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病娇表哥为我折腰第18章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病娇表哥为我折腰第18章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昨夜心力交瘁,温令儿草草洗漱便上了榻,然而心事重重,一夜翻来覆去,早间醒来时,顶着两个黑眼圈,正看着窗外投射进来的日光发呆,想着昨日之事,就听得只听得门口一阵声音。

“姑娘,您可醒了?”

温令儿应了一声,懒懒躺在榻上,心里不畅快,抱着软靠枕就是一阵捶打,嘴里骂骂咧咧,将霍祁年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她如今处境越发艰难,当下唯一之计就是努力攒钱,然后光明正大底气十足离开将军府,然而她如今不仅差钱,也差一阵东风。

“姑娘,你别把自己气坏了,昨日大公子这番举动到底是让您看清楚了他的真面目,之后躲着一些便是。”纤云一边给温令儿准备洗漱用具,一边叹气道。

“怪我有眼无珠,竟被蒙蔽了这么久,以前就当是年少无知,以后我就是从京都最高的楼跳下去,也不想给他有丝毫瓜葛!”温令儿言罢,气得小脸通红,又猛地捶打了软枕一番。

正当温令儿怏怏靠在榻上时,弄巧进来道:“姑娘,大夫人的院子来人了!”

温令儿闻言只觉得一阵头疼,昨日才送走两个祖宗,现在这祖宗的祖宗来了,还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她叹了一口气,将被子蒙在头上,瓮声瓮气道:“纤云,你去看看是何事,就说我方才受了惊吓,身子不适,无法见人。”

纤云看着察觉到姑娘的不耐之意,自然是明白,连忙点了点头,掩门便走了出去。

温令儿眉头微蹙,待纤云离开后,她翻来覆去,起身下榻,走到妆镜前,看着桌上摆着的人偶,心烦意乱,将人偶如数推到,长叹了一口气。

温令儿看着桌上的精致人偶,这还是兄姐送给她的生辰礼物,然而如今兄姐下落不明,自己也身陷囹圄,挣脱不得。

不过一会儿,便听得门外传来纤云的声音道:“姑娘,大夫人身边的秋嬷嬷来了,有话对您说,如今在偏厅等着呢。”

温令儿闻言眼底染了一丝冷意,叹了口气,只得从榻上起身,整了整衣衫,随意将长发挽在脑后,出门往偏厅而去。

她刚到门口,便看到秋嬷嬷身边跟着两个丫鬟,手里捧着托盘,以步覆之,不知里头装了什么东西。

“老奴见过表姑娘,原想着时间不早了,没想到还是打扰了您休息,请您勿怪。”秋嬷嬷一看到温令儿一副刚睡醒的模样,心里极为不悦,眼前人压根未曾将她放在眼里。

秋嬷嬷虽然语气恭敬,可心底却是不将温令儿放在心上的,这番话不过是拐着弯批评温令儿没有规矩。

“嬷嬷客气了,我身子不适,劳您惦记,不知您为何而来?”温令儿品出了秋嬷嬷言语中的嘲讽和不屑,她也不恼,只自顾自说着,便坐在一旁用茶。

这秋嬷嬷是大夫人的贴身嬷嬷,自然是以大夫人为尊,大夫人不喜欢温令儿,她肯定也不喜欢,以及附带一份厌恶之情。

“老奴奉大夫人之命给您送了衣衫和首饰来,五日后大夫人会带着府里姑娘去宰相府参加花宴,您也在邀请之列,故大夫人让您好好准备,别丢了将军府的颜面。”秋嬷嬷言罢,朝着身后两个丫鬟点了点头,那两个丫鬟心领神会,将手中托盘放在桌上。

温令儿看着桌上以绸布覆盖的衣衫首饰,继而收回目光,淡淡道:“那就嬷嬷代我问候大夫人,感谢大夫人的顾念之情,令儿一定好好准备,绝不丢将军府的颜面。”

秋嬷嬷看着少女软声细语的模样,眼底露出几分光亮,瞧着她意料之中的受宠若惊的模样,她眼底染了几分深意,继而点了点头,带着丫鬟离开。

此时弄巧和纤云捧着两个托盘,脸上带着笑意,若自家姑娘真能去参加花宴,就是一个寻得良婿的好机会!

“不必开心,这件事怕是没那么简单。”温令儿看着秋嬷嬷的背影,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纤云微顿,疑惑道:“姑娘,这不是您心心盼盼的好事吗,怎么不见您开心?”

温令儿闻言抬眼,便看到两个丫鬟手里的托盘,她掀开一看,分别装着一套裙衫和头面,她整颗心提了一下,疑惑道:“若真是单纯地参加宴会就好了。”

“奴婢不太明白姑娘话中何意?”弄巧和纤云对视了一眼,两人齐声问道。

“这一年来大夫人对我态度如何?”自打她进了将军府,从未跟着大夫人参加过什么宴会,便是真有宴会,也轮不到她参加,如今怎地想起她了?

“不冷不热,对您应当是厌恶多过喜欢的,这和您去参加宴会有何关系?”弄巧挠了挠头,疑惑问道。

温令儿抚着托盘里的裙衫,眼底深意尽显,慢条斯理道:“一个极为厌恶你的人,突然让你跟着她去参加宴会,你觉得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姑娘,您的意思是大夫人心怀……”弄巧看着温令儿的目光,当下就噤了声,她捂着嘴,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先将东西放着,你且去打听打听一下可是确有其事。”温令儿不是不愿意出席宴会,然而若那是个鸿门宴,可就另当别论了。

弄巧连忙点了点头。退了出去,纤云看着自家姑娘严肃的小脸,想到方才她被程家姑娘陷害的场景,不由心神一颤,连忙道:“主子,可是出了什么问题?”

“没什么问题,我怕到时候宴会出了什么问题,我不过是一个从雁城来的穷小姐罢了,怎地会在宰相夫人的邀请之列?”温令儿并非贬低自己,而是这京都的大多人不会做对自己不利之事,大夫人更是如此。

“姑娘是担心大夫人故意将这个消息告诉您,到时候若是真的去了宴会,若要看帖子时,您不在其中?”纤云言罢,脸色变了变。

温令儿闻言,眼底露出几分赞许之意,不愧是跟着自己这么多年人,一点就通,她一边抚着头面,一边道:“若到时候在宰相府门口出了糗,那可真是丢尽了脸。”

到时候宰相府为了好看,自然会允许自己参加宴会,就算有人说大夫人什么,最后反而会将所有责任推到自己身上。

“姑娘,这可怎么办,若要是大夫人执意您参加宴会,那怕是无法拒绝。”纤云听得自家姑娘一番话,只觉得背后冷汗直冒,她还真没有想的这样深,若自家姑娘的名声败坏了,别说嫁人了,以后怕是在京都都待不下去。

“既来之则安之,若这个宴会非去不可,那就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温令儿抚摸着托盘里的衣裙,虽然不显眼,可却是正粉色,而且那套翡翠头面瞧着价格不菲。

她眼底闪过一丝深意,若这真是大夫人的意思,那还真是让她意外,大夫人的意思不言而喻,不过若是将计就计,说不定会有额外收获。

就在温令儿正在想着如何应对此事时,她看到了自己戴着的指环,既然莲露有此等功效,那自己何不利用起来。

她之前以为这枚指环只有固定时间才会渗出莲露,然而她发现其实莲露随时可渗出来,只需要将指环转到指定位置便可,就好比今天接过陈若静的荷包时,黄色的莲蕊刚好正对着荷包,所以便会有所异样。

另外两种颜色的莲露她还并未使用,温令儿想了想,便起身下榻,走到院子里,纤云跟在身后,看着自家姑娘走向花圃处,弯下腰便打算端起花盆,连忙道:“姑娘,您要拿什么,奴婢帮您。”

温令儿满心想着莲露,差点忘了纤云在一旁,既然这莲露又治愈的功效,那若是能加进日常用品之中应是一个赚钱的好法子。

温令儿灵机一动,笑道:“云儿,你去找找从雁城带来的羊奶香露。”

“姑娘,怎地提到了羊奶香露?您不是说大公子不喜欢……”

“云儿,不必再提他,如今我也没有时间想着儿女情长,我只指望着早点离开此处。”温令儿脸色微凝,言罢,将花圃里的两盆茉莉花端了出来。

纤云定定看着自家姑娘,彻底松了一口气,眼底染了笑意,高声道:“好,奴婢省得了!”

温令儿待纤云离开后便飞快转了转指环的白色莲蕊,不过一瞬,浓如羊奶的珠白莲露渗出来,温令儿朝着茉莉花的根部滴了莲露,继而将花放在固定的位置。

另一盆花亦是如此,不过莲露呈现的是犹如琉璃一般晶莹剔透的粉莲露,颜色极美,让人移不开目光,温令儿看着莲露渗入土壤中,面上带了几分笑意。

她之前真的太傻了,只顾着等待,压根没注意到这也是一种验证的方法,不知陈氏那边如何,若莲露对陈氏的手伤有效,那自己也算是能多一个盟友。

就在温令儿忙的热火朝天时,弄巧回来了,神色匆忙,她看到自家姑娘天真烂漫的模样,想到方才打听来的事,便是打心底心疼温令儿。

“巧儿,你回来了?脸色怎地如此难看,先去歇一歇。”温令儿看着弄巧脸色极差,心里一沉,大概知道结果了。

弄巧闻言,只觉得鼻子一酸,泪水忍不住盈满眼眶,她别过脸吸了吸鼻子,将哭意压下去,缓了缓道:“谢姑娘担心,奴婢没事。”

“你别急,将打听的事说来便是。”温令儿并不失落,将军府对她如何,她自然是知道的,走到一旁的桌子旁,给弄巧倒了杯茶水。

“姑娘,奴婢按照您的吩咐去打听了,宰相府的确是要举办送花神的宴会,不过邀请在列的姑娘是一人一帖,而非一府一帖!”弄巧这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讲究的府邸,不过如此一来,自家姑娘怕是无缘宴会了。

“那同我的猜测约摸一致,大夫人许是想趁此将我彻底击溃,若我真的不明所以跟着去了,送花神那日怕是会丢尽了脸。”温令儿喝了一口茶,看着那两盆茉莉花,眼底皆是一片深意。

大夫人怕是还以为她如同以前一样,不顾一切往前冲,为了在京都闺秀中混得一席之地,若是能识得贵人,她便能如愿嫁给霍祁年。

以前她的确这般想过,不过如今,还是赚钱更紧要。

此时纤云笑着端着东西走来道:“姑娘,您看奴婢还找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