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她的墨菲斯第9章整篇免费阅读

她的墨菲斯第9章整篇免费阅读

沈寻瞅着那个高大的身影消失在食堂门口,低下头继续吃饭。

王小美拿起了手机:“寻姐,程队让我把你拉进我们群里。”

沈寻进群,看见群名,叫“坚守”。

她浏览着群成员的头像,看见了张子宁和小美的自拍,还有天空和花草,最后视线落在一方小小的图片上。

她点进去,放大,是程立,没错。他侧身站着,低着头在点烟,大概是为了挡风,他双手拢着,遮去了半边脸,远处是青山起伏。照片里的他看起来要比现在年轻一些,大概是很久前拍的,还是抓拍照。

会是谁,抓拍了他这细微的瞬间?这一瞬的他,冷静、迷人。

他的微信名叫Morpheus,墨菲斯,希腊神话中的梦神,睡眠之神修普诺斯之子,也是吗啡morphine名字的由来。

这人,挺闷骚的。

沈寻扬起嘴角,加了他微信,并没有改他的名字备注。

“沈老师,你真的要在这里待一个半月?”程立走了,张子宁立刻活跃起来。

“是啊,至少,”沈寻转头笑眯眯地看着他,“你和王小美差不多大吧,叫我姐。”

“其实你看着比我小……”张子宁勉强地点点头,“和我们一起出任务你不害怕?”

“为什么要害怕?”

“干这行非常危险。”

“比这危险的事情我也经历过。”

“什么事情?”张子宁好奇。

“2011年某国骚乱的时候,我做实习记者,有人在我面前被打爆了头,”沈寻看着他,“你知道人的脑袋裂开是什么样的吗?”

张子宁拿着筷子,搛菜的动作僵住了,咀嚼的动作也停住了。

“还有人自焚,一边号叫一边跳,冲着你就扑过来,那种皮肉烤焦的味道……”

“打住,”张子宁苦着一张脸,“姐,别说了,我都吃不下了。”

沈寻淡定地把剩下的几口饭吃完,曾经亲眼目睹那些如地狱般的场景后,她也食不下咽,但人的承受力,其实远超过自己的想象。

王小美咯咯地笑:“瞧你那点出息。”

“我一警察,几时怕过血腥场面?我只是不喜欢在吃饭时聊这些!”张子宁郁闷地辩解。

走出餐厅,沈寻从口袋里掏出烟,转头看向张子宁:“有火吗?”

“我不抽烟,”张子宁摇头,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几个人,“他们有。”

沈寻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到程立面前:“程队,借个火。”

程立沉默地看了她一眼,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递给她。

沈寻姿势娴熟地点燃,把打火机还给他,笑着说了声谢谢。

他仍是没说话,一副吝于交流的样子。

王小美走了过来,表情还是有些意外:“寻姐,你也爱抽烟啊。”

“嗯,也谈不上多爱,习惯。”沈寻点点头。

“你抽什么牌子的?好抽吗?”

“没有味道,很淡。”沈寻把烟盒递给她。

王小美瞅了一眼烟盒上的单词——Vogue。

“那你为什么抽?”她又问。

“这个牌子的包装好看。还有,我写稿的时候习惯抽烟,摆出一种装×的姿势,写稿会特别顺利。这叫仪式感,跟古代人焚香沐浴是一个道理。”

“…………”

沈寻看着眼前的女孩,嘴角扬起轻淡的笑意。到底是年轻啊,说什么都信。

“那寻姐,你碰过毒品吗?”王小美又问。

“没有,我非常不喜欢那股味道。而且,曾经我有一个德国同学抽嗨了之后出了车祸。”

“对你触动很深对吗?”

“嗯,因为我怕出车祸会毁容。毕竟,我长得这么好看对吧。”

“…………”

“程队,你碰过毒品吗?”沈寻转头,微笑着问一旁的男人。

“碰过。”迎着她的黑眸深不见底。

“哦?什么?大麻这种初级的应该不在话下吧?”

“你知道大麻会对人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吗?”程立盯着她,语气冰冷,“就是一个嗨字?即使是大麻,也会对中枢神经系统产生抑制和麻痹作用,会让人产生幻觉,不能自控。如果你那位同学撞死了无辜的路人呢?你还会在这儿拿这事说笑吗?”

“沈寻,”紧紧凝视她的黑眸染上一股戾气,他直呼她的名字,“我不管你是什么来头,你拿的又是什么令牌,如果你想做的,只是到这儿晃上一圈,嬉皮笑脸地给你美女记者的包装上再加一道光环,恕不奉陪。”

沈寻脸上的笑容僵住。

“寻姐,你没事吧?”傍晚的时候,王小美来敲她的门,小心翼翼地打量她的脸色,“中午的时候,我特别担心你会和程队吵起来。”

“没事。”沈寻轻扯嘴角,“确实是我言语轻率了。”

“你找我有事?”她反问。

“嗯,晚上要出任务,你去吗?”

“去啊,为什么不?这也是我的工作呀,省得你们程队说我就是来镀金的。”她自嘲。

“其实,程队那样,也是因为……”小美欲言又止。

沈寻微微挑眉,看着她为难的样子,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那样一个男人,有些故事也不奇怪。

晚上集合的时候,沈寻才发现大家都换了身打扮。张子宁走的是嘻哈风,小美变成了杀马特,江北和另外两个警员则是黑衣黑裤,一脸生人勿近的霸道感。至于程立,他戴了副黑框眼镜,浅灰色的T恤配条牛仔裤,看起来多了一分斯文。

“去家新开的酒吧踩点。”小美解释。

她点点头。

下一秒,一行人听到唰的一声,只见沈寻拉开了卫衣拉链,露出里面黑色的运动背心,胸口肌肤雪白,紧身运动裤和背心之间,裸露着一小截平坦紧致的腰腹,样子帅气又妩媚。

“好了,我也配合到位了,走吧。”她语气平静,目光落在程立脸上。

他只跟她对视了一秒,就面无表情地移开了视线。

他们的目的地是城南一家新酒吧,名字没什么特别的,叫“翡翠”。

进去之后,大家就很有默契地散开了,程立回头瞅了她一下:“你跟着我。”

沈寻料想他还是怕她这个从北京过来的“娇客”出事,所以要亲自看着她,于是乖乖地跟在他后头。

穿过舞池里的人群,再走了一个过道,程立停下了。沈寻抬头看了下门上的标识,有点诧异——男士洗手间?

正在她发愣的时候,他推门进去,数秒后就出来,手上拎了一块“清洁中,请稍后使用”的黄牌子放到门口,一把拉起她就进了男厕。

动作一气呵成。

“没人。”他迎上她惊疑的眼神。

沈寻环视四周,确实,小便池处是空的,马桶间的门也都是无人状态。她不得不佩服,就在数秒间他可以观察得那么清楚,而且动作那么快。

“这里有要查的?”她轻声问。

“或许。”他答,但眸光突然一动,下一秒,他已经拉着她躲进了工具间,从里面上了锁。

沈寻用目光询问他,他长指抵在唇上,示意她噤声。

洗手间的门被人推开。

沈寻一怔,明明放了指示牌,怎么还会有人进来?

脚步在工具间门前停住,接着,门被人用力推了两下。

沈寻不由得屏住呼吸。难道是清洁员?不,如果是,对方应该有钥匙。

脚步又走到了隔壁,再往前两步,接着是推门声,锁门声。

哗啦水声响起,是那人抽了马桶,但他并未马上离开。

沈寻等得紧张又焦躁,抬眼触见一片浅灰色,是程立宽阔的胸膛,微微起伏,节奏平稳。工具间狭小,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可以轻易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她又闻到了他身上轻淡的烟味,还有好闻的木质香。刹那间,她突然想起那片小麦色的、斧刻般块垒分明的腹肌。

真是疯了。这个节骨眼上,她居然心猿意马。

程立低头,看到埋首在他胸口的女人的耳朵慢慢红了,从嫩白,到粉红,再到艳红。他有些迟疑地再低头,想看清她的表情,却清楚地瞥见她胸前那诱人的沟壑。

黑眸一动,他侧首转移视线,她却在这时抬头,嘴唇擦上了他的。

两人俱是一震。

沈寻呆住了,忍不住看向他,却看见他表情平静,眼神仍同方才一样,清明警惕。

洗手间的门再度被关上。

程立又等了一会儿,才打开工具间,拉着她一起出来。

他走到刚才那人停留的隔间,拿起水箱盖,伸手到水箱里摸了一会儿,掏出一个东西,递给了沈寻。

“拆开。”他说。

东西不大,刚满她一个巴掌,外面裹着几层塑料纸,大概是为了防水。沈寻迅速撕开,藏在最里面的是一个带封口的小塑料袋,里面是白色的粉状物。

程立已经洗了手在打电话:“看到刚才进洗手间的人了吗?”

他收了线拉上她就走,外面已经起了骚乱。

“三哥,这儿!”刚出走廊,沈寻就听到了江北的声音。

“待着别动。”程立扔下一句便迅速钻进了人群里。

沈寻把那袋东西装到口袋里,贴墙站着,却见一个身影从眼前闪了过去。

“站住!”一声呼喝在耳边响起,却是王小美。

沈寻怔了一下,立刻追了过去。

她冲出了门,很快就赶上了王小美,只见前面一个小个子男人在奋足狂奔,她们也步步紧跟。三人进了一个黑漆漆的小巷,沈寻心里一松,是个死胡同。

但下一秒她的心又悬了起来,那男人从废料堆里抽出了一截钢筋。

王小美声音打着战,却把她往身后推了推:“寻姐,你躲我后面。”

那男人见是两个女人追她,也是放松了许多,狞笑着就冲了过来。刹那间,沈寻推开了王小美,抬左臂挡住了钢筋,右拳冲男人脸上就是一下重击。

男人痛得捂着鼻子,目光却越发凶狠,挥起钢筋又冲了上来,就在钢筋即将落在沈寻肩头的那一霎,却被一只大掌握住。沈寻惊讶地抬头,看到程立冷着脸,一脚踹向那人的胸口,那人当时就摔倒在地,挣扎了几下,竟是爬起来都困难,好不容易扶着墙站起来,一副手铐就上了腕。

“谢谢程队。”王小美按住胸口,呼吸不稳。

“谢谢。”沈寻也跟着开口。

“不是让你待着别动吗?”他神情不悦地看着她,冷厉的视线又转向王小美,“还有你,都说过你今天的任务就是调查,没让你出来追人,不自量力。”

沈寻和王小美对视了一眼,耷拉着脑袋跟在程立和那名嫌疑犯的身后往酒吧走。

到了酒吧门口,张子宁和江北他们也抓了几个人,在门口等着。

程立瞅了一眼路边停着的车,淡声吩咐:“你们先带人回去。”

他点了一支烟,视线落在沈寻身上:“你留下。”

沈寻点点头,虽然纳闷,但今天已经连挨了他两顿训,便识趣地等在一旁。

他一边抽着烟,一边掏出手机按了几下放到耳边。

“际恒,我看到了你的车,”沈寻听到他低沉的笑声,“好啊,这会儿有空,我上去玩几把。”

沈寻循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看到一辆银灰色的超跑。

挂掉电话,他看着她微微侧首,示意她跟着他进酒吧。

酒吧的二楼,仿佛另一片清静的天地,走廊里完全没有人。

他走到一个房间门口,敲了两下,便推门而进。

是个很大的包厢,装修豪华。里面有七八个人围着牌桌,有男有女,其中正对门坐着的一个男人看到他们进去,放下手里的牌站起身,迎了上来。

那人穿着白衬衫米色休闲裤,无框眼镜,皮肤较白,看上去清俊温文。

他一站起来,其他坐着的人也跟着站了起来。

“际恒,打扰了,没想到你在这儿。”程立朝那人微笑,语气熟稔。

“难得遇上你,坐下一起玩吧,”那人揽住程立的肩,把他按到椅子上,“要逮到你可真不容易。”

“你坐这儿。”程立抬头看向沈寻,指了指他身旁的空位。

那个男人跟着看向沈寻,目光里带了丝探询,却礼貌地伸出手:“江际恒,幸会。”

“沈寻。”她同他握手,也是客气一笑,在程立身旁坐下。

新一轮牌局开始,旁边的人也继续观战。

程立左边一个穿着深V黑裙的女人凑过来点烟,他低头凑了过去,朝那女人眯着眼一笑,样子有些邪气。

沈寻沉默地看着他线条冷硬的侧脸。

他叼着烟,打牌的姿势娴熟老到,和其他人笑谈时,不时冒出几句脏话。

她突然觉得,这人不像个警察,更像是混黑社会的。

她想起初遇的那天,他蛰伏在黑暗里,盯着她,像嗜血的兽,语气危险又邪恶。

思绪神游间,她撞上了他的视线。是他在别人洗牌的瞬间,转头看她。他扬着嘴角,朝她一笑:“怎么,陪我陪得无聊了?”

那双深沉的黑眸,此刻带着一丝宠溺和温暖,她几乎怀疑是自己眼花。但不得不承认,他是在看着她笑,而他笑起来的样子,那么好看。

“有你在我怎么会无聊?”她反问,盈盈一笑。

“嗯。”他应着,低沉的嗓音里藏着一丝浅浅的愉悦,似乎她的话让他很是受用。

“沈寻,听你口音是北方人?”江际恒笑着问。

“嗯,北京的,我来‘视察’下他的工作。”她的语气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反而添了几分亲昵。

“你坐我旁边我有压力,”程立接过话茬,侧首看向她,“看,我输了。”

“你带够钱了吗,就上赌桌?”沈寻挑眉问道。

程立摇头一笑:“没带,你带了?”

沈寻也摇头。

“就是玩玩儿,不用——”江际恒刚开口,程立就抬起手,打断了他。

“赔这个,怎么样?”他把一小袋东西丢在了桌上。

江际恒脸色变了,其他人也是。

沈寻按了下口袋,是空的——他什么时候拿走了这袋东西,她竟然不知道。

“三哥,你什么意思?”江际恒缓缓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