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穿成作精糊咖小可怜第3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穿成作精糊咖小可怜第3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当天盛心早早吃了晚饭就出了门,本来打算开车去,又怕小区不让进没地方停,最后选择了打车去,众发的楼盘赶不上金域蓝湾,物业管理也比较松散,她在小区附近的水果店买了些水果篮,没费多大周折就进了小区,盛心按下门铃。她按了足足一分钟,都没人来开门

没在家吗

这么一想还真有可能,万一司邯在剧组拍戏呢?盛心顿时抓狂起来,明天就要去试镜了,今晚要是找不到司邯,她就要错过这个机会了

可是她又没有司邯的电话,

盛心烦躁得只想抓头发,为了表达谢意特意买的最大号的水果篮,来的时候信心满满一点都不觉得重,这会却跟拎着一块石头似的,一想到还得拎着它走到小区外面打车,盛心打算将水果篮放在司邯家门口,就在她刚弯腰把果篮放在地上的瞬间,门从里面推开了。房间里灯关了,面漆黑一片。司邯背着一个黑色的运动包,一只背包带挂在他的左肩膀上,另一只散着。

他的轮廓一半隐在黑暗里,一半被楼道的等照着。

他清冷的眸光扫过来,无形中带来一阵冰凉的压迫感。

司邯反手关上里面那道门,轻轻掀了掀眼皮,与盛心的目光短暂相交。

盛心有点懵,刚放在地上的果篮拿起来也不是不拿也不是,脸色有些讪讪的,眼睛却没能从司邯的脸上挪开。

然而司邯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很快就收回目光,向前走了一步,把最外面那道门也关上,然后迈步走开了。

盛心懊恼不已,她一把抓起地上的果篮,嘴角换上笑,迅速跟了上去。

“你出门啊?”

盛心只能没话找话。她化了一点淡妆,一头柔顺的浅栗色头发烫着大卷,气质出众。

有人美在骨,有人美在皮,盛心却两样都占了,是那种骨相极其出众的美人。

长相清秀的人笑起来惹人怜,而盛心这种咄咄逼人的长相,笑起来能摄人心魂。

可司邯压根就不看她,他在电梯口停下来,冷漠地按了下行键。

盛心跟他并排站在一起:“我是来感谢你的,那天晚上的事情真是太感谢你了。”

她的声音轻快明晰,像山涧流动的清泉,让冰冷的楼道有了一丝温度。

司邯侧头看过来,视线落在她缀着珍珠耳环的耳垂上。

“不客气。”

依旧是冰冷疏离的声音。

电梯来了,两人依次进入,司邯按下1层和-2层。

盛心猜司邯要去车库开车,她取消了1层,笑意更深,眯着眼睛又问:“你要去哪啊?”

她要争取和司邯在一起多呆一会时间,系统说接触越亲密解印越多,她今晚绝对不能白来。

司邯答非所问:“心意我收到了,你早点回。”

“你还没告诉我你要去哪呢?”

盛心语气里故意带了点撒娇的气音,听上去软绵绵的。

司邯不为所动,但还是回答了她的问题:“搬家。”

“搬去哪儿啊?”

“金域蓝湾。”

什么叫踏破铁蹄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盛心顿时心花怒放,恨不得抱着司邯在原地转两圈。

司邯再没说话,出了电梯后径直走到车前,把背包扔进后座,转身去拉驾驶座的门。

盛心提着果篮一个箭步冲上前,挡在车门口:“那你顺便送送我。”

司邯冷淡地退开一步:“不顺路。”

盛心死缠烂打,拽了拽他的袖口:“顺路顺路,司邯,别这么绝情嘛,送我一程呗。”

说完盛心自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但她还是不遗余力地撒着娇。

司邯抽回袖子,抬眼看着她,地下车库的顶上发着白色的幽光,从她的头顶撒下去,更显得鼻梁深邃,她的眼睛很亮,仰着头说话的时候卷翘的睫毛一眨一眨的。

司邯收回视线正要再次拒绝,盛心忽然举起左手,大拇指和小指屈起:“我有个亲戚也住金域蓝湾,搭个你的顺车,我保证,绝对不烦你。”她的手指很细,很长,很白,司邯看着那三根手指,脑子忽然抽了一下。

“上车。”

盛心喜笑颜开,这就是同意了。从车头前绕到副驾驶那边,司邯以为她要做副驾驶,开门进去才发现声音把水果篮放在了副驾驶座上,人跑到后座上去了。

司邯系上安全带,从后视镜看去,盛心关了车门,把他的背包挪到另外一边的时候,有几根头发缠在了背包拉链上,往出来取的时候扯到了头皮,她“嘶”了一声,声音很大,好像很疼似的。

密闭的空间里,一股淡淡的甜香涌进司邯的鼻腔。

是荔枝的味道,她眉眼弯弯笑起来的时候,跟这种甜香倒是挺配。

司邯收回视线,踩下油门。

车开出小区没多久,盛心再次开始尬聊:“你最近没有在拍戏吗?”

司邯打着转向灯,眼神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没有回答。

盛心又问了一些有的没的问题,司邯始终淡淡的,盛心简直要崩溃了。

明天就要试镜了,系统说要亲密接触才能解印,就司邯这股高冷劲,她得等到猴年马月去。

盛心脸贴在玻璃上看着窗外,心里盘算着怎么才能拿下司邯,车开到哪里都没注意,直到光线暗下来她才猛然回过神,居然已经到了。

司邯停下车,拉开后车门取走背包,拔腿就走。盛心从驾驶座上捞起果篮,在电梯口追上司邯。

她决定再努力一把。

强迫自己扬起嘴角弯下眉眼,“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这果篮挺重的,我帮你送上去好不好呀?”

司邯一手拎着背包,一手在翻手机,没说话。

只要没明确拒绝说不行,那就是行!

电梯上到25楼,司邯开门后一声不吭拿着背包上了二楼,盛心关上门想换双拖鞋,打开鞋柜里面孤零零地躺着一双男士拖鞋,盛心穿在脚上空荡荡的。

盛心刚把果篮放进厨房,司邯从楼上下来了。

他换了一身深蓝色的家居服,发梢在换衣服的时候被拨乱了,盛心目光往下一扫就看见了领口下露出男人的锁骨,再配上那股与生俱来的冷漠慵懒,让盛心差点喷鼻血。

awsl!

穿睡衣的司邯啊,这是什么神仙颜值,虽然她不是司邯的粉丝,可这颜值太有吸引力了吧。

司邯轻轻拢起领口,遮住了锁骨。

“看够了吗?”

“还没……”

盛心一不小心就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一说完她就捂住嘴,可惜晚了。

司邯闻言眉头微微皱起,目光扫了过来,脸色有点阴沉。

“东西送了,我也收了,你回家去。”司邯不指望她会主动离开,开始下逐客令。

盛心知道自己现在在司邯心里就是个脸皮比城墙还厚的烦人精,可人家下了逐客令,她也实在不好意思再赖着不走,一想到今晚的目的还没达到,她忽然心生一计。

“那你送送我,不然我今晚就不走了。”盛心持续撒娇。

司邯就想赶紧送走盛心,没多想就把人送到了门口,盛心暗暗下定决心,在拉开门的瞬间,忽然杀了个回马枪,一个转身,在司邯完全没准备的情况下,双手缠上他的脖子,抱了个满怀。

就在身体相撞的那一瞬间,盛心清楚地听到了什么东西被撕裂的声音,有点像封条被撕开了一道口子的感觉,她整个人瞬间神清气爽,天灵盖都明朗了。

“叮~封印解除三分之一,要继续加油哦!”

靠,这么抱一下就解开了三分之一!这力度也太大了吧。盛心心里在狂喜,这真是不枉费她没脸没皮地磨了这一个晚上。

与此同时,司邯整个人都僵了,盛心温热而又急促的呼吸吹进他的耳朵,淡淡的甜香冲进他的鼻腔,足足两秒钟后他才后知后觉,他被一个女人强抱了。

“盛心!”司邯强忍着怒意,一字一句问:“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目的达到,盛心立马松开司邯,她也不管司邯的脸色又多难看,快速换上鞋跑到门外,身心愉悦地冲司邯挥手:“我走啦,祝你晚安,好梦呦。”

司邯听着盛心蹦蹦跳跳的脚步声在楼道里走远,进了电梯,之后整个楼道又恢复安静,脑袋突突地疼,他去冰箱拿了两瓶冰水喝完,才勉强压下心中那股被冒犯的怒意。

略显空荡的房间里,荔枝的甜香久久挥之不去。

他关上电视,上楼洗漱睡觉。

这一晚司邯在梦里吃了一晚上荔枝,第二天早上经纪人白捷和助理萧茼过来接他的时候被他的黑眼圈吓了一跳。

盛心坐电梯到一楼出去才发现,她居然跟司邯住在同一幢楼,司邯在25楼,她在27。真是天助我也。带着封印解开了三分之一的兴奋,盛心回家后舒舒服服地洗了热水澡,美滋滋地上床睡觉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