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穿回二十年前领养我自己第10章全文阅读无弹窗

穿回二十年前领养我自己第10章全文阅读无弹窗

想到周末要出门,姜忘还是又去买了几身像样点的衣服。

他有意让自己看起来干净整洁,但快递点少不了沙尘乱飞,单是身上的灰尘味每天都得洗好久。

彭星望收到小羊以后饭量短暂减少了两天,后来被带去吃了顿十三香小龙虾又生龙活虎起来。

他把脏脏旧旧的小羊放在枕头旁边,姜忘说拿去用肥皂搓搓也不肯,但是把胶带拼得歪歪斜斜的小本子藏了起来。

姜忘观察了几天感觉他对自己可能会有新妈这件事接受良好,心里松了口气。

在姜忘的旧记忆里,彭家辉自他读小学以后就没少往家里带女人。

刚开始还看着烦,烦着烦着人会渐渐麻木。

管他呢,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过两年在北京买完房子带小孩英国读书都行,还用头疼这个?

世界杯半决赛时谁都没想到德国踢阿根廷竟然五比三,光是这么高的进球数都像是个天文数字。

姜忘当时押了二十万,许多人心里发怵不敢跟,少部分人咬咬牙跟着一块买。

凌晨四点球踢到点球时半个A城都醒着,紧接着狂吼欢呼轰动起来,吓得许多女人孩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姓姜的牛逼啊?!这他妈的都能算出来??”

“我跟他混了,不瞒你们说,我是他远房表叔的邻居,哎,这人真学过易经,易经晓得吧?”

“会不会是撺着局等着坑咱钱啊?谢老三我警告你你可不许赌球知道不知道??”

还真有几个混混盯上过他。

又开着全城唯二快递站,又回回体彩都猜个盆满钵满,但凡抢点钱都能痛快花上好几个月。

然而在他们拿着蝴//蝶刀琢磨该怎么下手的时候,姜先生给保安们一人配了个手拉电锯。

还是托着速风快运网购来的。

电锯,国内唯一合法且高杀伤力武器,自带惊悚加成震慑力满分。

紧接着速风给警局赞助了两辆巡逻用面包车,红山小学一带以及附近街区治安迅速改善,听说现在鬼市都关门的比平时早半个小时。

姜忘瞧着见谁都笑两下,时间久了反而是周边人公认的硬茬,长脑子的都不敢轻易惹他。

抢劫?是电锯不够刺激还是生怕警车拉不来一车面包人?!

转天就到了周末出门的日子。

彭星望原本想呆在家里看小神龙俱乐部,扛不住某人真情实感的诱惑。

“省城可以坐轮船哦。”

小孩跟春游一样认认真真塞满一背包东西,并且在姜忘的拒绝下还给他和季老师带了两瓶橘子水。

然后一上车就在后排歪倒睡死,小猪一样呼呼呼打鼾。

姜忘手扶额头。

季临秋坐在副驾驶戴好安全带,礼貌又客气:“辛苦姜哥,好像要开两个半小时?”

“嗯,车比较破,晕的话我这里准备了药贴。”

三手夏利跑起来像个铁皮罐头,好在前两任主人没怎么摧残它,到手时还留了七成新。

国内高速大多是在08年至12年全面修通,姜忘出门前不得不把国道路线用红笔圈了两遍高速地图。

二十年前的世界荒芜原始,车窗外大片油菜花田连绵不绝,偶尔还能瞧见零散几只耕牛走在路边。

季临秋话很少,姜忘说起什么事时会笑着附和,遇到好奇的事也不会多问。

彭星望睡了醒醒了睡,有时会趴在窗边指远方。

“哥!你看,好多麦子!”

“……那是水稻田。”

路况平平,不到半程便跑得脖颈微酸。

姜忘把车停到一边,靠着车窗抽了根烟,任由彭星望对着狗尾巴草撒尿。

他昨天忙生意太晚,这会儿其实还有点宿醉般挥之不散的困意。

季临秋徐徐伸了个懒腰,呼吸几口清新空气,又转头看他:“姜哥,我来开吧。”

姜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季老师会开车?”

季临秋从兜里拿出驾驶证,竟然已经考了四年。

姜忘挑了下眉,把位置让了出来。

“您来。”

三人再回到车里,季临秋拉好安全带,启动挂挡行云流水,起步稳超车平变速流畅,完全是个中老手。

姜忘都做好了一个人开三个小时的准备,坐在副驾驶反而不太适应。

季临秋甚至没问他该换哪条国道,淡瞥一眼变道提速,做事守序却有种说不上来的野。

男人看了许久,半晌道:“季老师好懂。”

季临秋目视前方,单手打着方向盘:“又是您又是季老师,姜先生真客气。”

姜忘失笑道:“特别尊敬你,没办法。”

彭星望睡眼惺忪地接茬:“老师我天天跟大哥夸你来着!”

“乖,继续睡。”

小朋友昂了一声,又栽回没开封的零食堆里。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会儿,季临秋递给他一瓶矿泉水。

“睡吧,还有五十分钟到。”

姜忘抿了两口,不太习惯自己被这样照顾。

“真睡了?”

季临秋瞥他一眼,空着的右手把广播声音调小,冷风调高。

姜忘目光落在对方修长冷白的手腕上片刻,一闭眼便没了意识。

他睡觉动静很轻。

少了几分儿时的放松,补充太多当兵时的警觉。

隔壁吉普车碾过一个空易拉罐,姜忘本来还做着梦立刻就醒了,只是阖着眼虚虚眯了几分钟。

再睁开眼时,姜忘无声看向季临秋,呼吸依旧悠长平稳。

季临秋没发现他醒了,还在专心开车看道,目光直视前方。

只是神情里有着浅浅漠然。

那并不针对任何人,而是对这个世界留着一分冷漠。

他漫不经心地转弯改道,动作很轻,会特意避开小坑砂石,好让睡着的两人更舒服一些。

姜忘没有见过这样的季老师。

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旧记忆。

‘老师’这个标签一安上,无论男女叔婶都会罩上一层剪影,务必高大严谨。

季临秋对小孩子们有发自内心的温柔耐心,但转身再面对这个世界时,竟与姜忘一模一样地保持着距离。

既不会冷淡到让喧嚣众人一眼就能分辨出来,也不会选择融入更多。

姜忘发觉这一点时,莫名扬起笑容。

他刻意坐正许多像是刚醒来,揉揉眼睛道:“已经进城了?”

季临秋有些走神,过了几秒才嗯一声。

“我等下在碧川路下车,明天下午两点见?”

“嗯,到时候师范大学门口接你。”

姜忘想到什么,又道:“要不早一点?”

“我打算再开个书店,线下一个线上一个,”姜忘看向他:“季老师要是对这方面熟,也可以给我推几个书商。”

“好,那上午十点见。”

季临秋下车告别的时候,一大一小都探头出车窗挥手。

“明天见——”小孩大声道:“我会想你的!”

姜忘削了下他的脑袋。

彭星望有点委屈:“怎么了嘛。”

“没什么,手感好。”

“?”

夏利往速风分部的公司驶去,小孩坐在后排呱唧呱唧啃旺旺雪饼。

啃完一个还记得给前排大哥塞一个。

“我不吃。”

小孩手反而往前又递了递。

姜忘拧着眉头叼住几百年不吃的甜饼干,含糊不清道:“你现在在学校朋友多吗?”

“比刚开学那会儿好多啦,他们发现我的闪光点了。”小孩自信满满:“我同桌想认你做大哥,我没答应。”

姜忘咬了两口雪饼,自后视镜扫他一眼:“在学校还是低调点,别到处炫耀。”

“嗯呀,”小孩脱口而出道:“那些擂肥的都没认出我,我从旁边成功溜走好多回了。”

汽车压着黄线一个急停。

“擂,肥。”男人缓慢重复了一遍。

在H省方言及塑料普通话里,擂肥两个字约等于勒索。

常见于中学及小学的不良少年犯罪活动。

大哥·姜,最近一个月里都致力于改善社区风气,维护世界和平,由于年龄的视角直接忽略了某些地方。

彭星望自知说漏了嘴,捂着嘴道:“我什么都没说!”

“你说了。”姜忘心平气和地又重复了一遍:“说吧,哪些人在擂肥,找你说过什么。”

小孩猛烈摇头:“没有,一个都没有。”

红灯转绿,车子慢悠悠发动,刚好开到沿江大道。

“坦白从宽,”姜忘反手指了下窗外汹涌大江:“或者我等会把你从轮船上扔下去。”

彭星望一秒就怂,支支吾吾道:“也就,也就四五个人。”

年龄最低四年级,最高初二,长期在上下学阶段游荡在红山附近,会自觉绕开家长然后嬉皮笑脸地找小学生要钱。

由于这帮小黑//社会年龄实在太小,以至于大部分家长都没当回事,以为是小孩之间闹着玩。

然而初二大哥在三年级小朋友眼里,与俄罗斯黑熊没有太大区别。

彭星望说完以后又非常自觉地双手捂嘴,满脸担心。

姜忘把车开进停车场拔了钥匙,随意问了一句。

“我收拾他们,你怕什么?”

彭星望伸长腿够到地面,背着小书包跟在身后。

虽然什么都没说,脑子里已经浮现出香港大哥剁人手指的恐怖画面。

“放松点。”男人拍拍他的脑袋,晃着车钥匙往前走。

“哥哥这不叫欺凌弱小,叫天降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