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偏执前夫深情不改第3章全章节免费阅读

偏执前夫深情不改第3章全章节免费阅读

五年,他控制着自己,不去关注慕云曦的一切,甚至,连她出狱都不知道。

而现在,慕云曦再一次的站到了他面前,却是坐在宋远寒身侧!

不知道两人是在说什么,宋远寒靠的她极近,从他所在的方向看过去,两人亲密的像是在接吻。

拍卖开始,第一件拍品便是一尊名为“家”的玉雕。

慕云曦的母亲以前是玉雕师,这玉雕便是她以他们一家三口为形象设计而出,不过在慕家破产之后,这玉雕也消失不见。

她是知道傅沉衍要来拍卖会,所以准备给傅沉衍下药,可没想到会在拍卖会上看到妈妈的作品。

拍卖开始,宋远寒便举牌。

下一刻,傅沉衍咬紧下颌,再次举牌。

慕云曦侧头,清冷的视线落在傅沉衍身上,而他那道危险的视线也同时落在自己身上,然后,慕云曦便慢慢的转过头,同身侧的宋远寒微微的笑了笑。

下一秒。

宋远寒便再次举牌。

傅沉衍的面色骤然一沉,继续举牌。

不过短短几分钟时间,那尊玉观音便被拍到了八百万的高价。

傅沉衍做事风格狠厉,从不给人留下后路,这几年商场的人都避之不及,自然不敢同傅沉衍对着来。

宋远寒却是不怕死的跟傅沉衍作对?

而下一刻,宋远寒跟傅沉衍对视一眼,继续举牌,周围的人倒吸一口凉气。

最后那尊玉雕观音还是被傅沉衍以一千五百万的高价拍下!

当初慕家破产,所有的东西都被法院收走拍卖,如今只有这一尊妈妈的玉雕留下,却落入傅沉衍的手中。

拍卖结束之后,慕云曦跟宋远寒道别便直接提着裙子往停车场方向走去!

傅沉衍的车子刚刚驶出停车场,便看到依靠在路边车头处的那抹瘦弱身影,手指尖夹着一支香烟,女人红润饱满的唇中徐徐吐出烟圈。

见到傅沉衍的车子停下。

慕云曦扭动着纤细的腰肢,踩着高跟鞋走到了车边,伸手便拉开车门弯腰坐进去。

她身上喷了香水,味道浓郁。

以前慕云曦是最讨厌用香水,因为他说过她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所以慕云曦一直都不曾用过,而如今的慕云曦却宛如脱胎换骨一般,变成了另外一个女人。

傅沉衍侧眸便瞧见了女人精致的侧脸,眸底深处翻滚着浓浓的阴郁气息。

慕云曦脸上的表情冷淡,偏头露出勾人的笑:“好久不见,傅总,别来无恙?”

傅总?

“我记得我说过,我和你没关系了。”

傅沉衍语气沉沉,他知道这尊玉雕对慕云曦的意义,明明一再告诫自己,五年前他同慕云曦已经尘归尘,土归土,已经再无关系。

可当看到她与宋远寒靠的那样近的时候,他却再次失控,竟然想用这样的办法吸引她的注意。

他的声音冷,不辨情绪。

可这人大抵是没有心的,至少从来不会对自己有心,慕云曦也就只是扯着唇瓣淡笑。

“傅总说的没错……”

慕云曦笑得娇娆而风情:“只是,刚刚你拍下的那尊玉雕对我来说意义重大,傅总若是愿意的话,我愿意原价给你,不如把这尊玉雕让给我如何?”

她的音调软,音色缠绵又甜腻,丝丝缕缕绕在傅沉衍心上,竟让他产生了一种窒息般的感觉。

“慕云曦。”傅沉衍神色冷淡,“在监狱五年,你有这么多的钱?”

她挑唇轻笑,傅沉衍瞧着她这冷冷淡淡的性子,猛然想到跟她交好的日日夜夜,幽深的眼眸中瞬间掀起腥风血雨。

“还是……你打算拿着卖身给宋远寒的钱,来买这尊玉雕?”

傅沉衍以为慕云曦会否定,而慕云曦却只是歪了歪脑袋,笑得更加艳丽。

“他愿意给,有何不可?”

傅沉衍呼吸一窒:“宋远寒有未婚妻,慕云曦,你就这样自甘堕落?”

“自甘堕落?我坐过牢,像我这样的人谁会让我去工作?更何况什么样的工作能够让我过以前那样无忧无虑的生活?”

慕云曦面上笑意丝毫不减。

下一刻!

慕云曦的眼前一片阴暗,男人身上强烈的荷尔蒙气息覆盖而来。

“慕云曦!”

所以,只是五年时间,慕云曦就从那个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变成一个为了钱可以随意糟践自己的女人?!

听到傅沉衍急促的叫喊,慕云曦似乎听出来了几分怒意。

傅沉衍是生气了?

他厌恶自己,厌恶到骨子里,当初若不是他的阻拦,爸爸也不会死。

在监狱里,她其实想过联系傅沉衍,想要把孩子给他,但是监狱里的人说,傅沉衍这辈子也不想见到她。

她在监狱里备受折磨,身上到底多少伤疤自己都说不清。

而这些痛楚都是眼前的男人带来的。

想到她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慕云曦嘴角轻翘,极具暗示性的伸出手,顺着傅沉衍的胸口一路向下,纤细苍白的手指落在黑色的衬衣上。

“所以,傅总,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把东西给我?”

“你觉得我差那点钱?”

傅沉衍一把抓住那只在他身上游走点火的手,眸光暗沉。

下一刻,眼前的人笑了笑,伸出纤白的腿,勾住男人的腰。

她在他身边多年,早就已经熟悉傅沉衍的身体,贴在傅沉衍耳边,呵气如兰地道:“傅总自然是不差钱,所以……我只好以身抵债了?”

女人艳丽的桃花眼里有风情也有欲望,但唯独没有曾经的半点真心,说出的话也随意。

所以,这个女人就是这样堕落着?

对任何男人都能够说出这样的话?

傅沉衍低下头,粗暴的吻堵住了慕云曦接下来要说的话。

她瘦得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柔柔弱弱的身子却足以让他沉沦。

傅沉衍向来是个不重欲的男人,五年时间也一直没有其他女人,碰到她的时候,却疯了似的在车上发狂。

结束的时候,慕云曦浑身酸痛,像是软成了一潭水,但想到医生说的话,她故意侧着身子躺在那里没有动。

等她再次醒来,看到熟悉的卧室,整个人瞬间呆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