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你是余生的心动第3章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你是余生的心动第3章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向垣送胡理回家后,时间还不够八点,便将车子调头往大学城。

一边开车,一边拨向岚电话。

吃饭的时候,她的电话狂轰滥炸,他因应酬着,没接,还给关了静音。

结果这会儿,向岚也不接她电话了。

他将车停学校门口,干脆打向岚的宿舍电话。

半晌接通,说找向岚,又等了许久才有人怒气冲冲地问,“谁?”

“你哥,在学校门口。出来呗,带你去吃好吃的。”

“不要。”

向家在城中一脉只两个兄弟,老大从政,老二从商,向垣的父亲便是那个老二。

向垣做了十年独生子,父母在四十岁上给他添了妹妹向岚。凭空多个人分宠不说,父母亲还抛弃教育他的那一套严厉措施,对小姑娘无条件溺爱,宠得她不知道天高地厚。

向岚越大越不好管,两个老的既舍不得对她严厉,又没精力和年轻人缠斗,只好箍着向垣当恶人。

向垣肩负养妹的重任,对她唯一的要求就是——大学四年老老实实住宿舍,学会和人相处。

“我刚才和一客户吃饭呢,忙着的。”他好脾气道,“前天你不是还在说想吃西市那一家的特制小甜点——”

“别敷衍我,人家要预定才有的。这个时候去,关门!”向岚在电话里凉凉道,“反正这一次我是生气了,我对你那么好那么讲义气,你居然一点都不帮我。”

“你先出来呗,别住宿舍了,今天住我家。”向垣稍微退了一步。

向岚马上挂了电话,向垣笑着摇头,收了电话等人。

一刻钟功夫,向岚拎着随身包风风火火冲出来,拉了侧门冲上车,嫌弃道,“你车又坐哪个野女人了啊?香水好冲。”

“说了是客户,你还不信。”

“快开车快开车。”向岚摸出手机打开游戏,“我才懒得管你,就是爸妈老在我面前念,人家白倩都结婚好几年了,你还没动静。他们想我介绍同学给你,可你都三十岁的老男人了,配得上吗?”

向垣开车,不怎么说话,也不笑。

他的眉眼俊秀,骨架修长,不笑的时候给人一种略阴沉的感觉,不熟悉的人不敢亲近。

向岚打了会儿游戏,侧头看他一眼,欲言又止;又打一会儿游戏,再看一眼,想问又不敢问的样子。

“肖成南又不理你了?”向垣心知肚明。

向岚嘟嘴,满脸不开心。

“他不会宠你的,你得找个愿意宠你的男人。”

肖成南是肖家的私生子,向家虽然不太有门第上的要求,但其人因成长经历异于常人,心思算计多得要命。

向家宠出来的小公主,天真热情,不合适。

“我干嘛要人宠啊?”向岚不服气,“我喜欢,我宠他不行?”

“你要宠他,哥哥身家就输过去了。他最近跟我搞事,什么手段都使尽了,算计到骨头里去了。哪里是人?就是一披着羊皮的狼!你要跟他好,他现在还有点良心不啃你,等哪天撑不下去了,逮着哪个算哪个,你不被扒皮抽筋?”

“千金难买我乐意!”向岚飞一眼向垣,“好意思说我?你自家的事不管,死皮赖脸混在白倩那边上班,怎么说?爸说了,你要还在外面晃荡,他就干脆把酒店全卖了,现金存银行吃利息。我是无所谓啊,反正少了谁都不少我那一份。你呢?大男人三十多还没自己的事业,惨了——”

幸灾乐祸得很。

“好的不学,就会耍嘴。”

向垣将车停在一个小店门口,果然是甜品店,向岚心里还是乐滋滋的。

不一会儿,他拎着两盒子出来,一个放向岚手中,一个放后座去。

向岚迫不及待打开,盒中四个做成花状的小糕点,每个将将一口。她拿一个出来咬下半个,将剩下的半个喂向垣。

向垣虽然嫌弃,到底张口吃了。

分吃完一盒,心满意足地将车开回自家小区地下室。

向垣下车,将后座的盒子递给吃饱后懒洋洋的向岚,“去,给白倩送上去。”

“不去!”向岚不干。

“想想你下个月的零花钱——”他威胁。

话没说完,身后响起呼唤声。

“向垣——”

向垣回头,瞧见白倩挽着她丈夫林致远的胳膊站车道边,一身惯常穿的白长裙,长发披着,显得冷清可人。

她笑,林致远却没怎么笑,只对他点点头,算打招呼。

向垣扯了扯嘴角,应一声,“巧呢,你们也刚回来?”

向岚听见声音,爬出车来,指着向垣手里的盒子,脆生生道,“白倩姐,你来得好巧,我哥让我给你送吃的。”

向垣将盒子递过去,“给向岚买的,顺便给你带一盒。”

“谢谢!”白倩接了盒子,“我和致远正要出去吃宵夜,要不要一起?”

“不了,忙一天,我回家休息。”向垣揉了揉眉心。

林致远道,“事情办得不顺利?”

“也还好。”

“真是辛苦你了。”白倩于心不忍,“等事情定下来,给你放一个长假。”

“我哥对你,那可是全天二十四小时待命,只要你一个电话召唤,随时原地复活。”向岚埋头在手机上动手指,“我爸发最后通牒了,要明年他还不辞职,还不结婚,他老人家就真去前锋大门口拉横幅。”

白倩听得笑,摇摇林致远的胳膊,“真是对不起向叔叔。致远,咱们改天专程去探望一下呗。”

林致远懒心无肠,“你定就行。”

“别扯不相干的事。”向垣不喜欢谈这事,敲向岚脑袋做惩罚,又对他们再见道,“你们去宵夜吧,我们回家了。”

向岚冷哼一声,拖着包包进电梯间。

向垣跟着进去,按下十二楼后,瞥一眼向岚。

小姑娘专注游戏,被睫毛挡住的眼睛清澈得很。

他知她天真,不太藏得住话,便道,“以后别说那些阴阳怪气的话,显得你哥特没胸怀。”

“本来就没有。从小到大,谁不知道你喜欢白倩?她装糊涂占你便宜,有事就向垣啊,你能帮我干这个吗?没事了,就找她亲爱的林致远,还记得你是谁?你在哪儿?你们男人不明白女人的真面目,还当她纯洁无辜!可我什么不懂?就说我,在你面前横,可在肖成南那,也会装两下子。”她捏着嗓子作态,“成南哥哥,我不会,你教教我——”

向垣哭笑不得,“白倩不是你说的那种女人。”

“那你咋就不敢追了?”

“追人得看对象。就拿肖成南来说,他脸长得嫩,看起来吊儿郎当,但心里有谱,知道自己要干啥。对付这样的人,他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你追不追没任何意义,懂?他要但凡没主意,就算不喜欢你,你也早得手了,还等着朝我发脾气?”

教训的是妹妹,其实都是说给自己听。

向岚黑眼睛不满地瞪他,“我就喜欢人不喜欢我。”

“那可不是。”

他也喜欢人家不喜欢他,同病相怜而已。

电梯停下来,向垣开门,“别想着那小子了,哥手里还有好多不错的小帅哥,改天都带给你看看。”

向岚把自己丢在沙发上,唉声叹气,“哥,那你说他喜欢什么样的?”

向垣脱了西装,解开衬衫的扣子,露出贴身背心,肌肉更随动作起伏,“管他喜欢什么样的,反正不是你。我觉得,你也不是真喜欢他,要真正的爱上了,不是这样嚷嚷得出来。别懒着了,快去洗澡。”

“真不想住校,一点都不方便。”向岚抱怨着,拿换洗衣服去浴室。

向垣从口袋里翻出来一包烟,抽一根含在嘴巴里,手机却响了。

他看一眼,是前一段混一起的女人,便厌烦地挂了。

顺便,将那号拖黑名单里,整个世界清静了。

年纪越大越难对人动心,向垣现在找对象,首先要考虑的不是爱不爱,而是性情合不合;其次,床上和谐不和谐。

他不缺女人,但缺对味的女人。

向垣走到阳台,擦根火柴点燃香烟深吸一口又缓缓呼出,脑子里不断闪过的却是一桩桩头痛的事情。

前锋集团旗下经营的商场有三家,均在老城区的黄金位置。目前人气不错,营业额逐渐持平,看起来很稳定,但最大的问题,也是稳定。

针对商场客户群体,入驻品牌变化等等,他隐约感觉到市场在变化。

白倩常年跑外面考察,偶尔也拉着他一起去感受不同国家地区商业氛围。

回来后共同商讨,关于前锋的经营模式和未来走向,是时候改变了。

那么方向呢?

向垣的眼睛投向年轻和中坚群体的客户,他们对购物场所的层高、空间感、装修以及品味的要求越来越高。老城区,老建筑,老结构,陈旧的经营模式和购物环境,已经不被客户钟爱。若继续下去,大品牌会逐渐向新的商业综合体转移,他们愿意支付更昂贵的租金和物管费,去换取高大上的购物环境以营造品牌品质。

老商场没有本质的突破,留不住高端品牌,只能逐渐沦为菜市场。

“我们得走在市场前端,去引导新的方向。第一个方向,我们自己修筑一个全新的商业综合体,这个从策划到开始营业,顺利的情况下,三年!”白倩显然不满意这个速度,“把视线放远一点,这一片——”

她的手在地图上指了一下,“这一块的建筑,无论层高和天井结构,都符合我们的需求,买现成的,顺利的话最多两年。时间成本,区域中心,这才是我的目标。”

向垣全权支持,毕竟不转变就只有被市场淘汰。

可有这样想法的不是他一人。