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你嗑的cphe啦第4章免费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

你嗑的cphe啦第4章免费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

一段广告过后,节目到了游戏环节。

殷韵越往下看,越觉得不对劲,明明第一轮是她和季从洲搭档,但节目组却全剪了,只放了她和祁魏搭档的部分。

她避开父母,回到卧室,打开向浅的对话框:【看节目没?】

向浅:【看了上热搜的部分】

殷韵一脸黑线,暗暗腹诽这速度真够快的。

“殷韵祁魏篮球”新的热搜,她点进去一看,无非就是营销号发了一段他们俩投篮的节目视频,再加了一个吸人眼球的标题。

底下的热评也充满水军的气息,她深吸一口气平复怒火,期待了一个月,没想到结局会这样,也不知道是哪方的操作,总之完全败光了她的好感。

这事唯一的好处就是她终于有借口找季从洲聊天了。

殷:【有没有看节目啊?】

季:【没。怎么了?】

殷:【他们把我和你一起游戏的环节都剪了】

【气人.jpg】

季从洲疑惑,严重怀疑她站错队了。

季:【没事,习惯就好】

殷韵鼻子酸酸的,就算她出道即巅峰,也多少经历过一些操蛋的事,而季从洲入行比她久,受的委屈肯定比她多。

殷:【明明我们那段很好笑】

录制的时候,她想让季从洲多一些镜头,所以游戏时一直与他互动。一开始她假装听不懂规则,让他多说两次,后来又故意接不住球,偷偷延长游戏时间,可惜她的这些小心思全都徒劳了。

季:【为什么选我?】

新消息蹦出,殷韵紧张地咽了咽口水,该怎么回呢?

因为你长得帅?身材好?

因为很久以前我就喜欢你了?

因为我想追你……

不行,太直接了,她一次次否定自己输入的回答。

殷:【看你身材不错的样子】

季:【好眼力】

殷韵收到回复后才发现自己把原本要删的内容发出去了,瞬间五雷轰顶,那句话怎么看怎么猥琐。

完了,这下说不清了。

她颓丧了几分钟,想起了慈善晚宴,瞬间满血复活。

殷:【慈善晚宴你会去吧?】

季:【会去】

这次,他秒回了,殷韵的心头蹦出一些小喜悦。

殷:【那我把上次拿错的礼物还给你】

季:【好】

殷:【到时候见】

【晚安】

最后一条消息也让季从洲的心跳重了一拍,这是他的人生中收到的第一个“晚安”,不仅如此,对方还是公认的女神。

他是不是也要回一个?

季:【晚安】

同样的字眼,另一头的殷韵则表现得更激动些,她举着手机在床上打了几个滚,之前的那点糟心事早已烟消云散。

再过两天就是殷韵心心念念的晚宴了,团队为她准备了一套十分华丽的浅蓝色鱼鳞亮片拖地裙。

“就算在别人的地盘上,我们的气势也绝对不能输!”服装师小贾边帮她绑带边振振有词。

向浅往后退了几步,打量了一番后,满意地点评到,“不错,昨天我还担心亮片太多会显得俗气。”

“俗气这个词和我们韵姐完全不搭边,好吧?”旁边的化妆师接话到。

殷韵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仙气是仙气,但会不会太显眼了?她的问题一说出口,身边几位都翻起了白眼。

“哇,好好看啊!”门外传来甜美的女声,于释带着秘书安易走了进来。

“于总。”刚才还在嬉笑的大伙儿一下子都严肃了。

“你们怎么来了?”殷韵私下和两位关系要好,完全没把他们当上司看待。

特别是安易,已经熟络地跟亲姐妹一样了,“刚好来这边视察,顺带看看你喽。”

“来看看你脑子是不是抽了,居然去参加禾吉的活动?”于释嫌弃地说,他并不是责怪殷韵,更多的是朋友之间的调侃。

殷韵随口而出,“钱太多,花不完,多多做慈善。”

“殷韵也是为了公司着想嘛。”安易朝她挤了挤眼睛。

于释一撇嘴,“安秘书,我才是你上司。”

“干嘛?敢欺负我家安姐?”殷韵帮着回话。

“我哪敢和巨星斗嘴,走啦。”于释没好气地拽了一下安易的手,大老板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殷韵的目光追随着门口小声拌嘴的两位,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慈善晚宴,众星云集,摄影师们早早等候在红毯边上。

黑色跑车缓缓驶进现场,殷韵拉着裙摆优雅地走到红毯中央,浅蓝色亮片礼服衬得她格外耀眼。

“让我们欢迎下一位入场嘉宾——殷韵!”主持人卖力地喊到。

她面带微笑,从容不迫,不时向过道边上的人群摇手招呼,所有的闪光灯、摄像机都对准了她。

“看这边!这里!”摄影师们用喊叫来显示自己的存在,过不了多久,他们的照片必定出现在热搜上。

走红毯对殷韵来说是家常便饭,她熟练地摆出私底下训练过数千次的姿势,这些仿佛已经刻进了她的DNA。

为了维护秩序,宴会厅里只能进被邀请的嘉宾,艺人们随行的工作人员都被拒之门外。

殷韵和同桌的几位艺人都不熟,打完招呼后就无聊地左顾右盼,寻找熟悉的身影。

不会没来吧?她把坐在前面几桌的人都研究透了,依旧没见着想见的人。

手机和工作人员都不在身边,此刻的她又无助又泄气。主持人的报幕她完全不关心,满腔的期望和全场灯光一起暗了下去。

突然,周围掌声雷动,一束光落到舞台上,殷韵收回视线,看清台上的人后,落入谷底的心立刻揪了起来。

天,他怎么那么帅!

她的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双眼紧紧盯住台上的季从洲,他带给她的惊艳大概只能用“君子世无双”来形容。

“唰——”又一束光落下,姜路印入眼帘。

殷韵一下子慌了神,怎么回事,不会要……

果不其然,耳熟能详的伴奏响了起来,一首经典的男女对唱情歌。

殷韵不可置信地皱起眉头,为什么要这么对她?为什么偏偏是她最讨厌的姜路?……

她在心底向老天爷发出几百个疑问,可惜他老人家压根没上线。早知道就不来了,她垂下头,黑暗中没有人知道她有多颓丧。

之后,即便是上台合影她也是心不在焉。

晚会持续了四十分钟就结束了,宴会厅外围满了记者,因为不是主场,团队并没有为她安排采访。她一出来,向浅和助理小陶就将她护住,快速带她离开了现场。

后台,艺人们有专属的休息室,殷韵脱下晚礼服,换上牛仔裤、黑色衬衣,把原先盘好的头发放了下来,尽量让自己和外面那些记者们的穿着相似。

整理好一切,她捂着肚子,从换衣间快走出去,着急地对小陶说:“快陪我去趟厕所!”

正在看手机信息的向浅只听到了关门声,压根没反应过来。

“东西带出来了?”小陶一步三回头,生怕被人看到。

殷韵从衣服里掏出一个纸袋子,这是刚才小陶给她递换衣服的时候放进去的。

“我就帮你这一次,让向姐知道了肯定开除我。”

殷韵掖了掖衣领,用手挡住脸,“放心,有我罩着。”

昨晚,她和季从洲约好在顶楼拐角的小天台见面,把上次拿错的礼物还给他。

地方很隐蔽,再加上这个点其他艺人都在做采访,楼道里来往的人非常少。

按照计划,小陶守在外面,“你快点啊。”

“你也多注意。”说完,殷韵推门而入。

天台比想象中的大,夜风清凉,季从洲倚在栏杆处,他也换了一身休闲装,看到她进来,朝她微微一笑。

“等很久了吧?”

“刚来。”

殷韵环顾四周,觉得新鲜,“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

“以前在这里打过工。”季从洲好像并不忌讳她。

对于他的过去,殷韵自以为了解详细,可听到这回答她愣了一下才把手里的黑色纸袋子递给他,“里面好像有一个盲盒,还有封信。”

“谢谢。”

“应该的。”

他们之间只有客套话,这和殷韵想象的画面完全不同,昨晚她明明想了很多话题,可现在脑子里怎么一片空白?

“你今天很好看。”季从洲先打破了僵局。

刚才因为紧张不敢正眼看他的殷韵突然抬起头,害羞又有些不可思议地问他,“真的吗?”

季从洲的脸上漾着笑意,为了印证自己的观点,他拿出手机,点开微博,“都上热搜了。”

“我看看。”殷韵并不接过手机,只是向前一小步凑近他,看了几张照片后,说到:“你唱歌也不错啊,不过,我觉得那首歌更适合独唱。”她并不隐藏自己的小心思。

“嗯,我也觉得。”季从洲应和到。

没想到自己毫无逻辑的观点会得到认可,殷韵心里有点小得意。

“有时间吃夜宵吗?”说完她又觉得不妥,重新组织语言,“不是,还……”

“下次吧,我请你。”没有地点、没有时间的约定通常是客套,但季从洲说的很真诚。

站在外面守岗的小陶往里多看了几眼,殷韵接收到信息,算算时间也觉得不能再留了,爽快地答应:“好啊,等你消息,拜拜。”她说得急,一路小跑了出去。

站在原地的季从洲目送她离去的背影,脸上依恋着笑意。

他第一次知道殷韵是在A大的宣传片上,她长相清丽,像是博物馆里的白瓷,清韵脱俗,不食人间烟火,但一颦一笑又很灵动。看完片子,他在网上也查了一些关于她的消息,得知她要进娱乐圈,还替她感到不值。

后来,她一夜爆红,一路顺风顺水,他却没再过多关注,关于她的新闻,好的坏的,他都是匆匆一瞥全当消遣。

直到上次一起录综艺,他发现原来她和他想像的完全不一样,做事风风火火,没有半点生人勿近的架子,想要什么也完全不掩饰。

他打开纸袋子,抽出里面的信封,纸上只写了一句简短的话,“请继续加油,未来可期!”

他又翻看了一下纸袋子和里面的盲盒,别说“季从洲”了,就是这三个字里的任何一个都没出现在其中,他的心底发出深深的困惑,她到底是从哪里看出这礼物是送给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