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亲我时万籁俱寂第4章在线阅读全集

亲我时万籁俱寂第4章在线阅读全集

许稚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她脸颊泛粉地看着舞池中央。舞会进行到最高潮的部分,所有人举杯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主持人拿着话筒,在中间大声宣布游戏规则:

“关灯后,吻上你身边最近的那个人。十,九,八,七,六,五,四……”

许稚脑袋晕乎乎的,还没反应过来,而她身旁已经站了好几个等她好久的男人。

“三,二……一!”

灯突然熄灭,整个大厅漆黑一片。

她的心悬了起来。黑暗中,听觉格外灵敏,她清晰地听到有个脚步声在靠近她。她想要逃离,眼睛却被捂住,整个人被薄荷和烟草的气息包围。想到什么,她忽然就不逃了。

“你想亲谁?”身后的男人问。

她猛地抓住他蒙在自己眼睛上的手。

后颈被他温热的唇贴上,她失去理智地闭上眼,只觉得全身发软,连指尖都在颤抖。

“还是……”他轻笑,“你想被谁亲?”

一分钟很快就过去,他们还没接吻,大厅内就恢复了光明。

许稚快速回头,没找到人,她着急,难道刚刚的一切是在做梦吗?

忽然——

越过人海,她终于找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孟约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黑发凌厉,黑眸闪耀,许稚一眼就认出了他,大脑还没来得及思考,身体就不由自主地去追寻。

夜里风大,温度又降低了些,许稚跟着孟约走进窄窄的巷子。月色明朗,就算没有灯光视线都那么清晰。她盯着孟约,心又轻又重,她觉得自己长大了,好像胆子变小了。如果在以前,她恨不得给孟约下药,让他彻彻底底没了心思,死心塌地地跟着她。

高跟鞋被路边的藤蔓绊住,她摇晃身体,就快要跟丢。她急得要命,刚要出声叫他,他便停了下来。

他像是夜里诱惑人的天使,许稚情不自禁地屏住呼吸,酒精在身体里发酵,她晕乎乎地觉得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幻觉。

“你是真的吗?”

孟约没说话,靠在墙边漫不经心地看过来,手里还夹着一根烟。

许稚轻轻上前,她攥着裙子,脚步很飘,裙子被风吹起,莹白的腿暴露在空气中。

“昨晚有流星,我许愿了。”她仰着头,眼眸被额前的碎发遮住了点,可还能看到盈盈的水光。她说话颠三倒四的,忽然又叹了口气,歪着脑袋,“我好像喝醉了。”

孟约喉结微动,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许稚猛地上前,趁他不注意,踮脚亲到了他——喉结。

少女的唇微凉,带着酒意和晚风。孟约身体微僵,烟灰被湿气打落,沾到了少女的肌肤。

许稚舔了下嘴角,轻轻笑了起来:“真的亲到了。”她眉眼微弯,语气里藏不住的雀跃,“你是真的,我的愿望居然真的实现了……”

空气安静了几秒,孟约突然抓住她,低头看着她的眸子。两人气息交融,他的耐心似乎在这一秒耗尽,下一秒抓着许稚的下巴亲了上去。

他说:“喝醉了的是我。”

少女有瞬间的惊讶,然后就被男人的气息侵占。

晚风迷人。

许稚晕乎乎的,孟约似乎感觉到了她的不专心,坏心眼地咬了下她的唇作为惩罚。

许稚突然生气了:“你都不知道,我整个心思都在你身上。”

孟约忽然笑了。许稚仰着头,看得有些发愣。她真的太久没看到这样的孟约了,好像这样的他才让她有一些熟悉。她有些被蛊惑,眼眸更亮,心尖很痒,好像有千言万语想和他说,可最后只憋红了脸。

朦胧中,只听到他说:“我知道。”

你知道?

知道什么呀?

傻傻喜欢你的,从来都只有我而已。

舞会开到凌晨还没散场,孟约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件外套套在许稚身上。

路过前厅时,沈嘉鱼和几个男生站在那儿抽烟。烟雾缭绕中,他看见孟约开始嘲笑:“没我助攻,你能抱到许稚?”

孟约没理他,径直抱着已经醉得毫无意识的许稚出去。胡淡淡悄悄走到沈嘉鱼旁边,和他一起看着那两人的背影。

“简直是孟约的所有物,别人碰到格杀勿论。”

胡淡淡摇头:“也就许稚傻,被人吃得死死的都不知道。”

送许稚回到公寓后,孟约就乘夜机回匹兹堡,他第二天下午还有个报告要交,沈嘉鱼嘲笑他是自讨苦吃。

飞机难得没有晚点,尽管有五个小时的飞行,他却一点儿睡意都没有。所有的事情像放电影一样,在他脑子里飞速而过。

许稚。

这个名字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世界里的?

大约是高二(1)开学,他在前后座所有的男生口中频繁地听到这两个字。

“刚刚在操场看到许稚了,真是好看,皮肤嫩得像是能滴水。”

“她是校花了吧?听说是隔壁班许楚瑜的堂妹。这家绝了,个个都长这么好看。”

有男生钩着沈嘉鱼的脖子调侃:“这种极品妹子,嘉鱼,你见过了吗?”

沈嘉鱼高深莫测地摇了摇头:“见过了,太纯了。”

男生们哄笑。

男生们打打闹闹,操场上女生们总是不时地回头,爱慕的目光瞥向站在最左边一直没说话的孟约。

沈嘉鱼拍了一下孟约:“你觉得怎么样?”

其实沈嘉鱼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孟约能回答,没想到他眯了下眼睛,看向不远处迎面而来的高一(1)班。

许稚跑在第六个,这是第二圈,少女因为气息不稳,脸颊开始泛红。路过他们班的时候,男生们开始起哄乱叫,她眼睛里闪过瞬间的慌乱,下一秒,不好意思地低头。

大约离了不到一米的距离,孟约用余光看清了她的脸。

是最普通的白色衬衫和几乎透明的肌肤,一晃而过的,还有那双眼。

孟约觉得她是铃兰花,娇贵又纯洁。

然后他说:“是挺漂亮的。”

周围的人都安静下来,过了三秒不知谁说了一句——

“哇哦!”

“这是不是孟约第一次夸女生好看?”

沈嘉鱼不敢置信地问:“你不会看上她了吧?”

孟约轻笑,目光极淡地看了他一眼:“滚。”

那年寒假,冷空气蔓延,电台广播里一遍又一遍重复,今年的最低温又创了新低。

他刚从冬令营回来,就被父母扔进了新东方,要求他必须在高三开学前将托福考出来。

孟约有些烦,但谁都没看出来。沈嘉鱼话痨似的只知道讨论女孩,他皱着眉就这么毫无预警地第一次想起了许稚。

那天下了这座城市的初雪,因为菁华大学的保送名额,他心情更差,沈嘉鱼都不敢招惹他。

可是,许稚出现了。

少女好像不怕冷,穿着毛绒的短裙和白色的羽绒服和闺蜜走在一起。

他一如往常,只是两人的距离很近,走动时带起的风都是初雪融化的冰凉。

雪还在下,寒风凛冽。沈嘉鱼从教室里看到了孟约,跑过来,孟约回头,错过了女孩的视线。

只捕捉到了一个模糊的背影,但孟约确定了,是铃兰。

枯燥的英语课好像有了些乐趣。沈嘉鱼似乎发现了什么,整天在孟约耳边念叨许稚。

“许稚身边的那个男生一直缠着她。”

孟约从书里抬头,冷漠地看了沈嘉鱼一眼。

沈嘉鱼笑得像偷腥成功的猫:“你刚刚干吗说不认识她,那把伞是许稚给的吧?”

孟约不说话没关系,沈嘉鱼已经摸清了:“没想到你这么有心机。”

沈嘉鱼不知道的是,孟约不仅有心机还很贪心。

孟约的骄傲不容许他有半点差错,他不仅要许稚的人,还要许稚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