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才不是金屋藏娇第18章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才不是金屋藏娇第18章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次走出家门,傅娇娇看周围的一切都是新奇的,回去的路上她撩起帘子望着窗外,被一座座古香古韵的建筑吸引,街道两边有不少酒楼茶肆,还有卖小食的摊贩。

砂糖冰雪冷丸子、荔枝膏、香糖果子、旋炙猪皮肉、生淹水木瓜、鸡皮包子、香煎夹子、炸鱼块…..

傅娇娇一瞬不瞬的盯着,看的眼花缭乱直吞口水,裴执见她大眼冒着光直愣愣的满脸的渴望,便忍不住心软,叫车夫停下来买一些。

瓜果肉脯,煎饼烧肉一样都不少,傅娇娇捧着热乎乎的吃食,乐的眉开眼笑,十分满足。

裴执摸了摸她鼓鼓的小肚子,“不能再吃了,小心撑坏肚子。”

“可是还有很多,不吃就浪费了。”夏天食物不能放,古代还没有冰箱储存,傅娇娇大眼睛眨了眨可怜巴巴的望着他,古代的美食完全没有她想象中的贫瘠。

太太太好吃了!

她还可以干三碗饭!

裴执把她手里啃了一半的烧鸭拿走重新包好,不苟言笑道:“听话。”

然后递给她一个竹筒,里面是凉丝丝的糖水。

傅娇娇瘪了瘪嘴,咕咚咕咚一大口灌完,舒了口气的同时小声嘟囔了一句,“你怎么什么都要管啊。”

说完她愣了一下神,突然脑海里闪过一道熟悉的画面,她咦了一下,裴执眼眸微闪,问:“怎么了?”

傅娇娇抱着竹筒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觉得刚刚那一幕很熟悉,似乎发生过。”

裴执淡淡笑了下,岔开了话题,“要出去转转吗?”

“可以吗?”傅娇娇兴奋起来。

裴执颔首,将她抱到轮椅上,周围人群看到那辆华贵的马车下来的贵人却是不良于行的夫人,一时好奇,打量的目光有很多。

同情的不屑的都有,傅娇娇还是头次感受到身为残疾人被别人隐晦的用目光指指点点的滋味,她指尖蜷缩了下,微微勾住裴执的衣袖。

男人一下就感受到了,他侧身挡住那些人的窥探,给傅娇娇带上了帷帽,白色的纱挡住了他们的视线,傅娇娇还能看见,只是周围的一切都变的朦胧模糊了,她抿了抿唇,雀跃的心思淡了很多。

裴执站在她身后慢慢推着轮椅,大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低声安抚她:“我在。”

他们又逛了银楼,玉器古玩店,傅娇娇偶尔看见喜欢的就撩起白纱看看,她多看两眼男人就要买下,傅娇娇只好匆匆瞥一眼,到了水粉铺子的时候,正好瞧见一对有情人在挑胭脂。

男人玄色衣摆微晃,他推轮椅的动作顿了顿,裴执的声音微冷,“娇娇我们换家店吧?”

傅娇娇不解,她问:“你是不是累啦?那我们回去吧。”

裴执看了一眼脂粉铺子里正在给太傅女儿买胭脂的霍深,冷然收回视线,淡声道:“也好。”

陆凝玉面色羞红的捏着手中的胭脂,低声问眼前的玉面郎君,“霍郎觉得这个好看?”

“嗯,很适合你。”少女羞涩不敢抬头,没看见霍深眼神中的不耐,只听他低磁嗓子说着温柔的话就觉得心动的不行。

“霍郎,我父亲说宫中准备选秀女,你若喜欢我,须得早日来提亲了。”

陆凝玉第一次见霍深时,俊美的郎君站在玉兰树下,浑身拢上轻愁,一瞬间就击中了她的少女心,她喜欢才华横溢的公子,在知道霍深还是探花郎后彻底倾心,她是太傅的嫡女,身份尊贵,喜欢什么人就大胆的去追求。

她听霍深的母亲说他有一位喜欢的姑娘,只是那个姑娘爱慕虚荣抛弃了他,原来他眉间的愁绪皆是为情所困,她心疼他的遭遇,陆凝玉故意偶遇了几次霍深,两人都被对方吸引。

她以为他们情投意合,便大胆的提了出来。

霍深面色一僵,下意识就想拒绝,他接触陆凝玉也只是看中她的家世,自他进入户部,他的两个好友唐明意和魏盛邱都开始与他疏离,尤其是魏盛邱更是因为降职与他处处争锋相对,他在朝堂步步艰难,比刚考中探花时所受的排挤还要严重。

在裴执的有意打压下,霍深不得不令寻出路,恰好此时陆太傅的女儿钟情于他,霍深心底多番较量了下选择了接触她。

可他心中还是不能忘记傅茵,那个舍命救他的女子,他欠她的太多了。

男人沉默的时间太长,陆凝玉狐疑的抬头,霍深僵硬的勾起一抹笑,“好,你在家中等我。”

他刚说完,就听到一声熟悉的女子清甜的音色。

霍深猛然转身,陆凝玉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先见人慌张的离开了,她赶忙问:“霍公子,你怎么了?”

“我还有事,先行一步!”霍深看到裴执在推着一个轮椅,那上面坐着一道娇小的身影,微风拂过,帷帽的白纱掀起,一张洁白娇嫩的小脸露了出来。

她醒过来了?

她的腿断了?还能治好吗?

霍深心脏紧张的骤停,他快步追上去,可傅娇娇已经先一步被身形高大的男人抱上了马车,娇小的女子嵌在男人怀里,他们看起来那么契合般配。

不该是这样的,她是他的妻,她本该是他的人!

霍深追着喊:“傅茵!”

他想再见见她,只是见她一面。

傅娇娇靠在裴执怀里,抬了抬头,“好像有人在追着我们,还一直叫一个人的名字。”

男人用手捂住她的耳朵,淡色的瞳孔温度一点点褪去凝结成冰,“一只乱吠的狗,不必理会。”

声音也像是含了冰碴子似的,傅娇娇直觉自己不该好奇,就乖乖的没有吭声。

霍深没追两步,裴府跟随的侍卫就将他压制在了地上,他看着逐渐没了影子的马车,拳头握紧,用力到发白。

眼底慢慢染上阴翳。

陆凝玉见一向稳重自持的男人转眼间变的崩溃,她快速赶来,对挟持住霍深的侍卫怒目而视,“让开,霍深是我的人,谁准你们动他!”

宋青认得女子是陆太傅的嫡女,他命人收手,抱拳行礼,“得罪了。”

“霍大人,不该惦记的人,趁早忘了好。”宋青冷声警告了一句。

霍深抿紧唇,被陆凝玉扶了起来,面色发狠的看着他们的背影。

他生来顺遂,自幼他想得到的就没失手过,逐渐就养成了凉薄的性子,不将任何东西放在眼中,霍深以为傅茵也是个无关紧要的人,得到了就可以丢到一边,随他处置。

可他错了,人不是东西,傅茵那日舍身救他,给了他当头一棒,他终于意识到原来离开还有另一种方式,只要一想到女子再也不会睁开眼,不会看见他就笑着奔过来,不会向他撒娇为他做新衣。

霍深就心痛的无法呼吸。

男人后知后觉的明白他真的爱上了傅茵,也真的后悔了。

“霍郎,你还是忘不了她吗?”陆凝玉颦眉,为霍深感到不值,若是别的男人陆凝玉早就将人骂醒了,可这是她心悦的人,她也想为自己留点脸面,便好声好气的安慰他,

“那样一个爱慕虚荣的女子有什么好值得留念的,你这般苦闷只会更令她看不起你,你要做的更好,只有得了皇上的赏识,封官加爵,她才会为今日的选择后悔。”

陆凝玉生而聪慧,爹爹未成为太傅之时就掌管着国子监,陆凝玉说是在男人堆里长大也不差,自然将男人的心思摸的一干二净,霍深现在的痛苦也只是因为不甘罢了。

若他身处高位,怎么还会瞧的上当初抛弃他的女子,只怕是恨不得远离才对,只有她才是能一辈子陪着他的人。

霍深回了神,深深看了她一眼,低哑的笑了一声,“你说的对。”

只要他攀到比裴执还要高的位置,傅茵就能再次回到他的身边,他还有机会,还能好好补偿她。

*

傅娇娇一路上过于安静,裴执摩挲了下她嫩滑的脸蛋,乌黑的眼睫垂下,作出无辜的姿态,“抱歉,我刚才吓到你了?”

傅娇娇抿着唇摇了摇头,她不是白痴,从男人阴沉脸色猜得到一直追赶马车的那人或许与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若她真的失忆了早就询问他们有什么过往。

可她不是,她是穿越者,她只能远离与原身熟悉的人。

裴执将她抱下马车,放到轮椅上,“不要多想,我在朝中树敌颇多,刚才的人就是其一。”

他给了理由,傅娇娇也乐得揣着明白装糊涂,乖顺的点头,想了想从衣兜里掏出一朵粉色的合欢花,毛茸茸软乎乎的,精致又可爱,这是她在路上就捡到的。

“阿执辛苦啦,这个送给你,不要不开心。”傅娇娇笑的温柔又治愈,“你再皱着眉就成老爷爷啦。”

不可否认成人的世界没有轻松,这个人身上好像永远都背着重重的担子,人在看到美好的事物也能得到片刻的轻松与欢愉,傅娇娇捡到这朵花的时候觉得自己很幸运,现在她把花送给裴执,希望他也能有那一瞬的快乐。

合欢花在大晏寓意着夫妻恩爱,裴执知道傅娇娇忘记了一切,不知道男女之间赠送合欢花代表着什么,可他还是忍不住欢喜。

男人动作小心的将合欢花收入掌心,语气温柔的不可思议,“很好看。”

气氛正好,裴执心中骚动,刚想把人抱怀里亲昵一番,还没行动便被一道声音打断了。

“是合欢花?恭喜恭喜,师兄终于成功抱得美人归了?”

一道爽朗的笑声传来,傅娇娇疑惑的抬头,却见正堂内走出来一位身穿红色圆领长袍,腰间系着宫绦,头戴玉冠的少年郎,少年郎看起来十分慵懒,手握着一把折扇,自以为风流倜傥但在傅娇娇眼中像极了她做家教时遇到的那些叛逆孩子。

这谁家的孩子?

怎么这么没礼貌,主人家还没回来,他就先进家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