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萧依依四爷南宫瑾小说第2章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萧依依四爷南宫瑾小说第2章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你发什么疯!”

南宫瑾斥她,气息却不稳,南宫瑶红着脸低咛,“阿瑾哥哥对不起,我只是想证明。”

南宫瑾冷笑,“这就是你证明的方式?”

还真是别树一帜!

“不、不是,”南宫瑶还要解释,南宫瑾却是机会都不再给她,转身就甩了门在她的视线消失。

南宫瑾在书房缓了片刻,面庞上的异色才渐渐弥散。可他一将眼眸闭上,脑海里就涌入那张笑颜,以及她青涩矜持的姿态,男人如墨染的眼瞳骤然一缩,无力地伸手掩面,诺大书房内只余他一声轻叹。

她总是这样,总能轻而易举地牵动他每一处的敏感神经。南宫瑾甚至不敢想象,刚才他再逃得迟一些,那又会是怎样的光景。

南宫瑾走后,南宫瑶一个人傻坐在床沿发愣了半响,这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天啊,她竟然亲了南宫瑾!

南宫瑶一时懊悔又羞恼,捧着通红的脸蛋不知所措。南宫瑾摔门而出的场景在眼前浮现,她心下又是一突,完蛋,阿瑾哥哥一定是生她气了!

平日里一口一个阿瑾哥哥喊得亲热,眼下她却做出了这样出格的举动,这往后见面指不定也会变得尴尬。

南宫瑾这边实在不好再轻举妄动,思忖片刻后南宫瑶决定从宋逸轩身上着手。

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阿瑾哥哥不是一直忌讳她和那渣男之间的不清不楚吗,那么她也是时候拿出点诚意来了。

她想起自己先前为了讨好宋逸轩,几乎是对他百依百顺,甚至一直充当着提款机的角色,而宋逸轩也乐意吃这口软饭,时不时地找理由变相地跟她要钱。

南宫瑶暗骂自己愚蠢的同时又暗暗庆幸,好在转账都会有记录,到时候直接甩在渣男脸上让他把钱还给自己,也好借此向阿瑾哥哥表达自己的决心。

可是伸手进兜里却摸了个空,她愣了下才想起自己的手机也被南宫瑾给没收了,眼下两人闹得正僵,跑去要手机只会被误会她又要联系渣男。南宫瑶咬咬牙,这事刻不容缓,她决定偷溜出去重新再买一部手机。

南宫瑶对于南宫瑾的作息时间十分熟悉,故而大清早就眼巴巴地贴在落地窗前,亲眼看着他驱车离开别墅后,就转而跑回卧室将早准备好的床单打上结往窗户下抛。

她先前没少做这种逃跑的小把戏,次数多了也就变得轻车熟路。以至于南宫瑶顺着床单往下爬时,非但不觉害怕,甚至还有一种久违的兴奋与亲切感。

南宫瑶这一跑,就是整整一天。

暮色笼罩下的南宫别墅此时阴沉沉的一片,压抑得叫人喘不上气儿。

南宫瑾方踏进门厅就得知了南宫瑶出逃的消息,他怒不可遏,眸中隐有火烧燎原之势,一字排开的佣人管家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扼制了脖颈,更是大气也不敢出。

“滚,通通都滚去找人!”

此话一出,佣人们如蒙大赦,脚下生风似地眨眼就不见踪影。比起在屋内承受南宫瑾的滔天怒意,他们更乐意去迎接外头未知的危险。

南宫瑶在路上临时有事耽搁了不少时间,归家时天边已经彻底拉上帷幕,四下漆黑一片。她一路小跑着往玄关赶,却诧异地发现途中竟然没有撞见一个佣人。

该不会自己逃跑的事情被捅破,那些人都被拖去领罚了吧?南宫瑶不由得身子一颤,转而又认命地想,一通训斥恐怕在所难免。

她做出一脸乖顺的姿态往大厅走,里面却忽然传来一道抱歉的低呼声:“啊,南宫先生抱歉,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女人的声音?

南宫瑶霎时警惕,快步往里头走,就看到一个女人正低头用纸巾为南宫瑾擦拭裤子。

屋子里暖气很足,女人没有着外衣,内里一件紧紧包裹着玲珑身姿的米色针织裙,半高领的款式看着颇为良家妇女,可是裙子的长度却堪堪盖过大腿,一双纤细的美腿完全展现在暖黄的灯光下,显得清纯又魅人。

因为低头的动作,更是毫无保留地将完美的曲线展现在南宫瑾眼前,他只需稍一垂眸,便能将这番美景尽收眼底。

这不是勾引是什么!

南宫瑶顿时火冒三丈,哪里跑出来的野女人,竟敢染指她的阿瑾哥哥!

胡乱地将手头的东西放下,南宫瑶压抑着怒火冲上前,“你们在做什么?”

闻言,南宫瑾讥诮地微着眉梢,这话问得微妙,她自己根本就是个“逃犯”,又有什么资格质问别人?更何况,也的确没什么,不过是茶水洒了。

南宫瑾话到嘴边又尽数吞回,他没必要同她解释什么。她自己晚归不也半句解释没有?不过想也知道,以她的德行恐怕又是和宋逸轩厮混去了。

但到底是叫南宫瑶盯得有些不自在起来,南宫瑾轻推开身前的女人,“林小姐,我自己来。”

林小姐?林宛白!

南宫瑶急得险些咬碎一口银牙,她怎么会在这里!再联想刚才的情景,南宫瑶顿时了然,只觉得心里恶心得厉害,冲着林宛白的脸怒声质问道:“你来我家做什么?”

“咦,瑶瑶你不记得了吗?不是你发信息让我过来的么?”

林宛白睁眼说瞎话,她能过来做什么呀。不过是打听到南宫瑶那蠢货又偷摸着跑出去私会宋逸轩了,她侥幸之余就想来南宫瑾这里碰碰运气。

不过她并不慌乱,以前她帮着南宫瑶打掩护时,两人时常变着法子地哄骗南宫瑾。久而久之谎话更是信手拈来,光凭她一个眼神,南宫瑶就知道自己下一句应该接什么。

南宫瑶向来对她百依百顺,没道理会让自己下不来台。

闻言南宫瑶只觉得讽刺,她早就不是当初那个一味忍让包庇谎言的蠢货了。眸光在林宛白胜券在握的面容上逡巡,她露出茫然的神色。“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更没有发信息给你。更何况,我的手机早就交由阿瑾哥哥保管了。”

林宛白有如雷劈,“瑶瑶你在说什么呀,明明就是你……”话没说完她就意识到自己被南宫瑶给卖了,真是见鬼了,南宫瑶今天该不会吃错药了吧!

她从不会这样忤逆自己的!

南宫瑶眨眨无辜的眼眸,“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我没有通知,你大晚上的跑来我家做什么?”

“我、我……”没料想她会倒打一耙,林宛白面色由青转白,正要开口辩解,南宫瑶又一次抢白,“该不会是宋逸轩那混蛋让你过来传话吧?那大可不必,我早就和他说清楚了,我们已经完了,你替我转告他,让他不要再纠缠我!”

一通话既损了林宛白的威风,又向阿瑾哥哥表达衷心,暗示他自己并没有再同宋逸轩往来,果真是一石二鸟。

南宫瑶心头的小九九一戳就破,南宫瑾不露声色地瞥她一眼,并未当真。她撒谎犹如呼吸一般寻常,他怎么会轻易相信。再者,如果不是去找宋逸轩,她这一整天的不见踪影又如何解释?

“瑶瑶啊,你好端端说什么胡话呀,身为你的好姐妹我是最了解你的了,你对逸轩痴心一片,又怎么可能说分手就分手呢,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呀?”

林宛白还不死心,她的谎言被戳穿在南宫瑾面前落了面子,说什么也要扳回一把。

“的确是有些误会,”南宫瑶此言一出,南宫瑾眸里霎时寒光乍现,她果然不知悔改。却听见南宫瑶继续说道,“是我误会他是一个情深不寿忠贞不渝的男人了。”

林宛白不可置信地膛大眼眸,以前那个围着宋逸轩转、巴结讨好的南宫瑶哪里去了?她该不会是中邪了吧。林宛白讷讷地试探,“瑶瑶,你是不是发烧了啊?”

对,她一定是病了,而且还病得不轻。否则这一切又该如何解释?

南宫瑶又好气又好笑,她以前得是痴情到了什么地步,眼下才会将林宛白给吓成这副模样。

她讥讽着摇头,“你放心,我好的很。倒是你,天色已经不早,你一个姑娘家的晚上待在外头不安全,还是早点回家吧。”

林宛白还要再说,南宫瑶却像是没了耐心,勾唇似笑非笑地看她,“怎么,要我亲自送你吗?”

这样的南宫瑶于林宛白太过陌生,不知怎的,像是满腹的心思都被窥破,林宛白只觉如芒在背,今天的南宫瑶邪门得厉害,她不便再留,和南宫瑾道了句再见,脸色难看地离开了。

林宛白走后,厅房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南宫瑶暗自打量着南宫瑾的神色,小心翼翼的将自己手工制作的蛋糕提了过来,笑吟吟地说道:“阿瑾哥哥,以前都是我不懂事,所以我特地买了个蛋糕回来向你赔罪,你看……”

她还要再说,想说自己笨手笨脚,在蛋糕店耗了整整一天才做出这么一个还算像样的蛋糕,她不怕阿瑾哥哥会笑话自己,就怕他不笑,他要肯笑话自己也就皆大欢喜,这事也算彻底翻篇。

只是话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南宫瑾出言掐断,“买个蛋糕花了一整天?你的谎言倒是越发拙劣了。”

除去买蛋糕,那么其他时间呢?恐怕都耗费在宋逸轩身上了吧。南宫瑾不觉嘲讽,她眼下已经连演戏哄骗都开始变得敷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