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真甜第11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真甜第11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又吟抿了一下薄唇,盯着他那不可思议的眼神最后在他目光的注视下,她缓缓的点了下头。

沈砚南:“……”

许久之后,他才硬生生的憋出了一句:

“你才有病。”

又吟抱着包盐,听着他那像是报复性的语言倒也没有多大的表情变化,只是稍稍耸了下肩。

毕竟这世上哪会有小偷承认自己是小偷的嘛,也就是说哪有精神病说自己是精神病的。

“常临,我像是精神病吗?”

是夜,办公桌上的沈砚南被扰乱了思绪,他转动着旋转椅面对着常临,拧了一下眉心问道。

那眼神真诚的盯着他没有一点在开玩笑的意味。

“啊?”常临有些懵,瞳孔也放大了些许死死的盯着他看。

沈砚南以为他没有听懂,又重复了一遍,“我看着像是精神病吗?”

常临又确认了一遍,确认自己没有听错过后他才缓缓的点了下头,“不,不像啊。”

虽然说他现在这么问着的时候的确是有点像个精神病,但是他是老板他不能说啊。

说了他饭碗就给丢了这个月难不成去喝西北风啊?

沈砚南信了,他凑近掀开放在桌子上的那个蓝色文件夹,“你去帮我调查一下又吟,近两年的,查查她的恋爱史,有没有网恋过。”

“网恋?”常临再一次刷新了对这个老板的想法,随后他随口一句,

“谁还搞网恋啊,这网恋都是骗人的,现在我侄子那个小学生都不相信网恋了,又小姐又怎么…可能信呢。”

常临越说声音也越发的细小,最后细小到就像是蚊子在耳边飞才能听出的“嗡嗡”声。

他那凑巧盯上了沈砚南那像是要吃人一样的眼神后,最后也颤颤的移开了目光。

约摸半秒后,他又转了回来盯上他那眼神,迫于老板的压力,他赶忙逃,“我,我现在就去查。”

沈砚南盯着他那一溜烟离开的身影,他的目光又在门上停留了一会儿,才缓缓的收回来。

他摸出手机,点进又吟的朋友圈又反反复复的看着她的那几张照片。

如果又想想真的是她,那她就完了。

他捏紧了手机,下定决心要展开一层报复,还没来得及构思好计划,几声震动声就将他的思绪引开。

是他一个室友发来的微信消息。

“砚哥,这条项链是不是你要找的那条啊。”

“你看看是不是这个,我今天凑巧在墙上看见的,听说这都是那个小姐姐第二次发了。”

“之前发的第一次一直没有人联系她。”

他发来这么几条消息,最后还附带着一张图片。

沈砚南凑近手机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那条项链上面的细节,最后又找到了那个室友说所的墙。

加上了捡到这条项链的主人,最后给他的室友发了声谢谢。

他虽然是男生,但是见过的好东西也不少,尤其是像饰品这些东西,他家有个败家子那里就有一堆。

他看着这照片里面项链以及那个吊坠的成色都不是什么上等品,他不明白,又吟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找这条项链。

难不成对她还有什么其他意义?他拧了一下眉心猜不透。

捡到项链那边的微信好友通过的很快,很快的同意过后就迅速的又发了条,

“你好,你是?”

周六,好不容易熬到了周末想睡午觉的又吟完全没有睡成。

大清早的就被林昭槿拉了起来最后又被她硬生生的拉进了游乐园,那种小孩子喜欢的地方。

餐桌旁,又吟刚喝完一口水,眼神微凉,她盯着林昭槿发出神一般的质问,

“你拉我过来就是为了找一个跟拍的摄影师?还是拍你和你男朋友?”

她就想问问,这是人能做出来的事情吗?

又吟无语到了极点,没好气的盯了她一眼单手撑在桌子上拿起瓶矿泉水喝。

侧过头一边眺望着不远处的那个旋转木马。

愣了一会儿后,她放下水瓶单手托着腮,思绪飘远。

“你想去玩那个?”林昭槿见她一直盯着那个木马看,微微倾过身子凑到她身旁疑问了声。

她眼眸流转,“想玩就去,姐今天请你。”

又吟收回眼神,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不想,你快吃行不行啊,我看你吃个饭都费劲。”

林昭槿眨着眼睛,一边啃着鸡腿,一边又真诚的盯着她。

“玩其他那些刺激的你又害怕,玩这个你又不想,那你想玩啥,我请你。”林老板大方的说。

毕竟舍不得孩子那也是套不到狼的嘛,为了抓拍她和她男朋友美好的时刻。

她还是需要她的呢。

又吟没有说话,转过头托着腮再次看向了旋转木马的那里。

她已经不是什么小孩子了,这种游戏,这种项目活动她已经没有了任何兴趣。

她已经在少林寺扫了八年的地,她的心早就跟佛祖一样无欲无求,这些俗物已经不能满足她了。

“安益饶,你是三岁小孩吗,还来这种地方?”又吟沉思之际,一道略微熟悉又带有嫌弃的嗓音迅速的传入她的耳朵。

听见这道声音的那一刻,她也赶忙转头看向了那个声音的来源。

沈砚南?他怎么也来了?

她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恰巧,他也上下打量了她一眼。

“我女朋友喜欢,你懂个屁啊。”安益饶待沈砚南坐下,用胳膊肘杵了他一下。

又在无形中撒了一把看不见但是能够品尝到的狗粮。

众人无语,“……”

除了林昭槿。

“你也喜欢这个?”沈砚南坐下,目光停留在又吟脸上,语气略微高扬的疑问了声。

她没有回答,反而是象征性的反问了句,“你觉得呢?”

“好巧。”沈砚南薄唇轻勾,看出了她的无奈,“同道中人,我也是被胁迫过来的。”

最近邻近期末,那个什么上台宣讲的活又轮到他了,他要不是为了逃脱那些人像是看猴一样的看着他。

他怎么可能会像安益饶这种三岁小孩来这种地方。

又吟:“……”

又吟象征性的假笑了一下,等那俩吃饭像是一粒一粒吃的人吃完,她们就离开了这个餐馆去那边了。

这里算是星市最大的一个游乐园,里面的什么项目都有,这两天又是周末,来的人也多。

好多项目前都排着队,不能玩游戏,就陪着今天穿的好看的林昭槿就找着地方拍照。

她,是摄影的那个人。

“你笑的好假啊,能不能真实一点。”又吟举着相机,看着里面的人忍不住吐槽了句。

沈砚南听到这个词,也好奇的凑过了脑袋,他这么一凑过来好像是没有把握好距离一般,那头一下子撞到了她头上。

那声下意识发出的“嗷”叫声也立马从又吟嘴里弹了出来。

也在这个时候俩人都立马往后退了一步,又吟伸手揉着被撞的那个地方,眼神微眯。

这男的头是铁做的吧,撞人撞的那么疼。

沈砚南有点懵,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立马凑过去伸手想帮她揉一揉被撞的地方。

嘴里还念叨着一句:“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

只不过又吟不太喜欢外人的触碰,他这么一过来她也立马又往后退了一步。

留下沈砚南站在原地以及他那只举在空中尴尬的手掌。

她尴尬的扯了下嘴角,“我没事,我没事,我还是继续给她们拍照吧。”

因为刚刚撞到了一下又吟沈砚南也没敢在靠近,转身站去了栏杆前看着面前那个湖。

湖里还有人在划着船,他双手交叉放在栏杆上,眼神流转这里看一眼那里瞄一眼的。

这种地方他之前来过一次,为了陪一个败家子,后面就再也没有来过了。

只不过他记得好像有一个人跟他说她想去游乐园玩,本来他都已经计划好了第一天见她的时候就是在这里。

谁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那人还没等到她们见面,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沈砚南轻笑了声,终究是他不配了。

“听说你看我家又吟的眼光不一样啊。”

林昭槿趁着男朋友不在,又吟也走了,凑巧站到了沈砚南身边问了一句。

那眼神也顺其在他身上打量了一番,虽然长得是很不错,只可惜年龄生错了。

沈砚南回过头,眉心轻轻一拧,有些没听懂她语气的朝着她歪了下头。

“她不喜欢弟弟,你可追不到噢。”林昭槿竖起食指对着他摇了摇。

“不过你要是能告诉一些关于我男朋友的,我不介意多帮你吹一下耳边风,毕竟她前任就是个弟弟,竟然前任都是,那说不定现任也会是呢。”

林昭槿眼眸微眯,笑着跟他谈着条件。

怎么样,这个条件诱人吧,只不过是微微动一动嘴皮子的事情,就能换的喜欢的人的好闺蜜的耳边风。

这可是最划算的一个交易啊。

“她前任是个弟弟?”沈砚南眉头轻挑,捕捉到了能套出话的缝隙。

“还是个网恋。”林昭槿转过头看向湖面,“只不过她后面嫌弃他幼稚,就分手了,那还是她的第一任男朋友。”

“之后就再也没有谈过了。”当时她听见又吟说她谈了一个网恋男朋友的时候,她那嘴都惊讶的张的像是能吃下一个拳头的了。

她想不明白,好好地她怎么就去谈了一个网恋,是现实的男人都不能入她眼睛了吗。

竟然搞出这么虚幻的事情来。

“那你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分的手吗?”沈砚南眼眸微眯,耳朵捕捉到了重要词汇。

那句“她嫌他幼稚”的言辞,忍不住冷笑了声。

这下他都不用让常临去调查了。

这不直接就套出话来了吗,这话说的,那又吟还真的是那个薄情寡义的人啊。

湖面飘过来的风吹乱林昭槿的头发,他伸手撩开,“大概两年前吧,具体时间我也不记得了。”

沈砚南笑的更是狰狞,抽搐了一下嘴角,他眼里散发出一丝猎人的目光。

转身叮嘱了林昭槿一句,“别陷太深。”就准备去逮猎物了。

而姓又的就是那个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