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我变成了一朵白莲花第2章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

我变成了一朵白莲花第2章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

我!又一次被那些人形生物从水里捞起来!

他们人多势众,作为一朵白莲花,我根本无法抵抗。

这些蠢笨的人形生物,他们究竟知不知道花离开水的滋养是会死掉的?

门开了,我看见江百落手里端着一个白玉碗走进来,他的眉眼之间比起刚才多了几分忧虑,却还是冷着脸走到我面前,将那白玉碗放在床榻旁边的几案上。

“喝下。”

这是什么?我感受到了水汽的滋润,眉开眼笑。

这位上神还算有点良心,知道用水来浇灌一下我这朵花。

然而我端起那白玉碗,刚凑近鼻尖,一股难闻的味道扑鼻而来,就像是莲池底那些肮脏烂泥的味道。

这可不是正经的水!

我拒绝!

我将白玉碗放下,皱起眉头质问江百落:“你为什么拿污泥调的水给我?”

“你在说什么胡话?”

江百落眉宇间那抹忧虑不复存在,端起白玉碗递到我面前。

“和我置气也别糟蹋自己的身体。你元气受损,现在同肉体凡胎没有区别。喝了这药,以免受寒。”

闻着这气味,我真的快枯了,这对我而言简直就是致命毒药!

“我不喝!我要水,莲池的水最好!”

外面那个池塘,着实令我喜欢,就连水汽里都充斥着灵气,要是能一直在里面待着,我的花瓣我的根茎一定能被滋养得很好。

到时候我就是天上地下最美的那朵白莲,谁都比不过我。

只是这些人形生物定不会放我回到池塘里,尤其是江百落。

“莲池的水岂能饮用?云纤,听话,把药喝了。”

“我不要!”

我顿时跳开八丈远,再闻这气味我一定会被这浊气熏死,这是我第一次觉得这人形躯体还算好用灵活。

然而一阵凉风从敞开的窗户吹进来,我不禁打了个激灵。

好冷!

阿嚏——

连续两个喷嚏让我意识到,这躯体糟糕透了。

“仙山正值隆冬,你已两次跳入池塘,现在定是寒气入体,喝下这药你才能痊愈。”

江百落在我耳旁絮絮叨叨,可我却一句也听不进去,闭上眼沉思。

是的,在我又接连打了两个喷嚏之后,我开始怀疑人生……哦不,花生。

我是一朵白莲花,生来就该属于莲池,按理说我跳进去应当毫无问题才对,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是我被这些人形生物的浊气污染,我的家不欢迎我了吗?

想到这里,我欲哭无泪!

“云纤,你……”

“你别吵!”

烦死了!这些人形生物能不能别在我耳边聒噪,尤其是在我思考花生的时候。

霎时间,江百落的脸色以肉眼可见之速度变得阴沉,耐心全无。

“云纤,我最后说一次,喝药!”

作为一朵高洁的白莲花,威武不能屈!

“我不喝,说多少次都不喝!”

“……随你。”

江百落起身,拂袖而去。

见他走了,我急忙端白玉碗,将那难闻的东西悉数倒进花盆里。

原本还生命力旺盛的花顿时失了颜色,不一会儿便枯萎了。

毒……毒药!

这些可怕的人形生物,居然喝这种要命的东西!

我吓得后退了两步,“咚”一声撞到身后的桌脚。

听到这声音,即将走出房门的江百落又折返回来。

他的视线落在那盆枯萎的花上,神色忽然变得愤怒。

他紧紧攥住我,字字冷冽如冰——

“云纤,你若是故意将自己弄得如此虚弱,好让我怜惜,我劝你别白费心思,百年来你哪次见我心疼过你?”

他用了很大的力气,像是恨不得把我整个撕碎。

我用力挣脱,却怎么也挣不开,拉扯之间我只觉得我的根茎都要被他折断。

“放开我!要断枝了!你该不会是想折断我的手煮莲藕汤喝吧?上神,我的藕煮汤不好喝的,你换别的藕吧,莲池里的都很新鲜!而我不一样,我被你们困在这岸上太久,水分都流失了,不新鲜!”

“你到底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这时,门外仙婢的小声议论传入我耳中——

“夫人该不会是被取灵根的时候,神智受损了吧?”

“不可能,取的是灵根,又不是慧根。”

我:……

你们才神智受损!

本白莲可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聪明智慧的花!

“去请医仙,再去取些水来,给夫人整理仪容。”

江百落吩咐仙婢。

不多时,一名白发白须的人形生物走了进来,这应该就是他口中的“医仙”。

“夫人请伸出手来。”

我着实不想让人触碰,怕再失去水分,便摇头拒绝。

然而江百落并不给我这个机会,他按着我的手,对医仙道:“给她诊脉。”

我……我这朵花就不要面子的吗?!能不能尊重一下我?

医仙摸了半天脉,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又舒展开来。

良久,他转身对江百落说:“神君,夫人的灵脉并无不妥,应当无碍。”

这时,一名仙婢端着水盆走了进来。

“夫人,请洗面。”

她越靠近,我越觉得水汽充盈,十分滋润。

我舒服地眯起眼睛,在她把水盆放到我面前的瞬间,我径直将脑袋埋了进去。

呼……舒服!

触碰到清水的瞬间,我顿觉神清气爽,已经干到快要起褶皱的花瓣顿时恢复生机。

我感觉我又活过来了!

“夫人!这样太危险了!您快起来!”

我把脸埋在水里,周遭的嘈杂都与我无关,我只知道没有什么能比此刻充足的水源更让我愉悦了。

“她这模样,当真无碍?”

江百落眉头皱成“川”字,神情凝肃地看着医仙。

“这……”

医仙讪笑着摸了摸胡须,得出结论。

“许是失了神智,夫人才会如此。”

失了智?我猛地抬起头来,这可不像是什么好话!

“你才失了智!”

医仙:“……”

江百落沉吟片刻,问医仙:“若是将她的灵根放回,可否治好?”

医仙也无法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只能答道:“或可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