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茶肆娘子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茶肆娘子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陈掌柜,你这茶肆生意是越来越红火了。”长金泽探头探脑望着店里。

陈镜娇当初是寻陈老爹要了处快倒闭的楼,本就地方不大,且杂乱无章,经由她手修葺一番算是最大化利用了空间。

左侧是高椅高桌,一桌最多容的下四人,大厅右手边则是竹榻、蒲团榻等,中间有屏风遮挡,适合单人或双人坐,但整个一楼不过也只能容下十桌客罢了。

但茶肆不比酒楼,急则乱,仅凭陈镜娇一人着实费力。晁珩看到她走来时,身后跟着两个穿着一样的年轻姑娘,随意一问:“招学徒了?”

陈镜娇表情略微诧异,想起晁珩是做什么的后弯了下嘴角道:“没错,仅凭我一人费事费力,所以找了几个机灵的招进来做学徒。”

晁珩点头,刚一开口突然被打断。

“招人好,招了人,陈掌柜你就能有更多时间精力钻研出新东西,我们也好有口福跟你尝尝鲜!”

长金泽说的眉飞色舞,逗得连听到的学徒都忍不住低头偷笑。

四个人面带微笑,只有晁珩皮笑肉不笑,举杯喝了口水以掩饰表情。

“晁公子许久不见,今日楼下人多,怎的不去楼上雅间?”

晁珩略一环视四周,刚一点头,

“楼上还有雅间吗?我来此处这么多次还是第一次知道,快快,这楼下也忒吵了些,我们快去上面清净清净。”

长金泽几乎从凳子上弹起来,说着就要跃跃欲试往后走,陈镜娇声音略带疑惑的试探道:“晁公子?”

晁珩深呼吸,抬头冲陈镜娇微笑着说“好”,当陈镜娇转头后,视线便转向旁边的长金泽,瞧那着急的模样像是还敢催他。

于是长金泽眼睁睁看着自家上司的脸从面若春风瞬间阴沉无比,吓得他猛打一哆嗦连忙转过头,他觉得他好像说错话了,怎么办,城东无头案还没有头绪,晁珩不会再给他什么案子吧,这官还当不当了?

“长公子可是感觉凉?要入秋了天气凉些,我去给你寻个薄外衫。”

这次轮到长金泽了,他连嘴都没来得及张就感觉有一只手体贴地握住他的肩头。

“不,他不冷,他就是老毛病了,断不出案子没有线索会觉得自己对不起朝廷,对不起百姓,就会打心底的觉得自己做了错事很愧疚,就会打哆嗦。”

长金泽瞪大了双眼本想反驳,迎面对上晁珩标志性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他又把眼瞪回去了,“对,我这人就有这破毛病,我觉着自己愧对身上这衣裳的时候就会打哆嗦。”

晁珩投来满意的目光,三人各怀心思的上了楼,陈镜娇带两人进了文墨间后便去后厨了。

厨子正忙活着,看见她来立马撂下手里的勺凑上前看“掌柜今日做什么?”

“袜底酥。”陈镜娇将衣袖挽高,洗了手便从菜园里薅了点新鲜嫩葱洗净快刀切碎撒入白糖跟盐,舀了勺猪油浇上去搅匀后倒进面粉拌入擦透。

面粉和油加水混合揉匀,厨子看到这一步便撸起衣服袖子自告奋勇“这我会,揉面我最在行!”

经过厨子老练的手法,油皮光滑甚至可以拉出透亮的薄膜。

陈镜娇又揉了份油酥放在一旁,大锅起火倒进面粉炒,火候不能太过不然会糊,但若没炒熟,待会儿烤时便会鼓起来不似鞋底模样,那可不能称作合格的袜底酥。

铁锅个头大又沉重,这过程难熬,她需要不断翻炒防止面粉被炒糊,热火炙的她额头隐隐沁汗,聚成汗滴顺着脸颊滑落滴进衣襟里。

面粉经炒,麦芽的香气爆溢出来勾人心弦,待焦黄色时便是熟了,此时出锅静置,她趁机抬手擦去额前的汗珠,将一旁发醒的油皮油酥揉匀。

油皮包油酥,馅心捏段揉进去,擀面杖擀成椭圆做成生坯,尖刀轻划表面,割上三刀,抹上蛋液撒上芝麻,摆好上吊锅烘烤。

火舌舔\'舐锅底,灼热锅身,最顶的蛋液逐渐凝固,余下的渗进被刀刮开的缝里,嵌进葱油馅心中。

几分钟便出了香气,嫩葱是刚长的,葱香浓郁,酥皮不情不愿地鼓起身,油皮得以喘息松了身。

不一会儿,生坯白边便起了气泡,底面变得金黄,陈镜娇看准时机将生坯调了个面,好让另一面也受热烤酥。

两面金黄,出锅入碟。

茶要讲究搭配,袜底酥这种咸香茶点应当配浓茶,因此陈镜娇特意泡了普洱茶,普洱茶性烈,味道醇厚、消脂解腻,最合适。

新鲜出炉的袜底酥香酥脆,一口咬下去,层层透明酥的落渣,浓郁的葱香迸发在口中,细细咀嚼尚有蛋香,吞下一口又意识到还有芝麻脂香,回味无穷。

“咸香物,吃完喝盏普洱润润,若不嫌弃,这里还有我做的龙须酥,就是有些甜,不太合适。”陈镜娇将一小碟白密的龙须酥推到桌中间,看到长金泽一口咬下去眼睛一亮,连忙又吃二三口,饼渣撒在衣袍上忍不住弯起嘴角,拿了个帕子放在一旁,想着这长金泽还是个真性情。

“你这茶点做的不比点心铺子差。”晁珩趁着长金泽狼吞虎咽没嘴说话的时候趁机夸赞,以免这点话都被人抢去。

“是啊掌柜,你怎么没想开个点心铺子呢?”长金泽喝口茶将嘴里的吃食咽下去忙说。

“点心铺子要做的东西那可太多了,我这只是茶配物,量小,自己做着不累,还能换着花样给客人尝。”

陈镜娇不是没想到开点心铺,但是她一个修茶道的,又怎么争得过那些传统手艺大家传承的人,更何况点心种类复杂繁多,出一个品种便要推广,种类她倒是不太愁,可需要的量太大了,她本就抱着佛系的心,能一生衣食无忧便行了,做大产业实在没那个精力。

最关键的是,她这个便宜老爹本就挺有钱的,家里好像真不差她做个点心铺子赚的钱。

“招的学徒也只是学学茶艺,煎一壶茶比较费时间,一楼的客我不能照顾的全面,索性’交给观澜了,她带着学徒也算历练。”陈镜娇近日又煎茶又要去做新的茶点,委实太累了,天天头沾枕头便睡下了,第二天往往要等晨钟跟报晓鼓响了几分钟才能醒,于是决定以后多招点机灵的学徒跟伙计,她只顾着研发新茶点才好。

长金泽吃完最后一块袜底酥,喝完最后一口茶又擦净了嘴,连连点头“掌柜太辛苦了些,这样也好,省的往后店做大了还得重新招学徒,届时就太费心费力了。”

晁珩终于忍不住了,额角跳了又跳,“吃完了吗?”

“吃…吃完了。”长金泽等待下文,弱小又无助。

“你那毛病不犯了,案子都断完了吗?没解决完就赶紧该回大理寺回大理寺,该去哪去哪,别老在这混水摸鱼。”

“哦。”长金泽说着就起身要走,一只脚都迈出雅间又转回来问:“大人你不走吗?”

晁珩一分钟都不想多看见他,没好气的问:“我?我去哪?”

“回大理寺啊,大人你不是还有武安侯的案子吗?”长金泽不死心,少卿大人不能恃宠而骄,虽然他是狄仁杰在世。

晁珩脑子里最后一根弦终于“砰”一声断掉了。

“大理寺离此处不远,我一会儿就回,但你别回大理寺,你的案子在城东,这里是城西,离城东很远,你最好即刻动身。”晁珩决定回去就把一年前坊里那个鬼神夜行杀人案再附送给他。

送走了不情不愿的牛皮糖长金泽,晁珩终于能跟陈镜娇单独说话了。

“茶肆越做越大是好,但还是小心。”晁珩慢慢品尝浓郁的普洱,茶香好似浓墨重彩的泼墨山水画绽放在味蕾之上。“因着人家生意好便心生妒忌,交谈不和,暗下杀手的也有。”

陈镜娇眼珠转了半圈,仔细掂量着晁珩话里的意思,点点头。

她不是没想到这一点,但她一个就差把“和气生财”打在脸上的人,又能跟谁产生什么大摩擦呢?

就算有了摩擦,只要不跟武安侯扯上关系,四舍五入都不算事。

日子流水的过,三日的训练跟实践,学徒们也会煎茶了,她终于在夹缝中喘了口气,挑了个阳光明媚店里不是太忙的日子逛街。

从刚穿越过来便忙活生计,根本无暇顾及其他,生意有了起色,日子步入正轨,她才有时间逛街看看这京城的百景。

观澜很担心,陈镜娇却告诉她没关系,让她看好店便自己上街溜达了。

不愧是最繁华的地带,毗邻官衙,商业繁忙,连路边摊卖的都是精品。

陈镜娇暗暗惊叹,东逛逛西转转,不一会儿便提了一手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寻地歇脚了。

大名酒肆,不好不好,她不想喝酒。

东庄食肆,也不是特别饿。

突然注意力被一个名为山野茶肆的店吸引,瞧那模样装修朴素,倒真有山野的感觉了。

她也是开茶肆的,光听闻城中有许多竞争对手,但也是第一次亲自光临,于是她抱着好奇跟学习的心忐忑的迈进了这间茶肆。

茶肆里人不算多,相较于林隐逸肆只能算清冷,小厮也是领她随便落了座,上了壶最平常的茶。

习惯于煎茶的陈镜娇尝了第一口便喝不下去了,这要是陆羽他老人家在世,恐怕当即跳脚大骂这泡的犹如泔水该倒水沟里了。

这哪是煎的茶,热水冲着茶叶就敢上客人的桌。

除了装修不错,符合她的审美以外都不尽人意,于是陈镜娇收回学习上家的忐忑之心,准备回家再回顾一下陆羽老人家的《茶经》,不禁感叹前人的英明。

“掌柜,你回来了,有位女客人寻您呢。”观澜大老远看她往店里走,就跑来冲她说。

陈镜娇忙将手里的东西递给观澜进了店,嘴里问:“谁啊?”

拉开梅雅间,坐在里面的女子立马转头,看到来人后笑意盈盈,容色如玉,轻灵脱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