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冷血少帅邪魅军医第7章 上门讨债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冷血少帅邪魅军医第7章 上门讨债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雷国彬一眼就认出了陈幸芳,走到她的身边,问:“幸芳?你怎么也在这里?”

陈幸芳转身也惊讶:“表哥!你什么时候回来了?大伯他们知道么!”

雷国彬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还不知道,等一下就会回去了。”

“那我和英娜跟你回去玩,嘻嘻。”

陈幸芳这才注意到雷国彬身后还有一位女子,很美,这是陈幸芳对她的第一感觉。“这位是?”

“啊,这位叫詹轻城和我一样是去倭国学医的……但因为某些原因就一起回国了。”

陈幸芳点点头表示明白,总有些事情是不能说出口的。

詹轻城打量着陈幸芳和揭英娜,感觉到一个个时期的女性和二十一世纪的女性是完全不一样的。

揭英娜面对詹轻城的目光是有点慌张的,随着他的视线也开始左看右看起来,最后弱弱的问一句:“请问我身上有什么脏东西么?”

詹轻城这才意识自己的失态,假装咳嗽一下缓解尴尬,解释道:“没有。只是……”

揭英娜追问:“只是什么?”

詹轻城笑而不答,只留下一句以后你就知道了。

看到她们两个的第一眼起想到的就是化妆品,虽然不知道怎么制作,但是起码已经想好了该怎么起步。

有了揭英娜和陈幸芳的加入,礼物很快就挑好了,包装一下就可以走了。

外面马蹄声起,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冷寒,可能对他的第一印象太深了吧。

还没有走到雷府雷家就派人过来接了,过来接人的小厮说:“大少爷,夫人早就看见你了,早初还以为是看花了眼,这不派小人来寻了。果然是大少爷你,夫人真是眼神好呀!”

雷国彬可没有什么心情听他在这里瞎叨叨,挥挥手打发,“行了,赶紧帮表小姐提东西回去。”

“好嘞。”

此时雷家大门敞开,两个小厮左右对齐的站在石狮子身后,一动不动气势汹汹。

雷家主生气的坐在椅子上等着雷国彬这个不孝子不回来,狠狠地批评一顿泄火。

雷母担忧的站在一旁,低声下气的说:“老爷,消消火。也许彬儿回来是有什么事情呢,问清楚了再责骂也不迟,你说是不是?”

“慈母多败儿!看你惯的他成了什么样子!”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下次彬儿犯错再也不姑息他了。”

雷家主勉强下了一口气,端起茶来,轻轻的吹着准备饮一口。

雷国彬一行人回来了,雷家主盖好茶盖冷哼,雷国彬抿抿嘴把要介绍詹轻城的话给咽回肚子里。

詹轻城没有觉得尴尬,把礼物放在桌子上,微笑向各位问好:“你们好,我是叫詹轻城,举足轻重的轻,倾国倾城的城。”

雷家主本来不悦的,但听到这个名字手中的茶杯‘哐当’的一声掉了下来四分五裂,滚烫的茶水溅射在衣裤上。

雷国彬一惊,觉得不妙,大声说:“爹,你没事吧!”

雷家主摆摆手,声音难得的颤抖起来,“你是詹轻城?”

詹轻城点点头,“对的,詹安铭是我的父亲。也许……你认识。”

雷家主懂了,这孩子的到来就是像他讨债的,安铭啊你的女儿都这么大了,可你现在在哪里?

如果你还活着怎么不回来看一眼,让我这个老家伙安心,怎么忍心和嫂子一走就是数年留下这个苦命的孩子……

雷家主疲惫的吩咐:“孩子你随我来吧,其他人都散了吧。”

“爹!你这是干什么?”

詹轻城挑眉,婉转点解释:“没事的,我和你父亲有事要谈。如果一个小时我不能出来,那么你就来。”

雷忠乾带詹轻城到一个可以商量事情的房间,门前一把大锁牢牢锁住不让外人进入,雷忠乾拿出钥匙开锁。

一打开就有不少的灰尘落下,想必是许久没有踏足了,里面应该是藏着秘密的。

雷忠乾率先进去了,詹轻城紧跟其后,进来后就把门关的紧密了。

他走到一张桌子旁边拿起了一支毛笔睹物思人,一会儿才说:“孩子说吧,你到这里来有什么事情要我做的尽管说,只要我有这个能力。”

詹轻城就不拐弯抹角了,直言:“我来确实有事,至于为何找上你,我想你应该知道。是我爹写给我最后一封信里提到了你,找上你也是万不得已。信中说:

轻城,爹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以后家中事务就交于你了。东城南街雷家家主是爹的好友,其子名叫雷国彬,有急事就去找他吧。也许,能帮到忙。

也许……这是爹最后给你写的一封信了。勿念,勿怪,勿追查此事。”

说到这里眼神变得凌厉,话语中字字带刺,“我爹娘是怎么死的?或许根本就没有死对不对!他叫我不要追查这件事情,那里面必定有蹊跷!”

雷忠乾悲痛的摇摇头,陷入了沉思……

那晚大雨啪嗒啪嗒的下了一整夜,整条路都是泥泞不堪的,屋内还滴着水,他、安铭、刘丰……他们都在。

那时,组织到处碰壁还要躲避其他军队的搜查损失惨重,穷的要命,没有新鲜的血液的加入组织陷入了困难期。

屋里黑黑的,火苗被微弱的风吹的摇摇晃晃,看不清楚每个人的身影,但每个人脸色不用猜想一定是憔悴的。

那时奔波劳累一天的安铭拿起桌上破了一角的杯子喝了一口水润润嗓子,说:“我们必须要去弄一批武器来,不然再有文采有何用?”

刘丰紧皱眉头,手指一下接一下敲着桌子,轻轻的叹了口气。

“安铭,你知道我们的实力,没钱不说,更何况去哪里弄来这批武器?”

“没事,我有个好友在德国经商也许有办法……”

“不用说了,安铭我知道你是为了这个组织好,但是我不希望你把自己也赔进去,你懂不懂!”

安铭似乎还想说下什么,嫂子婉婷拍拍他的手让他消了声。

詹安铭说的口干舌燥的想法被否认了,会就开到这里众人纷纷散了,他去激励安铭说:“没事,我可以陪你和嫂子偷偷搞不让组织知道。”

……可最后我没有去,因为家中老母亲知道我要去做些危险的事,所以装病把我骗回了家锁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