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看星星不如看我第4章好看章节在线阅读

看星星不如看我第4章好看章节在线阅读

军训开始了。

真正开始在太阳底下暴晒之后,周静芒才知道,什么“立秋”“处暑”“白露”都是骗人的。皮肤被阳光烤得发烫,感觉浇点儿水就能发出“刺啦刺啦”的声响。

周静芒赌上十六年的意志力,才勉强坚持住了历时二十分钟的站军姿。都说万事开头难,大概是难在没有充足的心理准备吧……她正文绉绉地想着,后背突然被人轻轻捅了一下。

回过神,周静芒看到了章扬的跟班,她已经知道了他的名字——庄杰。

“这是什么?”趁着教官低头系鞋带的空当,她指着庄杰卷成筒状的软抄本小声问。

“你自己看看,看完传给你旁边的女生。”庄杰笑得一脸不怀好意。

周静芒低下头,本子上歪歪扭扭地写着班里女生的名字,每个名字后面还跟着一个寓意不明的字母。她还没有找到自己的名字,有人从她身后伸长手臂将本子夺了过去。

接着,章扬不急不缓的声音传来:“无不无聊?”因为刻意压低了声调,听起来十分严厉。

庄杰伸手去抢,讪讪地赔笑:“闹着玩呢,干吗这么认真?”

章扬将手臂高举,庄杰跳起来猛地一拍,本子自周静芒头顶掠过,直直落在了教官的背上。

完蛋了。周静芒暗暗捏了把汗。

“谁干的?”

年轻教官黝黑的脸庞因为生气而现出铁青。

“没人认是吧?”教官将那个软抄本往手心里摔了摔,“全体加站军姿半个小时。”

“是我!”

一片难辨的埋怨声中传出不温不火的男声,紧接着,章扬缓缓走到队伍前面,一脸无谓地强调:“是我不小心扔的。”

周静芒下意识地回头望了一眼庄杰,他的表情像吞了一只小虫般,紧张又难过。

“军训期间不好好训练,还背着我搞小动作!”教官将军人的严厉发挥到极限,指着操场吼道,“去跑十圈。”

十圈啊!周静芒望了望头顶的太阳,突然有些担心。章扬也是,耍什么酷啊?那本子明明不是他的。

终于获得休息令的三连,集体以放飞自我的姿态倒在树下。然后,各连队接二连三地休息了。这衬得操场上独自奔跑的章扬更孤单了。

第几圈了?周静芒坐在树下掰着手指头回忆:“一,二……”

“干吗呢,静芒?”秦榛一把打在她手上,“潆洄叫我们一起去买冰水。”

“哦,好。”周静芒起身,拍拍裤子上的尘土,再次回头看了看远处变小的身影,和秦榛一起走向超市。

结账时,沈潆洄望着她手中的三瓶矿泉水,诧异地问:“怎么买这么多?”

周静芒嗫嚅了片刻,只好实话实说:“给章扬买了两瓶。在大太阳底下跑十圈,别再中暑了。”

秦榛笑她:“周静芒,你怎么管这么宽?他自作自受,关你什么事儿?”

周静芒不想被别人讲闲话,虽然心里并不是那么想的,但还是默默把矿泉水放回了冰箱,起身顺嘴接了一句:“确实,章扬自作自受,跟我无关。”

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了走进超市的章扬。教官看天气太热,免了他接下来的惩罚。他是个很骄傲的人,教官说罚就罚,说不罚就不罚,他多没面子啊。不过……嗯,没面子就没面子吧,实在是太热了,热晕了更加丢人。

怀着这样一肚子不甘心和懊恼来到超市,结果章扬听到的第一句竟然是周静芒说他自作自受。别人不知道他是为庄杰顶了包,她可是眼睁睁看着的,这女生怎么这么烦?

“拿来!”章扬伸手夺过庄杰拿着的那个软抄本,从柜台上抽了一支圆珠笔,以周静芒能够看到的角度,把她名字后面的“B”划掉,改成了“D”。

什么意思?周静芒愣愣地看过去,结果却全方位遭到了章扬的白眼洗礼,最终,她心虚地低下头,跟着秦榛和沈潆洄匆匆跑出了超市。

可是那个大大的“D”让她没来由地有些不爽,难不成是什么骂她的暗语?

·4·

当晚的班会,就军训时发生的那场闹剧,班主任将章扬批评了一顿。章扬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班主任前脚离开教室,他后脚就趴下呼呼大睡。

周静芒努力将精力集中在桌面上摊开的英语词典上,可是思绪总不自觉地飞到白天在超市的那一幕。

要不要跟章扬道个歉?她又回头看了一眼,现在还没有正式排座位,章扬依然坐在最后排靠窗的角落。看起来那么孤单,再回想他之前一个人在操场跑步的样子……

太可怜了!周静芒心一软,从便笺本上撕下一张纸,提笔就开始写:章扬,对不起,我白天在超市并不是故意说你……

她正写得起劲,就听到班里的男生们又在传阅白天那个本子,有人低声问庄杰:“这些字母到底是什么意思?”庄杰边笑边高声解释道:“是我根据咱班女生的外貌制定的评级表,你们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要修改的。”

外貌评级表?周静芒又想到了那个大大的“D”。莫非……

“A是最美,D是最丑。”庄杰刚刚解说完,就被全班女生的目光“凌迟”了。在这“恐怖”的氛围中,班里终于安静下来。因此,周静芒咬牙撕烂便笺纸的声音格外清晰。

道歉?她在心里冷笑:呵呵。

宿舍一熄灯,例行的夜聊又开始了。周静芒和室友们从小吃讨论到穿着,又从减肥聊到韩剧,片刻的沉默之后,秦榛突然从上铺探出头:“男生们私下里评论咱们女生,咱们今天也来评一评他们,你们觉得咱班男生里谁最帅?”

像是终于找到了报仇的机会,周静芒立刻开口:“除了章扬,都帅!”

沈潆洄柔声笑了:“我觉得章扬不错啊。个子高,五官刚毅,看起来比别的男生都成熟,让人觉得很有安全感。人也敢做敢当,挺好的。”

周静芒暗暗撇了撇嘴,敢做敢当有什么用?眼睛是瞎的!接着她又悄悄叹了口气,其实她也知道自己相貌平凡,的确不属于“漂亮”的类别,可是,被人当众划到“最丑”的行列,还是很生气,并且,有些难过。

“喂喂!我说你们有没有审美啊!”秦榛突然一骨碌坐了起来,“凌晨啊!你们没人注意到吗?明明是凌晨最帅啊!”

周静芒和沈潆洄面面相觑了几秒钟,又同时点了点头:“是还挺帅的。”

班里除了章扬,让人印象深刻的应该就数凌晨了。他是以年级第一的总分入校的顶级学霸,是他们班的骄傲。班主任还因此钦点他做了班长。

看秦榛那么激动,周静芒忍不住开秦榛的玩笑:“阿榛,你不会对人家一见钟情了吧?”

“胡说什么呀?”秦榛不好意思地惊叫,接着突然捂住脸,娇羞少女一般趴在床上踢了踢腿,庞大的身躯压得床板“咯吱咯吱”出声抗议,“不过他长得真挺符合我的审美的!”

三个人顿时笑作一团。

“睡了睡了,不然明天起不来了。”秦榛打了个哈欠。周静芒在心里又偷偷骂了十遍章扬,才安然地闭上了眼睛。

“阿嚏!阿嚏!阿——嚏!”躺在男生宿舍狭小的硬板床上,快要睡着的章扬没来由地狂打了十个喷嚏。

“章扬,你不会得了热伤风吧?”睡在下铺的庄杰拉高毯子,声音闷闷地说,“你晚上睡觉记得面朝墙,不要把我们大家传染了。”

章扬在黑暗里龇了龇牙,转而刻意把头面向了房间,大力呼了半天气,直到脑子有点儿缺氧才一脸坏笑地睡了过去。

新的一轮炙烤又开始了。但经过几天的适应,现在的周静芒已经能在站军姿时默背文言文了。背了五篇文言文之后,教官提出了休息。

“别的连队都休息好几次了,就咱们连休息得最少。”坐在树下乘凉时,秦榛和周静芒咬耳朵,“肯定是昨天那事儿闹的!教官对咱连有意见了,都怨章扬,太讨厌了!”

“喝冰水吗?”沈潆洄走过来问她们,“我去买。”

“喝喝喝!”周静芒和秦榛一起点头如捣蒜。沈潆洄笑一笑,转身朝着超市的方向跑去。

她把长发松散地绾在脑后,肥大的迷彩裤卷了几折,露出纤细的脚踝。明明晒的都是一样的太阳,可就好像紫外线都被过滤出来专门晒别人一样,沈潆洄一点儿都没有变黑。

“阿榛,你觉不觉得潆洄实在太美了?”周静芒不自觉地开口道。结果一转头,发现秦榛的目光又奔着独自坐在操场树下的凌晨去了。

实话讲,凌晨虽然帅,但因为性格孤傲安静,总让人觉得有距离感。呃……为什么他突然起身朝着她们走过来了?

天……真的走过来了!

男生在她们面前站定,短发柔顺地覆在头顶。他直愣愣地望了她们几秒钟,终于开了口:“你们能不能别看我?”

哈?周静芒和秦榛同时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你们老看我,我很苦恼。”他一脸正色道,“影响我背单词。”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周静芒还没回过神,一旁的秦榛突然拍腿狂笑:“太可爱了。”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太可爱了,那家伙。”

周静芒默默往旁边躲了躲,苍天,她到底进了一个什么样的班级?

·5·

夜里,刚要睡着,周静芒忽然觉得有人正在推她,她一骨碌坐起来,就看到了踩在凳子上的沈潆洄,她捂着肚子,痛苦地弯着腰,脸色苍白,额角的汗密密麻麻。

一看就是生病了。周静芒赶紧下床把她从凳子上扶下来,高声叫醒秦榛,两个人吃力地将几近昏迷的沈潆洄拖到医务室门口。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发现,门锁了。

都十点了,不锁门才怪……

周静芒低头看看虚弱的沈潆洄,心里焦急得不行,突然看到校道上现出两个人影,个子高的那个好像是章扬。她把沈潆洄交到秦榛手上,丢下一句“我去找人帮忙”就撒丫子跑远了。

“哎,静芒,你的鞋!”秦榛望着周静芒跑丢的那只拖鞋,尴尬地扶了扶额头。

周静芒突然从旁边跳出来,傻乎乎地伸开手臂拦在章扬和庄杰面前,两个人原本正仰头喝着可乐,被吓得呛了一下,猛咳起来。

“快点儿过来帮忙!”周静芒也不管他们正咳得厉害,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拽他们。

好不容易缓了口气,庄杰哑着嗓子抱怨:“大小姐,你是要我们帮忙还是要我们的命?”

“谁要你们的命啊?是沈潆洄快没命了好不好?”周静芒急得眼泪都快落下来了。她磕磕巴巴、语无伦次地解释着:“沈潆洄半夜突然爬到我床头,脸色苍白,看起来很痛苦,可是医务室门锁了……”

“打住!”章扬伸出食指点住她的额头,跟电影里高手点穴似的,不耐烦地说,“笨死你算了,话都说不清楚。”

说完,他迈开大步走到医务室门口,一把搀起沈潆洄,周静芒呆呆地望着他,猛然觉得这样帮助别人的章扬有点儿……

“庄杰,”章扬招呼一声,随即将沈潆洄塞过去,“你来背她。”

“帅”字跌到周静芒的舌尖,差点儿害她咬住舌头。

庄杰默默翻了个白眼:“行!你负责耍帅,我负责出力,真是好兄弟!”

他们打了辆车打算就近去市中心医院,无奈人太多坐不下,秦榛从副驾驶的座位上钻出来,招呼庄杰:“还是你去吧。虽然咱俩的占地面积差不多,但好歹你是男生,方便做苦力。我先回宿舍了啊,去跟门卫说声,让他帮你们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