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绑定圣母系统后师弟黑化了第3章完整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

绑定圣母系统后师弟黑化了第3章完整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

就在云雅已经给红儿使了眼色,云家手下宠宠欲动,顾扶辛已经将黑色魔气隐藏于手掌之中时,余瑶突然醒悟道:“哦,对了,我知道怎么看这个东西了。”

余瑶第一次用这些咒符,用着还不够熟练,理了理原身的记忆,余瑶终于翻出了溯源符的正确操作方法。

顾扶辛瞬间收了魔气,那些修士也顿住,全都注视着站在大堂中央的白衣少女。

余瑶却并不着急,她对云雅粲然一笑,问道:“云小姐,这少年奉命看守,按理说大堂的事不应该他去办,可为何你要让你的丫鬟去让看守着重地的人去呢?”

云雅看向红儿,有些迟疑,但很快,她咬牙说道:“本小姐的人,本小姐想怎么用就怎么用,难道还需要告诉你吗?”

摆明了的刁难余瑶。

见云雅不松口,余瑶将目光转向了她身边站着的青衣女子。

“红姑娘,不知您去传话,本来说完便可以离开,但为何……”余瑶学着红儿的样子,做出一个轻轻敲门的动作,“在门上敲了一下呢?”

红儿的身子有些僵硬,她说道:“是姑娘方才眼花了吧,奴婢从未敲过什么门。”

只要她一口咬定是余瑶看错了,所有人看在云家的面上都不会相信余瑶,她不信余瑶还能在放一次不成!

余瑶点点头,随即手指在空中一点,“这样啊,那我们再看一次吧。”

红儿:竟然真的……

画面这次在红儿伸出手扣在门上时停住,余瑶问:“红姑娘,这次你又怎么说呢?”

红儿已经为云雅做了多少坏事,又怎么会怕这点场面呢?她面不改色道:“原来姑娘是说的这个,红儿不过是想看看门关好没有,领了主子的银子,总不能放任下人偷懒。”

余瑶似有所指地笑笑:“原来旁人才是下人,不知道红姑娘又是什么呢?”

红儿想起自己说顾扶辛是下人,那不就是把自己当主子了吗?

她脸一阵红一阵白,又是气又是怕。

云雅果然面露不悦,她看向红儿的目光已经多了几分冷淡,虽然她平日对红儿远超寻常下人,但她决不允许红儿把自己当成了主子!

等处理了这个多管心事的女人,再回头收拾你。

云雅的语气已经极度不耐烦,“你到底想说什么?”

余瑶一边伸出纤长洁白的手指在虚空轻点,一边不紧不慢地说道:“云小姐,我只是想说,进去了的不一定是拿了东西的,没有进去的不一定是没有东西的。”

说罢,余瑶轻轻一挥手,悬浮在大堂半空中原本静止的画面重新动了起来。

这次的画面,是房间之内。

“怎么可能?”红儿脚下一软,差点支撑不住身体,扶着椅子的扶手才勉强站立。

一直稳坐的云雅也惊讶得站了起来:“怎么会?”

“忘了说了,溯源符可以看到的画面,是方圆十里。”余瑶走到红儿身边,矮下身对红儿笑笑,笑得人畜无害。

在红儿眼里却如同看到了剧毒的毒蛇。

“别紧张,好看的还在后头呢。”余瑶贴心地替红儿理顺了落到胸前的长发。

画面中,红儿在门外轻扣房门。

随即,原本堆满奇珍异宝的房间内,凭空出现了隐约黑雾。

“那是什么?”现场有人揉了揉眼睛,不可置信。

画面中,黑雾渐渐凝聚,紧接着,里面走出了一个黑衣白皮的中年人,双眼是不正常的赤红色。

他看了看堆积如山的珍宝,然后精确地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盒子,拿出了里面的白瓷小瓶。

他咧嘴邪笑,走到门口回扣房门。

站在外面的红儿似乎得到了回应,直接离开了。

随后,中年人也化作一团黑雾消失在了原地。

这是谁?余瑶疑惑。她虽然能提前感知到溯源符追溯到的东西,但也并不是什么都认得。

有活得久的认出了这男子的身份:“是魔修!”

“魔修!”

魔修二字一处,现场一片慌乱。

所有人都知道魔修残暴嗜血,手段残忍,靠着吸食血气获得超于常人的修炼速度,一旦出现,必定生灵涂炭,所以正道修士,见到魔修,都是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

红儿面色惨白,瘫软在地。

云雅惊恐地看了看自己的丫鬟,随即指着她尖叫道:“你和魔修勾结,你也是魔修!”

红儿匍匐在地,手脚并用要去抓云雅的裙摆,被暗中保护云雅的长老跳出来一脚踢开。

“大胆魔修,休得伤害小姐!”

“我不是,小姐,我没有修魔,他在我身上种了魔种,我是被迫的啊小姐……”红儿伸出双手爬向云雅,眼中流出两行血泪。

云雅被吓得连连后退:“杀了她!快杀了她!”

“小姐,我对您忠心耿耿……”红儿双眼变得赤红,她看向余瑶,“都是你,都是你害了我!”

红儿怨毒地盯着余瑶,突然浑身猛一抽搐,眼珠以不正常的弧度翻转一周,她浑身黑气,忽然纵身而起,双手鹰爪状直锁余瑶纤细的脖颈。

余瑶惊了,她这是挖掘了什么隐藏剧情?原书里魔修现世不是在男主后期大放异彩的时候吗?

“不好,她魔化了!”

“保护小姐!”

“杀了她!”

在场的所有人,但凡有一战之力的,全都拿出本命法器砸向已经失去神志的红儿。

余瑶趁乱抱起瑟缩在墙角的小狗,然后拉着顾扶辛的手往外跑:“快走。”

原身天赋异禀,十八岁已是筑基中期修为,算得上天赋异禀,但在随意魔化修为都能从练气期蹦到金丹期修为的红儿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一瞬之间被人扣住了手腕,顾扶辛下意识攥紧了手心,魔气在手心之中涌动。

余见他待在原地,赶忙催促道:“吓傻了?赶紧跑啊,等下那个魔修杀过来,我可没有本事保护你。”

顾扶辛一愣,问道:“你不去帮他们?”

余瑶急道:“那是魔修,杀人不眨眼的!这里这么多高手,咱们先躲一躲。”

她的回答让顾扶辛有些始料未及:“你身为正道之人,这个时候任由魔修作乱,不怕有辱师门名声吗?”

“什么名声?名声能比小命重要?”余拽着他赶紧往外跑,“你是不是傻?被人诬陷也不辩解,看到危险也不知道先跑……”

见他微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知辩解的样子竟然有几分傻乎乎的呆萌感,她忍不住又叮嘱了两句:“出门在外首先要保护好自己,以后可别这么傻乎乎置身险地了。”

顾扶辛再看向余瑶的目光已然深沉:莫非她真的已经发现了自己的身份,故意说这些想骗取他的信任?

然后趁他不备出卖他套取魔族的秘密?

还是看上了他这张脸,想像赵雅一样装好人逼他就范?

握住的手白皙纤长,意外柔软。从这里种下魔种,七日之后她便会化为一滩血水,没有任何人会怀疑他。

要不要下手?

握在手腕上的手指虽然纤细,但是坚定有力,丝毫没有放开他的意思,遇到慌不择路的路人,那单薄的身形也牢牢挡在他的面前……

顾扶辛散去了手里的魔种,幽深的眸子中略过暗芒。她这点修为不足为惧,她的身份有助于他继续隐藏,先放她一命吧。

余瑶左躲右闪,丝毫没有意识到身后的看起来单薄俊朗的少年能在片刻之间决定她的生死。

突然有人撞了过来,余瑶脚下不稳,往一旁跌去。

糟糕。余瑶闭上眼睛,准备迎接地板上传来的冰凉疼痛。

但一股力道轻轻一引,她被一股力道稳稳接住。这少年力气这么大?

抬眼对上顾扶辛琥珀色的眼瞳,余瑶心下漏了一拍,她快速站起来,状似不在意地说道:“谢谢。”

顾扶辛没有答话,目光落到余瑶冒着粉红的耳尖。

余瑶将顾扶辛带到外面小巷,顺手撑开来时的伞,举到他头上,“这儿危险,你先走。”

“你呢?”顾扶辛问道,隐藏起眼底狠厉之后,他的长相是极其俊朗的。

“我要去找师尊,你把伞拿着。”余瑶示意他接伞,但见他不动,也来不及和他多说。

就在刚才,系统给余瑶发布了一个补全剧情的任务——

“意思是我必须尽快找到原主师尊,带着男主对他说出‘他好可怜,我们带他回去吧’?”

系统:原剧情是余瑶与师尊一同撞见男主被欺辱,圣母心泛滥怒斥众人,恳求师尊带男主回去。

余瑶:也就是我单独出来造成了剧情切片,导致剧情缺失?

系统:是的,不尽快补全的话,总系统会毁灭这个小世界重塑剧情,我们也会玩完。

余瑶:哦豁。

见顾扶辛迟迟不动,余瑶把小狗递给顾扶辛,腾手牵起他另一只手,把伞塞进他手里:“你拿着这个,别着凉。”

指尖顺过顾扶辛的手腕,余瑶惊道:“你没有灵力?”

刚才打架那么厉害,居然只是个凡人?

修士的身体素质与凡人相比,就好比铜墙与木棍,他竟然凭借□□凡躯,把那些练气期修士虐成那样?

她握紧顾扶辛的手,“拿稳了啊,我先走了。”然后就化出一个隔绝雨水的屏障,召唤出本命剑白光乘风而去。

顾扶辛看着少女离开的方向,淅淅沥沥的雨帘中,少女白色的衣裙随风绽放,如同水中摇曳的白莲。

夜晚的雨点似乎是她离开时荡开的涟漪,在天上连绵回荡。

小狗睁大了黑溜溜的眼睛,嗷呜一声要去蹭顾扶辛的手。

顾扶辛将小狗放下,又将手里的伞撑在地上,给小狗搭了一个小小的避雨屏障。

雨水顺着额前的刘海顺着他还不够锋利的侧脸线条缓缓抚过,一滴一滴,从他精致的下巴上不住滴下。

打湿的黑衣紧紧贴着他修长清隽的上半身,顾扶辛站起来,又看了一眼天上:她竟然就这样真的走了?

她方才真的仅仅只是在帮他?

顾扶辛心里涌上一股陌生的滋味。

但转瞬,他便收起了琥珀色眼瞳里不经意间流露的复杂神色,转身面无表情地朝那栋装潢奢华的楼阁走去。

欠他的,他要一个一个,全讨回来。

余瑶飞到一半,始终觉得手里面少了点什么,她使劲回想,情景回现般颠了颠手里:果然感觉少了点什么。

突然,她睁大了双眸:她的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