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小皇后第22章 身份免费在线阅读

小皇后第22章 身份免费在线阅读

昭仪乃九嫔之首,论位份,已有独享一宫的资格。

但蕙昭仪至今仍同德妃一同住在朝欢宫。

除却德妃和善、二人关系好外,亦有仰赖德妃相助的缘由。毕竟蕙昭仪家世不显,能升到这个位置,德妃功不可没。

对这个雍容敏慧的姐姐,蕙昭仪是真心敬爱。

因此,甫一回朝欢宫,蕙昭仪就敏锐察觉到了氛围的微妙,再看宫人神色,便知德妃心情不大好。

蕙昭仪只作不知,仍含笑朝德妃走去。

“姐姐。”她手中牵着静楠,“瞧,我带了位小娇客来。”

“哦?”德妃美目微转,看向了静楠。

小孩受了蕙昭仪教导,很有礼貌地问好,“娘娘好。”

小姑娘生得玉雪可爱,大眼乌黑明亮,眼睫长而浓密,因她注视的目光久了,慢慢地上下抖动了番。

肉乎乎的脸蛋也很有些福态,令人随时想捏一把。

是长辈都会喜欢的模样。

德妃露出了笑容,“好,你也好。”

随后问:“是哪家的小姑娘?”

“荀家。”蕙昭仪亲自把静楠抱上凳,转头道,“我瞧着这日头大,把人晒坏了可不好。陛下看着是要留荀家三郎用午膳的,时辰还早呢。”

荀家。这两个字让德妃本就不美妙的情绪往下沉了沉,面上并不显,吩咐人给小孩上寒瓜压出的汁儿。

寒瓜汁呈红色,味甜解暑,极受孩童的青睐。

静楠看着它,眨眨眼,满脸好奇。

“是喝的。”德妃耐心道,“你尝尝试试?”

静楠便用勺舀了口,寒瓜汁甫一入口,眼眸明显更亮了,又喝一口,“甜。”

小孩儿这奶绵绵的童音甚是治愈人,德妃微笑,“喜欢就好,还有很多呢。”

她早就从儿子口中得知,荀宴此次回京带回了个少年和小姑娘,起初以为是哪件案子的人证,如今见了人,方知自己多想了。

德妃笑道:“来,吃些点心。”

静楠在御书房便吃了点心,这会儿并不饿,便摇摇头拒绝,软声细气,“谢谢,静楠不饿。”

吃点心的话不过顺口一说罢了,小孩倒拒绝得认真,此举令德妃忍俊不禁。

想伸手摸摸小孩脑袋,发现一直不曾摘下的小帽子,德妃不由道:“这大热的天儿,戴什么帽子呢?”

说罢,就伸手去给她摘下,冷不丁的,光溜溜的小脑袋出现在了眼前。

静楠仰眸看着她,德妃呆住。

蕙昭仪同样惊讶,继而轻轻咳了咳,“这倒是……别出心裁了。”

德妃久经风浪,什么场面都见过,短暂的呆怔后,也反应了过来,“是啊。”

消息中倒是没说,小孩居然是刚从寺庙还俗的。

但这于她来说,也没什么差别。

她笑了数次,眉目间些许沉郁淡去,蕙昭仪道:“如何?姐姐,我便道是位小娇客吧。”

知道对方看出自己情绪不好,德妃领受了蕙昭仪心意,颔首道:“你有心了。”

德妃其实清楚蕙昭仪待这荀家小姑娘格外好的真正原因。

蕙昭仪的妹妹到了该议亲的年纪,前段时日正托人打听荀宴的情况,似有意结好。

荀家虽不富贵,但家风极好,荀宴本人亦是英杰,蕙昭仪那边会看上并不奇怪。

不过,这些与德妃干系不大,如此说了一句,他便看着静楠,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

见状,蕙昭仪悄然遣退宫人,只留二人和捧着寒瓜汁小口喝着的静楠,轻声道:“姐姐若有烦心事,不妨和我说说。”

说着一顿,咬了咬唇,“若是同陛下有关,我也可……”

她的唇被德妃伸指抵住,蕙昭仪抬首,撞入一双温柔的眼,“傻孩子,这种承诺也能乱说的。”

德妃幽幽叹了口气,“我烦心的,是大公主那边。”

在德妃低低的话语声中,整件事被缓缓道出。

大公主非德妃亲生,因其母妃早逝,便在年幼时被放在德妃膝下养育。

德妃行事周到,待她亲和如慈母,阖宫上下,无人可指摘。

三年前,大公主出宫建府,同年与建平侯嫡次子成婚,真正离开了德妃怀抱。

夫妇二人本恩爱有加,这一年来却不知为何,忽然闹了不快。驸马时常不回公主府,大公主亦不闻不问,旁人问起,便是一副冷若冰霜不欲多谈的模样。

德妃有心劝和,却得知大公主在数月前救下一男子,养在公主府中,如今同吃同住,姿态亲密,甚是胆大。

驸马目前还不晓得此事,若是知道了,不知会闹出什么事端。

蕙昭仪捂唇,发出极低的惊讶声,“殿下当真是……胡闹。”

时下对女子约束虽算不得严苛,但若传出养面首之事,到底不好听。

皇家、建平侯府的名声都会受影响。

“那男子是何人?”

德妃神色淡淡,“打听过,道是被阿苑救起后就失忆了,只知姓孙,南边儿口音,听着像夔州那边的。”

蕙昭仪眨眼,荀家三郎不正是刚从南边儿回来么?

涉及到大公主名声和建平侯府,蕙昭仪却不好轻易开口了。

德妃同她说,本也没想真得个什么好法儿,扯了扯嘴角,正要开口,被殿外传声打断——

“娘娘,陛下来了。”

二人目露惊讶,双双起身迎接。

***

皇帝同荀宴议事,稍不留意,便忘了时辰。

他停下喝茶时一问,方知已经到了午时一刻,顿时拍腿大叫,“坏了!圆圆定饿了。”

说罢,急匆匆领荀宴去寻人。

与他相反,荀宴倒不认为她会饿着。小孩看着呆,实则聪明得很,可不会委屈自己。

再者,那荷包中的珍藏,荀宴是心中有数的。

皇帝在前方大步走,荀宴便不急不忙地踱步。

待问过宫人,才知道静楠被带去朝欢宫了。

荀宴是外男,按理不该往后宫走动。但皇帝不这么想,儿子未光明正大认回,可在他心中早已认了多年,便丝毫升不起外臣需要避讳后妃的想法。

被荀宴阻止后,皇帝还嗤他一声古板,他作为一国之君,让他们陪着用顿午膳怎么了?

身份一事,只要他允了,有何不合规矩?

随后,不容拒绝地带着人往朝欢宫来。

二妃对荀宴的出现有些许诧异,很快恢复镇定,齐齐给皇帝请安。

“朕说呢,到处都寻不到人,原来是跑德妃这宫里来了。”皇帝笑着,直接抱起了静楠,将她高高举起,“小贪吃鬼,抛下朕和你阿宴哥哥,独自来这里吃美食。”

“没有。”乍然升到空中,小孩脚不安地蹬了蹬,却还认真向皇帝解释,“没有吃。”

糕点确实是没吃的,皇帝眼风扫过,“没吃,那喝了没呀?”

……

小孩和他对视一眼,然后低下了脑袋,状似认错的模样让皇帝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德妃暗暗惊讶,在宫中多年,陛下这情态甚是少见。

一国之君尊贵自持,何曾如此情绪外露过。

她柔声问:“午膳刚备好,陛下要在此用膳吗?”

皇帝本就做了这个打算,当即颔首,不忘示意荀宴一同跟上。

他迈开了脚步,小孩却还在他怀中,久不被放下,已经不自觉挣扎起来,大大的眼睛望向了荀宴。

皇帝一顿,故作凶态,“怎么,不想要朕?那要谁啊?”

“哥哥。”小孩回答得毫不犹豫。

“……”皇帝语噎,方才确实忘了这孩子的耿直。

蕙昭仪轻轻一笑,打圆场,“小孩子么,自是更习惯熟悉的人。陛下威严赫赫,想来她有些怕呢。”

“她会怕才是奇了。”虽如此说道,皇帝还是把小孩交给了荀宴,由他牵着上膳桌。

宫廷御食,自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

满桌望去,道道佳肴皆色香味俱全,令人食指大动。

皇帝用膳的喜好同荀家相似,所谓“食不言”的规矩甚少遵守,膳桌若无声无息,他便味同嚼蜡。

荀宴话少,他自然清楚,也不强迫儿子,便专心逗小孩,偶尔同二妃说两句。

静楠却是最爱吃的,一再被打搅,饶是小孩的好脾性也很委屈,想了想,伸手夹起一个大大的肉丸子递给皇帝。

“给朕的?”皇帝惊喜道。

点点头,静楠憋出一字,“吵。”

意思大概是,认真吃饭,不许吵。

话出,周遭寂静了阵,众人颇有些震惊地瞧了过来。

本以为陛下会觉得小孩不懂事,却没想怔愣一瞬,他笑意竟丝毫未减,略一颔首,“朕不吵圆圆了,认真吃。”

**

朝欢宫的这顿午膳,宾主尽欢。

“娇妻爱子”在侧,皇帝心情久违地明朗,回了御书房后不忘赐下了一批赏赐。

蕙昭仪难得歆羡道:“看来陛下当真喜欢孩子。”

方才在膳桌上,她亲眼见证了陛下是如何宠爱荀家的小姑娘,瞧那模样,只怕要骑到头上去也是同意的。

蕙昭仪虽说年轻,但也不由动了诞育皇嗣的心。

“大概是。”德妃听罢,随口应了一句,眸中含着深思。

以午休为由同蕙昭仪分开,德妃久坐在凳上不语,手指无意识地抚弄袖口。

奶嬷嬷看在眼中,上前一步,轻声道:“娘娘可是看出什么了?”

“谭姨也是?”德妃抬首,秀眉微微蹙着,“但按理来说是不应当的。”

原来,德妃同奶嬷嬷同时注意到了小姑娘挂在脖间的玉佩,不过一晃而过,其上独特的花纹却叫二人同时吃了一惊。

那花纹很是特别,需命匠工先刻出绣球纹路,再染上紫色汁液,顶端镶金,由红线串成。

这种玉佩,宫内的皇子公主们皆有一块,乃陛下数年前心血来潮时命人所制。

陛下曾道:此玉佩为皇嗣象征,若有一日遇险,可持它向当地官府求助。

但若是旁人拿了它去官府,稍有不慎,却会招致杀身之祸。

如此特殊的玉佩,德妃竟在那个被荀宴救下的小姑娘身上瞧见了。

这样惊人的发现,令她自然而然想到了,这莫非是小公主?

她自是不知,这玉佩的来由,不过是一位老父亲想赠与儿子被拒绝,只能转而给了喜爱的小姑娘。

皇帝玉佩没给成,备觉委屈,又想:反正圆圆也是要养在荀家的,儿子疼爱她如亲妹,给她也无甚区别。

在德妃这儿,不免就对静楠身世生疑。

但她不明白的一点是,“如果真是陛下血脉,为何不认回宫,反而要放在荀家?多一个小公主而已,掀不起什么风浪。”

奶嬷嬷一顿苦思,亦不得其解,只能道:“兴许有不好为人所知的缘由吧。”

只能如此解释了。

主仆二人对视一眼,默契地将此事略过。

再度沉默一阵,德妃注视着檀木架上的袅袅云烟,忽而笑了,“说起来,那双大眼睛同陛下倒真有几分相像。”

“谁说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