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被迫拯救黑化师弟第4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被迫拯救黑化师弟第4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沈枝枝还没来得及消化这句话的具体内容。

“跟上我。”子逢丢下这句话便转过了身。

依照昨夜对这位上司的初印象,他应当是个有条不紊的人——

毕竟年纪轻轻就能在管理局坐上不低的位置。

可现在,沈枝枝小跑着跟上他,寻思若不是她认知出现了偏差,就是赵遇出的事情,是不算小的事情。

可昨天她瞧着赵遇还好端端的。

沈枝枝想不出来能有什么事,除非是他的魔剑被人发现了。

可她昨天费心找了一圈都没能找到,可见他藏得很有心思,应当不会被人那么轻易发现才是。

若真的被别人先发现了。

被别人先发现了,沈枝枝仔仔细细地咀嚼了这几个字。

别人……先……这几个字止于唇齿,压在心头,让她的心底生出一丝奇怪的情绪。

赵遇的世界很简单,之前只有她,他做什么事,也都是她占头等,独一份的,从来没出现过别人,在他那里,更不可能有别人先于她。

前面一直疾行的子逢忽然止住了步子,跟在他身后的沈枝枝也忙止住了步子,抬眼瞧他。

子逢对她道,“他们就在前面不远处,转个弯再向左拐就到了,我不便出现,你去罢。”

沈枝枝只当他说的不便出现,是指他的这一身不同于轩云宗弟子的怪异打扮,当即点了点头。

事情近在咫尺,她也不必多费口舌去询问缘由,顺着他指的路去了。

到了地方,沈枝枝一眼就瞧见了赵遇。

他还穿着昨夜那件衣服,没来得及换,孤身一人站着,眉眼干净,仪态很好,背脊挺得很直,只是衣服的下摆有些微微的褶皱。

沈枝枝记得刚遇到他的时候,他就是这个样子,好像不论什么事情,也无法压弯他的傲骨。

他的对面,站着几个人,沈枝枝瞧清楚之后,才觉得事情似乎闹得并不小,在场的人其实并不多,但是来的人,颇不简单。

说起来,沈枝枝同她也有过几分关系。

她是沈枝枝在这个世界的母亲——雨花阁阁主沈凌。

还没等沈枝枝多想,一旁站着的弟子甲便义愤填膺道:

“宗中锁妖塔一向森严,从未有过妖物从其中逃脱,昨日那妖龙逃出作乱,最后被发现之时,偏偏又是同赵遇在一起,所以,弟子有充分的理由怀疑,赵遇和那妖龙,定是有所勾结!”

赵遇他疯了吗?要去和妖物勾结……

沈枝枝觉得弟子甲早上喝的汤,是不是灌错了地方——全灌进脑袋里了。

但好像只有沈枝枝觉得他说的荒唐,因为在场的其他人,似乎觉得弟子甲说的话,十分的有道理,甚至还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沈枝枝又被迫听了墙角,“那位叫赵遇的弟子,怎么同妖物勾结,锁妖塔咱们寻常弟子,可都是进不去的啊。”

“你是新来的吧。”弟子丙道。

“你怎么知道?”弟子丁怪道。

“但凡在咱们宗中待过一阵子的弟子都知道,赵遇他啊,曾经被关进过锁妖塔……”

沈枝枝心中大震,赵遇竟然被关进过锁妖塔?

沈枝枝忽然想起昨日的疑惑,她终于明白,赵遇是怎么知道妖龙是从锁妖塔中逃出来的了。

先不说别的,这锁妖塔中关的妖怪,都不是善茬啊。

作乱为祸一方,大奸大恶之妖,又无法处置,才会被囚禁于锁妖塔。

赵遇他是轩云宗内门的弟子,他到底是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才会被关进锁妖塔。

这简直就是没想过给他生路啊。

沈枝枝担忧地朝赵遇望了过去,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好像连难过都不会,似乎弟子甲声声指责的,不是他,是一个同他毫不相干的人一样。

只有沈枝枝知道,他不会这样,她了解他,愿意相信他。

当即不由地替他着急,他怎么不赶紧否认啊。

众人见赵遇不答,只觉得他是事情败露之后的心虚,无从辩解。

轩云宗宗主近日不在,便拜托挚交沈凌来帮他料理宗中事务。

沈凌今日来也是巧合,却碰上了这样的事情。

这孩子她还记得,但也只是有印象,倒是没见过几面,没成想如今出落得这么高了。

“此事你们没有确凿证据,我也不便处理,先将他关入后山思过崖,待你们宗主回来,再做定夺。”

这话表面上公正,可实则有些偏袒,去思过崖的惩处,同这个和妖物勾结的罪名比起来,实在是太小了。

“若有确凿的证据,阁主便会治他的罪?”

沈凌不疑有他,“当是如此。”

沈凌话音刚落,弟子甲便从身上掏出了一个物件,“弟子有物证。”

粗中有细,滴水不漏,沈枝枝决定收回他早膳的汤灌脑袋里的话。

“这是赵遇的弟子牌,是在锁妖塔附近巡逻弟子捡到的,且昨日夜里,他还亲眼瞧见赵遇潜入了锁妖塔。”

弟子甲说完,煞有介事地一拍手,自斜后方走上前一个弟子,便是弟子甲口中所说的,锁妖塔巡逻弟子。

沈凌问道:“是你曾看见赵遇潜入锁妖塔的?”

“正是。”

沈凌微微蹙起了眉头,“亲眼所见?”

“亲眼所见。”

人证物证俱在。

话说到这个份上,沈凌也不好再说什么,最后的判决是将赵遇再次关入锁妖塔。

沈枝枝一时不明白他们这群弟子,爱把人关进锁妖塔,是什么恶趣味。

她还没想好对策,翠鸟便在她的意识海中嚎叫了起来:

“快上啊你,这么多人都站在赵遇的对立面,此刻你冲出去帮他,乃是大好时机!”

沈枝枝难得觉得这鸟说得话对极了。

众人的压迫,很有可能导致赵小狗黑化,他虽然面上未有袒露,但内心的深处,一定还是渴望此刻有一个人,坚定地走出来,无条件地相信他,和他站在一起,一起对抗世界的恶意。

沈枝枝当即站了出来,她感受到了赵遇的目光,短暂的在她的脸上停留了一下。

尽管她还没太想好要怎么帮他辩驳。

众人目光聚到了她身上,有弟子瞧出沈枝枝的穿着,低声疑惑道,“她是个外门弟子吧?不去做杂事,跑来这边作甚?”

沈枝枝满腔的热火,被他这声嘀咕给尽数扑灭了——

对,她现在只是个外门做杂事的小弟子。

在众人的注视下,沈枝枝坚定地握紧了手中的扫把:

“这位师兄,麻烦稍微挪一挪,你妨碍到我扫地了。”

话音刚落,她听见赵遇自鼻腔里的一声轻哼,真的很轻,但很不屑,且侮辱性极强。

沈枝枝,“……”

姐真心想帮你,你就这么嫌弃姐?

最终的惩处措施是,以示惩戒,赵遇被关入锁妖塔,闯过第九层之后,才能出来。

除了方才沈枝枝叫他的情绪稍有波动,面对这轩云宗这群人,赵遇的反应就是没有反应。

连说要进锁妖塔,也一眼不眨,毫无惧色的。

沈枝枝十分合理的怀疑,他很可能是抱着一回生,二回熟的心态。

围着的弟子渐渐也都散了,沈枝枝刚想转身,没成想沈凌喊住了她,“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沈枝枝顿住步子,她对沈凌还有些陌生。

沈凌虽是沈枝枝在这个世界设定上的母亲,但在沈枝枝穿过来之前,两人的母女情分便淡漠得十分厉害。

沈枝枝的性格称得上一句不错,但穿过来之后,一直身体力行,由身到心只想着完成任务,自然没花心思和精力,去修复这破败不堪的母女亲情。

沈凌一贯是有上位者的气势,今日虽也有,但沈枝枝还是看出来,她眼中藏着掩饰不住的疲态。

是最近阁中琐事太多了吗?她无端地想。

沈凌喊住了她,难得放下威严,露出稍许柔情,“你叫什么名字?”

沈凌曾经很少对沈枝枝露出这样的和蔼的神色,沈枝枝心中不禁在想,她可能只是不喜欢自己罢了,她对别人,原也会有这样的耐心。

“我叫小枝。”沈枝枝如实答道。

“小枝?”沈凌的目光颤了颤,“那枝字,可是明月别枝的枝?”

沈枝枝心中想着别的事,听她这样问,也没多想,下意识点了点头。

沈凌叹了一声,就当沈枝枝以为她要继续说什么的时候,她摆了摆手,示意沈枝枝可以离开了。

沈枝枝心中记挂着赵遇,没敢多做停留,便顺着她的意思走了。

沈枝枝走后,自假山后面走出来一个人影,乃是沈凌座下护法。

“你也觉得她很像,对吧?”沈凌忽然道。

护法望向小枝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小枝这具身体没修过什么术法,给她来用,也只能使出一些简单的术法,别提什么瞬间移动这样高阶的术法了。

沈枝枝心中虽急,却也只能靠两条腿“蹬蹬蹬”一步一步跑。

等她火急火燎赶到的时候,只来得及瞧见赵遇的一小片衣角,消失在锁妖塔的门口。

随着他的入内,塔门眼瞧着就要关上了,沈枝枝几乎是拿出了百米冲刺的速度,在最后一刻滑进了锁妖塔。

赵遇听见后方有响动,下意识回过了身,却没瞧见身后有什么人。

他正欲收回视线,冷不丁地瞧见了地上趴着的沈枝枝。

赵遇蹙了蹙眉头,她跟来这里做甚?

他下意识弯腰,想要揪起她的领子,将她重新丢出去。

趴在地上的沈枝枝只瞧着,面前的赵遇缓缓弯腰,朝她伸出了手。

沈枝枝心中十分感动地将手搭了过去,准备借他的力站起来。

锁妖塔的门在她身后缓慢而沉重的阖上了,门已经关上,人暂时扔不出去了,赵遇十分利落地抽回了手。

沈枝枝的手没搭上他的,扑了个空,借力不稳,又重新摔回了地上。

沈枝枝趴在地上,狠狠瞪了一眼他毫无温度的背影。

心中愤然:这好生可恶的赵小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