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高危职业与高味职业第8章 他的成长轨迹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高危职业与高味职业第8章 他的成长轨迹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这一场风波后,庄灯的生活回归了平静。

杨木易添加过庄灯的微信后,并未再说话,而庄灯翻了翻杨木易的朋友圈,几乎都是肛肠科的推文,譬如“便秘的秘密”,以至于他没有点开的欲望。他忘记了自己的朋友圈同样是儿康的推文,什么“孩子腿疼就是生长痛吗”,什么“脑性瘫痪的家长问答”之类的。但他不知道,杨木易真的打开看了,其中庄灯写的推文,她看得最认真。

庄灯只将杨木易当成了从前那些三分钟热度的姑娘,没有希望,也没有失望,尽管她的出场是攻击性最强的那个。

而杨木易仍旧关注着他,不过是暂时将大部分精力转移到了伴娘这件事上。

不参与不知道,参与后发现,做一个伴娘是真的很难。

夏蹊与程垣的婚礼是草地婚礼,虽然婚礼地点、婚纱都已经选好,一切都安排妥当,但婚礼上的每个细节还需要把控,尤其是摄影和维持秩序。

“到时候我就在这里收份子钱,然后送伴手礼。”杨木易指着入口说,“同时,程一一带着摄影在后山上拍新郎、新娘的first look。”

“伴郎……”杨木易顿了一下说:“不好意思,我又忘记你们名字了。”

其中一个年长的伴郎咧嘴一笑说:“他是程全,程一一的弟弟,我叫刘独秀,话说咱们都一个高中的,我感觉我好像见过你,咱俩是不是一个班过?”

“哦?真的吗?姐,何婵姐,你们知道这回事吗?”程全开始起哄,杨木易突然尴尬在当场。

“别闹了程全,不然让程一一扣你零花钱。”夏蹊搂着杨木易说:“木头男神明天可是要来参加婚礼的,你们别乱开玩笑。”

“真假?”程全闪着八卦的目光问:“姐姐们,需不需要弟弟助攻?”

程一一拎着程全的衣领,面无表情问:“明天给你安排的什么,复述一遍。”

程全一脸无趣说:“木头姐和秀哥收份子钱,姐你盯着first look,我陪着明天才会现身的老王大哥活跃等候时的气氛。等姐你通知我那边结束,这边就催宾客就坐,然后新人入场。姐你一个人盯着first look行不行啊?万一摄影掉链子呢?要不我也去吧,听说夏蹊姐和程垣哥为了这个,都只拍了中式婚纱照,搞得我也想看看first look。”

其实杨木易也想,但看first look就看不到庄灯入场,万一他骗自己说来了又走了,可怎么办?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搞定程全后,众人走了一遍彩排,由于担任司仪的老王不在,所以一切从简。草草结束后,男性便和女性各自进了自己的包间。

然而,即便从简,大家心里也都绷着一根弦,明明说着要早点休息,却都是满腹心事的模样。

“庄灯会来的,我又问了问程垣,他们俩关系其实比我想象得还更行一些。”夏蹊见杨木易在疯狂发微信,一猜就知道她在做什么。

“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宽大的沙发上,杨木易抱着夏蹊的手臂说:“你和我多讲一些呗。”

何婵扑到夏蹊另一边说:“是不是那天的庄医生?好蹊蹊,多讲点,我也想听八卦。”

一旁的程一一正在最后确认宾客名单,抬头就看到三个人坐地乱七八糟的模样,然而听着她们的对话,她正巧看到了这个名字,便轻轻蹙眉问:“庄灯?硕士是B大一附院的那个?学的儿科?”

杨木易一听,心里凉了半截,夏蹊却直接说出杨木易心中所想:“程一一你不会就是那个,传说中骗别人SCI不成反被人踹的那个女人吧?我怎么忘了你俩硕士一个医院的了!”

程一一微微一笑,从身后抓了抱枕扔向夏蹊。

杨木易替夏蹊抱住了抱枕,抿着小嘴冲程一一疯狂发出了渴求的眼神,看得程一一不知为何,坐得离她近了些。

“咦,程一一你喜欢女的吧,亏得我还给你介绍相亲。”夏蹊拍着杨木易的肩膀说:“给她介绍的可是中医博士,等庄灯黄了,我就改介绍给你。”

程一一扫了夏蹊一眼,自顾自地拿着宾客名单说:“一个家属院。”

何婵闪着单纯的目光问:“什么一个家属院啊?”

“美女。”杨木易双眼放光,如同恶狼问:“不是,一一美女,你是不是和庄灯一个家属院?你是不是知道他家住哪儿?”

程一一刚点头,何婵夏蹊就晃着她的身体催她快说。程一一被晃得忍不住笑了出来,正对上杨木易的眼神,两个人突然就感觉好像近了一些。

就这样,她们像考古学家一样,帮着小姐妹一点一滴地捋出来庄灯从研三到工作的生活轨迹。

他也并非一直都是大神,但至少一直都是大佬。

程一一记忆中,她研一时,庄灯研三。那时候他已经发出了几篇中文核心和一篇SCI。正是准备第二篇SCI时,出现了和女朋友闹别扭的事情。

但程一一与庄灯只不过是在同一个家属院里,有过几面之缘的人,故此读研见面算是他乡遇旧识,比别人能说上两句话,也仅限于此。程一一不是个八卦的人,所以很多事情她也不知道。

不过那时,程一一以为像庄灯这样的学术之星应该会继续读博,但听说他根本就没有报名博士,便直接回了家乡参加工作。

工作后的事情,夏蹊就略有耳闻了。

前两年较为普通,无非是在人民医院进行通科轮转。

而第三年,程垣正好硕士毕业,进了人民医院工作后,本来也要和庄灯一样,进行通科轮转。但医院突然决定要增加一个新科室:小儿外科。

当时引进了一位学科带头人作为科主任,下面却一直没有招进来合适的人才,只能临时组建了一支队伍。队伍里包括了儿康的庄灯,普外科的新人程垣、老人老王还有心胸外科、普儿调来的人。

当时大家都觉得这是胡闹,这些人读研至少都是在本地省城读的,儿外就是儿外,是一个独立的科室。他们最多只跟着去儿外会诊过,完全没有做儿外主刀的经历,遑论儿童康复和普儿这些根本没有动过刀的人。

但当时实在招不来人,这个队伍确实这么组建起来了,两个外科医生带一个儿科医生,三个人一组,没日没夜的干。庄灯、程垣、老王,非常不幸地就是一组。

“程垣说,他一想到那时候就崩溃,每天到科室里看着一堆哇哇哇哭的小孩。老王更崩溃,家里小孩儿哭,科里还是小孩儿哭,做梦都是小孩儿哭,他都想哭。庄灯也巨崩溃,因为他根本就不是搞外科的。”

那一年,儿外主任最崩溃,头发都白了不少,好在坚持了一年,科室有了一些气色,也招进了儿外专业以及愿意干儿外的普外医生。他们这支临时组建的队伍,才得以各自回到自己的科室。

回到儿童康复的庄灯,才算得上如鱼得水。他先是去北京进修了半年,精进了业务后回来,儿康的推文也从脑性瘫痪、孤独症中慢慢出现了发育迟缓、特殊面容之类的字眼。这时候的儿康,才算得上和普儿并驾齐驱。后来更是一路顺风,成为主治医,又发了几篇论文,通过了国自然青年基金,甚至于现今科里的几个新医生都是庄灯的导师介绍来投奔他的。

琢磨完大佬的传奇经历,屋里突然陷入了沉默。

“我还是觉得他应该去读博。”

程一一说完,没人持有反对意见。他这样的人,就应该继续深造,从此与他们是天壤之别,只能在高大上的会议或者下乡扶持时接受他们的膜拜。怎么他就,突然下凡了呢?

“他这么牛的人,怎么咱们高中都没有听说过呀?”何婵歪头想,“他大一一两届,所以我们高一的时候,他上高三,难道他和我们不一个高中?不会吧,咱们市只有一高师资力量强大。”

“哪儿有人记得第一名以外的人啊。”夏蹊戳了戳何婵的脑袋说:“咱们这一届,你记得第二名吗?”

“记得。”何婵仰起脸说:“王阳嘛,一一的发小。”

“王阳?”杨木易问:“就一班的王阳,万年老二?”

夏蹊不怀好意看着杨木易问:“你认识他?你那个男神不会就是他吧……”

杨木易赶紧摆手说:“不是不是,就是听说过,万年老二嘛。”

她指着宾客名单说:“这个人跟我小学同学名字一样,不知道是不是一个人,你们怎么认识的?”

她这一说,大家围在一起看宾客名单,七嘴八舌地讨论开来。

本来就是一个小城市,最好的高中也只有那一所,选择在当地医院工作的基本也就是当地人,所以千丝万缕的联系就在这时体现地淋漓尽致。

杨木易拂过了心头的一丝怅然,不仅是因为男神,多的是为自己模糊而清晰,却一去不复返的青春。看着这个名单,她觉得,就在这一串名字中,她可以看到庄灯是怎么样长成了现今模样。

可,她还是好奇他的青春究竟是什么模样,如同一张白纸的青涩岁月,是谁在他的生命里留下了色彩?

热热闹闹的小姐妹,看着杨木易在拿着手机发呆,悄摸摸地包围了她。

发觉周遭突然安静下来的杨木易,环顾四周,吓得赶紧把手机扣在胸前。

这时手机突然一响,众人起哄说:“赶紧看,是不是庄灯给你回信息了!”

“不可能。”杨木易正气凛然说:“我刚刚微信都没发出去。”

她话刚说完,突然心头一梗,不会刚刚扣在胸前时发出去了吧……

何婵晃着杨木易的胳膊说:“看看嘛,木木看看嘛。”

夏蹊作势拿出手机说:“不看就算,我现在就让程垣给庄灯打电话。”

“看看看!”杨木易按住夏蹊,拿出自己的手机,果然是庄灯的微信界面。

程一一品了一下说:“秒回。”

而屏幕里的内容却是……

——“庄医生,我听说宾客里有你以前的老同学,不会有你前女友什么的吧?你不会因为什么八卦狗血青春,不来参加婚礼吧。”

——“没有青春。”

室内突然沉默,杨木易哭丧着个脸抬头看看她们,问:“我这,是被讨厌了吧?”

夏蹊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没事,他一直都讨厌你。”

杨木易小嘴一撇,正准备大哭一场,手机又是一响。

——“我爸是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