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娇妻狠惹火狼性老公花式宠第18章 永远爱你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娇妻狠惹火狼性老公花式宠第18章 永远爱你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嗯。”

苏念喝了一口姜茶,抬眸淡淡的看了一眼还站在那里的季橙橙,“你不走吗?”

简单四个字,从苏念口中说出来莫名的就带了气势,听在季橙橙耳朵里更是讥讽。

她提了手包,什么都没说,快步走了出去。

张琴还跟在后面送着,她看着季橙橙几乎是有些慌乱的换了鞋子,只能说了一句。“季小姐慢走。”

外面的天像是一刹那冷了起来。

季橙橙坐进车里,将那漫天寒气都带了进来。

司机从后视镜里小心的观察着季橙橙的脸色,开大了空调。

季橙橙顺了好一会气,才扭头看着窗外,冷声道,“开车。”

“好。”

司机发动了车子,季橙橙没说地方,那就是回家了。

年末了,街上熙熙攘攘,很是热闹。

新年似乎是所有人最喜欢的节日。

季橙橙握紧了拳头,长长的指甲在掌心留下了痕迹。

苏念……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两年前她没能逼苏念离婚,只能妥协。

这两年间,因为慕家在外界放的消息是慕如风早已经和苏念离婚了。

所以她一直是慕如风的正牌女友。

只是迟迟没有结婚而已。

风言风语自然还是有一些。

有人说慕如风原来这么多年心心念念的还是他的初恋,真的重情,也有人说林仪夫人还是不同意季橙橙进慕家的门。

但她有慕如风的疼爱,觉得那些都没什么所谓了。

只是如今苏念回来了。

甚至超出她的意料糟糕。

想起林仪夫人在苏念面前的哑口无言,季橙橙皱起了眉头。

到了橙苑,季橙橙在车里坐了会,才下车回去。

张琴讨好林仪夫人和季橙橙的样子都被苏念看在了眼里,她也没有自讨没趣,躲在了厨房不出去。

顾艺在外面和苏念说话。

到底只是一个佣人,顾艺也没有逾矩,只是关心了苏念一句,然后问她想吃什么。

“都行。”苏念淡道。

“好,那我先去准备,您有什么需要叫我。”顾艺看着慕安一双大眼睛一直打量着苏念,不好打扰他们母子相处。

就进了厨房。

“安安。”苏念握住了慕安的小手。

慕安穿着一身黑色小西装,颇有一副小大人的样子。

“你是……谁?”

两年了,慕安长大了,口齿清楚,不再是两年前那副奶声奶气的样子了。

苏念又好气又好笑,她揉了揉慕安的短发,将他抱进了怀里。

“安安,我是妈妈。”

被拥进怀里的慕安怔了一下,有些剧烈的挣脱了苏念的怀里,站在沙发上瞪着她。

“你撒谎!”慕安喊道,自己却先开始掉眼泪,“撒谎,妈妈生病死去了……”

“谁和你说的?”苏念皱起了眉,“奶奶还是季橙橙?”

慕安小手擦着眼泪,哽咽着道,“爸爸说的。”

苏念的目光顿了下,她伸手重新将慕安抱进怀里,扯了纸巾给他擦着眼泪。

慕安红着眼睛吸着鼻涕看着她,“你真是妈妈吗?”

“是,撒谎的人是爸爸。”苏念脸色沉了一些。

“那你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要骗我说你死了

!”慕安又开始挣扎。

“没有。”苏念按住了慕安,她静静的看着他,“安安,看着妈妈。”

慕安有些别扭的撇过头。

苏念没有强迫他,

她握住了慕安的小手,沉声道,“安安,妈妈永远都不会骗你,永远都不会不要你。”

慕安红着眼睛看着她,“那你去哪里了?”

“看这个安安。”苏念把慕安扶了起来,让他坐直,指着那杯热姜茶。

慕安懵懂的看着。

“妈妈被关在了这个杯子里,打碎这个杯子妈妈才能见到你,这个杯子很厚,妈妈用了两年才打碎。”

“你明白吗?”

慕安茫然的看着那杯热姜茶。

苏念将慕安抱到了身后,拿起杯子磕在了茶几上。

‘啪——’

心神不宁的张琴听到杯子碎裂的声音,连忙从厨房走了出来。

慕安盯着缓缓滴落的热姜茶。

“这是妈妈吗?”

“是。”苏念点点头,“坏人想要让安安和妈妈分开,就把妈妈关在了这个杯子里。”

“坏人是谁?”慕安天真的问道。

苏念的手指颤了一下,她松开了手里碎裂的杯子。

顾艺已经匆匆走了过来,担忧的看着苏念,“太太,没事吧。”

这一幕真是和两年前如出一撤。

“没事。”苏念摇摇头。

她接过顾艺递过来的纸巾擦干净了手,看着慕安认真道,“坏人有很多,他们也会在安安面前说妈妈的不好,安安只要记得,妈妈永远是爱你的。”

慕安懵懂的点了点头,“安安也爱妈妈。”

苏念心里一软,抱紧了慕安。

顾艺在一旁看的心里暖暖的,笑着道,“太太您上楼去休息吧,晚饭马上就准备好了。“

“好。”苏念抱着慕安朝楼上走去。

慕安在她怀里疑惑的问道,“我们不去宴会了吗?”

“什么宴会?”苏念单手抱着慕安开了门。

房间里还是简单的陈设,什么都没变。

她把慕安放到了床上,拉开了衣柜。

她为数不多的衣服也都还在。

苏念脸上不知是什么神情,她摸了摸那些放了两年的衣服,苦笑了一声。

她看到这些的第一想法竟然是慕如风还没有那么绝情,他到底还是留了他的位置。

可她是了解他的。

他不是留着她的东西,他只是没有理会过她的房间。

慕安看着苏念发呆的背影说道,“奶奶说晚上有个宴会。”

“她让你和季橙橙一起去吗?”苏念转过了身。

“嗯……”慕安偏着头想了一下,“对。”

苏念走到床边翻出柜子里的充电器,给手机充了电。

“安安,妈妈先去洗个澡,你自己呆会。”她道。

“嗯。”慕安乖乖的点了点头。

苏念进了浴室,脱下那冰冷的衣服。

这房间,该是顾艺打扫的。

张琴恐怕都不会走进来。

热水冲散寒冷,苏念的手不自觉的摸到了后腰的伤疤。

她总是习惯的摸摸这里。

她依旧爱慕如风,只是不能像从前那般依他了。

她要有自我,才能替她这两年冤狱,这失去的一颗肾讨一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