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冷血少帅邪魅军医第8章 秋儿完整版全本在线阅读

冷血少帅邪魅军医第8章 秋儿完整版全本在线阅读

雷忠乾张了张嘴,想表达什么却没有说出来,捏紧的拳头手心里全是汗。

“等我能回组织的时候,刘丰就拍拍我的肩膀对我讲:安铭和嫂子死了,你节哀。我……都怪我……都怪我!我不信我一直在追问刘丰,刘丰他打死不说,我也没有办法。后来,我就退出了组织。”

原主的记忆里只知道爹娘是一个大忙人至于是做些什么的,的确不知,没想到竟然是革命组织的一员,那么自己也有一个很好的理由加入进去了。

当初就是他去邀请安铭进入组织的,婉婷生完轻城后的两个月后随着安铭来到了组织了。

安铭和婉婷的死难道还不够么,再把他们的女儿也推进了火坑,这让他一辈子都愧疚难安,到死也悔恨而终?

詹轻城也许明白了雷忠乾的顾虑,可是他怎么可能不加入这个组织?

“雷伯伯,你先不用拒绝我。爹娘的死因蹊跷,在没有给我一个合理的答案时我不会放弃的。难道你想我通过一些途径来找到这个组织?还是你引荐?”

雷忠乾不说话了,安铭和婉婷的孩子随了他们的性子,活的太过认真执着,以后只会更苦。

雷国彬匆匆的来,着急的拍门,不会发生什么事了吧?

詹轻城走去开门了,雷国彬还没把问题问出口,抢先回答道:“我没事,和雷伯伯谈点事情谈的久些罢了。”

愣愣的点点头,还是不大放心的仔细打量他有没有受伤,没有受伤,幸好。

雷忠乾:“你安排一下他们住下,正好安娜来了,就安排他们住在安娜住的隔壁房间。”

“好。”

虽然雷府众人都糊里糊涂的不明真相,但是却知道这位小姐可是贵客,来了后老爷都不打大少爷了。

讨论的主角现在正在躺床上想事情,想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只可惜现在的自己弱小无力哪怕想的太多也无济于事。

要么就先攀上一条大船,要么就先有足够的钱,否则什么都做不成。

夜晚,冷风呼呼吹刮着,詹轻城有些头疼的站在院子里吹着冷风这样似乎能好受些。

小喜子送来了厚衣服叫詹轻城披上免得着凉了,詹轻城没有穿上只是拿在手上。

詹轻城望着弯弯的月亮,像是在问但声音轻的让人听的不大清楚。“小喜子,你说你想象中的华夏国是怎么样的?”

小喜子身体一顿,仰望天空上的月亮睹物思人,喉头一紧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大约六七岁光景时,阿爹就常常去赌去胡吃海喝,没钱了伸手问阿娘要钱,可是阿娘哪里有钱?

这时阿爹就会说:“你就把钱给我罢,我今晚一定能把钱赢回来,让你们娘俩吃香的喝辣的。”

阿爹次次都这么说可有哪次是真的?

阿娘没有把钱给他,阿爹就用力的打她,啪啪作响,脸肿了眼泪不断的流了下来,特别狼狈。身上有新的、旧的、大的、小的淤青看起来着实让我害怕。

阿娘被阿爹打趴了,趴在冷冰冰的泥地上哭,小小声小小声的哭,泪水一滴滴的滴在泥地上竟滴出了一个小坑。

“小喜子不知道,以前还没阿娘卖进詹府的时候,阿娘说她是生活所迫逼不得已。我想,也许就是这样吧……听说,阿娘将我卖了之后就跑了,现在没了阿爹应该好很多了吧。毕竟她那么能干,帮别人缝补衣裳,洗衣做饭,或者去教人读书认字……”

“那你可会认字?”

“小喜子不会,阿娘从不肯教我读书认字,她说:你就这样傻傻的就行了,懂的太多反而会害了自己。至今为止我都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可能傻人有傻福吧。”

詹轻城闻言转头看了他一会,他眼眶里含着泪水,倔强的不肯流下,笑了笑说没事,他就是这样子爱哭,从小是一个哭包。

哪有爱哭就是哭包这个说话,明明就是受了委屈或者伤心了,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哭的,委屈多了眼泪自然也多了。

两人在冷风中站了许久,詹轻城突然怪笑一声把顾喜吓着了,随后他又叹了一口气。

詹轻城垂眸,他知道顾喜是有什么瞒着自己,没有说出来必定是有他的苦衷,刨根问底只会让他更加难受。

“阿嚏!”詹轻城打了一个喷嚏,忽然觉得凉嗖嗖的,这个身体果然还是太柔弱了,要多多锻炼才行。

顾喜催促道:“小姐,回吧!冻着可不好了,身子要紧!”

詹轻城理亏,点点头向房间的方向走去,发现顾喜跟着自己身后于是开口说:“顾喜,你回罢。”

“诶!”

顾喜回到了房,外面的月光撒了个满地,顾喜背对着光留下一个身影。

‘吱呀’一声,门被缓缓的推开,月光把他的身影越拉越长,随即门被关上了月光被关在了门外。

他走到桌子旁拿起茶壶倒了一点凉了的茶水在茶杯里,用手指蘸着茶水在桌面上写了三个字,林妍希。

林妍希,他娘亲的名字。

每一个笔划顾喜都极为用力的写着,这是他人生中仅仅认识的三个大字,却是抛弃他的女人名字!

约莫七八年光景,冰天雪地的冬天,破败小屋四处漏风,吹的人心里拔凉拔凉的。

一个温柔端庄、长得与娘亲有七分相似的女子带走了他的娘亲,从此以后就成为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

这句话是噩梦,但每每入睡前顾喜总会想起,憎恶愤怒与无力。

“秋儿,你要记住林妍希。这三个字是你娘亲的闺名,你可要牢牢记住了。姨娘不能给你些什么,我只能给你个信物。若你能平安的长大,就拿着这个信物去江南林家……”顾喜的姨娘泪流满面哽咽着说:“我要带你娘逃走了,原谅姨娘,秋儿,姨娘逼不得已!”

秋儿跪在地上哭着喊着哀求着:“姨娘,不要带娘亲走,娘亲走了秋儿怎么办。爹会打死我的,或者没有饭吃,打断我的手脚让我去行乞。呜……我不要,我不要。姨娘不要带娘亲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