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龙床上的呻吟声 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

龙床上的呻吟声 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

脱狸豹点齐人马下山挑战,为师弟狼木犀报仇。

可惜,慕容燕、叶枫对脱狸豹的叫骂,直看成没有闻声。

免战牌高挂,闭营不出。

军中众将都没放在心上,只有千山悬崖小灵猴李一庆心中忿忿不服。

他大踏步向前,在堂下站定,抱拳说道:“二……二……二位元帅,脱……脱……脱狸豹凭……凭着有……有几件法宝,在……在……在我军前如斯跋扈,着……着……着实可恨可恼!末……末……末将愿……愿领一支将令,今……今……彻夜偷上落雁岭,盗……盗……偷取法宝,回……回……回来献……献与二位元帅!”

叶枫提示他道:“李将军,自前次夜袭居雄关,脱狸豹吃了甜头,只怕这回早有提防,你可要小心了!”

李一庆把小脑壳一晃,结结巴巴地说道:“不……不……不怕,只……只……只怕全国要……要……要想捉住我的人还……还……还没生进去呢!”

慕容燕听了此话,眉头紧皱,喝叱道:“嘟!你真正不知天高地厚!你如斯轻敌,本帅又怎么安心让你前往?!退下,此事不必再提!”

吓得李一庆脖子一缩,灰溜溜地退了下去。

当晚,李一庆在床上就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了。

想起白日脱狸豹那骂得动听呀!心里就不是个滋味。

老贼,李爷今日就算犯了军纪,也要让你不得安生!

想到此处,李一庆翻身跳起,一时窜前,一时跃后,找来各项用具,伸胳膊抬腿,不消一刻,全身就换上了夜行装束。

腰间系上绳子,背地插上金龙抓,雷电风火锥一并带上。

全身整理拖拉了,蹦了三蹦,跳了三跳,见再没有什么碍事的了,刚刚轻轻翻开帐门。

将头逐步伸了进来,偷眼望远望帐外,见无人发觉,

“嗖!”

地一声,

就跳了进去,

开展体态,刹时就窜出十几丈开外。

借着夜色的掩护,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偷出军营,直往落雁岭而去。

纷歧时,离开岭下,只见此岭光秃秃地,连个石缝都没有,月光之下,反射出冷幽幽的光线。

往上看更是寸草不生,比前些日子的居雄关更是险要几分!

此时一阵山风吹来,李一庆不由得打了个觳觫,直以为这股风真是阴冷,冷到骨头缝里去了,连汗毛都一根根竖起。

既然已经到了这里,退缩已经是不成能了。

好个李一庆,最后反省了一下身上的行装,将飞爪套在绳子之上,一切筹备事情做完了。

暂时也不要什么绳子,金龙抓之类的对象。

纵身一跃,已是飞起一丈多高,

“啪!”

地一声,

牢牢贴在了石壁之上!

“噌!”

“噌!”

“噌!”

……

居然施展念力,如壁虎个别,向上爬去!

爬了半个多时候,李一庆的汗就下来了,由于这哪里是人能做的事呀,就算是只山公,也没有这个本事,更是坚持不住!

李一庆抬眼望远望山顶。

还好,此时离山顶不远,估摸着也只五六丈高。

山上有一棵一尺多高的小树,根扎入石缝之中。

李一庆心中暗喜,他双脚踮了踮,以为结壮了,左手已是伸到了腰间,摸到了绳子。

轻轻摘下,飞爪早已套在了上面,轻轻抡了抡,瞅准了方位,手一扬,

“日……”

地一声响,

绳子已是飞出,

“啪!”

地一声响,

飞爪套了个正着,牢牢抓在了树杆上。

“兄弟,什么声音?”

忽听山顶有人措辞之声,在静夜之中,出格清楚。

吓得李一庆脖子一缩,一动都不敢动。

“鬼扯蛋!你别吓我好欠好!这种处所鬼都不会来的!”

又有另一个声音在措辞,之后,便是呼噜呼噜的鼾声,另有磨牙、说梦呓的声音。

李一庆心中暗喜,同时他也悄悄服气脱狸豹,居然连这种处所也布上了岗哨,只可惜手下的妖兵太蠢了,站岗睡觉使本人有机可乘!

李一庆估摸着那妖兵睡得香了,手中绳子拽了拽,断定稳当了,刚刚双手双脚用力

“嗖!”

“嗖!”

“嗖!”

……

就如一只猿猴般,刹时爬上了山顶。

到了山顶,见那两名妖兵背靠背睡得正香,李一庆一伸手

“咔嚓!”

一声,

扭断了一名妖兵的脖子。

另一名妖兵已被惊醒,刚要张嘴大呼,嘴巴已被李一庆牢牢捂住。

“别……别……别喊,叫……叫……叫一声,让……让……让你与……与他一样下场!”

李一庆低声喝道,吓得妖兵眼睛睁得老大,体如筛糠。

“说,脱……脱……脱狸豹的兵……刀兵法……法宝藏在哪里?”

李一庆厉声逼问道。

妖兵眼睛连着眨了几眨,李一庆见他彷佛有话要说,刚刚松开了手。

“英豪!……”

妖兵连着喘了几口大气,刚刚说道:“老相爷……”

一见李一庆神色差池,仓猝改口说道:“老家伙的刀兵法宝都藏在卧室,他历来不将这些宝贝放在刀兵库。小的可都说了,你能饶了小的命莫?!”

双眼不幸巴巴地表露出哀求的眼光。

李一庆微微一笑,对劲地址了拍板,接着问道:“老……老……老家伙的卧……卧室在哪里,说……说了,李……李……李爷就放……放你走。”

妖兵一指那寨中的一座高楼,道:“英豪,就在那里,他的卧室就在一楼,他素来都不许人打搅的,屋内没有卫士,只是大门口有两名守御。”

李一庆点了拍板,趁妖兵不备,一掌击在他的颈上,将他打晕。

嘴中说道:“好……好了,你……你就在这里歇息吧!”

说完话,一个纵身已是一丈开外,体态晃了两晃,就如鬼怪般转眼无影无踪。

未几时,李一庆避过了巡逻的妖兵,离开了那座高楼之下。

他眼见门口有妖兵守御,也不从正门进入,只是绕到屋后,用金龙抓撬开窗户,一个纵身,悄无声气地跳了出来。

只见屋中处处黑漆漆一片。

李一庆暗运念力,灌注于双眼,刚刚看清屋内场景。

只见屋内安插得都丽堂皇,各件用具都是上等材质,唱工也是不俗。

李一庆小心翼翼地穿过大厅,直奔卧室。

到了卧室外,将手中金龙抓轻轻伸出,从下扒开房门一条缝,凑近往里偷偷寓目。

只见脱狸豹鼾打得正响呢,四肢叉开,成大字形躺在了床上。

阁下一个刀兵架,上面端端正正地摆放着打神鞭、定魂砖、缚龙索、点钢枪、乾坤剑、削首飞刀。

又有一个木架子摆放着一副盔甲,铮明瓦亮,恰是他常日所穿的明月宝甲。

李一庆心中暗喜。

他推开房门,脚尖轻点,蹑手蹑脚地走进卧室,从刀兵架子上取下打神鞭、定魂砖、缚龙索、点钢枪、乾坤弓、削首飞刀。

眼看着满身上下挂满了刀兵,自知拿不了明月宝甲,只有恋恋不舍地退出卧室。

穿过大厅,回转到窗台下。

回首四望,见还没有人发觉,

双脚点地,

“嗖!”

地一声,

窜上了窗台,

再一个空翻,落下地来!

哪知他这身法虽是机动,可惜那支点钢枪太长太重了,在他落地之时,枪尖也随之落地,

“当啷啷……”

一声响,

磕碎了一块地砖!

“谁?!”

守御一声高喝,仓猝回身向声音收回的偏向奔去,正发明李一庆像老鼠拖木锨般,拉着一大堆法宝往外逃。

仓猝一声高呼:“有贼啊!”

持枪就向李一庆扎去!

李一庆见蛇矛刺来,纵身躲过。

同时,抛出打神鞭,砸向守御的脑壳!

就听得

“啪!”

的一声脆响,

就像打在一个西瓜上面,鲜血四溅,脑浆、肉沫、碎骨飞获得处都是。

死尸

“扑通!”

一声,

栽倒于地!

另一个妖兵见了,吓得神色苍白,嗓子都喊不顺溜:,只是叫道“有……有……有贼呀!好……好……好凶猛的贼,打……打死妖命了!”

一时间,居然急得哭了!

“哪里来的贼?!哎呀!竟敢偷我法宝!真相要了你的命!”

就听得室内一声高喝,从中“噔!噔!噔!……”迅速跑出一个老魔鬼,衣裳不整,恰是脱狸豹!

一见李一庆,劈手夺过妖兵手中蛇矛,连连挥动,恶狠狠地扑了过来!

李一庆吃过这个老魔鬼的亏,自知不是敌手,仓猝弃了这许多法宝,几个纵身,转眼就不见人影!

气得脱狸豹痛骂不止!

李一庆逃进去就自责不已!

他暗怪本人太贪婪,一回盗得法宝太多,居然连那点钢枪都不放过,以至于弄作声响,功亏一篑。

再归去盗吧,妖兵轰动,已成惊弓之鸟,那就难多了。

但不归去盗,此一次空手而回,岂不惹得众将嘲笑?!

诶!今日就算豁进来了,拼了命,也要盗得几件法宝。

最多也是被捉个活的,只要有一丝时机,他脱狸豹还能困得住我这只小灵猴吗?!

想到这里,李一庆返转身,筹备二探落雁岭,龙潭虎穴之中再盗宝。

这才叫艺高人胆小,胆小艺更高。

李一庆是否盗得法宝,请看下章!

标签: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