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男主总脑补我暗恋他第3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男主总脑补我暗恋他第3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栖陵眼底有几分不悦,看到慕寒有些发红的眼,那份不悦莫名淡了几分。

俊脸上掠过一丝不自在。

她倒是忠心耿耿。

栖陵蹙眉想起陆非曾说的话。或许他不该将慕寒安排在身边。

转念又想到慕寒在一众暗卫天赋异禀,剑术超群。

他多看了慕寒一眼。

也罢。若当真有别的心思,早日掐灭才是。

慕寒:不知道这迷烟里放的是什么,眼疼。

“殿下?您口渴么?这附近有条小溪。”

看殿下唇边有些发干,陆九儿忍不住问道。早在白天她便在四周发现不远处有一条小溪。

栖陵眼底有些嫌弃,将他包扎得不堪也就罢了,竟然要让他喝溪水?简直放肆!

口中却破天荒的道:“可。”

这引来了慕寒的另眼,不愧是女主!竟然能让这种洁癖喝溪水!牛批!

陆九儿起身,看着面前浓浓的黑夜,心底有些胆怯,可是想到方才姑娘那般无畏挡在他们面前,咬了咬牙还是起身去了。

慕寒默默翻了翻柴火,火堆里蹦着火星。

栖陵脸色有些发臭:“你的水囊。”

慕寒缓缓抬眼:?

栖陵看她一副怔楞的模样,内心微嗤。溪水和贴身侍女的水囊,他自然要选后者了。他肯喝她的水囊,这女人定然受宠若惊,定会是要多想,女人果真麻烦。

“殿下,这是我喝过的。”

慕寒重复了一遍,确定自己没有幻听。

这个龟毛怪竟然要喝她的水囊!!?疯了么!!

“怎么?你要拒绝本王?”

他声调冷了几分,内心冷嗤。

呵!女人。欲擒故纵的手段本王早就见过不知多少遍了。

‘受宠若惊’的某人内心mmp了半天,得,你是主子。

从腰间解下水囊不情不愿的递给他。

陆九儿回来的时候,手里捧着溪水小心翼翼靠近,口中喊着殿下。

马上到的时候没看清被脚下的一根树枝绊倒,恰好摔在栖陵腿上。

于是栖陵的裤子上莫名深了一大块。

原本遭受缠胸折磨再次遭受湿.身痛楚的栖陵:“…"

内心不是很通畅的慕寒突然就通畅了。

陆九儿满脸通红的爬起来,连忙道歉。

栖陵额头的筋跳了跳,深吸一口气,毕竟她多半是陆老的女儿,要做好关系。

陆九儿内心愧疚,低头做好了被责备的准备。

结果等了半天,栖陵只是挪开了视线。

“无事。”

想当初因为把茶杯位置摆错被殿下眼神吓哭的几个婢女,如今陆九儿竟然能让他忍下来!

在慕寒眼里,黑夜中陆九儿仿佛身后散发出了巨大的光芒。

女主光环!牛批!

此处距离京城还有段距离,根据栖陵的伤势不宜赶路。三人只能缓缓上路,费时费力还费钱。

栖陵和陆九儿此行去皇宫身上自然不会携带钱财。

慕寒沉默:我有但我不想说。

身为皇子,身上虽没有现钱但怎么能没有值钱的东西呢!?

面临窘境的栖陵默默拿出了自己的玉佩,令慕寒拿着玉去附近的村落换些钱财,租马车赶路。

只要到了京城与人接应,接下来的一切自然迎刃而解。

慕寒拿着玉佩走在路上,迎着光观察玉的色泽质感。

此等上乘绝佳的好玉何止千金!

若是用这块玉来换一辆破马车,简直暴殄天物!

于是慕寒便替殿下将这块玉收入囊中,用自己的钱租了车马和便衣。

慕寒平日穿的便是普通的便衣,自然不必换衣服。

日正中午,慕寒斜身靠在树上,等着两人轮流进马车换衣裳。

陆九儿换好后与栖陵对视一眼,小脸一红,有些不大好意思。

栖陵拿着衣裳,也是小脸一红,内心嫌恶,也不知道这衣裳被什么人穿过,一口气噎住没缓过来。

此处距离京城不远,马车半日便可赶到。

原本以为一路顺风顺水,可屋漏偏逢连夜雨,在皇城不远处还能遇上个打劫的。

“少爷,您确定没搞错么?”

奴仆感觉到驾车女人如刀的视线,内心很忐忑。

“不可能。这辆车必定可疑!你见过长得那么好看的马夫么?”

他口中的少爷手环大宝剑,一脸凝重的分析。

“这…”奴仆犹豫迟疑。

司马飞元眸子一眯:“怎么?怀疑小爷?”

奴仆战战兢兢摇头,心底累如老牛。

前几日少爷买了些江湖话本,譬如《论天下第一是如何炼成的!》《武林盟主之死》、《如何成为江湖第一神探》等等。

突然迷恋上了乱七八糟的推理,口称已自学成才背着老爷偷偷出来,美名其曰闯荡江湖。

刚出门便遇上了这辆马车,一下子就上头了。

亏得少爷自小习武,只要不遇上什么高手大概是吃不了什么亏。

马车遇到了状况突然停下来,一只手掀开车帘,看到来者。

栖陵眸光微深,难道是齐老的人,看来齐老定是要除去陆九儿。

他本用陆九儿与陆大人交好,却被齐老处处阻拦。若是陆大人知道了自己遗落在外的女儿被人这般追杀,不知是何反应。

栖陵唇边掠起一丝冷笑。

司马飞元暗暗道:“看到了没有,车夫这么好看,妻妾这般平平,一定有诈!”

奴仆一脸僵笑,这回不知道又要得罪什么人了。保佑不是什么皇权贵胄。

慕寒收回大量的视线,这人一看便是某些官家子弟,除了大宝剑上的宝石有点闪眼没啥特别。

“他们的方向是从燕云山庒而来,却坐着这般普通的马车。一定是皇家重要的人逃出来了!”

司马飞元摸着下巴依靠理性的逻辑和判断分析了一番。

奴仆:“那么说车里坐着的就是?”

“不!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那个架马车的或许就是哪个在逃公主!”

司马飞元一脸笃定,话本里都是这么写的!

奴仆:且不论为什么公主放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不要反而出逃。公主驾车,奴仆在车里坐着倒是第一次听说。

看两人叨叨个不停,林里刮来了一阵风,刺的眼睛难受。

慕寒面上冷冰冰,内心mmmp:这些官二代在家里是闲的蛋疼没事出来打劫么?打劫就算了哔哔个没完没了了。

看着司马飞元目光落在陆九儿身上,栖陵越发觉得这是齐老的人。

栖陵护在陆九儿身前,眸光一片冰寒。

“若是抢人,怕是阁下要落空了。”

“呵!你当小爷瞎了么?以为小爷看不出来!外面这个才是吧!”

栖陵果断放下了车帘,齐老的人果真脑子个个有问题。

陆九儿一脸不明所以,他们到底在说什么?要抢谁?!!

慕寒懒得再听他在哔哔,直接抽剑下马。

拥有着野狗般想象力的司马飞元抱剑思量,没想到这公主竟然还会舞枪弄剑,有个性!想他十年练武,怎么可能打不过一个女人!不过看这公主长得花容月貌,他可是个怜香惜玉之人。

忍不住调戏道:“姑娘可有婚配?若是没有,小爷倒是可以下手轻点。”

车内的栖陵俊脸一黑。脑子有问题便罢了,还胆敢肖想他的侍女!

司马飞元摩挲着大宝剑,内心暗喜。出门一趟指不定还能娶回来一个公主。想到一会就要上演一出公主拜倒在他脚下的场景,内心忍不住一阵激动。

慕寒没说话提着剑,面无表情盯着他。

眼看美人对自己不太感冒,司马飞元脸上有点挂不住,冷哼一声。

“心中无女人,出剑如有神!”

立马展示出了自己苦练多年的一斩杀,一顿操作猛如虎,势如破竹直.捣黄龙。

只是还没碰到人衣角,眼前只觉银光乍现,铿锵清脆的一声。

他心爱的大宝剑竟然直接被断成了两半。

慕寒提剑回鞘,凉了那货一眼,呵,就这。

这一眼伤害性不高,侮辱性极强。

自小顺风顺水第一次遭逢打击的司马少爷:“…”

眼睁睁看着她跃身上马,一声轻喝,洋洋而去。

奴仆唤了几声没反应的少爷,内心感慨万千。

只有经历这些,少爷才能明白什么叫江湖险恶。

——

再赶段路不远便是京城,可偏偏栖陵突然高烧起来。

慕寒只得就近找了间客栈先作休息,她的任务便是保护男主安全,若是男主烧没了,她也就玩完了。

陆九儿不断用凉水给栖陵降温,内心一片焦灼,怎么还不降温?

慕寒在旁边看的也很焦灼,她怎么就是想不到人体降温呢?

两人一抱,省钱又省药,还省得她跑腿。

期间慕寒借口溜出去了几次,打算给陆九儿点发挥空间,没一会就被陆九儿给慌张的找回来。

慕寒:“…”

到底这里偏僻,没有医馆,只能靠擦拭来降温。

慕寒动作越发慢下来,感到眼睛越来越不舒服,定是那迷烟里掺了点别的东西。

陆九儿便善解人意地守夜。

夜里栖陵醒来时刚好看到趴在床边睡着的陆九儿,目光见到一旁的手帕和水盆,目光移向环剑倚在梁柱边的慕寒,神色一怔。

夜色浓郁,四周静谧无声。月光落在她的侧颊,只见她羽睫微颤,脸颊上布着浅浅的泪痕。

栖陵收回目光,平日里她多半沉默内敛,倒是把他的性命看的如此重要。

眼睛干涩难受的慕寒磨牙:下次别让她逮住那群狗玩意。日…眼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