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五零年代小娇妻第4章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五零年代小娇妻第4章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这个随身空间是她十五岁生日的时候得到的,她记得是妈妈送给她一块古玉,造型非常得好看,她非常喜欢,当时就带在了身上。

后来她也不知道触发了什么神奇的机缘,然后她稀里糊涂地得到了这个空间,这个空间不算大,一亩地左右的小方块,里面也并没有什么温泉,只有不大的一个小池子,里面有个泉眼咕咚咕咚地冒着泉水,虽然也是灵泉,但是却对人的身体没有任何的作用,喝它跟喝普通的白开水一样,而且还有一股怪怪的味道。

但是它却对植物有着巨大的好处,用它来浇灌植物的话,植物不会生病虫害,而且还会缩短一半的生长周期。

除此之外,空间里就没有人任何的神奇之处了,不过在这方黑不黑、黄不黄、土不土的小方块的一个角落处,有一个50平左右的小木屋,里面摆设很简单,就一张桌子,两个凳子,一张硬得要死的木床,以及一个跟中药柜一样的储物柜。

格子小如豆腐块但是却数目不少,总有一两百个,但是她目前能够打开的也就二十来个,这二十来个里面,有两个里面是医书,她能够一手冠绝古今的针灸,这两本医书功劳不小。

另外的十几个格子里面全是种子,她大部分都认识,几乎全部都是中药,还有两种她翻遍了这两本医书,才找到关于它们的记载,自然也是和药材有关的,目前她还还没有真正掌握它们的用法。

说来她能够穿越过来,也跟这两种植物有关系,医书里面记载,如果银针用其中的一种植物做的药水浸泡过后,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比如增强疗效,这个她实验过了,确实效果不错。

不过她照着医书想用浸泡过的药水,开发这种药水另一种功效的时候,发生了意外,为医术贡献了自己年仅十八岁的生命,幸好她穿越了,要不然杏林界将会损失一个天才,真为自己对医术的执着感动。

好不容易重新得了一条小命,她再也不敢随便在自己身上扎针了,当然了别人的身上她也不会扎,只能去找小白鼠了,唉,要是有个仿真人,能够让她在研究的时候,看到针灸的即时效果就好了。

不过在二十二世纪都办不到的事情,现在这个科技还不发达的年代就更不可能了,嗯,想一想还是能的,万一实现了呢。

安如进空间的目的很明确,直奔小木屋的那张桌子,准确的说是写字台,翻了翻上面放着的书,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历史书,全部都是些医书,没有哪怕一本历史书,她对历史不感兴趣,特别是近代史,真是太憋屈了,当然不会收藏了,早知道会穿越到1950年,她会好好地研究历史的,再也不会在历史课上摸鱼打游戏看网文了。

既定的结果已然无法改变,安如也不是为难自己的人,既然没有历史书,那就没有吧,她至少还比别人多知道一些历史趋势,还有一手好医术,运用好了,照样能够安稳,管他什么特殊时期,她只知道一条,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你站得够高,手里的筹码够多,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想通了的安如,便从抽屉里取出来她惯用的银针,打算明天去安记药堂上班的时候带着它,这套银针可是特制的,虽然叫它银针,但是却是合金,里面融入了黑科技,当然如果再泡泡空间里植物药水的话,绝对不是1+1=2那么简单了,她嘴角勾起笑容,这套银针是她可是她的得意之作,刚申请了专利,她还没有得意够呢,就穿越到了这里。

既然没有得意够,那么来到这个年代后,她继续得意好了,她从小就没有受过委屈,来到了这里更不打算受。

从小木屋里面出来,安如便来到了外面看她种植的草药,这个女人简直暴殄天物,这么好的空间,这么好的土地,还有这么好的灵泉,要是别人肯定把田地打理得妥妥当当的,哪里像她,种得换七八糟的,就这她还自鸣得意,自己是个种田小能手,拉倒吧,要不是空间里的条件得天独厚,就她那种法,连个草毛都不会长的。

好好的田地从中间一分为二,左边挨着灵泉的地方,种植着这女人最爱吃的车厘子、苹果、西红柿、黄瓜等她喜欢吃的蔬菜水果,右边则种植着从小木屋里面拿出来的药材种子。

这么说来这个女人还是有规划的,但是你看看她怎么种的,她没有种过田,也不会种田,当然了更没有耐心做这些,她的种植办法就是把种子撒到土里,然后用灵泉水一浇算完事。

再来看看她的成果,一大片的土地上,挨挨挤挤、杂乱无章地长满了各种各样的植物,它们虽然没有人精心呵护,但是却有着蓬勃的生命力,在空间这片土地上野蛮生长着。

如果想要在这里面寻找某种植物,还得把整个种植区找个遍,幸好啊,这女人耍了个小聪明,把蔬菜水果和药材分开种植,这样找的时候范围从一亩地缩小成为半亩地,大大减轻了工作量,就这她还曾经不要脸地夸自己聪明呢。

不过由于来得次数多,某个小女人很快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黄瓜还有车厘子,黄瓜用来做面膜,车厘子用来吃。

这个年代的护肤品和化妆品都比较粗糙,她的皮肤都没有穿越前的好了,她可是成为绝色美人的,皮肤可得好好保养,等明天到了安记药堂她就去配置点护肤品,空间里的药材虽然多,但是却不够齐全。

吃过车厘子后,从小木屋里面拿出一把小刀,把黄瓜切吧切吧成小薄片贴到脸上,安如便出了空间,她困了,木屋里面的闹钟都过了十点了呢。

一觉到天明,被敲门声吵醒的安如一脸的迷茫,拿起手表看了看时间才七点半,正准备倒头再睡,陈妈的声音却让她一个机灵翻身下了床,忘记了她现在可是有事业的女性,今天还要去上班呢。

“小小姐,早餐都准备好了,黄包车车夫也等在了门外,离上班还有半个小时,您大可不必着急。”

怎么能不着急,她可不想上班第二天就迟到,她将来可是要做大事的人,得有时间观念,想到这里她严肃着小脸叮嘱了陈妈。

“陈妈,明天七点钟就喊我起来,既然要上班了,就要严格按照药堂的规则来。”

“是,小小姐,明天一定早早地叫你。”

陈妈边收拾着床边答应着,也不知道小小姐是为了啥,家里不愁吃喝的,非要去受那份苦,咦,床上怎么会有黄瓜片,难道是小小姐昨晚上饿了,去厨房里拿的,厨房归她管,她没有买黄瓜啊,不对,这时节哪里来的黄瓜?

“陈妈,那是我昨天上街买的,放我包包里,回到家里忘记拿出来,呵呵……”

那也得是整个啊,不是这一片片的,不过陈妈也没有多问,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做下人的就得有做下人的本份,主人家想要告诉你的事情,你就听着,不想告诉你的,也不要非要去问。

安如见陈妈没有再问,偷偷地吐了吐小舌头,大意了,差点就要爆马甲了,以后做事要更小心才是。

速度地洗漱好,安如便去了餐厅吃饭,安爸爸已经上班走了,餐厅里就剩下了沈玉柔,跟她打了声招呼后,安如便做到饭桌前埋头吃饭,到底是养尊处优长大的,虽然吃饭速度很快,但是却并不粗鲁,骨子里的优雅姿态在这个时候展露得淋漓尽致。

“哎呀,你慢点吃,药堂是自己家的,不会有人为难你的。”

“妈妈,正因为是自己家的,才要以身作则啊,别人看我这个小东家都这么严格要求自己了,自然就会更努力工作了。”

沈玉柔见说不过她,只好在旁边心疼给她布菜,这儿女太长进了也不好,一个个长大后都扑棱着翅膀飞了出去,只留她一个人守着这个空荡荡的家。

“对了,陈妈,回头帮我买几只小白鼠,如果买不到兔子也行,我有用。”

匆匆忙忙地来到安记药堂,安如这才想起来实验用的小白鼠的事儿,赶紧叮嘱了陈妈,陈妈听了后还以为她要养宠物呢,便答应了下来,不过心里却做了决定,回头就去买两只小白兔,小姑娘家养小老鼠算怎么回事儿,还是小白兔可爱。

“师傅早上好!”

“好好好,今天来得倒是早。”

“那当然,既然决定了要工作,那就要好好做,我也是有原则的人。”

李大夫也没有想到今天会再次看到安如,他还以为经过了昨天,这小祖宗会觉得上班没趣,就留在家里不来了呢。

“师傅,今天我有些问题想向您请教。”

趁着现在还没有病人,先把昨天的那个小小的不完美给弥补了,顺便让李师傅看看她的实力,她可不是不学无术的天真大小姐。

接下来的时间,李大夫重新认识了下自己的小徒弟,他开的那几张方子他自认为无懈可击的,可是小徒弟的改动,却让药方更完美,更贴合了病人的症状,如果说单单一个药方改动,他还没有这么震惊,改动这么多药方就可见功力了。

“这都是你自己琢磨的?”

“那当然了,我可是天才!”

小姑娘头仰得高高的,眉目间全是张扬的得意,不过却不会让人觉得猖狂,反而有些可爱,李大夫揪着自己的胡子,再次叹息小徒弟在医术上的天赋,同时暗暗地做了一个决定,回头他要去找东家好好谈谈,小徒弟的天赋不能浪费了,如果真让她跟所有大家小姐一样嫁人相夫教子,那将是杏林界的一大损失。

接下来的时间,李大夫再看病人的时候,如果不是急症,他都会诊脉后不开方,挪开地方让安如来上手诊脉开方,最后再由他来把关,没有想到的是小徒弟诊脉开方一丝一毫的错误都没有,开的方子比他还要对症,于是他想要找东家谈话的决定更坚定了。

看了一上午的病人,精神高度紧张了一上午,安如感觉有些头昏脑胀,原来做大夫这么辛苦,早知道就坚定一鸣惊人的原则,不会在李大夫的几句好话之下,留下来诊脉开方了,从现在开始,不是大症候她是不会出手的了,天才就要有天才的架子。

“陈妈,我要的小白鼠买回来了吗?”

终于可以下班了,陈妈坐着黄包车过来接她,想到早上的嘱咐,安如便问起了陈妈。

“小白鼠没有买到,不过买了两只小白兔。”

小白鼠才是实验最理想的动物,它的基因和人类的基因有90%的相似度,生理和生化反应和人非常的接近,实验的效果是小白兔无法比拟的。

“陈妈,回头再去看看能不能买到小白鼠。”

“小小姐,你要是养宠物的话,还是小白兔比较可爱,小白鼠有些上不得台面的。”

陈妈接受不了她娇滴滴的小小姐养老鼠,于是开口劝说道,安如头疼地扶额,代沟啊,代沟,跨越时空的鸿沟。

“必须买小白鼠。”

没有办法安如只好发大小姐脾气了,再想想家里头还有个妈妈要解释,安如决定把大小姐脾气发到底。

对了,别的千金大小姐都有丫鬟,怎么她没有啊,按照她的受宠程度,安家不会吝啬一个丫鬟的薪水的。

“小小姐,你忘了,春杏嫁人了,太太想给你再添个丫鬟,你发脾气不要,说是要做新女性来着。”

她就说呢,她怎么没有丫鬟,手里没人办事真是不方便,像陈妈这样的,她这里的风吹草动都要报告给沈玉柔,她是一点秘密都不能有,可是丫鬟目前的形势她是万万不能用的,就是聘用助理都不能够,谁让安家树大招风呢。

安如皱着精致的小眉头,她该怎么才能找到人给她办事呢?她说的人是独立于父母之外的人,她不想自己的一切都毫无秘密可言,哪怕是亲生父母,办法是人相出来的,她还不信了,以她的人格魅力找不到人给她办事。

于是到了下午的时候,某个自诩为天才的小女人果断罢工不诊脉开方了,现成的理由,她要调制药膏,护肤品上午没有时间调制,下午可不能再耽搁了,妨碍了她长成绝色美人怎么办。

李大夫就知道他这个小徒弟没个长性,唉,偏偏在她面前他还不能摆师傅的架子,谁让她的医术比他还好呢,上午的诊脉开方过程中,他可是跟着学到了不少,看着在药柜那边忙得不亦乐乎的小姑娘,他再次叹气,可惜了,那么好的天赋。

不过这女人边调制药膏,边拿着眼睛打量药堂的小伙计,小伙计们被她看得大都脸红红的,大部分人都是纯粹的害羞,但是有极个别的人却突然有了胆大包天的念头。

“大夫,快,快救人!”

药堂内突然乱糟糟地闯进来一帮人,他们抬着一个木板,上面躺着一个血人,是的血人,他的小腿上划开了一个口子,正不停地流着血。

“送去医院吧,药堂这里治不了,赶紧着点儿,晚了恐怕就没救了。”

这人伤到了动脉,普通的中医是止不住血的,李大夫给他做了一番处理后摇了摇头,他虽然有些看不上西医,但是不得不承认西医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等等!”

那帮人正要赶紧抬着人送去医院,安如出声留人,医院离这里距离可不近,这人的出血速度,尽管李大夫给做了处理,恐怕还是坚持不到医院,伤口实在太深了,再说李大夫救不了人,不代表她救不了啊。

哈哈,她一鸣惊人的机会来了,从今天开始她的光芒将会照耀整个杏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