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亲我时万籁俱寂第4章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亲我时万籁俱寂第4章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考菁华大学的事,任重而道远。

  先到来的是长荣的校庆,今年的主题是“府学千年,新学百年”。

  这个前身是府学,历经几百年发展成为如今苏城排名第一的历史名校,校庆必须盛大而隆重。

  “许稚,你不是学过舞蹈吗?这次校庆每个班都要出节目,要不你就代表我们班上去跳个舞吧?”文艺委员张静坐到许稚前桌在做思想工作。

  “我跳得不好。”许稚怕生,不太喜欢出风头。

  张静盯着许稚这张脸,怎么都不肯放弃:“我听说二班是桑柔独唱。我和你说你要不去参加,你那校花第一的排名肯定要被她挤下去。”

  许稚低着头想了想,突然问:“高二(1)班是什么节目?”

  张静拿出手机翻了下:“情景话剧,咦?孟约居然也参加了。”

  许稚立刻将脑袋凑过去,帖子里发布的最新图片上,孟约穿着一身深灰色的西装,背脊挺拔,糊到不行的图都能感觉到他的帅气。

  许稚装得若无其事,快速说:“我参加,但得大家一起。”

  张静眼珠子转了几圈:“行,那我们班女生一起排个舞蹈,你做领舞。”

  下午课间活动的时候,一群女生留了下来。

  女生们研究来研究去,打算跳个古风舞蹈。

  容茸凑到许稚耳边:“其实是张静喜欢汉服,家里不让买,趁着这次机会能理所当然地买。”

  许稚有点犯困,点了下头。

  长荣硬件极好,综合楼的排练室就有五间。她正刷着朋友圈,看到沈嘉鱼发了一条新动态。

  【孟神帅不帅?(配图是对着镜子拍的孟约侧影)】

  许稚站起来跑了出去,刚拐进走廊,就看见孟约步伐很慢地从隔壁的排练室走出来。

  周围都是人,许稚想装作若无其事地路过。

  还差一步就要擦肩而过,她的手腕突然被他抓住。

  许稚下意识地挺直脊背,她目光停留在他手握住的地方。

  她手腕处系了一根红绳,衬得莹白的肌肤刺眼又好看。而现在他骨节分明的手,带着冰冷的温度用这么亲密的方式包裹着她。

  许稚胡思乱想,她猛烈跳动的脉搏,会不会提早泄露她喜欢孟约这个秘密。

  “扣子。”他声音很淡。

  “啊?”许稚手忙脚乱最后才看到自己校服衬衫的扣子松了,正好是胸口的第三颗。

  她脸爆红,手捂住胸口,只用余光看了他一眼,就跑了。

  沈嘉鱼在排练室门口目睹了全过程。

  他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许稚身材还真好。”

  下一秒,“嘭”的一声,他被猛地推到门上,他举起双手投降。

  “OK,我什么都没看到。”

  孟约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松开了桎梏的手。

  沈嘉鱼松了松领口:“力气还真大。”

  不对,是占有欲还真强,看一眼都不行。

  (2)

  因为这个小插曲,直到晚自习的预备铃响,许稚的脸红都没缓过来。她趴在课桌上对着阅读理解发呆,过了两秒似乎想到什么,又眯着眼在笑。

  容茸正在做题,看见班长谭修被老师叫了出去,她伸头和许稚咬耳朵:“肯定是竞赛的事情。谭修的数学成绩很好,王照一直指望他能成为第二个孟约,拿到保送名额。”

  许稚“哦”了一声,咬着笔在傻笑。容茸觉得她有点魔怔:“你又犯什么病了?”

  许稚脸一红,迟疑了一下:“不告诉你。”

  容茸很无语,努力把话题拉回来:“听说孟约不太想去奥数国家队,他们数学老师急死了。”说着,她想到另一件奇怪的事情,“这次菁华大学的保送名额本来是给孟约的,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最后给了于跃。”

  许稚想到开学时在老余办公室的对话,又想到孟约和她说想考菁华大学,她有些不明白:“长荣只有一个菁华大学的保送名额吗?”

  “对呀,而且还是因为孟约数学竞赛国一才给的。”

  她撑着下巴疑惑:“那为什么最后给了于跃呀?”

  容茸想了想:“于跃家蛮困难的,可能学校想照顾一下吧。”

  这件事就被这么一提,许稚转头就忘了。

  第二天她去老余办公室听训,正好看见了于跃。他个子不高,大概一米七左右,戴着很厚的近视眼镜,可能因为营养不良,整个人很瘦,显得脑袋很大。

  老余看着许稚的英语卷子都要愁死了:“你单词到底背了没?”

  许稚委屈:“背了呀。”

  老余就纳闷了,许稚是从长荣初中的实验班上来的,其他科目都不错,物理差吧,但也能及格,难道真没语言天赋?

  隔壁桌,于跃正在和高二数学组组长王琴死磕数学竞赛集训的事情。

  “老师,我也想去数学国家队集训。”

  王琴犹豫了下,语气婉转:“于跃呀,老师知道你好学,也喜欢数学,但是现在你已经签了保送,其实集训对于你来说没太大的帮助。而且集训名单也下来了,没有你。”

  “我看通知上说可以旁听的。”

  王琴叹了口气:“你的心情老师能够理解,这次集训在花城,需要自费,费用也不便宜。”

  于跃脸一下子白了,王琴刚想要说什么,他就连忙跑了出去。

  有老师开口:“于跃这孩子感觉是和孟约杠上了。”

  王琴摇头:“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好好准备保送考试不好吗?他各科目比较平均,之前参加竞赛,成绩就不是很好。”

  老余也停了下来叹气:“不服气吧。”

  王琴作为数学组组长,有些偏心孟约:“他有什么不服气的,从高一到现在孟约雷打不动的第一,竞赛国一,集训队点名要的人。就连菁华大学的保送名额本来也是人家孟约的,要不是孟约知道就只有一个没签,不然哪能轮到他。”

  老余看了眼许稚:“你回去吧。”

  “好的。”许稚走到门口的时候,听见办公室里还在说——

  “寒门学子不容易,孟约家条件太好了,长荣的空调、实验室都是他家捐的,你让别人怎么想。”

  “能怎么想?成绩还不够吗?”

  ……

  许稚低着头转身,差点儿撞到了于跃。她瞪大眼睛,有些手足无措,办公室里的声音不算小,他不会都听到了吧?

  “那个……同学。”

  于跃一怔,脸色苍白,过了两秒,面无表情地瞪了她一眼,快步回班。

  沈嘉鱼从后面走来,目睹了这一切,捉住许稚:“于跃那人一直阴阳怪气的,你别当真。”

  许稚点头,她好奇地多瞅了几眼。

  于跃坐下来拿出卷子开始刷题,偶尔有人去问他题目,他也不理人。不知为何,她觉得情况不太好。她虽然不关注高二,但也听说于跃成绩优异,每次都能稳定在前三,因为有孟约这样的神人在,所以难免被掩盖了光芒。

  不会出什么事吧?

  沈嘉鱼问:“出什么事啊?”

  预备铃响了,许稚摇了摇头,飞快地往楼下跑。

  沈嘉鱼叫她:“这就走了啊?不等等孟约吗?”

  她没听见,闷着头脚步很快地往楼下跑,被身旁快速跑过的同学撞了下,左脚一崴,距离平地还有三个台阶,她心想完了完了,肯定要摔成狗吃屎了。

  风吹来,忽然她身体一轻,好像在空中停滞两秒。许稚闭着的眼睛,小心翼翼地睁开。

  孟约?

  他正好和她反方向,从楼下往上。

  他手很凉,身上还有汗,领带塞在左胸口的口袋里。

  许稚蒙了,直到孟约将她放下来,才反应过来。

  她连忙转身,叫住那个背影:“你刚刚抱我了?”

  他回头,面无表情,目光落在她身上。

  许稚咬着唇,眸光闪烁,脑子里突然闪过什么,跳跃性极大地问:“你喜欢吃草莓大福吗?”她惦记着校外新开的甜品店。

  孟约迟疑地顿了下,第二遍上课铃又响了,少女的脸噌一下红了,也不等他回答就急急忙忙跑走。

  孟约迟到了一分钟,赶在老师进教室的前一秒坐在了座位上。同桌的男生,递上一包餐巾纸小声问他:“刚刚去打球了?”

  孟约接过纸巾,“嗯”了一声,擦完汗,他低头卷着衬衫袖子。

  沈嘉鱼趁着老师在黑板上写字,身体靠前,在孟约耳边说:“刚刚许稚来我们班了,好像是找你的。”

  孟约分心没听清:“谁?”

  沈嘉鱼笑出声:“许稚啊,我发现你们俩真的挺没缘分的。”

  孟约皱眉:“滚。”

  沈嘉鱼也不生气,继续八卦:“她好像又被老余叫去办公室听训的,顺便路过下咱班,但于跃也不知怎么回事瞪了她一眼,小姑娘好像被吓到了。”

  孟约若有所思地看了于跃一眼。

  这节课的第十分钟,许稚正在发呆。就在她昏昏欲睡要瘫倒的时候,她收到了孟约主动发来的第一条微信。

  【孟约:不喜欢。】

  许稚“啊”了一声,把前面的同学吓到。

  “没事,没事。”

  前桌女同学莫名其妙:“那你叫什么呀?”

  许稚眼睛亮晶晶的,俯身贴到她耳边,悄悄地说:“孟约给我发信息了。”

  前桌女同学冷漠地回她个:“哦。”

  “你都不激动的吗?”

  见过世面的女同学显然不把许稚放在眼里:“嗯,昨天孟约还跟我表白了呢,你信吗?”

  许稚:“……”

  课上了一半,孟约才收到少女的消息。

  【许稚:那你喜欢什么呀?】

  【孟约:不喜欢甜的。】

  【许稚:那完了,你得适应。】

  【孟约:?】

  【许稚:我很甜的。】

  孟约手指一顿,三秒后,许稚急急忙忙又撤回消息。

  【许稚:我是说,我喜欢甜的。】

  【孟约:哦。】

  聊天的气氛好像被带入了尴尬的氛围里,五分钟后——

  【许稚:我看了天气预报,今天有80%的可能性下雨,我没带伞,反正我们顺路,晚自习下课的时间也一样……可以一起回家吗?】

  高二(1)班这节是生物课,内容是《减数分裂和受精作用》。讲台上的女老师正在讲解男女的生殖系统,含蓄地渗透着性教育。教室里,男生在起哄,女生羞红了脸。

  孟约在走神,窗外的阳光明媚,天蓝云白,丝毫没有下雨的迹象。他忽然笑了,指尖在屏幕上敲了个字。

  【孟约:好。】

  (3)

  晚自习下课铃响,安静的教室开始骚动,有同学在抱怨外面的天气。

  “什么鬼天气,感觉要下雨。”

  “我没带伞怎么办啊?”

  ……

  孟约叫住沈嘉鱼:“你住宿对吧?”

  沈嘉鱼急着回宿舍打游戏:“对呀,怎么了?”

  孟约指了下他手里的伞:“伞给我。”

  沈嘉鱼看了眼窗外乌云密布的天:“不是吧,兄弟。你忍心让我淋雨回宿舍吗?”

  孟约无比残忍:“忍心。”

  许稚早早就等在了校门口,她踮着脚跳来跳去,有些藏不住心里的小雀跃。保安大叔见她奇怪,在重点观察着她。雨还没落下来,风里夹着雨丝一点点在预告,其实她书包里藏了一把伞。

  过一会儿,校门口的人变得多了起来,她仰着头东张西望,一下子就看见了孟约。他身上有一种很特别的气质,好像与芸芸众生格格不入。许稚跑过去,刚想叫他,就看见了他身旁的桑柔正亦步亦趋跟着他。

  她脚步停了下来,期待了整个晚自习的心,忽然酸了。

  “许稚。”

  是孟约在叫她。

  她垂头丧气地抬眼看他,发现桑柔已经不见踪影。

  晚上十点,雨势转大,他们撑着伞走到公交车站,女孩的头发被雨水打得湿漉漉的。

  孟约发现了许稚的不对劲,刚想问就听见许稚犹豫又带着不确定的声音——

  “孟约。”

  他低头看她。

  “你是不是喜欢长得高的女生啊?”她仔细琢磨了下,感觉桑柔只有比自己长得高这一个优点。她心里一急,又仰着头连忙说,“那我从今天开始多喝牛奶,我还小还会长高的。”

  孟约没说话,眼底有些细碎的笑意。

  许稚突然就脸红了,手指蜷缩在一起,然后掩耳盗铃地说道:“我可没喜欢你哦。”

  “我知道。”

  许稚定定愣住一秒,而后低头撇了下嘴巴,心想你知道什么呀。

  公交站附近有一条小吃街,一家甜品店正在做活动,穿着玩偶装的店员很敬业地在给他们分试吃的蛋糕。

  许稚突然跑进雨里,孟约脚步一顿,下一秒,嘴里就被塞进了一个草莓味的奶油球。

  他眼眸里闪过瞬间的惊讶,目光还在她身上。倒春寒还没过去,气温升升降降摸不着头绪,少女的校服湿了一半,白色的衣领贴在莹白细腻的锁骨上。

  许稚仰着头,手指拉了下他的衣角:“你吃了,我就原谅你。”

  其实她也知道孟约根本没有什么过错,只是想知道自己喜欢的那个人能为自己妥协到什么地步。

  孟约眼眸幽深盯着那一截露在衣服外的脖颈,喉结一动,甜得发腻的奶油从喉咙滑进胃里。

  他微微皱眉,目光看见许稚有些紧张的脸。雨彻底大了,伞不够大,他已经将伞的三分之二举在她头顶,还是让雨滴落在了她眼角。

  许稚眨了下眼睛,嘴角含笑,眼眸仿佛被水浸泡,让人移不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