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在你掌心为所欲为第14章全文阅读无弹窗

在你掌心为所欲为第14章全文阅读无弹窗

车子抵达剧组的时候是早点八点半,比预定时间早了半个小时。

许景末下车先跟陈澜导演点头打招呼,在陈导的介绍下跟男一号萧烬的饰演者莫沉舟握了一下手,然后就看见秦若远远的朝这边小跑着过来。

秦若已经换上了雪白古装,梳着古代大家闺秀的发型,一张小脸跑得红扑扑的来到许景末面前,想跟她握手,又有点怂,手伸了过来,又缩了回去。

最后是许景末伸出手,跟秦若握了一下,导演正要介绍她们认识,秦若先开口:“陈导,不用介绍,我们认识,景末姐是我女神是我偶像我超爱她的!”

秦若性格内向,许景末又为人疏冷,剧中楚凝靥跟夙岚对手戏又多,陈澜一开始还担心这两人聊不来,入不了戏耽误进度。

不过现在看秦若这热情的样子,他倒是不担心了,说道:“好,你们先熟悉一下,一会儿我跟你们讲戏。”

《侠义江湖行》讲的是男主萧烬幼时被仇家灭门,奄奄一息之时被路过的女主楚凝靥救下,萧烬伤好临走前给楚凝靥留下一块玉佩。

十年后,萧烬已经成为江湖中人人赞颂的少年英雄,而楚凝靥也成为江湖第一医师,两人在桃林中再度重逢,以玉佩相认。而后在楚凝靥帮助萧烬查找灭门凶手的同时,两人暗生情愫,再续前缘。

这个剧主题是江湖中的侠义情怀,刀光剑影的打戏比较多,感情线就比较薄弱,男女主从重逢到心动到确定关系,一切水到渠成,没什么波澜,也没有大喜大悲。

男女主的人设也跟大部分古装武侠剧一样千篇一律,整个故事中比较有特色的就是夙岚这个角色。

不可否认许景末挑角色的眼光确实不错。

作为剧中第二反派,夙岚从小生活在千毒山,研究各种毒,且天赋异禀,14岁就研究出让她师父头疼的剧毒裂魂散。

她长着一张极具欺骗性的纯真无邪的脸,却性格古怪,心狠手辣,喜欢抓人到她的练毒房给她试毒,看人痛苦而死。

不过她抓的都是十恶不赦的坏人,因此剧中反派们,人人对她得而诛之,反而楚凝靥非常喜欢她,一口一声“姐姐”叫得很甜。

今天有两场戏,两场都是楚凝靥跟夙岚的对手戏。

剧中的楚凝靥很喜欢夙岚,剧外许景末就是秦若的女神,那种崇拜、敬慕、喜欢都不用说,就从秦若的眼睛里流露出来了。

因此,虽然今天许景末和秦若两人第一次合作拍戏,却合作得非常好,几乎没怎么被卡,最后整个剧组提前一个小时收工。

换了衣服,卸了妆后,正好是饭点时间。

几个演员在那里约着去吃饭,秦若也在脑子里想着附近有什么好吃的餐厅?一会儿带女神去吃。

“对了,景末姐,你一会儿……”

秦若话没说完,就看见前面不远处,穿着一身香槟色西服戴着金丝眼镜的沈扶泽两手插兜,气定神闲的朝这边走过来。

他一路过来,一路跟两侧的工作人员打招呼,笑容温和,彬彬有礼,而后目光似是不经意的朝这里一瞥。

但就是这一瞥,让秦若哆嗦的往许景末身后躲了躲。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感觉那一瞬间沈扶泽镜片后看过来的目光比他鼻梁上架着的金边眼镜框还冰冷。

好他妈吓人!

大概是戏中习惯了,秦若躲在许景末身后的时候,手指也紧紧抓住了许景末的衣袖。

然后,她感觉沈扶泽的眼神更他妈吓人了。

陈导也看到沈扶泽了,走过来招呼:“沈总来了,是来探景末的班吧?来得正好,我们今天的戏刚拍完。”

沈扶泽笑着说:“也不算探班,有一点事情。”

陈导点头,然后对许景末说:“本来今天收工早,还准备跟你说一下明天的戏,既然你先生有事情找你,那你就先走吧,戏明天再说。”

听到导演要说戏,沈扶泽看了许景末一眼,迟疑了一下说道:“其实也不是很重……”

“要”字还没说出口,许景末就打断他对陈导说:“我回去会认真背台词的,明天我会早一点过来,那我就先走了,陈导再见。”

而后在沈扶泽愕然的目光中,许景末又跟秦若和其他演员说再见,然后同沈扶泽一起离开。

一直到两人都坐进加长版商务车的后座,司机发动车子,沈扶泽都没有从愕然的状态下回过神。

直到许景末开口问:“有什么事?”

沈扶泽终于回过神,他手臂搭在车窗内侧,手指杂乱无序的敲击着玻璃窗,迟疑了一下才开口:“如果我说,这件事就是……突然想约你吃个晚饭,你会不会特别生气?”

他坐得偏靠车门这边,离许景末就比较远,商务车后排空间本来就大,这样一来,两人之间的间隔就被拉得很大。

像是刻意似的。

只不过,以往刻意做这件事的人,却是另一个。

闻言,许景末偏过头看了沈扶泽一会儿,然后问:“吃什么?”

不等沈扶泽开口回答,许景末收回目光自顾说着:“我今天不想吃牛排,火锅不吃,不吃辣,不吃油腻的,其他都可以。”

许景末话说得那么流畅自然,她的态度,她的情绪也那么自然,反倒让沈扶泽整个人都不自然了。

许景末以为自己有要紧的事找她,特意推掉了导演的说戏,跟自己离开,而他却说这件事只是吃个饭?

以许景末的性子,她肯定会觉得自己被戏弄了。

他以为他说完那句话后,会收获一个白眼,或者几句冷嘲热讽,甚至,她会要求停车,然后下车走人,之后十天半个月都不会理他。

可是,刚才许景末看过来的目光中没有任何嘲讽的意思。

那目光那么淡,却又那么的深刻。

她甚至没有生气,还问他:“我们吃什么?”

那一瞬间,沈扶泽看到他苦苦挖凿的冰层终于破了一个缺口,冰层破碎发出卡擦的声音,紧接着,有金色的光从缺口倾泻了下来。

最终沈扶泽挑了一家傣味餐厅,许景末口味喜甜和酸,傣味也对她的口味。

他们两个人没有点太多菜,就点了一个柠檬鸡,一盘酸笋包烧,一个番茄喃咪拼盘,以及一份菠萝饭。

在车上,从沈扶泽问了那个问题,许景末回答了以后,两人就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那诡异气氛一直持续到了餐桌上,直到菜上齐,沈扶泽给许景末盛了一碗饭,问:“第一天进剧组,感觉怎么样?”

气氛才算缓和下来。

许景末嚼着晶莹剔透的米粒,答:“挺不错的,今天拍了两场戏,大家演技都不错,合作得挺愉快的。”

沈扶泽筷子扒着碗里的饭漫不经心的说:“也是,我看你跟那个主演聊得挺开心的。”

许景末正吃了一口酸笋包烧里的酸笋,一时间,说不出是酸笋比较酸,还是沈扶泽的这句话比较酸?

“莫沉舟?”她咽了咽口中的酸笋,说着,“虽然都混娱乐圈,但是我跟莫沉舟其实还没打过交道,今天算是第一天正式认识,聊的都是客套话。”

沈扶泽丢了一块沙拉到嘴里,道:“我说的不是他,另一个。”

“另一个?”许景末皱了皱眉头,而后笑起来,“你是说若若?”

她继续说着:“她叫秦若,我跟她见过两次面了,试镜的时候就认识她。当时她可能以为我要试镜主角,以为她自己没希望了,在我旁边难过纠结了半天,后面得知我试镜的是另一个人,她高兴得原地转圈圈。”

“这姑娘太可爱了,性子也纯真,这在娱乐圈很难得。她本身条件不错,自己也够努力,演戏方面也算有天赋,未来可期。”

“若若?”沈扶泽看也不看她,低头自虐般的嚼着沙拉,“只见过两次面就喊这么亲切。”

许景末“???”

她说了那么多,他就只听到这个?

许景末有一点头疼,她看着对面正在跟他完全不喜欢吃的沙拉做斗争的沈扶泽说:“若若是个女孩子。”

沈扶泽掀起眼皮:“那又如何?”

她放下筷子手拄下巴盯着对面的人又看了一会儿,她说:“若若只是个可爱的女孩子。”

“你……”

沈扶泽这下沙拉也不吃了,放下筷子冷冷瞪过来。

那脸上总是挂着的完美无缺的笑容终于有了破绽,金丝眼镜后,那双狭长美丽的眼睛里也隐约有了怒气。

看着这样的沈扶泽,许景末突然有了丝丝动容。

心脏,也开始狂跳。

这个总是用从容迷人的微笑和三分的不正经伪装自己的人,总算流露出假笑以外的表情。

他总算,会生气了。

许景末没有情绪的说着:“秦若是我的粉丝,试镜的时候认识的,我给她签过名,但也只签过名。那次试镜结束,她其实想约我吃饭,但是我跟你走了,这次拍完戏,她似乎也想约我吃晚饭,但是我现在正在跟你吃着晚饭。”

她知道沈扶泽在吃醋,按以往,她应该对此毫不在意,甚至还可以好好嘲笑一番。

可是,她不仅没有嘲笑,还对这件事情做出了解释。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