么不提前告诉我”的困惑。

这第三十六太太长得也太寒碜了?

服装助理直接蒙圈——

尼玛这谁?

卸妆后的楚小姐?

卧槽这化妆水平可以啊跟换头似的??

而床上的人被惊醒,本来下意识的眯着眼,但突然看到床边突然出现的人,伸到半截的准备揉眼睛的手也就那么顿住了

三人面面相觑,互相在心里疑惑着人生三大终极问题——

你是谁?

我在哪儿?

咱们这是要干什么?

就这样大眼瞪小眼,死一般的沉默了足足有三十秒,服装助理才小心翼翼的问出了声:“楚、楚小姐?”

声音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这就算是卸妆,也不太像啊。

床上的那人当然不是楚桃。

他感受着自己后脑勺的疼痛,看着服装助理双眼由迷蒙到清醒到震惊最终定格在恐慌上——

他的声音抖了起来:“楚、楚小姐!她!她跑了!!跑啦!!!!”

最后几乎是嘶吼出来的粗狂男声充斥了整个房间——

服装助理和化妆师几乎是同时一声“卧槽”出了口!

刚走到门口的诺娜脚步一顿,然后一把扯开前面的人们,大步踏到床边!

诺娜猛地拉过男人的胸前的头纱,逼得他与她直视:“你说什么?!”

男人看到诺娜,几乎看到了自己的未来,他眼神灰暗下去:“楚小姐、楚小姐半夜让我给她拿吃的。然后袭击了我。”

然而求生的欲望让他忍不住反手握住了诺娜扯着他头纱的手:“我、我真的是无辜的!楚小姐她、她早有预谋!!我可以——”

然而诺娜便不想听他在说什么了,诺娜冷漠的拽开男人的手,直起身来:“把他待下去关起来,给我审!”

门在她大步踏进的时候就已经被她身后的亲信关上了。

诺娜环视着房间里的人们。

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猜测出来发生了什么,也都明白如果斯巴图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她们的下场是什么。

有些人的腿哆嗦的,几乎站不住了——

她们真的只是来船上服务的外包团队啊!!

她们就是来混口饭吃,怎么就碰上这种事情了?!

诺娜深呼吸一口气:“我想你们为了活着,应该知道在斯巴图大人发话前,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所有人忙不迭的点头——

只要在婚礼前找到楚小姐,她们就得救了。

诺娜挥挥手,示意她们接着工作。然后她转身,对化妆师道:“婚礼正常进行。”

她又指着服装助理:“如果在婚礼前,楚小姐还没有回来,你就是新娘子。”

服装助理瑟瑟发抖:“可是、我和楚小姐长得不、不……”

诺娜喝道:“那就想办法让人看不到你的脸!”

房间里连喘气的声音都没了。

只有服装助理和化妆师抖得像筛子,

诺娜发话:“把她们都拘在这里,除了新娘子,一切等候斯巴图大人发落!”

——直到诺娜一个人出了房间门把门关上了,她才猛然一垮,像是虚脱了一样倚靠在门上。

别人不清楚,但是她知道——

斯巴图大人其实早在两个小时以前,就已经不在星舰上了。

现在别说是她,就是管家也联系不上斯他本人。

因为斯巴图大人早在两个小时以前,乘着一艘小型的飞行器,去了其他地方。

这场婚礼对斯巴图大人来说,除了是炫耀他的实力之外,还是一场声东击西的阴谋——

然而现在,这场盛世婚礼里,不仅新郎是假的、连新娘子都要是假的了吗?

诺娜深呼吸一口气,感受着自己汗湿的背脊,努力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管家得了诺娜的讯息后,不久便站在了她面前。

管家道:“我们要尽量把她找回来。”

诺娜看懂了管家眼中的含义——

她要是能把楚桃找回来,那是最好的。

可是如果找不回来……

那就让她永远别回来了。

连带着这星舰上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永远都别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