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天价娇妻宠入骨第7章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天价娇妻宠入骨第7章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

秦明昌窝着一肚子火。

昨天晚上,他本来都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只要安心然陪齐总一夜,齐氏地产的那份合同就是自己的了。

没想到这个小贱人竟然打伤人还跑了。

害他低三下四给赔了一夜不是,他好说歹说,齐总才同意,只要把安心然送去任他处置,那份合约还是他的。

秦明昌低头看看宋美怡印着巴掌印的脸蛋,眼睛里怒意升腾,他朝身后一招手:“这就是你们齐总要找的人,把她带走!”

几个打手装扮的人一拥而上,将安心然押在中间。

秦璃急了:“明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秦明昌冷哼一声:“你养的好女儿,我好心好意给她……!”

“我自己惹出的麻烦,自己会解决!”安心然怕舅舅说出实情,母亲会担心,连忙打断:“你要是不想前功尽弃,最好马上送我妈手术!”

倔强的眼神,毫无惧色的盯着秦明昌。

她一次能从姓齐的手里逃脱,就能两次。

秦明昌也怕真的撕破脸了,没有什么能威胁安心然的,把她逼急了鱼死网破不好收场。

“你放心,你要把事情办成了,你妈马上手术。”

“不!”安心然断然拒绝:“我要看着我妈进手术室。”

秦明昌脸一黑,愤怒的盯着着安心然,半晌才点头。

一场手术十几万块,跟那份合约比起来九牛一毛,手术就手术。

他大手一挥在手术单上签了字。

秦璃被送进手术室,秦明昌马上就不耐烦了:“这回可以了吧。我告诉你,陪好了齐总,否则谁都别想好过!”

安心然瞪他一眼,一个字都不愿跟他多说,迈步就走。

“你们放开,我自己能走!”

对付一个女生,几个大男人根本没放在眼里,放开了安心然,但也紧紧跟着。

电梯上人很多,安心然一直在想怎么才能甩开这群狗腿子。

叮——

不知到了那个楼层,电梯响了一声。

安心然瞅准时机,一头冲了出去。

“追——”

大手眼疾手快,拨开人群追了出去。

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安心然只知道往人多的地方跑,混进人群,自己目标就小了。

忽然,“咚”的一声。

安心然一头撞上什么东西,眼前一阵金星直冒,安心然没时间多想,抓住对方:“救救我!”

“你什么人!走路不长眼睛吗!”

十分火大的男人带着怒意开腔。

安心然只觉得被一道目光盯着,像是被被盯穿。她猛地抬头,就看到一双熟悉的眼睛。

熟悉到一辈子都不会忘。

她有些僵硬的松了手。

是季行琛。

刚才说话的是站在他轮椅后的助理。

没想到再次见面竟然是这种场景。

她想过无数次,再遇到那个欺负她的男人如何将他碎尸万段。

可两次,她走投无路时都求到这个人头上。

“她在那!追!”

打手发现她已经追过来了,时间来不及了。

安心然几乎是没加任何思索的,拔腿就跑。

与其求一个人面兽心的饿狼,还不如直面那些狗腿子。

手腕却被人一把抓住。

骨节分明的手似是有无穷无尽的力量,死死的钳住她。

就好像那一天,无论她怎么奋力挣扎,都挣脱不开。

安心然脚步顿住,打手也追上来了。

面对季行琛,四五个膀大腰圆的男人就像老鼠见了猫,一个个低垂着头,想说话又不敢,一直在死亡边缘试探。

“这一次,又玩的什么把戏?”季行琛问的是安心然,

清淡的嗓音略带嘲讽,眼神里有无法忽略的鄙视。

安心然根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他眼里的鄙弃深深的刺痛了她。

不知怎么,就是想好好恶心他一把:“怎么,你睡过的女人现在要被逼着去伺候一个脑满肠肥睡觉流口水的糟老头子,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

季行琛的脸肉眼可见的冷了一度。

重新抬起目光,那里的黑暗蕴含着吞噬一切的力量:“她说的是真的?”

打手相视一眼,被强大的威压震慑,只能点头。

季行琛面露杀意,握着安心然手腕的手隐隐跳动着青筋:“我季行琛的女人你们也敢碰,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

明明是毫无起伏的语气,可就是听的人脊背发寒,浑身冷气直冒,像是被一千把刀子抵着似的。

季……季行琛的女人,他们没听说啊!

季家黑白通吃,季行琛更是青出于蓝手段狠辣,他们得罪谁也不敢得罪季行琛啊。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一个打手双腿打颤,颤颤巍巍的说:“我们这就回去跟齐总说清楚,请季总见谅!”

撒腿就跑。

季行琛松了手。

安心然的手腕早就红了。

她轻轻的揉了揉。

没想到竟然是季行琛帮了她。

看来这个男人也没有那么糟糕嘛。

只是,他说她是她的女人……是什么意思?

“戏演完了?”季行琛薄冰般的唇一开口,那种鄙夷、轻蔑的语气顿时让人如芒在背。

安心然却还是不懂,他总说她演戏,她又不是演员,演什么戏。

“今天的事谢谢你,昨天的事……”她深吸一口气:“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我们两清了。”

说完,安心然头也不回的走了。

没想到她会真的走,这让季行琛的眸色不觉深了些。

不应该是趁机再次投怀送抱吗?他都这么配合他们演出了。

现在年轻人的套路,他果然不懂。

收回深邃目光,季行琛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司衍,给我查一个人……”

距离手术才过去十几分钟,安心然担心母亲,想再次返回手术室。

哪知她才刚进电梯,被人从身后一把抓住。

“你还不能走!”

安心然心里咯噔一下,那些人又找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