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公主很有事业心第2章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公主很有事业心第2章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公主亲卫是出嫁时从宫里陪嫁出来的,用以保护公主府的安全。

一般数目都在二三百人,用来保护一座府邸已经算很可观了,柔嘉公主府的亲卫却有五百之多。

这些人公主从未亲自置喙过,一成婚就全交给了驸马管理。

因此,此刻身在沈府的沈玉临闻得消息,剑眉微蹙。

“那些亲卫真跟公主入宫了?”

从公主府跑来禀告的下人一愣,没想到驸马不先问公主为何入宫,只问那些亲卫。

他低头一想,飞快组织语句,“那些亲卫自从入府都是驸马调教的,原本不会对公主言听计从。可公主说的话瘆人,亲卫们没有一个敢抗命。”

“哦?”

微微蹙起的眉头舒展,沈玉临俊美面容绽出笑意,“公主说了什么?”

“公主说,她要入宫清君侧!”

……

公主亲卫都是禁军中挑出的精锐,他们不是不知道宋清词的说辞多荒唐。

可此时老皇帝还在位,宋清词还是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嫡公主,他们不敢拒绝。

果不其然,他们才到宫门外就被拦下了。

“清君侧”三个字从年少娇贵的公主口中说出,禁军指挥使哭笑不得,只能厉声呵斥亲卫统领。

“胡闹,带兵入宫是大逆之罪,公主久居深宫不懂,难道你也不懂?”

年轻的亲卫统领脸红成一片,持剑跪了一膝。

他在禁军的时候也是拔尖的才俊,自来没受过这等训斥,顿觉颜面扫地。

心中暗恨若今日驸马在府里就好了,偏他回了沈府。

驸马不在,自己一个小小的六品亲卫统领,如何敢反驳公主?

“罗嗦什么。”

马车里一道娇斥,金玉堆成的美人纤指扶帘,只露出一双凤眸,眉宇间不怒而威。

“到底让进不让进?”

她从前从未如此乖戾。

一瞬间,禁军指挥使脑中飞快掠过些东西,英武的身躯略显迟疑。

“陛下没有亲生子,最疼爱的就是长女柔嘉公主。”

“柔嘉公主乃先皇后嫡出,身份贵重。”

“后位空悬,柔嘉公主便是宫里最尊贵的女子。”

“……”

汗水从他俊朗微黑的脸上淌下,一贯勇武无畏的武将手心发凉,咬牙道:“皇城禁地,恕末将斗胆,不能让公主带兵进去!”

这句话一出,得罪的便是皇朝最尊贵的公主,他这一生前途是无望了。

周围的禁军将士惋惜地看他,只盼这个忠正刚强的年轻汉子还能保住性命。

万籁俱寂。

忽然,公主华贵的马车里传来一声轻笑。

“不让便不进了。”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一抹橙红裙裾旋出,宋清词自顾自下了马车,玉白色的小脸笑容微异。

有些妖气。

……

“什么?清君侧?”

病榻上的皇帝得到消息的时候,宫里许多地方也听见了消息。

顺着翰林侍读的住所,消息一路插上翅膀传到宫外。

皇帝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宋清词已提着裙摆进了福宁殿,众人一惊。

再看她身后,并没有五百公主亲卫的身影。

“囡囡,你这是怎么了?”

皇帝不敢相信,自己那个一向守礼的女儿会做出这么出格的事。

看到皇帝苍白的病容,宋清词强撑了许久的勇气忽然崩溃,跪倒床前。

他还活着。

她的天还没塌!

寝殿寂静无声,只听见公主低低的啜泣。

皇帝一怔,面上渐渐气红,“是不是驸马给你委屈受了?还是沈家给你委屈受了?别害怕,快告诉爹爹!”

“爹爹,爹爹。”

她含泪抬起头,哭得两个眼睛粉粉的,和幼年时一模一样。

皇帝有些恍惚,他多久没见他的大囡囡这样撒娇了?

宋清词抹了眼泪,捏紧随身的宝剑,再说不出第二个词来。

此刻,五百公主亲兵还在宫门外。

闻讯赶来的朝中重臣和御史们一见,如临大敌,纷纷捶胸顿足。

“我等早就劝陛下不要过分溺爱大公主,如今倒好,闹出这等祸事。”

“大公主未免太过任性,她便是嫡出公主,也不可犯我大周律法!”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等就是拼死也不能坐视不管!”

“……”

众臣涌向福宁殿,一个个做出死谏姿态。

原以为会在福宁殿发生一场激烈的冲突,不想到了之后,看到的却是皇帝和他心爱的大囡囡父慈女孝的场面。

众臣的脚步停在高墙外,没敢进去。

病弱的皇帝笑呵呵地坐在扶手椅上,接过柔嘉公主端来的清茶,苍白脸色好看了许多。

而高贵的公主端上茶后顺势坐在扶手椅的脚踏上,两手托着粉腮,笑眯眯地望着皇帝。

眸里清晰可见一片孺慕之情。

“这……”

“都到这里了,诸位同僚还退缩什么?”

领头的御史沈泽光正是沈玉临的族叔,一向刚正不阿,撩起紫袍大步朝殿中走去。

“陛下,臣等要弹劾柔嘉公主率军入宫,犯我大周律例。事关陛下安危,请陛下圣裁!”

沈泽光的积极不是没有原因。

他从小看着沈玉临长大,最清楚他的才能秉性。当初他被选为驸马,沈泽光曾心痛大哭天要沈家亡,否则不会让沈家最有出息的孩子断了仕途。

他甚至背地里对沈玉临说出大逆不道之言,要让沈玉临之母严氏一起住到公主府,用婆母管教儿媳的名义折磨死宋清词,好让沈玉临重登仕途。

沈玉临严词拒绝,甚至为此拒绝沈家任何女眷到公主府来,沈泽光这才打消念头。

如今好不容易逮着弹劾宋清词的机会,他自然要冲在前头。

正在喝茶的皇帝见着一干大臣气势汹汹进来,下意识头疼。

听了这话之后,反而舒展了眉头,“率军入宫?谁率军入宫了?”

老皇帝在打马虎眼。

沈泽光立刻端起笏板道:“柔嘉公主未能率军入宫,是因为禁军指挥使赵城忠君不二,宁死不放行。”

“难道率军入宫未遂,就不算罪了吗?”

最后这话引得众臣纷纷点头,宋清词终于抬头看了一眼,嘴角含笑。

朝中众臣都是见过公主的。

还记得六个月前她出嫁的景象,十里红妆,凤冠霞帔,皇帝恨不得把天边的云霞都裁下来披在他的大囡囡身上。

原本就生得极美的柔嘉公主,一身光华璀璨,贵气天成。

没有人会怀疑,她就是大周最尊贵的女子,皇帝最宠爱的大女儿。

难得的是,公主再怎么受宠也没有错过规矩,行事有礼有节,出嫁后对驸马和沈家之人也没摆过公主的派头。

只像寻常夫妻一样相处,还为驸马纳了好几房娇美妾侍。

前阵子还有御史上折子赞许公主,没想到今天就发生了“率军入宫”这样惊人的事。

“谁说本公主是率军入宫未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