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高危职业与高味职业第7章 凤爪男神就是他大结局全文在线阅读

高危职业与高味职业第7章 凤爪男神就是他大结局全文在线阅读

了解一个人有很多途径,但了解和自己交集几乎为零的人,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

对于庄灯来说,最好的方式就是搜她的论文,尤其是毕业论文。细细看了一遍,纵使隔行如隔山,庄灯还是得出了一个“不错”的结论。

他把身体放松在椅子里,闭着眼,任由大脑放空。

脑海里逐渐浮现红色连衣裙女孩,或者说,女人的身影,这抹红简直太亮眼了。在台上演讲时,他就看到了这抹红,当时觉得这个蹑手蹑脚的人影有些眼熟,眯了眯眼还是看不清脸,一时间没想起来在哪儿见过,只是感慨,确实要戴个眼镜了。但当他在病房里看清这张脸时,刹那间无数回忆涌上心头,想着给她一个“回礼”,小小教训一下,两个人就两清了。没想到,她竟然还趴办公室门口看他。

这就怪不得他要细细掰扯了。

事情还要从他踏出产科的那瞬间说起……

一个拳头挨到了脸上,给他这个185的大小伙子给打蒙了,一个没站稳,手边也不知道被什么物件划伤。

说时迟那时快,拳风再次袭来,他伸手挡住了来人,看清了对方的模样,心下了然,不能还手。说起来,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医闹。从前读研的时候,规培刚刚开始,并不是很严格,也总是有带教老师和导师罩着,而且他那时个人更偏向学术,在科室里抱着平板看文献也没有人管。故此,即使他没怎么掌握和患者及家属沟通的技能,也没在临床上吃过亏。刚入院的时候,人微言轻,风光和危险也是被前辈一概拦去。直到他轮转结束,回归科室,和主任一起将传统儿科神经系统疾病开辟出遗传与内分泌这条路开始,鲜花和荆棘就开始与他相伴。

他一向觉得有问题大家就坐下来好好谈,但临床实战如沙场,对方的招数有时脱离自己的认知。比如此时此刻,他除了闪躲以外,只剩听对方骂他。他相信,假如自己还手,或许就被定义为互殴,后果比现在严重得多。假如还嘴,除了火上浇油以外,毫无益处。如果惹上不良媒体,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赶来的保安急忙把两人分开,庄灯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喘息后怕,不断回忆刚刚自己有没有言行不当的地方。骂骂咧咧的话在他耳边还回荡着,他确实感到了委屈和自责。既然他都吃拳头了,那么这个男人的妻儿会不会也因为自己没有解释明白而挨打?

“你问心无愧就行。”

他承认,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非常感动,即使来人他不认识。

这个人说,她理解他。

庄灯正处于心神混乱的时候,此时一片感动准备一吐为快,就听那个人说:“我们是同行,我是搞肛肠科的,和你们搞妇产科的差不多,反正前面后面都一样。”

这就不仅仅是心神混乱的事情了,而是扔了一个迷雾弹,给他炸的晕头转向。难道被打还不够,还要骗自己其他话,留下什么口实?

于是他疑问完,就决定不再说话,生生听完了对方一番高谈阔论。

脸不由自主地黑了起来。

庄灯二十多年的峥嵘岁月,披星戴月、披荆斩棘,一瞬间变成了花枝招展招蜂引蝶,对方还一脸“我理解你,我真的理解你”的表情,造孽造孽啊。

本是没有和患儿家长解释清楚基因检测这么一个高精尖的坦荡事情,在她口中隐隐约约透露出了患者家属感觉被庄医生戴了绿帽子之意,饶是他再喜欢朝气蓬勃的绿色,那血气方刚的男儿郎也受不了这种委屈。

于是那天远去的背影,就这么留下了这么浓墨重彩的一笔。

气归气,主要还是担心她和这起闹剧有没有更深的关系。打听之后,确定本院确实没有肛肠科,他也就将这个事抛之脑后了。为了陌生人生气,实在不值当,如果这个陌生人只是戳一刀就跑的话。

没想到,第二刀当天晚上就到了,只是那时候的他还不知道这个事情。

直到他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才感受到这第二刀的威力。原本就觉得今天上班,同事们有些奇怪,但大家都赶着交班,没有说什么。交完班后,护士长欣慰地说:“小庄今天不打发蜡了?打不打都挺好看的。”

???

怎么回事,这还是昨天和蔼可亲地问他怎么被打了的护士长吗?

“这么好看的手,确实有点瘦了,小庄最近注意补充营养啊,别累着了。”主任交完班后飘过他身边,深切感慨了句。

???

知道主任你很欣赏庄医生,但此时此刻你不更应该关心下医闹的事情吗?

“主任,昨天那件事……”

“昨天那件事我已经处理好了,你放心好好准备接下来的小讲课吧。”

他点点头,在主任慈爱的眼神里稀里糊涂。

主任走出门后,和庄灯工位挨边的徐医生八卦地凑近他问:“庄,你知道现在主任又成了儿科第一男神吗?”

???

他知道主任丰神俊朗,把男性儿科康复师都比了下去,摘得儿科第一男□□号。只不过自从庄灯来了以后,就有以护士长为首的同志们开始争论,儿科第一男神的称呼是不是该改朝换代了。

庄灯当然不在乎这个事情,主任理论上也不在乎,但架不住护士长是自己家媳妇儿,真是操心,操碎了心。

此时护士长和主任感情重归如胶似漆,庄灯为他们开心,但是心中不免疑惑,不至于因为一场医闹,他的形象就一落千丈吧。他有点郁闷,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他确实非常介意这场医闹。

“护士长还说凤爪男神这个简称,土是土了点,还挺形象。”徐医生忍笑忍的很难受。

“凤爪?简称?”

这和医闹有什么关系?还有全称不成?

徐医生把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上面是她和科里一个护士的聊天记录。

庄灯点开最上面的截屏图片,是一句话加一张图片,话是程垣说的“老王,帮我找个人。”

庄灯放大了这个图片,准备看清楚里面的图中图,女医生示意他往后翻一张就是了。

他往后一翻,就看到了一串连环轰炮的话,一句又一句地敲打着他的眼睛,说得他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手……这么形容也没什么问题吧……但是……

他顾不得看女医生和女护士的八卦记录,抓起手机就给程垣打电话,直奔问题源头。

“喂,程垣,怎么回事儿?”

“我未婚妻昨天发给我一个截图,让我帮忙找一个人,说是她朋友昨天给我送充电器的时候碰见的。我没想到是你,真的,都怪老王。”程垣说着就把手机扔给了老王。

“怎么了?”老王明知故问。

“解释一下。”庄灯咬牙切齿。

“哎呦,我昨天看到以后,也没想到是你,真的。我当时想的,程垣跟他对象正吵架呢,这时候让我找一个嘴角带伤的人,还在妇产科门口,那别是什么出轨怀孕流产狗血三重奏吧,那我可不就要费心费力地问嘛。关键人是男是女都没说清楚,我可不就要再三求证嘛。问了多少人才确定,昨天就你一个最符合。”

“我怎么就符合了?还凤爪男神?”庄灯很无奈,明明是程垣和他女朋友的故事,为什么偏偏自己有了姓名。

“那一段话不是太长了嘛,重点不就是,白,手瘦长,凤眼,挨打,你琢磨着这和泡椒凤爪是不是挺能联想在一起的?”

他此时真想冲到普外科,把这两个人做成泡椒凤爪。

“别伤心了,凤爪男神就凤爪男神吧,不亏。昨天给程垣送充电器那美女,就是打听你这个,我见了,跟大学生一样,青春靓丽,你俩配一脸啊。”

行吧,庄灯大概知道是谁了,但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力气生气了,人生的苦涩原来可以变着花样儿地苦,和五彩斑斓的黑有一拼。还好PPT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否则健身房又将留下他疯狂的身影。

而努力劝说自己接受现实的他,在看到趴在门口这颗小脑袋时,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又是一口老血差点喷出。

他下意识地把她喊到自己眼前,但是一腔怒气经过这几天的消磨后,其实已经平静了不少,对方再叭叭叭什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他也淡定了,原来人的容忍度可以达到这种高度。不是因为对方在说起自己高味职业时,闪闪发光的眼睛,真的不是。

于是,他还是让她走了,他累了,真的累了。

连他最后一根笔都被顺走的时候,也只能扶额无奈。好在有前来咨询住院的患儿家长,为他重塑自我。

他在全神贯注给孩子看病时,那抹红又出现了,在他踏出办公室,对护士说为患儿安排在几床时,庄灯还能感觉到身后的目光,他忍不住想主动找她要回自己的笔,却又不太想和她继续有什么关系。

好在没过一会儿,规培生从值班室回来,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他们在等小患者和妈妈办住院回来,一下午就随着他们而去,期间那个小红裙仍然在走廊里飘来飘去,时不时地路过办公室,逮到一个屋里无人的机会就赶紧进来说话。

“对不起,不小心把你笔拿走了,我没注意到。”她把笔还给他后,更心怀歉意地说:“还是夏蹊发现我们病房多了根笔,问我从哪儿来的,我才发现。”

庄灯没有回答,而是面无表情地将笔揣进了兜里。

“夏蹊和程垣的婚礼,我去当伴娘,你一定要去啊。还有,你记得加我微信啊,我总不能麻烦夏蹊男朋友第二次。”

不好的回忆爬满背,还好规培生适时归来,小红裙讪讪而去。

此时此刻,窝在椅子里的庄灯结束回忆,思绪纷杂。做医生后明白,很多事情都是强求不来的,尤其是遗传学医生,碰上这么一个死心眼的人,真不知道是缘还是劫。这时微信提醒他有一个好友添加提醒,他叹了口气,拉开了抽屉,拿出一份请柬看了看,发信息问老王需要准备多少份子钱,顺便……今天有没有人打听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