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我是仙界白莲花第4章 我是一朵与世无争的白莲花最新免费阅读章节

我是仙界白莲花第4章 我是一朵与世无争的白莲花最新免费阅读章节

“云纤……”

江百落忽然叫我的名字。

好吧,其实这根本不是我的名字,莲花哪儿需要名字这种东西,只是无论我怎么说,他都认定我是云纤。

我索性便不跟他计较这些细节,准备回去继续将脸埋在水里,补充水分。

还没等我走出去一步,江百落忽然攥住我的手腕,将我带出房间。

我瞬间大骇!

他该不会是哪根筋不对,又要把那灵根还给我吧?

然而他只是拉着我去到了莲池边,轻轻一挥衣袖,原本围绕在莲池边的结界就打开了。

我不解地看着他。

突然的转变,让我心生疑窦,他到底想做什么?这位神君大人的心思真难猜。

“云纤,今后你想做什么,我都陪着你,可好?”

“真的?那……如果我要回家呢?”

我不信江百落的话,如果我跳进池塘,他一定又会让人捞我起来。

“你不能跳莲池,会溺水也会受寒。若你实在喜欢,就在池边可好?”

我仔细想了想,这样也好。

虽然不知道出于什么缘由,但我现在的确是无法顺利地在莲池中生存,江百落的提议或许是最好的。

“那好吧。”

我先应下,就在岸边先适应适应也好,说不定我只是太久没回莲池,才会变成这样。

我两眼放光,朝莲池跑过去,果然没有结界屏障将我弹开了,还算江百落有些良心。

我整个身体趴到地上,看着莲池里游弋的小鱼,开心的不得了。

它们都很可爱,比这些人形生物好相处多了!

我不作他想,将脑袋埋进池塘里,咕嘟咕嘟,几个泡泡冒出水面。

“哈呼……好舒服呀。”

看着小鱼在我脸旁有过,我开心地跟它们打招呼,除了鱼还有小虾米,可爱极了!

只是不多久我便感觉到胸腔沉得慌,只能从水里把头抬起来,赶紧换口气。

好险好险,这就是窒息的感觉吗?这具人形躯体实在是太过娇弱,稍不注意就会挂掉。

为了我的长久生存,看来我对水的汲取真的要适可而止。

不过虽然有一种差点死掉的感觉,但补充了水分之后,我的精气神都好了许多,舒服!

掌握到了换气的间隔,我没有再让自己产生难受的感觉,只剩开心惬意,我的腿情不自禁地晃荡起来,同我现在的心情一样,轻松愉悦。

“云纤,小心。”

听到江百落提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才知他就在旁边陪着我。

他说不走,竟是真的没有走。

侍立在一旁的仙婢说话声也传入我耳朵里。

“神君,奴婢说一句僭越的话。这百年来,夫人时常在这莲花亭上站着,等神君归来。每次您回来,看到都是夫人笑脸相迎,可您不在的时日里,夫人连个可以说话的人都没有,只是盯着这满池的莲花等您回来。我想这或许是夫人的心魔吧。”

听到这番话,一些画面在我脑海中闪过,那是云纤的记忆。

所以人形生物真的很惨,无论是肉体凡胎还是这修成仙人的,都难逃情爱的桎梏。

还是我好,做一朵无情无爱的白莲花,永远都不会伤心。

这时一只鱼朝我游过来,浮出水面换气,我将手指伸过去,戳了戳它的嘴,在它咬住我的手指前迅速抽手。

“人形生物的躯体不好吃,你吃了不消化,乖乖吃蜉蝣去吧。”

鱼儿游走了,我将头抬起,离开水池,只觉得身后有一道炽烈的视线在盯着我。

凭我白莲花的直觉,这像极了那些人摘花前那种眼神。

危险!

我戒备地看着江百落,他的视线却也不移开,就这么直直盯着我,眼里有我不懂的情绪。

“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江百落眼神微动,喃喃自语:“这百年来,陪你最多的竟是这些莲花。你……不是莲花,只是将自己幻想成了这些一直陪伴你的物体。”

我听得不那么真切,但我听见他说“幻想”,便不开心了。

“我就是一朵莲花,没有臆想!”

我可是一朵精神正常的白莲花,不容他人污蔑!

我愤愤然把头埋进水里,可这一次周围的小鱼都不理我了,纷纷避开我的脸,也不理会我的互动。

还不等我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觉得衣领被人揪住,竟是江百落将我拎了起来!

“你做什么?”

然而江百落并不言语,将我抱起来。

我的衣服到底还是湿了,这些东西真麻烦,还不如不穿!

可我也不敢脱,上次想扒掉这烦人的东西时,江百落的眼神好凶。

“我还没玩够呢……还缺水!”

江百落的手覆上我的额头,语气多了几分宠溺。

“我们明日再继续,很晚了,回去休息吧。”

对于他的突然转变,我有些无所适从,这人什么时候那么好说话了?

“你真的会让我来?”

“本神君向来说话算数。”

江百落抱着我回去,还没走出多远,我听见身后传来仙婢的叹息声。

“第一次见神君那么疼惜夫人,只可惜……唉……若是神君能早些意识到自己的心就好了。”

……

从那晚开始,日理万机的神君像是突然变了个人,整日仿佛无事可做,就陪在我身边。

我去哪儿,他就在哪儿,还总是用那种令我不安的眼神看着我。

他无非就是怕我再想回家吧?可我这么聪明的白莲花,有了之前的教训,绝不会再贸然行事。

我在等待时机,等待我重新适应莲池,等待莲池能再次接纳我。

现在这样也挺开心的,江百落不再限制我跟水待在一起,只是他一直像根木头一样杵在旁边,多少还是有些影响心情。

算了,不管他!

我试图重新建立起我与池塘里的小鱼之间的友谊,可就在它们靠近我的瞬间,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惊走了我的伙伴。

“谁啊!”

我转过头,气呼呼地瞪着来人。

这人形生物,不就是想和云纤抢神君的那个女仙吗?

我虽只是一朵不知情爱的莲花,可看到她还是觉得不舒服,或许承袭了云纤的记忆,有了同仇敌忾之感。

不过更多的,我是生气她吓走了我的鱼儿们。

女仙微微福身,谨小慎微地看着我,又看看江百落,怯生生地问:“我是不是搅了夫人的雅兴?夫人,我不是故意的,请您不要责怪我……”

我看向江百落,他的神情同上次相比,冷冽了不少。

“何事?无事便速速离开。”

女仙或许是没料到他会这般态度,眸子里多了几分诧异,紧接着竟有水汽氤氲。

我看得目瞪口呆,作为一朵白莲花,我实在是不懂某些人形生物是怎么练出三秒落泪技能来的。

“神君……我……我是来辞行的。”

饶是我这样一朵不通情爱的花都能看出来,她根本不是真心想离开,而江百落却像是没听懂她的意思,只冷淡地“嗯”了一声,便再无回应。

我看到了女仙眼中的不甘心,她凑上前,一副弱柳扶风的模样对着江百落泫然欲泣。

“神君,此一别,或许我与你便再难得见了。我……”

江百落不耐烦打断她的话,吩咐仙婢:“送她下山,将山门结界封禁。”

“神君这是……”

那女仙不可思议地瞪着眼睛,问道:“我今后不能再到仙山来寻神君了吗?”

“恩情已还,不必再见。”

这冰冷的话语,连我听了都觉得寒心,啧啧啧,真是无情的男人啊!

那女仙流着泪,跟着仙婢下山,临行前还不舍地回头看江百落,可江百落只看着我。

我抬起头,正对上那女仙怨愤的眼神。

好可怕!

我不禁抖了抖,花瓣随之轻颤。

为何用那样的眼神看我,我只是一朵与世无争的白莲花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