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在你掌心为所欲为第15章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在你掌心为所欲为第15章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天色暗了下来,沈扶泽金丝眼镜后那双浅棕色的眼瞳也染上一抹暗色,幽深如海。

他眉心微蹙,像是不敢相信,犹豫了很久才开口:“你是在……跟我解释?”

许景末对于刚才的行为连她自己都无法解释,她只好把问题抛回去。

“你是在承认你吃醋了?”

将问题推来推去,到最后不了了之,这是成年人解决感情问题最理智也最简单的办法。

而在打太极这方面,他们两个都擅长。

他们以前,也总是用这种方法解决这样暧昧不清的问题。

许景末喝了一口米酒,正准备岔开话题,让这件事情不了了之,突然听见沈扶泽说:“我承认。”

她话到了咽喉,生生咽回去。

“没什么好丢脸的。”沈扶泽摘下眼镜按了按眉心,又重新戴回去,目光再次看过来的时候那双狭长美丽的眼睛里是从未有过的认真,“我承认,我在吃醋。”

他说:“我也承认,许景末,我喜欢上你了。”

许景末像是被下了定身咒,定在原处一动不动,筷子从手中掉下,砸到碗边,又滑落到桌子上,四仰八叉。

没有人去管。

最后是沈扶泽先回过神,他叫来服务员买了单,看了看外面已经完全暗了的天色,问道:“今晚你家还是我家?”

买单的服务员是位大妈,此刻还没走远,听到这话回头看了他们一眼,脸上就差没写着一行字:现在的小年轻真开放!

沈扶泽:“……”

许景末:“……”

“咳咳……”沈扶泽掩饰的咳了两声,补充说道:“咱们今晚回哪个家呀,老婆?”

许景末刚喝下一口米酒,被“老婆”两个字呛到,咳个不停。

“咳咳咳……”

沈扶泽跟服务员大妈同时递上纸巾。

沈扶泽递的是一张方形餐巾,雪白的餐巾夹在拇指和食指间递过来,那只手非常好看,干净,修长有力,骨节分明。

大妈递的是一包,似乎是因为刚刚误会他们了,此刻大妈脸上挂着不好意思的笑。

许景末最终朝大妈福了福身说了声“谢谢”,然后从沈扶泽手中抽走纸巾。

大妈表示理解,拿着纸巾又朝他们笑了笑走了。

拿纸巾的时候,许景末手指不经意触碰到沈扶泽那只好看的手。

她摸到的是粗茧。

唐扬的话突然闯进她脑海中。

“你别看老大现在风光无限,实际上他在回沈家以前,日子过得一点也不好。”

“十四五岁的小孩,没有成年,只能□□工,吃住都成问题,更别提读书。”

……

许景末看着身侧的玻璃窗,看着窗内映出来的餐厅灯光,以及她对面的那个身影。

她突然感觉心里特别特别的难过。

最后她收回视线,对沈扶泽说:“剧组给我们订了酒店,就在横店西门,我行李也都放酒店里了,这一周我的戏份密集,方便起见,我这几天应该都住在酒店里。”

沈扶泽说:“好,我送你过去吧。”

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一句:“天黑了,你一个人走不安全。”

许景末没有拒绝。

两个身影一前一后走在深夜的人行道上。

许景末走在前面,沈扶泽总是落后她两三步。

其实,认识的时间越久,许景末就越是觉得,她不认识沈扶泽这个人。

他明明掌控欲极强,被他扣在怀里的时候她连动一下都动不了,但是他又极为绅士,说是送你回去就是送你回去,除此以外,连你一片衣角都不碰。

逐渐的,许景末放慢脚步,待沈扶泽跟上来,她才重新迈开脚步,而后他们并肩往前走。

两人脚步都很慢。

从餐厅到酒店有二十分钟的路程,他们足足走了半个小时。

期间,经过一盏非常明亮的路灯时,沈扶泽突然停下脚步。

许景末朝前走了两步,然后回身问他:“怎么停下了?”

沈扶泽看着远处的万家灯火和寂静的街道说:“有没有觉得今天的夜晚很安静?”

许景末看了看头顶散发着冷白光芒的路灯,又看了看乌云密布的夜空,她说:“可能因为快要变天了吧。”

沈扶泽又说:“我们好像从来没有这样安安静静的散过步。”

他们一起参加过无数的晚宴,酒会,一起出席过各大红毯,集团庆典,也曾无数次挽着手在人前敬酒谈笑……他们一起做过很多很多的事情,但是两个人这样安安静静毫无目的的在夜晚的路灯下压马路,却是头一次。

刚说完这句话,沈扶泽就后悔了,因为以她对许景末的了解,她一定会说,不就是走个路吗?为什么要感叹压马路这种无聊的事情?

可是,过了很久,出乎意料的,许景末“嗯”了一声。

她没有反驳他,没有笑话他,甚至没有怼他,只是“嗯”了一声。

而后她又说了一句:“感觉还不错,夜晚的空气很清新。”

“那……以后,有空,我们,多出来走走?”

向来巧舌如簧骚话连篇的沈少爷这会儿磕磕绊绊半天才说完整一句话。

许景末点头道:“好啊。”

许景末的酒店房间在19层,1904号房,沈扶泽一直将她送到了房间门口,看到她进去,才准备离开。

“那我走了,你早点休息。”

许景末站在房间内,面朝门外,本来要关门,她手放在门把手上迟疑了一下,问沈扶泽:“你怎么回去?”

沈扶泽晃了晃手里车钥匙道:“白天司机把我车开到横店停车场了,我开车回去。”

“那你不是又得折回去?”许景末问。

横店停车场距离这里不止20分钟的路程。

“不远,我走过去就好。”沈扶泽说完转身就走。

“轰隆”一声。

闪电劈开云层,大雨倾盆而下。

沈扶泽:“……”

许景末走出几步,问走廊上顿住脚步看向窗外的沈扶泽:“带伞了吗?”

“没带。”

沈扶泽回过身朝她无奈的摊了一下手,说道:“谁出门带伞那种玩意儿?麻烦。”

许景末:“……”

好吧,这确实是沈扶泽的作风。

沈扶泽又说:“前台应该有,我一会儿找她们借一把。”

外面雷声滚滚,暴雨如注,就算打着伞,身上也会被淋湿。

许景末将门拉开一些,说道:“进来等一会儿吧,雨停了你再走,这么大的雨,不好走路,开车也不安全。”

沈扶泽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而后眉眼弯了起来,说了声“好”后,不客气的迈开长腿走了进来,然后又不客气坐到了中央的长沙发上,翘起一条腿。

这是一个套间,有客厅,厨房,卧室,卧室里面自带一个浴室。

许景末翻了翻冰箱,找出一袋纯牛奶,倒了两杯,加热后端出去。

他们一人坐在一个沙发上,喝着热牛奶,许景末背着台词,沈扶泽玩着手机,两人各干各的,安静的等雨停。

结果雨一直没有停。

不仅没有停,还下得越来越急,越来越猛烈,玻璃被雨水打得噼啪作响。

许景末拿出手机默默地查了一下天气。

Z市中到大雨,局部暴雨(包括横店影视城等五个地方)。

预计雨水将持续六个小时。

六个小时……

现在是晚上11点,六个小时过去,就是明天早上的5点了……

牛奶喝完,沈扶泽起身到窗边看了看,说道:“我看雨小了一些了,那我就先走了。”

话音刚落,一道闪电朝大地直直劈了下来,紧接着,他们都听到了比刚刚更响亮的雨声。

沈扶泽:“……”

许景末并不害怕下雨打雷,闪电的白光骤然照亮她的脸,她素白的脸上依然沉和平静得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她沉默的坐了一会儿,若无其事开口:“我查了天气预报,今晚暴雨,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了了,你今天没事的话,就在这里开个房间住一晚。”

“我没带身份证。”沈扶泽无辜的朝她眨了下眼睛。

“那……”

许景末一直没有情绪波动的脸在这个时候肉眼可见的僵了一下,如果仔细听,会发现她说话语气也有些许僵硬。

“如果,你不介意,就在这里将就一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