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男主总脑补我暗恋他第4章全文免费阅读

男主总脑补我暗恋他第4章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日栖陵果真退了烧。

陆九儿松了口气,皇天不负有心人。

早早去厨房找饭菜,心里却暗戳戳期待着等会殿下会怎样感谢她。

谁想刚拿完端着出来,见有几个人在远处谈话,像是客栈老板和店小二。

“下好药了么?”

陆九儿:??下什么药!

“放心吧,水和粥都下了。保证能干倒一头牛。”

陆九儿看了一眼白乎乎的米粥和水壶,手有点抖。

她僵着手放下东西,刚要转身却见一道黑影。

“嘘!是我。”

看清来人,陆九儿高悬的心才放下来。

早在来的时候慕寒就觉得这家店不对劲。

只是四周无别家只能先安顿下来。

那两个人还自顾自说着,“昨夜那三个人有些不对劲。”

“怎么?”

“明明端进去了几盆水,今天早上还生龙活虎的。”

店老板猛拍了一把人脑袋。

“蠢货。让你下迷.药,谁让你下盆里了。你家喝水就盆喝!”

“哦哦!还是老板英明。”

慕寒:“…”

她说呢,一个发烧怎么会睡如死猪?

搞得还以为烧晕了。

等那几人走后,慕寒两人也准备离开时,从墙头又跃下几人。

“老大,就是这里了!马车在外面,七殿下一定就在里面。”

“哼!上次让他们逃了,这次再外不成任务,就得拿头喂狗。”

慕寒:呵呵,狗还不吃呢。

陆九儿满面惨白,怎么办!他们追来了!!

趁着他们还在摸索,两个人溜回了房间。

栖陵高烧刚退,没什么力气勉强能行走,听了慕寒汇报状况,陷入一片沉思。

陆九儿满头大汗,急的想不出办法。

慕寒面无表情摩挲着剑柄,反正来多少都不是对手。干就对了。

栖陵不想在近京的地方闹出什么动静,此事越快解决越好,沉吟了片刻命慕寒与自己换衣。纵然内心万般不情愿,可如今无可奈何,只能忍了。

生平栖陵一件衣服穿不过三次,在短短两天内穿了几遍二手衣物,甚至还换上了女装。

原以为无法忍受的事情,栖陵换上后竟然觉得还勉强…可以接受。

慕寒的衣裳有着一股独有的冷香,像是雨后走过花林般的气息。

慕寒则是换上了他的衣物,长发如常简单盘起,一柄长剑在腰侧,冷玉般的面容透着英气,一身便衣穿的颇有一派世家气派。

栖陵打扮成了慕寒的模样,还好慕寒原本的发饰较为简单,不喜装扮自己。画上女妆后,他凌厉的棱角柔和了许多,多了几分女子的明艳感。

陆九儿看着换完装的两人,满眼惊艳,愣了许久。

栖陵准备动身,眼前递过来一把剑。

慕寒沉吟:“不拿剑,他们定会起疑。”

陆九儿神情有几分担忧,“可是你若没有剑,要如何自保?”

慕寒投去一个眼神:放心我牛批。

栖陵没有过多迟疑接过剑,直接推门而出。

正在寻找三人踪迹的众杀手见到来人,原本还一惊喜,认清这是慕寒的背影,活生生变成了惊吓。

“大哥,怎么办!只要这个女人在,我们根本没办法下手。”

大哥眯眼深沉道:“见机行事。一旦他们分开就下手!”

“是!”

三人坐在一楼,栖陵面色平淡,偶尔抬眼一扫楼上的便衣杀手。

每扫一次,杀手们心惊一次。

“大哥,这个女人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其中一个小弟偷偷观察后提出了质疑。

大哥狐疑挑起了眉毛:“什么?”难道其中有诈!!?

小弟憨笑:“好像比以前漂亮了点。”

大哥:“…”

今日来客栈的人不多,零零散散坐着。

明里暗里的三拨人各怀心思。

黑店小二笑里藏刀勤勤恳恳上了菜,盘算着三个人能卖多少价钱。

这个女人虽然高了些,但模样极品,上上等。那个男人长得也不错,但看起来倒是不好惹的样子。

至于那个女人看起来温婉居家,等会跟老板商量商量能不能他要了。

上菜许久也没见他们怎么动筷子,一旁暗暗观察的杀手发现了异样。

菜里有诈!

对视了一眼,各自佯装喝了点酒。

没多久,四周的客人纷纷栽倒桌面,杀手们跟着效仿。

刚坐下没吃几口的某路人甲,疑惑看着周围一个个趴到,然后出来两个人一个套麻袋,一个系绳,手法无比娴熟。

路人甲思量,难道这是在做什么活动么?

轮到路人甲的时候,两个人一惊,下意识也给套了上去。

路人甲挣扎:“不是,我没晕啊!套我做什么!?”

老板和店小二对视一眼,不管了!就这么着吧!

套完轮到下一个,徒留路人甲苦苦挣扎。

在一楼佯装晕倒的三人,余光瞥到黑店老板在清理人

眼看马上眼轮到那群便衣杀手,走到跟前时杀手纷纷一跃而起,刀起头落,鲜血挥洒而下。

陆九儿听着声音胆战心惊,两人依旧不动声色。

栖陵示意起身到外面上马逃离,若干杀手也跟着追随而去。

店里空余一个回旋不停的声音。

“有人么!到底在搞什么!我没晕啊!??”

陆九儿不会骑马与慕寒共骑,栖陵单骑一匹马。

眼看到了一个分叉口,慕寒与栖陵对视一眼,没有多余言语,多年默契聊熟于心。

随后追来的杀手头头一挥手,也分了两批,大部分人朝着慕寒的方向追去。而空余两人忐忑的朝着栖陵的路口追去。

栖陵有伤在身骑行不快,很快就被追上,听到身后的马蹄声,他勒马掉头。

迎面两人及时勒马停下,面面相觑。

这女人的厉害上次他们便见过,有多少弟兄还没拔刀就不明不白死在她剑下。

只见他的手刚触到剑柄。

两人两股战战,心中顿时惨叫。不好!快逃!

一灰尘翻涌而起,很快两人便不见了身影。

栖陵目光落在手中。

第一次觉得…一把剑能这般好用.

他掉头策马来到约定的十里沟桥,等了半响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栖陵抬眼,只见马匹上俯卧着一人,不见另一人的身影。

握着剑柄的手下意识紧了几分。

陆九儿费力抓着马鬃,险些从马匹上摔下来。

“殿下,慕姑娘让我一人先走,自己留下与那行杀手纠缠。怎么办,她不会有事吧!?”

栖陵眸光微闪,望向手中的剑。

先前多次遇险也是这般,他一直笃定她会回来。

可先前她有剑,这次…她的剑却是在他这里。

“殿下,您认识这东西么?这好像是从慕姑娘身上掉落的。”当时马匹跑的太快,这块玉佩便落下来恰好被她接住。

陆九儿拿出一块玉佩,玉佩在阳光下质地透亮光滑,闪着莹莹的光芒。

这是他自幼携带的玉佩,怎会认不出来。

这次无非走投无路,才迫不得已拿此物令慕寒去换些钱财。

交出玉佩时候的确让他闷痛了半响,打算回去以后再派人将玉寻回去。没有想到竟是被这个女人拿了去。

那马车和衣物便是用她自己的钱财买来的。而她却悄悄把自己的贴身玉佩藏了起来。

栖陵又联想到自己受伤,她多次默默哀痛不言。

心中一片了然,果然!这个女人早就对他情根深种!

她与往常的那些女人不同之处便是她会把所有的心思藏起来。

栖陵:可惜还是被他发现了!

此时远处传来一阵杂乱的马蹄声。

栖陵望去,只见一骑便衣策马而来。

陆非匆忙赶到,见到两人一脸迷惑。

慕寒不是方才在城里,怎么突然到了这里?殿下呢!!?

“慕姑娘,殿下..殿下!!?”

陆非看着一副慕寒打扮的殿下,一副活见鬼的样子。

陆九儿松了口气,看来慕姑娘一定是安全了,这才通知了殿下的人来此处接应。

心中对慕寒的面面俱到又多了几分钦佩。

“她呢?”

栖陵脸色有些难看,如今这幅不伦不类的样子被手下看到,的确有损他皇室威严。

陆非顿时明白过来,原来殿下几人是为了脱身才转换身份乔装打扮,临走时慕寒还嘱托他带上衣物和大夫。

立刻拱手回禀:“慕姑娘似是受了什么伤便去京中求医了。殿下还是快快就医吧。”

栖陵刚要开口,就听陆九儿惊呼。

“啊!?是哪里受的伤?”

陆非看了一眼完好无损的陆九儿,“看着倒是没什么大碍,估计是什么内伤吧。”

栖陵一怔,被提前抢了去。

陆九儿:“内伤!岂不是很严重!?”

陆非摆手,“应当是不会。陆姑娘有所不知。慕姑娘剑术超群,能真正伤到她的并无几人。”

栖陵这次不说话了,沉默扫了眼陆九儿。

陆九儿放下了心,原来慕姑娘这般厉害。

栖陵又觉得自己生出了些不该有的情绪,眸色阴郁了几分。

不过是一个暗卫,哪里值得他来关心。

暗卫的职责便是忠诚护主,这原本就是分内之事。

可当他看到身后跟着的大夫和一旁崭新的衣物,喉咙滚了滚,脸色稍有些不自然。

也罢。看她如此忠心体贴的份上,先绕过她这次犯上。

陆非细心的发现了他们尊贵而又嘴硬的七殿下这次有些反常

短短的一路却催了他两次,殿下到底在急什么?

后知后觉的好像又懂了点什么,毕竟人有三急嘛!

殿下:不!你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