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反派你不要过来啊第9章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反派你不要过来啊第9章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他不出手,是因为已经不需要了。”

话落,狂风大作,湖面涌起惊涛骇浪,赵沉临的指尖轻轻一抬,如一道巨斧轰然劈下,漆黑的水面被劈开,两道巨型瀑布缓缓拉开。

黑夜被月色撩起一角,逐渐掀开,视野愈发明朗,在湖底深处,有一人躺在泥沼之中,一半的身子都被泥沙淹没,只露出了半张脸还有一片红色的衣角,她的眼睛睁着,只是失去了光彩。

即便离得远,沈乔还是认出来了,湖底之人,分明是贺晴。

雨雾纷纷扬扬,淋得她心底发凉,不由地捏住了赵沉临略带湿意的衣角。

那、那那那那贺府那一位“贺晴”就是……

她回想起这几日与“贺晴”相处的片段,只觉得毛骨悚然。难怪今晚淫/魔没有幻化成赵沉临来找她,她都跑到淫/魔面前去说了这回事,人家还会来自投罗网吗?

“终于逮到了。”

沈乔回头,只见黑色的身影像雾一样,瞬间消散在空气中。

他去找淫/魔了!

“主子!你不带上她……么……”

赵沉临走得急,哪里还有他的影子?沈乔看了眼湖底的尸体,觉得一阵阵头疼。

淫/魔狡诈,肯定不会承认自己的身份,所以贺家主定会护下那个“贺晴”,而赵沉临又是“挡我者死”的那类人,到时候打起来,贺家在他手里还能有活口?

唉,那赵沉临手里又要多沾上几百条无辜的性命了。

杀孽太重真的不好啊,毕竟我现在在他手底下做事,这样搞得我也很反派了不是?

湖面上分开的水面失了力量的控制,开始合并回去,巨浪打了过来,小黑腾空避开,沈乔离开翻涌的湖面越来越远,眼看贺晴再一次被湖水吞噬。

“小黑,带我下去。”

小黑倒是听话,立马俯冲往下,沈乔紧紧抱着龙角,在进入水里之前,捏住鼻子,深深地吸了口气。

水中的视野还算清晰,只是波流汹涌,沈乔只能借小黑的力量潜到湖底。

贺晴还是被半埋在土里,沈乔把她半开的眼睛给轻轻阖上,再刨开覆在她身上的沙土,许是修真之人体质不同凡人,尸体在水中泡了大半个月,没有丝毫腐烂的痕迹,只是皮肤惨白,已不像活人。

沈乔架住她的双肩用力拖了一下,没拖动,小黑很自觉地低头咬住贺晴,帮着将人拖了出来。

沈乔爬上小黑的脊背,指了指头顶,示意可以上去了。

“哗。”

小黑背上托着一人,嘴里叼着一人,跃出了水面,沈乔抹了把脸:“小黑,快,我们去贺家,用你最快的速度!”

夜色正浓,贺府里静悄悄的,半空中黑雾一闪,赵沉临的身影凭空出现,他的目光一扫,俯视脚底下的建筑,随即抬手,朝下虚虚一握。

“砰砰砰砰砰砰——”

狂风原地卷起,一股暴戾的无形之力自上而下,瞬间将一排房屋炸了个粉碎。

他可没有耐心一间间屋子地找人。

烟雾逐渐消散,四周逐渐响起谩骂声,被牵连到的贺家弟子从废墟里爬了出来。

贺家主从另一处御剑赶来,见到眼前的情况,眼中满是诧异,他飞向赵沉临:“玄光道人,这是怎么回事啊?”

赵沉临没理他,目光紧锁底下。

一个红衣女人扒开断裂的房梁,从废墟中爬出,她灰头土脸,捂着嘴不住咳嗽。

“晴儿。”贺家主欲上前,身边残影一闪,赵沉临比他更快,顷刻间就移动了过去。

“砰!”

又一声爆炸,伴随着女人的一声惨叫,贺晴被赵沉临单脚踩在地上,不得动弹。

“你!你在做什么!”

贺家主惊怒,立马冲了过去,却被赵沉临回眸飞出的灵压给打飞了出去,撞在墙垣上,呕出一大口血,一下子去了半条命。

“爹……”被踩住脑袋的“贺晴”声音嘶哑,眼角泛泪。

赵沉临的魔息已经浓烈到无法让人忽略了。贺家主眼眶发红,一边是心疼女儿的悲痛,一边又是轻信了此魔人的懊恼。但无论此人究竟要做什么,这样凶残的魔头绝不能留。

他撑着剑站起,咬牙喊道:“这是魔修,摆阵拿下他!”

贺家弟子训练有素,身形一闪,以赵沉临为中心纷纷散开,身形步法整齐一致,每个人的剑刃上聚拢起蓝色的光芒,随着口中的法诀蓄势待发。

贺家主并拢双指,划过长剑,蓝光从他的剑尖上飞出,与一众贺家弟子的蓝光连接成一个大圈,他输出十层功力,亮出绝杀,势必要在一招内击杀此魔头。

“鉴天大法阵,第九重!”

赵沉临嗤笑了一声,手掌心聚集起黑雾:“找死。”

“等一下!”

空中传来喊声,一条巨龙从高空飞下,沈乔扯着嗓子喊:“贺家主!那不是贺大小姐——”

贺家主抬头,只见漆黑的龙背上有一抹熟悉的红色,刹那的分神使得他动作一顿,攻势便止了下来。

可赵沉临完全没有收招的打算,黑气几乎要从掌心里溢出来。

糟了!

沈乔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大风吹得几乎睁不开眼睛,她扶着小黑的龙角颤着腿站直,牙一咬就冲赵沉临的方向跳了下去。

“主子等等!”

仿佛天边飞来一个聒噪的棒槌,赵沉临轻“啧”了一声,将黑气捏散在掌心,不动声色地将招式收了回去。

沈乔刚好擦着他的衣角,“砰”地摔进了废墟堆,烟尘四起,原本残破的房屋更是稀碎了一地。

她顺势抱头滚了一圈,借着坡度翻了跟头,最后展臂直立,以一个标准体操运动员的姿势漂亮收尾。

我靠,被自己厉害哭了,这降落动作也太行云流水了吧,而且没有一点磕碰刮伤,金刚炼体大体亲测好用!

小黑叼着贺晴飞落在地,贺家主眯眼细看,那从黑龙嘴里吐出来的人,怎么看也是贺晴,他心中万分疑惑,但仍一脸戒备:“这到底怎么回事?这个人是谁?”

“贺家主,我们都被骗了,那个是淫/魔。”沈乔冲被赵沉临的方向抬了抬下巴,又转回视线,女人的遗容称不上安详,却也算平静,“而这个……才是真的贺大小姐,请贺家主节哀。”

贺家主睁大了眼睛,沈乔带过来的人,分明已经咽气了,这要让他如何相信?

“不……不可能的,你在骗我。”

沈乔:“我们是在清水湖畔的湖底发现她的,这说明早在贺大小姐遭遇淫/魔的那一日,她就已经遇害了。”

贺家主踉跄了一步,剑尖颓然落下,划过地面发出刺耳的悲鸣:“不会的,晴儿怎么会……”

“爹!”赵沉临脚底的“贺晴”突然挣扎道,“爹,我在这儿呢。”

赵沉临脚上用力,“贺晴”的脸被踩得变了形,发出了痛苦的悲鸣。

熟悉的声音使得贺家主心神一震,他再次举起剑,对着赵沉临冲了过去:“你放开我女儿!”

赵沉临冷冷一瞥,杀气四溢。

沈乔看得急死了,都说了这个不是你女儿,你特么还冲过去送死。

她运行灵力,仗着自己有金刚炼体大法,直直向贺家主冲了过去,一记铁头功,“咣”地一下把贺家主砸飞了,人倒在地上一时半刻竟起不来。

贺家主一倒,没人能再护着“贺晴”。

她突然嘻嘻嘻地笑了,整个身体开始扭曲变形,如同泥浆一样散开,从赵沉临的脚底逃了出去,化作许多块模糊的黑影,从四面八方窜上了天。

“嘻嘻嘻,你们抓不到我的。”

陌生男人的声音响在天际,逐渐远去。

“主子,他要逃了!”

沈乔慌忙往赵沉临的方向看去,只见他低着头,几缕碎发遮盖了眼睛,月光割裂出他冷冽的轮廓。在听到男人的笑声后,他的嘴角缓缓上扬,露出一个嗜血冰凉的笑。

四周突然变暗,月光被大片乌云遮挡了去,浩浩荡荡,宛若承载了千军万马。轰隆隆的雷声像是压抑着愤怒,蓄势待发。

贺家主捂着心口喘息,同所有贺家弟子一样,怔怔地望着天。天变异象,呼风唤雨引雷,此乃化神境界所为。

沈乔第一次见到这般景象,激动地心脏扑通直跳。这是要出大招了?

“惊雷。”

赵沉临嘴巴一张一合,落下两字。

千万道黑色的闪电从云中张牙舞爪而出,疾速锁住那一块块模糊不清的黑影。黑影挣扎之下,闪电越勒越紧,伴随着滋滋作响的电流声,火花爆裂在山空,惨叫声撕裂着听者的耳膜。

黑影吧唧一声掉落,在地上缓缓蠕动,融合到一起,拼成了一个浑身烧焦的的男人。

沈乔站得老远都闻到了一丝焦味,她默默竖起一个大拇指:居然秒杀,给你点个赞!

赵沉临走近,垂眸看着地上苟延残喘的男人,他没烧死淫/魔,特地留了一口气。

“认不认识一个叫赵玲的女人?”他问。

淫/魔缓慢转动眼珠,努力将涣散的神志集中:“不、不认识……”

“有没有去过斩月小峰?”

“我……我不记得了……”

“有,还是没有。” 赵沉临狠狠踩向淫/魔的肚子。

“呃啊啊啊啊啊——”

烧烂的皮肉在木屐下发出酥脆的响声,被搅入内脏中,又发出湿哒哒黏糊糊的声音。

沈乔捂上耳朵,转开了目光,啧啧,真凶残。

“呃啊啊啊……我记得了,我记得了,我从没有去过……呃啊啊真没有去过……”

看来在斩月小峰上肯定发生了什么。沈乔估计,赵沉临的娘大概就是在那里搞错了对象,上错了床。

淫/魔的惨叫和求饶声断断续续地传来,赵沉临半晌没说话。

“娇娇,过来。”他忽然唤她。

“?”这么下饭的场景就不要叫她过去了啊,沈乔十分不情愿地迈开步子,眼前的场景让她微微一怔。

淫/魔的身体烧得一片模糊,惨不忍睹,但是脖子以上的部位,却完好无损。

“我们长得相像吗?”赵沉临蹲在那儿,抓着淫/魔的头发细细端详他的脸。

沈乔:啊?这什么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